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部 靈龍少女心 - 3-7 峽谷迷宮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7-07 7:55:53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冷清的城街,一輛四匹大型商旅帳篷馬車,緩緩驅策朝城外而去,車伕座有兩個黑斗篷精靈,表情嚴峻警戒著四周,一看就知道是沒有經驗的可疑份子,全城戒備當下,沒被攔下盤查,算是運氣非常好。

「敗的很慘啊!連劍都沒了……」

「少廢話,快走吧!追兵馬上就到。」

車內也有兩個斗篷客,一個是帶著眼罩的獨眼精靈,前身滿是劍傷,後背衣服破了,也有被龍炎波及造成的灼傷。另一個則是戴著大型口罩,兩手蜥皮手套,全身只露出鼻子以上部位的光頭精靈,以療癒術為獨眼精靈治療。

「居然只有你一個回來,那個快不行的老頭子有那麼厲害?」

「才不是,出現一個隨從小子搞局,那四個傢伙應該被抓了。」

「隨從?別開玩笑了,天下無敵的閣下居然輸給一個隨從?」

「可能和我們一樣隱藏著身份,城內的情形我們一清二楚,里德修拉車隊早就離開了,說不定那小子是騙我的。」

「擁有破咒術和閃電劍術的你,很難想像會輸得這麼難看。」

「別說了,那小子也會破咒,還能用劍砍破火球,最可惡的還會強力火焰術,瞬間發動,根本來不及破咒,我背後的傷只是被爆炸波及,直接命中大概就完了。」

什麼都說,就是不說劍術不如人,敗在最自豪的劍術上,實在太丟臉。

「不會是輸慘了,就胡謅謊言來推卸責任吧?砍破火球——從沒聽過有這種劍術。」

「總之,是事實,追緝令大概已經發出來了,先躲一陣子,再決定後續怎麼辦。」

「這樣子回去,閣下會很難交代吧?那四個精靈不管行嗎?現在還不是可以洩露身份的時候吧?」

「先不管,傭兵什麼都不知道,諒他們也說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

「那先到迷宮躲一陣子,進去了就不怕被追蹤!」

儘管獨眼精靈一直催著快點離開,但是在城裡急馳,恐怕立刻就招致懷疑而被攔查,光頭精靈無視了他的要求,讓馬車以一般速度行進。

同時,在城主官邸的內堂,只有加巴迪夫和我——南宮修,內堂是城主接見重要貴賓的所在,見到代理城主的黃金令牌,這樣的接待規格是當然的。

「原來是這樣啊!阿德列斯做到這樣的地步,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

加巴迪夫聽完我前來拜會的目的,也理解阿德列斯關心著他的立場。

「是的,請原諒修的潛入,本來是打算避開耳目與城主大人單獨會面。」

「既然是阿德列斯指示,我不會在意潛入這種小事。」

「我已經聽到城主與賊匪之間的談話,應該不需勞煩城主再說明。」

「請回去告訴阿德列斯,我沒事,也沒想鬧事,叫他放心。」

「明白!」

「流言我早就聽到了,不立刻出來澄清,是因為我也在暗地追查造謠的精靈。沒想到反而讓阿德列斯操心,真抱歉。」

「回去之後,我會稟明一切。」

「多謝修閣下出手搭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那是阿德列斯城主卓見,時機剛好罷了。」

「高強的劍士,請讓我做一些表示吧。」

「不,請見諒。我是代表阿德列斯城主而來,救下城主大人的是阿德列斯城主,如果說有什麼賞賜,阿德列斯城主會給我的。」

「哈~沒想到里德修拉有這樣的靈劍士,年輕得令人驚訝,武藝高強又謙虛,又非常忠實於任務,那麼,請容我以私下的身份說,非常感謝修閣下。以後修閣下來到布羅倪城,請務必由我親自接待。」

「不敢!城主一句感謝,就是修的莫大光榮,足夠了。大主教已經走遠,修必須馬上前去會合跟隨護衛,行禮不周,請城主見諒。」

「沒問題,那就不留你,但是現在全城戒備,在外行動不方便,我請波瓦諾格閣下送你出城。」

「感謝!此外,在下也代席禮亞夫人向城主大人問候。」

「好~好~請回覆她,叔叔也很想念她,讓她多保重自己。」

想著艾莉絲還在等,我沒打算在官邸停留太久,雙方互揖之後,一起走出內堂,殿下與維特拉芙美也趕到了,因為城主在內堂談話,不敢私自進入,雙雙站在堂外等候,我作揖行禮,聽完幾個精靈的道謝辭令,波瓦諾格受命護送,便離開官邸,發動狂暴術,趕往與艾莉絲約定的會合地點。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坐在馬伕座朝著布羅倪城張望,雅蘭思娜站在馬車外守護。

