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VII - XXV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02 6:09:14pm

其他·同人


江明治一人独自在房间里读着徐千夏大学时期的课本,期望能够合理的解释,能够合理解释那个红色光圈以及让人死亡的解释。

“不是芥子不是沙林不是 VX……全部都不是!”他把化学课本合起来,生气地丢到书桌上。

书本被大力地的丢到桌面自然就会发出声响。原本在客厅休息的千夏打开了房门,看见正在发脾气的明治站在书架前,而书桌上则是堆满了课本。

“明治,怎么了?”千夏担心地问。

看着千夏挺着肚子慢慢地走进来,明治赶紧走过去,把她扶到床边坐下以后说:“没,没事。”

听明治这么说完,千夏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他说:“别骗人了。你的性格我会不知道?以前到现在都没变过,遇上不如意的事就一个人闷着不说然后发自己脾气。”

这已经不是千夏第一次唠叨了,这是几年来遇上什么疑难杂症时她 都会向明治这么说。然而,明治就像柯依说的,固执的老人,不管怎样都听不进去。总是到了最后一刻或者被千夏闹得受不了了才说出来。与其说被闹得受不了,其实是因为千夏闹别扭不理他,到最后妥协了才说出来的。两个人住一间房子结果一句话都不说不是很奇怪吗?

这次也不例外,明治并不想说起这件事。一方面是她病了,应该好好休息,另一方面是他以为千夏什么都不知道,想要从头说起有点麻烦。

“生病了就好好——”

“不许用这个作为理由。”千夏无奈地打断明治的话。

明治见千夏那么坚持,只是叹了一口气表示无奈。

“那么我就先告诉妳这次的委托——”

“依已经说了,你可以直接切入重点,你是怎么想的?”千夏再次打断明治的话。

‘妳倒是听我说啊……’

明治只是在心里想着,并没有说出来。他也知道就算说了也没用,有用的话十几年前她就已经改掉这个习惯了。

“刚刚翻了那么多课本,我现在觉得毒气致死是不可能的。”

“这才像话嘛,话说回来如果是毒气致死的话解剖报告就不会是心跳停止了不是吗?”

“我们没有解剖报告,我姐拿来的资料只有妳听到的那些。受害者的个资、遇害地点、那张照片以及一条短片。”

“也对,之前因为没有照片和短片的关系,死者都被判定为自然伤亡所以是不会解剖的。更何况死者们都有心脏疾病,他们大概只是把心脏起伏器拿出来而已,对吧?”

“是啊,明天到警局查看那牌子是什么然后再去那工厂问一问。”

“还有呢?”

千夏少说也跟了明治十几年,他根本就瞒不住千夏的眼睛。

“妳这人怎么这样……”明治烦恼地抓着头说。

“这不是意外,三个死者的死亡时间几乎一致,并且都在自己平日会去的地方遇害,必定是被那个人用了什么方法把人弄死。排除了毒气这个可能性以外你就一无所知了,面对未知的敌人你想要孤身一人,单枪匹马把对方揪出来。并不是因为你觉得他们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你怕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们出事,对吗?”

“……”

“你让灵珑灵凤去询问发布影片的人是因为正巧他们住得靠近,出了什么事的话附近可能有认识的邻居可以照应。你让嘉盛到医院走一趟是因为对方的手法再怎么不合常理也不会在医院下手,况且在医院出事的话也有医生照料。你会答应让依跟着嘉盛去医院是因为如果你在工厂那里正巧遇上对方了的话比较好处理,让娜资跟去的话你可以放心的让她一个人逃跑但如果是依的话你还得担心她会不会在半路发作,更多的是她那么固执,肯定不会丢下你走的,对吧?”

千夏咳着嗽,激动地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以后生气地瞪着明治,等待着他的回应。

“不能让六年前的事再次发生……”明治盯着地上说。

“那次不是你的错……”

千夏明白他所说的是哪一件事。两人在大学相遇以后遭遇过无数的案件,就只有六年前那起能让他们的印象如此深刻。

“我不应该在不知道对方一切的情况下闯到敌人内部的……现在面对着相同性质的人就不应该冒险,一点也不能。”

“你只是让自己陷入困境。”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让他们出事——”

“你出事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千夏哽咽着说。

这下明治可慌了,过了这么久他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好,所以每当千夏哭了起来的时候都只会照着她说的做。千夏是知道这一点的,但她不会过分到只要稍微不顺她的意就大哭大闹,她通常只会在非常严重的时候才会哭。就像现在……

“好好,妳说什么我都做,别,别哭了。”明治慌张地安抚着千夏。

“真的?”

