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VIII - XX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02 6:09:28pm

其他·同人


恋爱,爱情,身为现世学生永远都避不开的话题。初中开始到现在,每每与他人开始谈话不久后都会绕到这里。为何?他们大概只是没话题聊了想要聊八卦吧。尤其是班长的八卦,那是班上除钱财以外最值钱的东西了吧……大概。

“你真的不能一起来吗?”

电话另一边,是我多年好友——乐寅 。

“明天有工作,我必须要去。”

假期之前,他们商议度假计划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把我纳入了计划的一部分。当然,我推掉了。他们以为我想要多一点时间来备考,面对他们我也是这么说的。但乐寅毕竟是老相识了,自然明白我是不会为了学习放弃度假的。

“真的是为了工作,不是为了爱人吗?”他轻佻地说道。

“喂……”

“哦拜托,这除了那傻子以外全班都知道。”

那么明显吗?明明只是时不时聊一聊,然后一起到食堂,还有如果下课她睡着的话帮她买些东西,在食堂睡着的话就背……好像还蛮多的……

“话说回来,我实在不知道你看上她哪一点。人是蛮漂亮蛮可爱的没错啦但她对你来说会不会太矮了点?反正都要矮的了还不如选她朋友刘……刘什么?”

“刘娜资……”

“啊对啦,那你还倒不如追她更好。人斯文样子也蛮好看的,重点是她胸——”

“说话给我正经一点。”我忍不住训斥了起来。自认识他以来就是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聊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硬是要开黄腔。

“好啦好啦我就正经一点。”他清了清嗓子,正经地说:“说真的,她不明白的话你做得再多也没用吧?”

“这我也明白……”

“人家只是把你当朋友而你却一厢情愿为人家付出,这不合道理啊。”

“这关道理什么事啊?”

“照我看来,你还是直接向她表明心意比较好。”

“会被直接打枪的吧!”

我不小心喊了出来。难道不是吗?看一看之前向她表白的人,一个接一个惨烈牺牲。

“哈哈,方丞相所言甚是。”

“不管怎么说,这次度假我是没办法去了。”

“这个我明白啦,有了美人哪里还有需要兄弟的道理。”

“喂!”

“好啦好啦,工作加油。记得抱得美人归啊!”他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挂了,我完全抓不到机会开骂。

算了……他也算是说中了我的心声。能的话我确实是想和她交往,但她的意愿又是如何呢?话说回来如果我什么都不说的话又要怎么知道她的意愿呢?

恋爱这种东西真的很烦,烦到了一个极点。还是先去睡一觉补充精神,明天还得上班呢……啊……明天的搭档就是她 啊……

明天就找个机会说吧……

*

今天一早,我按照江先生的吩咐先到事务所一趟。这里说是事务所可能有点不太准确,再准确一点说的话,是他的住家。为什么是这里?我不知道,江先生的吩咐我照做就是了,并没有想太多,总之不会是什么一起吃早餐才出发之类的吧……仔细想想这还真有可能。

算了,反正都来了就进去吧,总不能在楼下等吧?

我举起手,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后说:“江先生,我来了。”

我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回应,大概是他在忙吧。总之我是以为江先生会来应门的,怎么知道我正打算敲第二次时门被打开了,应门的正是柯依。

“这么早哦……”她打着哈欠问。

她穿着紫色的睡衣裤,揉着眼睛站在门里头好像很累似的。“早安,刚睡醒不久吗?”我习惯性地打了招呼。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啊……

“不是啦,一整个晚上都醒着。因为都在用桌灯看书的关系,刚刚打开日光灯觉得有点刺眼才会揉眼睛的。”她笑着说。

“为什么熬夜啊?还只开着桌灯看书……”啊,不小心唠叨了起来。

这事如果被徐老师知道了她自然会唠叨,为什么我还要这么做?担心她?可能吧。仅仅是对同学、朋友或同事的关心?不觉得。我一直以来都在问这个问题,我对她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我一直以来都以迂回的方式来回避。现在我必须认真地面对它,如何?不知道,随机应变吧。

“不要唠叨我了啦,被姐姐知道了的话又会被说教的。”她双手合十哀求道。

“妳的错在先,晚上不睡觉在那里读书本来就不对的吧?”

“睡不着嘛,又没事做就看书去了。”她叹气说完以后把我拉了进去,“别站门外了,进来。”

我应她邀请走到了房子里……好啦,刚说了是被拉进去,而且我也真的是被拉着进去的。放眼一看,还是和之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张婴儿床在客厅以及一些古物都不见了,大概是江先生收了起来吧。

“话说回来,妳为什么会失眠?”我继续问道。

可能会有点烦,但应该有必要知道吧?嗯……大概只是我想要知道吧。

“没什么。”柯依朝我给了个大大的笑脸。

这简直就很可疑啊!有人这么说谎的吗?