「急死了,小修會不會出事了?我好想回去看看。」

羈絆者遲未歸來,艾莉絲焦急難耐,蕾菲亞娜也不遑多讓,脖子伸長,眼睛盯著每個出城的精靈仔細找尋思念的身影。

「放輕鬆,小修肯定沒事,沒有精靈跑得比他快。」

「妳自己明明也很急,還故作鎮定,馬兒都不知所措了。」

蕾菲亞娜這才發現自己正在用力緊握繮繩,影響到馬匹的情緒,趕緊鬆手。

看著兩個主僕有點失措,雅蘭思娜輕嘆一聲:「兩位小姐別緊張,又不是大門進去送個信就回來。偷偷進去要避開耳目,又要好好解釋什麼的,總是需要時間。閣下雖然年輕,腦筋好的很。」

陸續有精靈和馬車,從城裡魚貫出來。修的馬車停留位置,離道路有段距離,艾莉絲擔心修出城時找不到,故意讓馬車停在顯眼的位置。

所以修一出城就會看見艾莉絲,然後愉快地會合,理當如此。

不過,天總不從人願,先看到艾莉絲的並不是修。

「那個女精靈——」

認出艾莉絲的是獨眼精靈,正在馬車內隔窗警戒,出城後沒多久,發現坐在車伕座的艾莉絲。

「哦?沒想到你在布羅倪也有認識的精靈。」

「不,紅色頭髮——就是她,艾莉絲公主。」

「艾……艾莉絲公主?真的假的,她不是早就死了?」戴口罩的光頭精靈湊到窗邊跟著望外瞧:「嗯!好像真的是她。」

「我的屬下有確認過是公主。跟蹤好一陣子,結果被甩了,本來想抓公主,但是說服加巴迪夫的準備工作比較重要,就暫時放棄,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真是天助我也。」

「碰著了是福還是禍,還不知道咧!別忘了你早上才栽了個大筋斗。」

「看起來只有三個女的,我們倆個會搞不定嗎?」

「話不是這樣說的,你盡做多餘的事。」

「你忘了那次公主也是目標嗎?要是被發現她還活著,等於我們當初謊報邀功。」

「……」

「再說,這次騷動之後,城主防備會更嚴密,任務大概沒機會了,這樣回去很難看吧!」

「動手的是你,別把我算在內。」

「我們是一組的,別說得像置身事外。」

光頭精靈有點猶豫,再次檢視艾莉絲的周圍守備。

獨眼精靈再次催促:「猶豫摸爛牌,幹不幹一句話。」

光頭精靈眼看拗不過,嘆了口氣:「好吧!速戰速決。對策?」

獨眼精靈望著艾莉絲說:「那個女僕看似沒用,一個手下抓她做要脅,另一個手下留在馬車上用弓箭警戒,準備隨時驅車離開,那個拿銅錘看來比較老練,我來對付,公主那個小女孩就交給你,先說了,年幼輕鬆的讓給你,沒藉口了吧!」