“我什么时候……”明治想起之前骗千夏签名的时候,连忙改口说:“……真的,别哭了。”

“那么先到后面去把晚餐吃得一干二净,之后的事我们过后再谈。”

无奈的明治被这无厘头要求搞傻了,但又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只能照做。吃完以后回到房间,见书桌上的书已经回到书架,无奈地看着千夏。

“冷静了吗?”千夏无视明治问道。

“嗯。”

“所以你想怎么做?”

“已经决定好的事就不要改变了,先让他们小心点收集资料以后再做打算。”

“那你在厨房想到了什么?”

“既然报告说死因是心跳停止,那么就随着这个方向找。但让心脏停止的原因又是什么?能让拥有心脏起伏器的心脏停止的又是什么?简单来说,能让心脏起伏器这个电子仪器失去作用的是什么?是能够让电子设备故障的东西,我目前能想到的是电磁脉冲,当然是那种小型的。”

千夏惊讶地看着明治,因为她没想到短短二十分钟竟然能让他的心境变化如此之大。

“至于那个光圈呢……还是想不通。”明治还在纠结着这个问题,完全没有发现到自己已经解决了首要的疑团。

“所以,明天调查完毕以后你会怎么做?”

“先把这个地区有装备仪器的人都访问一遍,然后跟着犯罪间隔来安排人手保护有可能受害的人。如果间隔不一就全天候保护。”

“所以你愿意让那群小孩子干活了?”

“嗯……不对。”

‘差一点!’

千夏在心里惋惜地大叫,这差一点就让明治掉到自己的陷阱里了啊!

“先看看这一区有几个可能遇害的,如果只有两个的话就让懂防身术的公孙守一个,然后嘉盛带着仿制枪守一个。再多一点的话就只能让他们两个都看着同一个人,其它的交给警察。”

千夏松了口气,总算答应让那些孩子们上场了。但仔细想想,不对啊,怎么只让两个去守?

“那个光圈的秘密不解开不行,至少让剩下的在这里照顾妳顺便解开那个谜题。不然就算把犯人抓住了还是有人在外头散步谣言,什么能让心跳停止的超能力者之类的,看了很不爽。”

原来如此。千夏准备开口问下一个问题时却被明治打断了。

“我这次让他们干活只是因为对方所用来杀人的东西对正常人体没用,至少到目前为止不是。如果以后在再出现上次的情况的话我还是会决定一个人去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打算。”千夏笑着说,“你就只是饿了嘛,吃饱了不是冷静多了吗?”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种事的。”

“Hangry 就是个能够完全诠释你的词。”

“我没生气好吗?”

“你就是在气自己能力不足所以造成中廷的死不是吗?”

“我……”

千夏说的没错,明治确实 是这样想的。

中廷,明治大学时期的朋友,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硕士毕业以后无所事事的两人合股开了一家事务所包办大小事务。从街头老王搞小三到城尾银行偷窃案他们样样都干,倒不如说,只要报酬够多的他们都接,毕竟千夏还要读师训嘛。

一开始她家人不是很同意她再继续进修,也让明治帮忙劝但明治知道以后竟然说‘没事,让她去呗,我来供’然后……就毕业出来当了老师。

原本他们还过得挺好的,直到某一天他们接到了一项委托,是来自警方的委托。某个偏僻的渔村发生了多起密室杀人事件所以让他们去调查。长话短说,在那一次的意外里中廷不幸丧命,而千夏则是腹部中弹。对了,那也是明治第一次开枪杀人。千夏中弹以后他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无视中廷死前的好言相劝,直接抢了警察的枪给予犯人致命一击。

“好了,别再内疚了,事情都过了不是吗?”

“怎能说忘就忘……”

“没让你忘了他,是让你不要内疚。他肯定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他都成骨灰了还能看——”

“就这件事不准用科学解释!”千夏狠狠地敲了明治的头,训斥道:“好了,你明天还得出门,今天早点休息吧。”

“妳呢?”

“头晕晕的,想要睡了。”

“混账东西妳头晕还谈那么久……”明治大骂道,“我把门锁上以后就会休息的,妳先睡。”

“说了多少次别这样骂我了……快去,不要骗我哦。”

“哦。”

明治随口应付以后就走了出去锁门,然后……就回到床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