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父母成谜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1 11:41:17pm

奇幻·玄幻


葬礼,就这样在辉启城术士管理总协会进行。

几乎每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甚至包括女帝在内都出席了葬礼,然而逝去的人却只能静静地躺在黑色的棺材之中,面容安详地长眠不起。

司湫语没有哭,他不会哭的,因为他深信总有一天还是会再见面,虽然要花费更长、更久一点的时间,不过那都已不成问题。由于记忆恢复、神力与灵力融合、特殊的时间属性已将他的人生给颠覆。

现在的他是人类,却也不是人类;说是神族,但不算是神族。无论他是什么,他都已经不会变老,顶多就是会死而已。

并没有跟大家在一起瞻仰遗容,一个人坐在外边凉亭的司湫语正在处理失落历史的“拼图”。

不知何时归来的宣清凛并没有带着柯水竹来找他,并且连问都没问一下就一屁股坐下,神色复杂地看着实在令人有点猜不透心思的司湫语。

良久,司湫语淡淡然道:“我真的没事,因为早已哭够了。”

宣清凛沉默,旋即开口道:“看来,你注意到了,对吧?”

停下手中的动作,司湫语缓缓抬眸望去,对上宣清凛的视线。他叹息着,牵起一抹苦涩的笑,轻轻颔首。

“以前的我或许无法理解为何会跟谭老师有这么多的接触,更无法理解这么多人里面为何你偏要指定谭老师跟我一起踏上旅途……记忆复苏的那一刻,我其实……非常的怨恨你,可心里却又很明白你是在帮我。”

很平静地听着司湫语说出这番话的宣清凛总算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安排的一切都已经照着他所想的那般进行,并且也解开了司湫语身上的“三千年诅咒”。

那个诅咒一日不解,痛苦只会越来越深,而相同的历史只会不断地重复。

失落历史,的确跟司湫语的前生脱离不了关系,但也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黑暗。

神族的消失、魔族与妖族的存在、妖魔如何诞生、三千年出现一次的奇人……

这一切,都与失落历史息息相关,同时也是消灭者想要隐瞒的各种事情,尤其是……“三千年”。

“实话说,一开始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太清楚唯的事情。”宣清凛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表情显得有些困惑。

“咦……!你不知道谭老师的事情?”司湫语十分惊讶地叫道。

略略组织了一下词句,宣清凛便解释二十几年前的谭楚唯是突然间出现在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并且成为主要的外派术士,同时也在收集各种历史碎片。当时的谭楚唯其实来历不明,就连家庭背景……一片空白。

后来身为总协会长的乔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跑来找宣清凛谈起这件事,无奈那个时候的他情况有点糟糕,所以到最后都不清楚谭楚唯的背景。

直到宣清凛的情况恢复之后,他顶多就是看出谭楚唯与众不同,身上流着神族血统,虽说那是半神族却也足够吓死人。

为了保护谭楚唯免受被抓去实验的宣清凛只将这件事告诉了乔治,二人就此协议保密,一直守着这个秘密直至现今。

后来有一次宣清凛和柯水竹跟谭楚唯组队去调查妖魔,遇上了某位来自冥府的大人物。那所谓的某位冥府大人物在看到谭楚唯的时候,一副像是看到“玩具”般那么高兴,于是宣清凛就拉着那位大人物私下聊了一番,得知了一切真相。

谭楚唯,是第一代全人类统治者(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统治全大陆,神族尚且还在),也就是帝皇覹的转世。

很安静地听完宣清凛的叙述,司湫语有点冷静不下来。

“方才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不过那都不是我想说的……”话说到这里,宣清凛十分迟疑地停滞了一下下,他在犹豫。

“是关于……谭老师的父母的事情吗?”司湫语倒是帮宣清凛接了下去。

没想到司湫语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宣清凛立刻明白司湫语也知晓谭楚唯的父母,尤其母亲正好就是雪晶业后人。只可惜,现在估计就只剩下谭楚唯的母亲这个后人,因为谭楚唯死了。

最可悲的是,他们都没法通知他的父母,甚至不晓得他到底父母身在何处,是生是死。

“我深深怀疑唯的父亲不是普通人。”

“普通人?”

“嗯……就是……感觉唯的父亲不太受这个世界的规则控制,仿佛……就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移民’,虽然也算是人类,但并非这个世界的人类。”

“……谭老师估计还是有跟父母见过吧,毕竟他休假的时候会不见人影……”

一听司湫语这么一说,宣清凛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

“小语,咱们回鸣初城一趟吧。”

“怎么这么突然……?”

“去找唯的父母。”

静默片刻,司湫语旋即瞪大双目地看着宣清凛,心里面想的是鸣初城那么大是要怎样找谭楚唯的父母?要知道谭楚唯的个人资料从未注明过父母的住址,要想找到人非常困难。

总不能举办一个招魂仪式,把谭楚唯的魂招过来问他的父母住哪儿吧……

再说了,谭楚唯的父母不一定是住在鸣初城啊……

还来不及说什么之际,宣清凛就高高兴兴地跑了,凉亭又只剩下他一人。无语地看着宣清凛离去的背影好一会儿,司湫语摇摇头,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不过,宣清凛的提议是真的很好,他这个养子理应去见见养父的亲生父母以及……传递死讯。

把还没整理好的“拼图”重新收起来,他瞄了眼葬礼会场,之后硬是转移视线不去看那高高挂着的,熟悉的,已死的人的相片。

从凉亭走到另一个地方,司湫语毫不意外当他看到繁枫黎独自一人在那边玩花草。

“枫黎,你在这儿干嘛呢?”司湫语无奈地问道,他不太明白繁枫黎为何不在葬礼会场而是身处于此。

“……寂寞……”繁枫黎伤心地说道,但他没有哭,只是表情显得特别悲伤。

苦笑一声,司湫语把宣清凛的提议说给繁枫黎听了之后,他好像有点开心地忽然握住他的双手。

“你也要一起去吗?”

“知道……哪里!”

司湫语很努力地理解繁枫黎想要表达的意思,接着他就明白了繁枫黎是想要表达他知道谭楚唯的父母身在何处。他直接反抓着繁枫黎跑去找宣清凛和柯水竹说明了这件事后,他们四个便利用繁枫黎的空间术式,从辉启城到达鸣初城某间公寓的客厅。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一名相当年轻的男人。

看到他们四人很突然地出现在自己的家的客厅,男人愣了许久,旋即微微一笑。

直到他开口第一句话便是……

“四位术士远道而来,莫不是犬子犯了什么大错?嘛,总而言之,都先请坐喝杯茶呗。”

然后他们四个都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