早上才被「年幼」的修給狠狠修理過一頓,看來獨眼精靈沒有記取教訓。

光頭精靈還以為撿了個大便宜,不給獨眼反悔空檔,馬上答應:「佈署周全,就這麼辦,要死的還活的?」

「全死了都無所謂,如果可以,兩個滅口,公主帶回去。」

把手下叫下來分配任務,一個弓箭手留在車上,劍士穿斗篷不利戰鬥,除了光頭精靈,其他兩個手下脫下黑斗篷,獨眼精靈逕往艾莉絲的方向前去。

輕視著對手,也想速戰速決,襲擊者沒打算埋伏前進,而是正面強攻。

艾莉絲與蕾菲亞娜一直盯著出城的道路口,根本沒注意到迎面而來的危機。

雅蘭思娜是有戰鬥經驗的俠士,當獨眼精靈的馬車停下時,她馬上就提高警覺,三個陌生精靈才離開道路,確認是朝自己而來,她立刻從腰袋裡取出一顆石晶。

「蕾菲亞娜接著,放煙霧石晶。」雅蘭思娜丟出石晶後立刻雙手提搥備戰。

蕾菲亞娜也發覺有異,接住丟過來的石晶,觸發後,丟到旁邊空地,一團淡紅色的煙霧隨即展開往上擴散飄去。

獨眼精靈見狀,對同伴大喊:「竟然有這招,快點。」

其實這石晶是為了萬一修找不到她們時才用的,此時是故意讓來襲者誤以為有後援。

三個精靈由走轉跑,迅速接近,光頭精靈邊跑邊低聲詠咒——木箭術。

雅蘭思娜,對少女們大喊:「敵襲,妳們躲進馬車。」

艾莉絲對蕾菲亞娜說:「妳先躲進去,我要幫雅蘭思娜。」

蕾菲亞娜拔出藍波刀:「不,躲進去更悶,我會保護妳。」

艾莉絲沒空理會她,跳下馬車。

——『以修德巴曼之名,熊火障旺炎壁。』

因為反應比對方慢,以防守優先,火炎障壁術的發動也比攻擊咒術快。

三個黑斗篷精靈尚未到點,木箭已疾飛而來,目標是集中在艾莉絲的兩腳,火炎障壁已經等在前頭佈陣,將一支一支木箭燒毀殆盡,艾莉絲一招得手,隨即詠唱火箭咒。

光頭精靈有點吃驚:「小公主還真行,有點意外。」

隨即準備再攻,詠唱木牢術想困住艾莉絲。

另一邊,雅蘭思娜與獨眼劍士也已短兵相接,雙劍擊向雅蘭思娜不同位置,聲東擊西的戰法似曾相識。

——好快的劍,修閣下比你更快。真抱歉,我有練過哦!

