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九十五、九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1-07 8:21:36pm

奇幻·玄幻


1-95

「老爸,你怎麼知道的?」慈皺眉問,這種事情已經不關機密了,與人類無關而與神有關,這不是什麼需要保密的機密,畢竟神不會對人類的事情做出什麼影響,但連教會都不知道的事情老爸竟然知道……

「當然是跟冒險者公會有關,你們應該知道,我們刃一直與冒險者公會很有關係,當年也與冒險王簽下一份契約,而那份契約的主持人,就是當時手持聖靈冥刎的隱王,由他所簽訂的契約,一份靈魂契約。」

「靈魂契約?這種東西真的存在?」莫皺眉。「傳說中,靈魂契約絕對不允許違背,違約者靈魂破碎,永遠消失在世界上,但目前能夠使用靈魂契約的,我還沒聽說過。」

「真的有靈魂契約,而且我身上存在,你們身上也存在。」瑟西點點頭,再次肯定莫的疑惑。

「但是,現在的靈魂契約使用者,都是死靈法師,父親,我們刃家與死靈法師有關係?隱王也是死靈法師?」慈皺眉,震驚的問,他可是光明教會的人員,若是自己家中與光明教會的敵人死靈法師有什麼關聯,那樣他怎麼去見他的師父?會不會被綁上去火烤阿!

「老二,你是在教廷呆太久了是不是,臉色這麼猙獰,怎樣?」雷吼拍桌,慈這才反應過來,敲敲自己的頭無奈嘆息。

「沒辦法,前陣子又冒出什麼死靈法師在散佈瘟疫,我們去處理的時候還遇到一大堆的亡靈生物,我到現在還記得那些僵屍腐爛到一半的肉黏在手掌上就這樣向我抓來,還有那股屍臭味,說真的,他根本不用放瘟疫,有那些屍體在,不出幾個禮拜就會自然產生瘟疫了,那還需要這麼麻煩?反正只是一個小小的死靈法師學徒,就把我們鬧的三個月吃不下任何肉類,一看到有人動作比較僵硬就想要提劍砍了他,你說我會不會反應過度?」慈苦笑著說,上次他只是坐久了腳有點麻麻的,僵硬的走幾步路後,抬頭就看到一群人湊過來把他架去給神官檢查,給他那個麻掉的腿釋放了一大堆的光明淨化魔法。

這種這麼蠢的事情還是別說出來好了。

「喔。」雷吼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想想也真的很可怕,他有見過死靈法師肆虐過後的地方,那種地方一百年內絕對沒有別的人會想去,連普通動物都沒辦法生存。「不過這裡是家裡,你給我正常一點,隱王是死靈法師又怎樣?他又沒有去散佈瘟疫還是抓人去改造成什麼東西。」

慈苦笑著點頭,這才擺脫了雷吼的糾纏:「所以,隱王是死靈法師,而且持有這把聖靈冥刎,而聖靈冥刎中還有另一位服侍冥神閣下的古老存在,那位讓我們所有的行動都沒辦法執行?」

「沒錯,只要有它存在,無論我們做什麼都有可能會曝光,無論魔法、跟蹤,都逃不過他的偵察,如果是其他孩子還好,但是小厄臨他你們也是知道的,若是太過刺激她,他絕對有辦法把我們鬧的人仰馬翻,或者是更糟糕的事情,沒受到刺激一切都好,冷靜自保,但刺激過度之後,他可真的會不顧一切,他只要往城外去,我們就很難找到人。」莫嘆息。

1-96

「養個孩子怎麼那麼麻煩?」雷吼看著莫,一臉慶幸,瑟西立刻從他腦袋拍下去。

「能不能跟那位溝通一下?而且,父親,你怎麼確定厄臨真的能使用那把劍?若是那把劍在我手中,我也可以將他當普通寶劍使用。」莫想了想,既然不能避免,那就跟他串通好吧!

「因為契約,就是我說的我們身上都有的契約。」瑟西看著自己的三個孩子,有些無奈:「你們都不好奇自己身上被下了什麼契約嗎?要知道,靈魂契約可是足以讓人連靈魂都無法留下的,你們就沒有半點好奇心?」

「都活到這個歲數了,若是這麼危險你早就說了,現在還是先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完,然後再來聊這個問題。」慈開口。「死靈法師的契約竟然可以作用在我這樣的聖職者身上,這是什麼原因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們還真是鎮定。」瑟西搖頭。「那就不提這了,我們繼續其他事情,今晚有很多事情要談,你們久久才回來一次,住沒幾天又要走了,我們還是把握時間吧!老大,你說冒險者裡面……」瑟西說,突然,悠揚的鐘聲穿透厚厚的牆,傳入四人耳中。

「感謝神的恩賜,祝佑吾族,遠離災荒邪惡,願屬於神的恩典常存於神之子民。」慈輕輕的唸著,安靜下來後,地下室滿是幸福的溫暖,全家都在一起,沒有人任何病痛,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祈禱,雖然是在黑暗的密室當中,為這一幕帶來一絲陰霾,但四人還是漾起幸福的笑,也有著淡淡的感傷,再過幾年,這一幕就不會存在了,瑟西即將離開,而失去了瑟西,雷吼等人也不再有回來這裡的理由,沒有人會找他們回來,強迫他們煮飯。

平靜之中,虔誠祈禱的慈突然猛的站起,快步往外走,焦躁的等待地底密室的機關開啟,同時拿出自己的法杖:「奇怪。」

「老二,怎麼了?」雷吼連忙也把自己的劍拿出來,但沒有出鞘,瑟西也跟上,只是跟著皺眉看著樓上。「這裡正上方,好像是小厄臨的房間。」

「老爸,那把劍會讓人變成死靈法師嗎?」慈詢問,也看著正上方。「好濃郁的黑暗氣息。」

「當然不會,要不然你們都拿過,怎麼沒發現裡面的暗元素?那就是把普通的劍,冥神閣下操控的是靈魂的力量,暗元素只是因為那樣的環境之下靈魂之力比較容易驅動,所以才會給你死靈法師使用暗元素的錯覺,正統的死靈法師驅使暗元素只是附帶能力,真正操控的是靈魂之力。」瑟西翻白眼,慈是去了教會之後變傻了嗎?這麼基本的問題都問出來。「而且如果小厄臨是死靈法師,你會沒察覺?」

「照你所說,我沒辦法查覺靈魂之力,若厄臨在那位存在指導之下,成為正統的死靈法師,那我確實沒辦法察覺。」說到一半慈皺眉,突然意識到順著老爸的話說好像有點不合理的。「正統的?也就是說還有不正統的?老爸,說清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