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骑士篇 - 第一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08 6:39:24am

奇幻·玄幻


村子

刃月看了看三個人類戰士的屍體,再看了看自己的右手上的血。沒有消失,屍體也是,不是遊戲世界的可能性很高...但是,這裡又是哪裡?

刃月再次在空中劃了劃手指,沒有視窗出現,沉默起來。回不去了嗎?很奇怪,我怎麼那麼冷靜?明明不明可不可以回去,如果...如果像刀劍神域那種的話還可以打開視窗啊,這算是穿越嗎?這是真實的嗎?還是夢?無解的刃月抬起頭望去那多雲蔚藍的天空。真美啊!等等...

刃月想到一些事情,他往左方向張開左手,頓時出現一個紫藍色的小洞,他把左手伸進去了拿出了一瓶貌似是恢復藥水的紅色藥水瓶,他脫下了右手的鐵手套露出了他那骷髏手,小心翼翼的把藥水倒在右手上,紅色藥水一接觸到右手的骷髏手直接冒出了煙,骷髏手上發出熱氣,還發現因燒傷而火紅的痕跡。

‘嘖...魔法背包還可以用,但是藥水似乎不能再用了,因爲是不死族麼?對我反而是危險物品了。’

此時刃月眼前看到割破頸部喉嚨處的人類戰士在地上抖動着者,死前的掙扎...刃月看去左手上的藥水再看看那人類,戴回右手鐵手套後點了點頭就往那人類走去,刃月把人類的嘴巴強制打開,那人類頓時噴出一口血在刃月的胸甲上。但刃月並沒有在意,他輕輕的把紅藥水倒進那人的嘴裏,然後把嘴巴強制閉上,人類不停的掙扎,但是喉嚨處的刀傷發出了煙,以肉眼看得出的恢復速度恢復了,刃月見後看着藥水的瓶子。效力就如遊戲那樣啊,不過我還有很多嗎?刃月伸出左手進入揹包空間,大概摸索了下,不到十瓶的感覺。

刃月鬆開了捉住人類下巴的右手,那人類頓時害怕得往後爬,身體不停的顫抖着,刃月厭煩的大聲說。

‘你...聽得懂我說話嗎!?’

被嚇到的人類冒著滿頭大汗猛點頭回說。

‘聽!聽得懂!不!不要殺我!!求求你!’

‘看來語言是相通的...你...把這個喝下去。’

刃月左手再次拿出一瓶藥水提在人類面前,人類害怕的搖頭,幾乎怕得快哭了。

‘請放過我!要錢的話我給你!就請你放過我!’

‘我叫你喝!!’

刃月再次大聲喝道,那人類害怕得接過紅色藥水瓶直接喝下去,喝了後,他大概是感覺某些地方不痛了而抱着不明的臉色查看自己全身上下,刃月見後自言自語的說。

‘嗯,現在你沒事了吧?還感覺到痛嗎?’

‘這?不知該說什麼...但還是謝謝你。’

‘...你走吧,對於其他兩人...抱歉。’

刃月頭盔裏那燃燒著的雙眼望了那人類一下後發出冷漠的聲音,那人類好像看到那不是人類的雙眼以及知道他真的遇到不死族了,什麼話也沒說,轉身就逃。

刃月不知怎麼的,感到罪惡感,畢竟他殺了人,那種觸感...深深吸氣後吐出來的刃月抬頭望去遙遠的北方,看見一片森林。

‘那麼...該怎麼辦呢?遊戲視窗沒有出現,然後這種真實感...’

刃月偷瞄了下身後那兩個屍體,見到剛才那逃走的人類正在搜索他死去的同伴的身體,拿了某些東西後就匆匆忙忙逃去。人類的本性...人類?我不也是人類嗎?這感覺是什麼?很平靜,就算不懂回去原來世界方法,我還能那麼的冷靜,還是說我喜歡這種世界?也對,那世界裏有誰會想到我?除了一個人...

‘啊...應該問剛才那傢伙這裡是什麼地方才是。’

刃月再次望去屍體處,發現那人類已經走了,同一時間,刃月發現原本有着時間和血條的視覺已沒有了。好像醒過來的時候就沒了...如果是夢的話,可以讓我做久一點嗎?

刃月打開右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圓圈後張開右手捉住那圓圈的動作,腳下出現了綠色的魔法陣,刃月看見後。

‘一樣的魔法阵,會是怎樣的呢!’

【風之刃】!心裏默默說出的魔法名後向前方揮出右手,但卻出乎意料外的,只吹出一陣風。看來沒有裝備魔法輔助裝備魔法就如沒有一樣...

刃月左手再次伸入背包空間拿出了一條項鍊,戴上後,心裏默默說出【飛行】!刃月身體頓時浮在半空中,他筆直往上空飛,但飛不高,連雲也碰不到。他四處張望,除了眼前的大草原外,發現東北方不遠處有個小村子,村子旁就是一條河流,北方不遠處則有片森林,那就是剛才刃月看見的森林吧?以地形來看,要到那村莊必須要穿過那森林才可以呢。貌似時效已到,刃月慢慢的往地面落下。

‘魔法效力變短了,效果也變差了...如果這還是遊戲世界的話應該不會削弱才對,難道是第二季的更改?還是...’