多虧與修的晨練,雅蘭思娜才能招架獨眼精靈的快攻,本來只以錘頭為主,遇到這種情形,很自然地以錘頭與柄尾兩處抵禦雙劍的分擊。

——這娘們耍這麼重的錘還跟得上我的劍,今天夠倒楣的,盡是碰上奇怪招式。

獨眼劍士打算的速戰速決沒能得逞,本想一邊戰鬥一邊用破咒幫忙光頭術士,但是他沒有修的那種餘裕,雅蘭思娜逼的緊,破咒一直出不了手。

事實上,十幾回合過去,雅蘭思娜就發現,對手很強嬴不了,即使如此,她也一步不讓,不讓獨眼劍士有機會接近艾莉絲。

——可惡,一定要撐到閣下回來。這傢伙很快,但是閣下更快,我一定行的。

光頭精靈可就不輕鬆了,本以為撿了個大便宜,沒想到踢到一個大鐵板,他正狼狽地中斷木牢術,改詠最快發動的木盾術防禦艾莉絲的火箭。

——好強,火箭居然比我的木牢還快完成,失算了。

但是艾莉絲的危機並沒解除,另一名劍士正由旁側接近過來,她看到了。

蕾菲亞娜也看到了,發現艾莉絲分神注意接近的劍士,趕緊說著:「小艾,別慌,專心對付那個光頭,這個交給我。」

看著蕾菲亞娜拿著藍波刀擋在劍士與艾莉絲之間,雖然她是專業女僕,不過,拿刀的架勢恐怕連嚇唬對方都做不到。

「不行啊!蕾菲亞娜妳不能去,交給我。」

艾莉絲轉移火箭方向,將剩餘的火箭全力轉射到劍士身上。

劍士也不馬虎,迅速放棄進攻,連忙連爬帶滾,離開火箭目標區域。

這一轉瞬,劍士雖然勉強逃開,卻給了光頭精靈一個大好機會。

艾莉絲回頭望向主要敵手,木箭已快成形,而且是大範圍區域,直覺估計艾莉絲和蕾菲亞娜都在攻擊範圍之內。

艾莉絲想立刻發動障壁術阻擋,發現這麼大範圍的防禦無法馬上辦到,只能救一個,她沒有猶豫,把障壁構築在蕾菲亞娜前方。

「小艾,妳~不要」

蕾菲亞娜看到艾莉絲放棄自救而來救她,心中大受感動,也有了覺悟,臉神憤怒,兩個眼睛發出微微紅光。

不過,憤怒也只有那麼一下子而已。

蕾菲亞娜褪去憤怒,眼睛的紅光也消失,鬆了一口氣,因為威脅已經解除。

木箭沒機會成型,完全消失,就算咒文唸到完也不會回來。

術士的天敵——破咒術。

艾莉絲大叫:「小修!」最可靠的羈絆者正朝她奔馳而來。

聽見大叫聲,獨眼劍士瞄了一眼,當機立斷跳出與雅蘭思娜的戰鬥圈,想也不想,拔腿就跑,對著光頭術士大叫:「快逃!慢了就走不了!」

光頭術士本以為艾莉絲就要中招,轉眼卻見自己的木箭術消失,當然知道怎麼回事,頓失戰意,跟著獨眼劍士,發動狂暴術急逃而去。

嘴裡還唸唸有辭:「怎不回馬車那邊,奇怪,也沒放箭,這屬下有夠白吃……」

一邊跑一邊看著馬車那邊抱怨,再也說不出話,因為護送修出城的波瓦諾格,站在馬車上,他的屬下正躺趴在馬車下,弓和箭散落一地。

修放慢步閥,緩緩走向艾莉絲,艾莉絲撲前一把抱住修,把頭埋進修的胸膛。

「好慢,好慢,我們被襲擊,還以為你出了事。」

修撫摸著她的頭髮,輕聲安慰:「嗯,是有點事,但是現在都不要緊,抱歉~我來晚了。」

艾莉絲抬起頭:「有受傷嗎?」

「沒吶!他們本事還不夠好。」

修看著雅蘭思娜眼神關切,發現她身上有些小傷,雅蘭思娜對修搖搖頭示意沒問題。

又看向蕾菲亞娜,她正拿著藍波刀,一名劍士失去意識躺在她的腳邊。

修莞爾一笑:「蕾菲亞娜真厲害,我讓兩個逃了,妳居然還能抓到一個。」

「他太輕敵了,以為我很弱,女僕有菜刀在手是很兇悍的。」

波瓦諾格也走過來:「請問各位都還好嗎?有受傷嗎?」

艾莉絲和雷菲亞娜都搖搖頭,雅蘭思娜則說:「一點小傷,不影響。」

修看了艾莉絲一眼,艾莉絲走到雅蘭思娜身旁:「交給我來吧!」

雅蘭思娜:「沒關係的,這種小傷是俠士的驕傲標誌。」

艾莉絲:「別這麼說,等一會還需要靠雅蘭思娜君保護,儘快治好比較安心。」

雅蘭思娜:「也是,小艾小姐,麻煩妳了。」

修:「我遠遠看到煙霧就全速趕過來,總算是趕上了。」

波瓦諾格:「修閣下全速實在是追不上,我只好去解決馬車上那個弓箭手。」

修對波瓦諾格說:「多謝閣下出手幫忙。」

波瓦諾格:「吶。小事小事,不過,那兩個逃真快,一看到你馬上就逃,太不像話。」

修:「大概在官邸一戰記取教訓了。」

沒錯,獨眼劍士記取了教訓,完全不想和修戰鬥,一樣會使劍會破咒,卻樣樣都輸,而且還有不能理解的強力咒術,也非常明白修的速度有多麼快,拔腿就跑是明智的。

波瓦諾格:「你們還真有緣,官邸打不夠,還打到這裡來。」

艾莉絲她們三個,這才聽懂,修在官邸時已經和敵人交過手。

「小修,你們在官邸發生了什麼事嗎?」

「詳細的我再慢慢告訴妳們,先儘快趕上叔叔,我有點擔心。歹徒逃走的方向正是回里德修拉的方向。」

修回頭對波瓦諾格說:「閣下,這兩個暴徒就麻煩你,應該都是一夥的。」

「交給我吧!」

「此外,如果審訊有什麼消息,請儘快通知我們,我的家人朋友都遇襲了,恐怕不僅僅是布羅倪城的問題而已!」

「我明白的,那我押這兩個回去,就不再相送,修閣下,請一路小心。」

「波瓦諾格閣下,再會。」

總算全員平安,蕾菲亞娜負責駕車,雅蘭思娜負責警戒,一起坐在車伕座前往岳峰村。

艾莉絲與我在車內休息,她坐在身邊,抱著不肯放手。

「雅蘭思娜很近,索敵也很厲害,她會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哦。」

「我不管,你讓我們等太久了。」

「沒辦法吶!那批精靈想加害城主,我只好出手。」

「果然你們已經打過了。」

「打倒四個,逃走的那一個,就是和雅蘭思娜交手的劍士。」

「難怪他見到你像是是見到鬼。」

「再打一次絕不讓他逃走。」

「小修~你……在發抖?害怕?」

我的雙手微微在輕顫,艾莉絲感覺到了。

「呵~不是哦,早上,我一個人對付兩個劍士兩個術士,那時候才真的是有點害怕,但是剛剛,我並不害怕。」

「那怎麼會一直發抖?」

「如果他們不逃,我絕對會殺掉他們,我是因為有了這念頭才發抖的。」

「咦?」

「一直以來,都不想傷害精靈,任何一個都不想,最多就只是讓他們動不了而已。但是——」我悲傷地說:「如果我來不及趕到,那咒箭就會傷害妳,他們不會手下留情,說不定會死的,那個時候我很生氣,就算殺掉他們也不在乎。」