“不对,这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板着脸看着她说。

“和同行做朋友真的不能说谎。”她叹气说道。

“明白了就快说。”

“那么这边请坐,我从头——”

“直接说重点。”

说话会兜圈子,会时不时就吹牛是她的缺点之一。好在如果有人制止的话她会停下,不然的话……自重。

“就昨天下午我哥带了食物回来给姐姐吃,她吃完以后我拿下楼丢,刚丢完就倒了,大概是店家老板背我上来的。我是在凌晨一点醒的,然后就发现自己穿着这身睡衣了,然后就看书看到现在了。”她简短地把发生过的事都说了出来。

“妳不会让江先生丢吗?”

“姐姐说他有点心烦,让我别烦他。”她摊手说道,“她本来还想要自己走下楼丢,这怎么行啊?”

确实不行,虽说怀孕了多运动是好事但生病了的话还是必须好好休息。

“妳说得似模似样的,能不行吗?”我无奈地说道。

刚刚那是装的吧?大概吧,像刚刚那样能言善辩的想要说谎的话是不会露出手脚的吧。想要延长话题吗?如果是的话原因又是什么呢?不知道,我到现在才知道其实我对于柯依这个人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这是真的啦,骗——”她说到一半,肚子传来了咕噜声。

这不就摆明了她昨天起就什么都没吃了吗……

“好啦,我昨天到现在肚子空空的。”她似乎放弃抵抗,说出了实话。

“先去弄点东西吃吧……”

待会要开远途车,早上不吃点什么的话就必须饿着到医院了。

“你想吃点什么?”她转身走到后面时问了一句。

我没料到她会问我,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所以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她。

她弯下腰,从冰箱里拿了一些东西之后把冰箱门关上。她嘴里叼着一小片苹果转过头来,口齿不清地说着:“你不说我就随便弄咯。”

“啊……哦。”我支支吾吾地答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她准备早餐,我原本以为她会用些什么奇奇怪怪的理由来推辞的。总之,她煎了几颗蛋,烤了几片面包以后便一起捧到客厅的茶几上放着。才刚刚放下来而已就传来了门把转动的声音,随即是阵阵脚步声。

“说了多少次要吃东西就到后面去。”江先生训斥道。

“之后我会清理的啦。”她这么说着,拿起了一片面包往嘴里塞。

“不,不需要,妳吃饱了就赶紧去准备,不要让人家等。”江先生吩咐完以后便递了张纸条给我,说:“你们的问题问完以后就接着问我想问的,不要重复就行。”

我接过纸条,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以后便吃了一片面包。早餐随意吃过就行,反正待会的工作不是什么体力活,回来之前再吃也行。反倒是柯依,一整天没吃的她只啃了一片面包和一颗蛋,应该是不够的吧?算了,反正饿了的话她会说的,到时再找个地方停下来也无妨。

“好了,我先去准备一下哦。”她这么说着,跑进了她的房间里头。

“记得设闹钟啊!”江先生在柯依进房间以前大喊道。听见她回应以后才转过来,看着我解释:“她的闹钟每隔三分钟响一次,响了之后她必须关掉,如果没有被关掉的话我们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

原来如此,这个方法蛮管用的,比起让她进去一段时间以后才进去找好多了。闹钟差不多响了六次左右她才走了出来。此时,她绑着马尾,穿着淡蓝色的牛仔裤搭配着什么图案也没有的白色上衣。身上穿了一件黑色外套与上衣的颜色形成了一个强烈对比,除此之外她还背了一大一小,两个斜挎包。

“走了!”她已朝气蓬勃的样子大喊道。

“别喊,话说回来,背两个包干嘛?”江先生问。

“一个装着笔记本和水瓶之类的,一个装着相机。”

“我让妳去问东西不是让妳去拍照。”

“我想把一些资料拍下来,用手抄的话很浪费时间。”

她说的不无道理,有些资料用手抄的话会很乱而且需要很多时间。

“随妳便,只是如果在街上发作的话嘉盛又要背妳又要拿包,会很麻烦人家的。”

“嗯……说的也是,但这些东西我都想带……”

“都带吧。”我站起来说道,“到时再想办法呗。”

“看吧,人家说可以。”她指着我说。

这态度转变也太快了吧!

“好了,都准备好就出门去,我还得等到我姐来为止。”江先生这么说着,貌似是要把我们赶出去似的。

“几点应该到这里集合?”我顺便问了问应该要什么时候集合。

“下午五点,自己看着办。”

收到了指示,得到了任务就必须完成。我拿了钥匙往门口走去,在走之前我把柯依喊了过来,表示是时候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