刃月思考了下後拔出了他的刀,舞動了一下,然後想著如遊戲裏面那樣的刀法使出具有刀風遠距離攻擊的招式,奮力的一個旋轉全身後使出橫斬,一股刀風出現並把平原上的一個巨石擊碎,見到效果的刃月看著握著刀的右手。

‘一樣的效果,接下來再試一次魔法...不過,要怎樣瞄準呢?就以那樹來當目標吧。’

刃月望去右手旁不遠處的一顆瘦弱的樹,右手再一次在空中畫了個圓圈捉住,心裏想著火焰魔法同時想著目標是那棵樹的刃月,他站著的地面出現了紅色魔法陣,【火球】!右手上發出了一粒小火球往那樹飛去,那瘦小的樹被小火球擊中後燒了起來,但是擊中的時候沒有傷害力似的,沒有斷,只是燃燒了起來,刃月沉默望着那顆燃燒的樹思考。

‘威力果然變弱了...只有魔法變弱,是因為我本身是劍士職業?還是...這裏不是遊戲世界?還是說這就是第二季的更改?’

刃月看著那燃烧着的樹,心裏不懂怎麼的就是很平靜。我到底在做什麼?我到底怎麼了?不能登出的不安,普通人應該都很想回去吧?我卻...不想回去的感覺...

刃月望去那片不遠處的森林思考了一會兒。也許...也許也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也許能從他們口中知道如何登出的方法。

思考完畢後的刃月右手敲了下左手掌心,做出決定的動作,決定踏出腳步前往森林後面得那個小村子,尋找着他心裏的模糊目標,是回去的目標嗎?還是...

2

村子,有着六個一草木簡易製作的房屋,三小二大,小的房子外都有圍欄,裏面都養着牛羊之類的動物,也有種菜的田地,看得見村民們都在各自爲自己的生活而工作着,是一個很平靜的村子。

而其中一間以草和石頭簡易拼做成的房子裏,有着一名大概只有二十多歲的男生,長着一頭淺黃髮以及一張清秀臉,身材和普通人無差。他穿上了輕巧的皮甲,拿起了掛在牆壁上的狩獵弓和箭筒,在腰間上戴上了一把匕首,擺出一副準備好了的樣子。

‘好!準備完畢!’

男生走出了房屋,右手遮蓋着雙眼上方抬頭望去令天空光亮的太陽說。

‘今天天氣非常不錯!是狩獵的好天氣啊!’

此時有一位女生剛好經過並對他招了招手說。

‘斯班哥哥早上好!今天好早哦~是要去森林狩獵嗎?’

‘嗯!妳就儘管期待今晚吧!蕾蕾。’

斯班眼裏看見的那一位村姑打扮的蕾蕾擁有一頭漂亮的黃髮,以及那美麗的臉蛋,如果認真打扮的話絕對是個美女。蕾蕾聽後雙眼眯著笑著說。

‘我就稍微那麼一點期待下~不過記得要小心啊,感到危險就儘管跑回來!知道嗎?’

‘啊啊!我知道啦,就算我再不行也好,哥布林那種亞人難不倒我啦。’

‘你還敢說呢!前幾天是誰被哥布林追著回來的?’

面對着蕾蕾的吐槽,斯班一臉不好意思,右手摸著後腦並微笑回道。

‘是是~’

那村莊的房子外表讓人覺得那村莊很貧困,也可見到有些村民穿著破爛的衣服在田地裏工作,走在路上等等。這村裏有四個獵人,負責提供這村莊的肉類食物,乍看之下,只有獵人才穿著比較實在的衣服,而斯班就是這村裏的少數獵人之一。

斯班離開前望了望村子周圍,心中期待着村子以後會是人來人往的繁忙村莊景象。心中期待的說真想看到啊,那個景象。隨後斯班騎上了馬匹往村南方的森林前進,途中他看了看天空。

‘希望今天讓我獵到幾隻兔子啊,已經有幾天沒獵到什麼了,有點對不起大家的感覺...’

話後斯班一臉陰沉,但只有一瞬間的事,他騎着馬往森林那方奔跑過了幾十分鐘,他來到森林的入口,習慣這種活動的他下馬後拍了馬身數下,看去森林裏說。

‘今天一定要捉到兔子!讓蕾蕾知道我是可以辦到的!!’

有着堅定的眼神,帶着一臉自信的斯班走進了森林裏。爲了不驚動動物而在森林裏緩慢移動的斯班不時左右張望留意各種草木的動向,過了半小時,沒有發現任何獵物的斯班坐在一棵樹下小聲抱怨着。

‘什麼嘛...這麼好的天氣竟然沒有什麼動物出現,看來前輩們說的話都是騙人的。’

半小時而已就放棄了,該說什麼好呢?忽然斯班眼前的草叢有動靜搖動著,斯班立即拿起弓箭往草叢那拉著弓箭瞄準着。不一會兒,草叢裏出現了個黑影,但那並不是動物的身影,而是一個身穿著漆黑盔甲的人影。

第一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