「對不起!我要是再強一點就好了,至少能好好保護自己才行。」

「沒關係的,有我在,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顧不得雅蘭思娜就在附近,艾莉絲更加緊緊地抱住,用溫暖化解我的顫抖。

我隱約發現,這個世界有我喜歡的,那是人類世界所沒有的,然而,也有我討厭的,那也是人類世界所沒有的,究竟那一個世界才是最好,已經說不上來。

「小艾……」

「嗯?」

「答應我,無論如何要好好保護自己,我肯定無法忍受失去妳,一定會失控的。」

「我答應,小修也要保護自己,我也無法忍受失去你。」

「嗯!說定了。」

在岳峰村外的會合地點,我和查理德、艾莉絲、蕾菲亞娜、雅蘭思娜、阿達夫斯集合在我的馬車裡,對他們報告早上在城主家所發生的襲擊事件。

雅蘭思娜、阿達夫斯是城務廳的執行官,回去之後,還得負責報告所有始末,艾莉絲是我的羈絆者,蕾菲亞娜也是我與艾莉絲的莫逆之交,不只是單純的主僕關係。

聽完報告,查理德說:「真是意外,居然會有這樣的事,小修這次立了一個大功!」

「什麼大功,本來偷偷潛入是我啊!被抓到的話,被當成小偷也不為過,只是碰巧遇上,順便出手而已。」

「呵~先不管潛入,救了城主就是一件大事,而且,對我們來說,任務也圓滿達成,釐清了傳言,也沒壞了與布羅倪的感情。」

「對我們是圓滿,對布羅倪城可不是。有兩個最強的劍士和術士逃了,背後的指使者也不明確。希望他們能從抓到的歹徒口中問出真相。」

「那個就交給他們吧!再插手就干涉太深了。」

其實還牽涉到艾莉絲被跟蹤的事,而且還有個獨眼劍士,伯納登提供王城大火的可疑線索中,就有提到一個獨眼精靈,我強烈懷疑有所關聯。

但這些是我、艾莉絲與查理德的私事,不適合在雅蘭思娜、阿達夫斯面前說明。

「是的,小修明白。」

雖然一筆帶過,雅蘭思娜可不迷糊:「修閣下,還有一個疑點,如果他們的目標是城主,為什麼要攻擊我們?」

「我想是認出我的身份,逃走時又遇到我的羈絆者小艾,所以想要報仇吧。」

艾莉絲說:「也有可能,他們一看到小修,立刻收手拔腿就跑,一點猶豫都沒有。」

查理德也打趣的接著說:「那是因為小修實在太恐怖了。」

精靈們全都笑了。

「誒~我居然被當成怪物了。」

查理德接著又說:「對我們而言,布羅倪的事先告一段落。雅蘭思娜、阿達夫斯,等一會要請你們護衛營區和全部車隊,我有任務要前往迷宮一趟,修會負責護衛我。」

阿達夫斯有點擔心:「可是還有兩個逃犯,院長大人和修閣下,會危險吧。」

「放心,小艾也會去吧?」

「嗯,只要有小修在,我和蕾菲亞娜就會在。」

就算是羈絆者和女僕,這樣說也挺過份的,不過大家早就習慣了。

「那夠了,小艾也是戰力,蕾菲亞娜辦事可靠,而且,他們看到小修就逃,我反而擔心的是車隊啊。我和小修不在,就只靠你們倆個了。」

「這樣啊!明白了。」阿達夫斯覺得查理德顧慮很合理。

查理德不說明任務,位階低的雅蘭思娜、阿達夫斯當然也不可能主動過問。

帶著地圖、武器、少許乾糧和飲水,查理德、我、艾莉絲和蕾菲亞娜四個步行出發到峽谷找尋迷宮入口,因為要去的地方是馬車無法進入的地形,就全留在營地裡。

峽谷全長十五公里左右,左側空曠地較多,地質以沙石為主,中間是斯地亞堪河,右側則有許多稀疏的旱地草叢,左右都有道路能行馬車,通常,不會有精靈在峽谷內紮營過夜,以免受到夜行性大王獅子的突襲,左側地勢起伏大,道路彎曲但是平坦寛敞,通常以馬車通行居多,右側較直,但因腹地小,道路也小,步行的精靈居多。

