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12 你是逃犯?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7-04 10:23:04pm

都市·爱情


几天后的黄昏。

安承烨坐在餐厅里靠窗的位置等待着李瞳的到来。

他们约好了7点钟在这家位于近郊的餐厅见面。

即使现在正值晚餐时间,但是因为餐厅的地点僻静,这个时间餐厅里的客人并不多,周围环境十分清幽,适合让他们一边吃晚餐一边讨论合作的事情。

7:05分,安承烨看见一辆计程车驶入餐厅外的停车道,跟着看到李瞳匆匆下车,走入餐厅。

看着她有些慌张的神态,安承烨忍不住笑了:李小瞳一点都没变,依然还是那个做任何事都很认真的乖宝宝好学生。只不过是晚了五分钟,她就急成这样!

她疾步走到安承烨面前坐下,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一下班就赶来,结果还是迟到了!”

“李小瞳,放轻松。你只不过晚了五分钟,不用这么紧张。”安承烨微笑安抚她。

李瞳吐了吐舌头:“迟到就是迟到!我就是不喜欢让人等我。”

语毕,她喝了一口侍应生刚刚递上来的冷水,又道:“我们先点餐吧,然后再开始谈事情。”

点完餐后,李瞳开门见山问安承烨:“我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问吧——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为什么突然决定不续约CG,还毛遂自荐当幸福手机的代言人?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指定要我当你的专属摄影师?你应该知道我在这一行才刚刚起步,你这么做实在太冒险了!”

对着她那串连珠炮的问题,安承烨一一解答:“首先,不续约CG并不是‘突然’的决定。我早就已经打算约满后就不再续约,只不过先前CG很有诚意极力挽留,所以我答应他们会再慎重考虑。作出了决定后,我就视察了一下市场上比较有可能性的广告工作,结果就这么巧听说了关于幸福手机正在策划最新一波宣传的消息,于是在和经纪人商量后,我就这么做出了决定。”

“但我还是不明白。”李瞳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再续约呢?拍CG的广告可是所有模特都梦寐以求的工作啊!”

安承烨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思考写什么。半晌,他终于又开口:“不续约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想留在这里,不想再回美国。当年的8年长约,其实是我向CG要求的。当时,我知道自己反正起码会有10年的时间没法离开美国回到这里,于是就索性要求一份长约。现在约满了,我又不再受到重新回来这里的限制,所以就决定不续约了。”

李瞳依旧不太懂安承烨的意思:“10年没法离开美国?回来的限制?什么意思?有谁限制你回来了吗?”

“不能回来,是因为刑事检控期限,也就是大家常在电影里看到的所谓‘公诉时效’。现在,10年的检控期限已经过去,我也就不用担心回来会牵涉任何法律责任了。”安承烨据实以告。

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复,李瞳小小吃了一惊:“什么公诉时效?难道你犯了法?你是逃犯?”

安承烨喝了一口冰水,淡淡回应:“是我妈。虽然犯法的人不是我,但我一旦在这里现身就很可能连累她,所以离开后都不敢回来。在美国,没有人知道我们母子的真实身份。即使我当了模特,大家也只知道我的艺名。直到最近时效过了,我才敢光明正大地又回到这里。”

“方……方不方便透露令堂犯……犯了什么罪?”始料不及的李瞳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吞吞吐吐问道。

“这件事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或许,你知道了我妈的名字之后,你就会明白了。”安承烨依旧一脸的云淡风轻,连声音也是轻轻渺渺地:“我妈叫田彩蝶。”

田彩蝶?怎么这个名字这么熟?李瞳拼命地想记起到底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啊!她记起来了!

大概是李瞳十五六岁的时候,本市爆发了一则丑闻。报章报导某政府机构职衔很高的官员涉嫌性贿赂,这起案件当时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城里的各大报章都进行了大肆报导。因为是登在头版的头条新闻,所以时隔多年后李瞳依稀还记得当年报上所刊登的田彩蝶的照片。她记得报纸上那张照片里的女人非常漂亮,十足就是一个女神的架势--高挑的身段、姣好的身材、时髦的打扮,脸上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她不像罪犯,更像是电影明星。

据报道指出,田彩蝶活跃于上流社会的各种场合,人如其名,宛如一只在富豪高官之间穿梭飞舞的彩蝶一样,社交手段八面玲珑。这个来历不明的神秘美貌女犯人顿时成了城中的热门话题,每个人嘴上都挂着“田彩蝶”三个字。警方一番调查之后,搜罗了田彩蝶向多名政府高干施与性贿赂的证据。此外也另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田彩蝶也同时犯了其他多项严重欺诈罪。不过,后来田彩蝶潜逃出国,从此销声匿迹。

李瞳现在回想起来,事件爆发的时间,正好就是安承烨突然退学的那个时候!

原来如此。

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安承烨,李瞳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求学时期的安承烨总是对学校里的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劲儿,也根本无心念书。她不敢想像他到底是在多么丑陋、扭曲的环境中长大的。

这么想着的她,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愧疚:“安承烨,对不起。”

她这句道歉的话没头没脑地突然冲口而出,弄得安承烨一时之间也糊涂了:“李小瞳,你为什么道歉?”

老实说,她也不是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愧疚。她一边尝试厘清自己此刻内心的情绪,一边试着用言语解释自己当下的感受:“就是……我就是觉得,如果当时我们任何一个同学能够比较理解你的处境,就能给你多一些帮助、支持和鼓励,或许……或许当年的你就会比较快乐一些,你在学校的生活也会更有意义一些。可是我们没有一个人那么做,大家都只是把你当成是一个爱犯事的问题学生,完全没想过或许你在承受着一些我们都不知道的委屈。如果……如果……”

安承烨不忍心见她自责,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放在桌上的手:“李小瞳,这世上根本没有如果。现在的我,不是过得很好吗?当下的这个我,是由过去的每一刻所成就的我,也是最好的我。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如果没有过去的那些事情,我也就不会是现在的Cyan,而我们俩也不会坐在这里一起吃饭谈合作的事情了。听好--不管是你或任何人都没有亏欠我什么,所以请你不要感到抱歉。”

见安承烨不但不曾自怨自艾,而且态度还非常正面又积极,李瞳心里十分佩服:“哇安承烨,你真的和以前不同了,竟然还说起了那么有哲理的话!以前的你就只会吵着要我借功课给你抄,现在的你竟然还会开解我!”

“哈,曾几何时我这个问题学生竟会被你这样的好学生称赞呐,我还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安承烨也笑着回应。

他们接着又说起了以前求学时期的往事,两人都没有注意到餐厅的另一角正有人在暗暗观察着他们开心叙旧的一举一动…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