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超大烦恼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4 1:22:59pm

奇幻·玄幻


“你怎会在这儿?”

熟悉的声音自门口处传来,司湫语先是一惊,立马回眸望去,果然看到站在门口处,显然是图书管理员的熟人——明梓珩。

无言了一下下,司湫语大致上也能猜得出这位鸣术高中的学生会长大大估计是这鸣初城公立图书馆的员工。看着他穿着围裙,手里拿着清洁工具,他便了然,立刻让开。

明梓珩没想到说谭楚唯的葬礼刚结束没多久司湫语就已经回到鸣初城然后还出现在图书馆的藏书室。这地方只有获得特许或是拥有特权的人才能进来,而明梓珩恰恰是获得特许的那种人。

那么司湫语又算是什么?按理说,司湫语应该是拥有特权的人物。

失落家族之首神眷司后人、 享有荣誉称呼的特级十阶神眷术士、探查失落遗迹负责人、归还失落历史负责人、神族第一殿下的转世……这些事都算是能够拥有特权的条件吧?

再说了,荣誉术士基本上都有特权,所以根本就无所谓。

司湫语解释了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后,顺便提起周十一和弗莱依克的事情,让明梓珩听了感到十分惊讶,也总算明白为何弗莱依克如此的仗势欺人。不过,明梓珩实在替弗莱依克感到悲哀,因为弗莱依克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其实你已经不需要整理了,我都已经整理完毕。”司湫语指了指在自己的术式运作之下自动整理干净的藏书室,笑笑道。

“看得出……”明梓珩放下了所有的工具,但并没有把围裙脱下。

司湫语不在意他继续留在这儿,自己则是按照目录去找想要找的书籍。不一会儿他就搬了三四五本书放在圆桌上,一边还熟稔地跑去小柜子打开柜门拿出宋纸、毛笔、砚台……

为什么藏书室里放的文具都这么的……复古?

“真是的又要我自己研墨……就不能换成普通的圆珠笔还是铅笔啥的吗……”一边抱怨一边把东西都准备好,司湫语已经坐下翻开书籍看了起来,时而抄写一些类似笔记的东西。

在旁的明梓珩保持着他的沉默,静静地看着司湫语的一举一动,同时也为司湫语那写得一手漂亮的宋体感到惊奇。

可是有些字艰涩难懂,再不就是完全看不懂但感觉很熟悉的符号文字,非常古老的符号文字。

“需要帮忙吗?”这是出于好心想稍微帮帮忙。

“……嗯……帮我去语言分类那边找来几本……大概是将魔语结构的书,还有去妖魔分类那儿找一些记载妖魔的图鉴。”头也不抬地回答。

明梓珩难得的微微勾唇,旋即就真的去帮司湫语找书,而继续留在藏书室里的他很努力地继续抄写重要的笔记,直到周十一不知为何走进来,直接坐在他对面。

“失落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么?”不经意的提问,让司湫语瞬间停下了所有的动作,不得不抬眸望去。

坦白说,他还在犹豫真相该不该公布出来。

可是提问的人是周十一,少数算得上是好朋友的朋友。

该不该说出真相呢?

“你确定你有那个勇气接受事实吗……”司湫语这时又恢复了抄写翻书的动作,一边不忘试探性地问一下。

“嗯,我想知道。”

周十一的态度很坚定。而此时明梓珩也拿了一堆书进来,看到周十一在此的他愣了几秒,然后见两个人的表情好像都很严肃的样子,他倒是识相的把书放下准备退出去。

岂知司湫语喊了他一声让他留下来,明梓珩只好留下,顺手把门给带上。

犹豫了好一会儿,在脑海里不断组织各种字句后,司湫语用着豁出去般的心情,把一切都说出来,让明梓珩和周十一完全呆住,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可想而知,那个“真相”是如此的震撼。

好不容易把那无法平静下来的心给稳下来,周十一其实挺后悔从司湫语这儿听来这个绝对是足以颠覆全世界的“真相”。

幸好这个“真相”还没公诸于世,要不然……

摇摇头,司湫语叹息。他知道周十一和明梓珩都在想什么,单单看那表情他就知道这个“真相”是真的不能原原本本的公布出来。

但总不能就这样把“真相”继续埋在黑暗之中啊……

“就连你们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让我该如何是好呢?”司湫语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把“真相”稍微修饰一下,只公布好的部分?这不行吧,毕竟还有不好的部分没有公布出来。再说了,好的部分也不多,真正能够公布出来的实在太少,想要修改的话又会破坏整个“真相”。

这就是为什么明明已经获得所有记忆却迟迟未能将失落历史公诸于世的原因。

“失落历史不止神族,也包括妖魔的来历,对吧?”明梓珩思索片刻,忽然如此问道。

微微一愣,司湫语点点头,“妖魔是几乎被人类赶尽杀绝的妖族与魔族的统一种族,但它们本身还是有自己的区分。”

“那么把妖族与魔族的事迹加入能够公布的事项,这样就不会显得失落历史就只有神族。”

经明梓珩这么一说,司湫语眼睛雪亮起来。

对啊!为什么他就只想到神族,却没有想到妖族和魔族呢?可是……他却又犯难,因为神族的毁灭是失落历史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部分,他不能篡改这个部分。

此时周十一也提出了建议。

她说:“把神族的毁灭归类为最高机密,除非是拥有特权或获得特许的人,谁也接触不到这禁忌的部分。”

“这个需要经过高层们的同意才能做的事情吧……”司湫语有点蛋疼地说道,因为他不太愿意去找那些所谓的高层们,并且还要跟着流程走,毕竟要花费至少几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获得批准啊。

“若是女帝陛下亲自批准?”明梓珩不经意地说道。

于是司湫语立刻掏出通讯器,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要联络谁。他们俩在旁只听到他正在把周十一方才的建议说给通讯器另一边的人听,然后司湫语高兴地说了句“谢谢”就挂断通讯。

可过没多久,他就皱起了眉头,不知他到底是在想什么。

“为什么那个时候在电车上……奇怪……是谭老师的问题吗……”司湫语喃喃着,但说的话却跟失落历史毫无关联。

明梓珩和周十一面面相觑,二人脸上写满了疑惑。

直到司湫语匆匆忙忙地把东西都收拾回去,把抄写到一半的笔记夹在书籍里就道别离去,用的居然还是传送阵。

愣了许久、许久的明梓珩和周十一到最后也只落得一头雾水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