標示的洞口都在左側,都是離道路有一段距離,依波瓦諾格的建議,以步行探險較為適宜,所幸,迷宮位置在較靠岳峰村這一邊,步行的距離也較短,如果是靠近拿茲王國藍之湖城那一頭,那就得先乘坐馬車過去。

我是文明世界來的,並不精通山地探險,地形也不熟悉,就算有地圖,要找到參考點,實在是有很大的困難,多虧查理德帶路,蕾菲亞娜也不陌生,能夠迅速指出參考點,我和艾莉絲只能跟在後頭默默幫忙警戒。

偶而經過較為崎嶇的高低處,蕾菲亞娜會自動退後,到艾莉絲身旁,等我幫忙輪流牽兩位少女上去。

查理德倒是不以為意,精靈不喜歡碰觸肌膚,除非是認定對象或迫於無奈,否則不會把自己交出去,就算親如叔叔或是以前的僱主都不行。

我雖然明白,但不會故意做作,總會大方伸出援手,這在人類世界很稀鬆平常,蕾菲亞娜也明白,更何況我還戴著手套,應該不至於太過失禮。

果然,洞口容易找,但是要找到能通往迷宮的入口就比較難,已經有三個標示處已經被沙土封住了,有些山洞裡還有野生動物休息,多虧了索敵術,都能夠輕易發現。

從開始尋找已經一個小時過去,因為洞口實在不少,一行人以標示處優先搜尋。

我們經過一個看似普通的洞口,並不是地圖上的標示處,但是——

蕾菲亞娜在經過洞口時停下腳步,並直視洞內觀察。

後面的艾莉絲也停下腳步問她:「有什麼異常嗎?」

蕾菲亞娜:「嗯!這洞有點怪。」

後頭的我和前頭的查理德聞言,也靠了過來,一起看著洞內。

查理德看不出所以然:「怎麼怪法?」

艾莉絲和我也有一樣的疑問,也看不出怪在哪裡。

「有風吹出來,我確定。」

查理德、艾莉絲和我都站到入口處,不說話,全神貫注地感覺著。

「真的有啊!」「很輕微,是風沒錯。」「蕾菲亞娜好厲害。」

查理德:「小修。」

「好的!」我取出照明用的夜光石晶。

但是蕾菲亞娜遞給我太陽能手電筒:「請用這個。」

「嗯!」

我帶頭進入洞內,艾莉絲牽著蕾菲亞娜跟著,查理德則是殿後。

查理德很好奇蕾菲亞娜拿給我的手電筒,小聲問她:「小修拿的那個是什麼石晶,好亮。」

蕾菲亞娜回答查理德:「那個叫太陽能手電筒,是小修故鄉的夜光石晶,能吸收太陽的靈力,發出太陽一樣亮的光。」

查理德:「好厲害,應該很貴吧。」

蕾菲亞娜:「真的很厲害,太陽下曬一曬就行,不用補充靈素,是小修送的見面禮。小修說已經停產了,想買也買不到,缺點是絕對不能碰到水,碰到就會壞掉。」

查理德:「原來是這樣,應該很難做才停產吧,小修的故鄉也很厲害。」

蕾菲亞娜的對太陽能手電筒的理解,說法完全錯誤,我和艾莉絲也懶得糾正,畢竟,沒有待過人類世界,很難解釋清楚。

我用索敵一直往裡頭探查,沒有較大的生命跡象,聽說動物不喜歡接近迷宮。

大概深入了廿幾公尺,風裡開始有沙,大家把帶來的圍巾當做口罩遮住鼻口,因此不容易說話。

大約三十公尺左右,我回頭把發現告訴大家:「旁邊的是土牆,不是石壁。」

進來時旁邊的是天然石壁,而這裡的是人工土牆,大家明白,應該就是迷宮本身。

我們找了個角落停下來,取出地圖,在進來的地方做上新標記,然後比對其他入口相對位置,大致找到目前的可能位置,這很重要,如果之後要出去,就必須能夠再回到這個洞口。

「我們深入吧,設法通過迷宮區,大家別離太遠。小修要注意腳下。」

「波瓦諾格說過,有迷宮地圖其實不太會迷路,但是要小心流沙和陷阱。」

其實手電筒並沒那麼好用,因為它是指向性的投射照明,對於投射方向能夠照得又遠又亮,然而夜光石晶是放射狀照明,優點是可以同時照亮四周,兩者相輔相成,是很速配的組合。

艾莉絲跟在我的後面,用鷹眼術找尋可視目標,雖說有一定的夜視效果,但是搭配手電筒,就能看得更遠更清楚,使用夜光石晶則是效果不彰。

「等等!」走在第三個的蕾菲亞娜提出警告,我馬上停下腳步。

「前面地板有點怪。」蕾菲亞娜再次指出異狀。

我蹲下檢視,的確有點怪,地板似乎在移動,由四周往一個中心點陷入進去。

「啊~原來這就是流沙,蕾菲亞娜好細心。」

我不曾見過,這方面經驗實在乏善可陳。

艾莉絲也對蕾菲亞娜道謝:「謝謝蕾菲亞娜,妳一直都是最細心的一個吶。」

查理德說:「呵~真不愧是蕾菲亞娜,心思一直都放在主人身上,小修你賺到了。」

「叔叔說的對!我早就知道賺很大,有錢也請不到的專業女僕。」

輪流的盛讚,蕾菲亞娜沒有回應,光線不是很亮,但那紅通通的臉可藏不住。

大伙小心繞過流沙區,我也細心地把流沙模樣特徵牢記下來。

不斷前進,波瓦諾格的地圖管用,不必走冤枉路。

大約半個小時過去——

「前方有東西在移動。」這次是我說的。

「沒看見。」用鷹眼探視的艾莉絲回答觀測結果。

「不是的,五百步左右,不知道是什麼,確定有生命的。」

查理德看著地圖:「五百步,大概已經到迷宮盡頭,是懸崖邊附近。」

「不如去看看,如果夠近,應該可以知道是什麼。」

查理德做出指示:「走吧,我們就是為此而來,也說不定是別的探險者。」

繼續前進,走了好一陣子,又繞過一個流沙坑,再繼續走。

「風越來越大了。」

「是啊,蕾菲亞娜對風的感覺好敏銳。」艾莉絲回答著。

仍然小心地前進,已經接到五十公尺,因為有迷宮的石壁遮擋,無法直接看到目標。

「叔叔,是兩個精靈。」

我提示索敵得到的訊息給後方的查理德。

「他們向右側移動遠離,可能是發現我們。」

「兩個嗎?雖然是用猜的,小修,用搜尋術。」

「搜尋的目標是……」

搜尋術必須有明確目標才能夠發動。

「今天逃走的兩個精靈,有看到面貌嗎?」

「那個光頭我沒能看清楚,不行,獨眼的應該可以,我試試。」

集中精神,發動搜索獨眼精靈。

「確定是他,另外一個大概就是光頭精靈。」

艾莉絲和蕾菲亞娜聽到,分別靠近在我的身後兩邊。

查理德搖搖頭:「小修和他們真有緣份。冤家路窄嗎?」

「我也很不願意這樣呀!要接戰還是避開?」

「避開就等於放棄回去,今天就白來了,我們什麼線索都還沒得到。」

「戰鬥的話也行,我來對付他們。」

「小修,我們接近吧!如果可以,就當是幫加巴迪夫一個忙吧。」

「了解,我前進了,對小艾出手的傢伙,我也想要逮住他們。」

艾莉絲一隻手握住修的手臂,擔心我太衝動。

「小艾別擔心,我行的。如果可以,妳在我後面隨時準備用障壁術。蕾菲亞娜,妳不方便戰鬥,到叔叔的後面。」

「嗯!主人請小心。」

更換位置後,我把手電筒交給艾莉絲,手握雙劍備戰。

查理德沒說什麼,但是已經暗自準備,畢竟也是靈術士的級別,也是少有能同時發動三個咒術的術士,我之所以學到多咒術發動,也是他的指導。

已經接近迷宮出口,出口看似明亮多了,敵手就在迷宮出口外側,也就是懸崖邊。

獨眼精靈和同伴似乎也是靠著索敵發現我們隊伍,也有意避開,沿著懸崖邊緩緩移動而去,但是並沒有料到是我,如果知道是我,就不是慢吞吞,而是儘快逃離。

一邊注意對方位置,一邊注意是否有陷阱,就算不是迷宮的天然陷阱,對手也有可能佈下陷阱。

終於,我從迷宮口出來,站在懸崖邊,這裡有些光線,是從天頂壁間射入的陽光,即使不用鷹眼,也能靠眼睛視物。

這裡是山裡頭的超大洞穴,應該說是地底世界更為恰當,里德修拉的靈龍巢穴相比之下就變成了小兒科,崖邊是沿著石壁蜿蜒建造的水平便道,便道約有五米寬,頗為寬敞,目視所及,可以看到便道旁有三處向下的階梯,而且互有連結,一路向下延伸,深不見底。

「這裡安全。」

言畢,艾莉絲,查理德和蕾菲亞娜跟著到出口外。

我沿著便道前進,過了一個彎,便看見兩個黑斗篷精靈,在便道的另一邊的彎道中間,看似直線距離只有十多公尺,但如果要追過去,沿著便道要跑二十幾公尺,這個距離,如果對方有意要逃,恐怕會有一番漫長追逐。

我看得見對方,對方當然也看到了我。

應該是他們的惡夢吧,尤其是獨眼精靈。

「你到底是誰,跟我有仇嗎?從城主家追到這裡,究竟怎麼辦到的?」

獨眼精靈大概算準雙方有段距離,要逃跑還有機會,索性問個明白。

「抱歉,都是碰巧!我總是和特別的精靈有著特別的緣份。」

「噗~」

這句話是艾莉絲對我說過的話,被我拿出來嘲弄對方,她一個忍不住就笑出來。

這一聲吸引了獨眼的注意。

「公主?艾莉絲公主?你是公主的隨從?難怪這麼厲害。」

羈絆者變成隨從,艾莉絲又想笑了,她摀住嘴,免得又不小心出聲破壞了氣氛。

「嗯啊!我就是公主的隨從,敢對公主出手,天涯海角我都會追上去,這樣你們明白為什麼我總會出現在你們面前了吧?」

「天涯海角?胡說,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知道位置,不可能的。」

胡謅一番,對方居然有點相信,我決定繼續剌激他們。

「你們跑多遠都是沒用的,現在就是事實,以為躲到迷宮我會找不到?我這不就來了?你們還不相信嗎?」

兩個黑斗篷精靈退了兩步,都快貼到石壁上,看來有點恐懼,獨眼精靈今天已經被我遇上三次,還看過我砍破咒術的神技和強大咒擊,如果瞎掰我還有什麼其他神技,他大概也會相信吧。

既然對方認得公主,或許與伯納登所說的獨眼有關聯,決定一試。

「你們以為偷偷摸摸,就不會被發現?你搞的王城大火,我就一清二楚,獨~眼~精~靈!」

我加重語氣,其實是偷偷示意艾莉絲。

突然被說出王城大火的事,獨眼精靈這下真的嚇壞了,本以為是天衣無縫無人知曉的事,卻被眼前這個神奇小子抖出來。

他大喊著否定我說的話:「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如果你在場,以你的劍術,早就能阻止我了。」

這句話算是承認與王城大火息息相關。

查理德用冷冷的殺意注視獨眼精靈,因為我在最前方主導,他暫時忍住。

但身邊的艾莉絲火冒三丈,兩手緊緊握拳。

注意到艾莉絲的動態,用只有她聽得到的微小聲音說:「艾莉絲鎮定。」

艾莉絲沒聽到,不是,她明明聽到了,只是心思全放在王城大火和父親身上,所以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她忘了我交代要用障壁術,一心只想為父親報仇,開始詠唱火球術,沈穩低吼的詠唱,彷彿相襯她的決心。

眼見公主要出手,對手就準備要逃了,十幾公尺距離,已超過獨眼的破咒術有效範圍。

見艾莉絲一意孤行,雖想阻止,但是也發現對方想逃的企圖。

事有先後,迅速架起寶劍,龍炎隨寶劍召喚而出,但不是擊向對方,而是對方準備逃走的前方通道。

這次力量用上不少,轟隆巨響,整個通道在兩個黑斗篷精靈面前陷落,要不是後退的快,差點連他們都要一起轟下去,如果這時候有人說我是神大人,獨眼精靈大概也會相信吧。

破壞對方退路得逞,隨即用破咒阻止艾莉絲詠唱,她吃驚地看著我,不解我為何阻止她,我則是溫柔地看著艾莉絲搖搖頭,她淚眼汪汪都快哭出來了。

我寧可自己動手,也不願意艾莉絲殺人,只是她心太亂沒能明白我的想法。

查理德走向前,對艾莉絲說:「公主切莫出手,這種事請讓我代勞,不過,小修還有話沒說完。」

「……嗯!」

羈絆者和叔叔都阻止自己,艾莉絲委曲地點點頭,幾滴淚水滿溢到臉上。

見艾莉絲穩定下來,對方的退路也封住了,我決定繼續逼迫對方。

「還想逃嗎?不管逃那裡去,我都會出現在你們面前的。」

兩個黑斗篷精靈不說話,看著退路不見,都很後悔早就該跑,言多必失是真理。

不想就這樣結束,他們還在不斷思考該怎麼應付眼前的困境。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