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骑士篇 - 第三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08 6:42:47am

奇幻·玄幻


墓地

在那漆黑一片的夜空上,有着明亮的半日月陪伴著無數閃耀著的星星高掛在夜空,讓人覺得那夜空是多麼的美麗。而在那美麗的夜空下的草原上看得見一個人影踏出那套不猶豫的腳步,大步大步的前進着,那人背後不遠處貌似有一個搖蕩的人影追逐着。

不停的前進,但忽然間那人影如倒下般消失,前方的人回頭望去,見那人正張開著嘴打著呼睡著了。

‘人類...’

那人慢步的走進那睡著的人,見到的是睡著了的斯班,而另外一人自然就是刃月。刃月搖了搖頭蹲在斯班身邊搖了搖他的身體。

‘喂,斯班,醒來!’

斯班反身賞了刃月一拳,那拳擊中刃月的頭盔,因為是睡著的亂拳吧,完全沒有威力。刃月把伏躺着的斯班翻過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臉,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醒來喂...不醒來我就把你丟下咯~’

沒反應,刃月接着怒喝。

‘我叫你醒來!你聽到沒有!?’

得來一樣的結果,刃月感到生氣的舉起右手掌揮出,在就快打上斯班臉的時候他改變了方向,只見剛才的那掌風把旁邊的草粉碎了。這無意中的殺意是什麼?我差點就失手殺了這小子...雖然我是真的有點生氣...

刃月思考着的同時看著自己的右手,見到的是人類的雙手,驚訝的他舉起手想仔細查看,但卻變回原本穿著鐵護手的模樣,刃月脫下鐵護手,出現的還是那骷髏手。幻覺嗎?人類...我還算是人類嗎?這身體怎樣看都是不死者啊...如果這是夢的話就快點醒來啊!我!

期待這一切是夢的刃月右手摸著頭盔的額頭部位搖了搖頭。算了吧,還是抱著這小子走好了。

思考完畢後的刃月把斯班粗魯的放到右肩上,感覺到有點奇妙。嗯...怎麼覺得我好像變成拐帶人類的不死族...刃月看了看斯班的臉,好年輕啊,有二十歲吧?我二十歲的時做著什麼呢?...完全不記得了,刃月邊思想著那曾經的過去,但卻怎麼也想不起,在思考的時候卻往他不認識的路線前進著。

走了一段路後,不知那飄來的花香味吸引著刃月。

‘香味?花香嗎?我有嗅覺?’

刃月在確認自己的嗅覺的時候無意中往花香味來處前進,當到達了花香的來源處時,發現那裡是安撫已去世的人們的墓地,一二三四,大概有這二十三座墳墓在這墓場,幾乎全部墳墓周邊都長滿了野草野花,墓碑上的字因為風化的關係幾乎都看不見了,刃月他在其中一個墓碑前蹲下伸出右手掃了掃。

‘全部生者最終都會被埋進土裏,這裡大概是被遺忘很多年了,都沒有人打掃,真為你們傷心...不過這是什麼文字啊?雖然已經看不太清楚,但筆劃那些完全不是我認識的。’

說後的刃月站起左右望了望,還以為語言可以交談就看得懂這世界的字,看來是錯誤的推測...不過我怎麼感到很舒服?是因為我本來就是死去的人嗎?不是不是,我還沒死...

此時刃月發現一顆不是很高大的枯樹,剛才為什麼沒發現呢?刃月好奇地往那枯樹走去,忽然間天空連續打下白雷擊中刃月,斯班頓時發出被電擊到的各種雜聲,刃月沒受到任何傷害,因為是不死族的關係吧?身體不再有肉體,也不存在水分,所以對電擊有一定的耐性,但聽到斯班的叫聲他立即往後跳躍離開那打雷地點。

‘是誰!?’

‘啊啊~怎麼還活着啊?這個大鐵塊...嗯?等下...怎麼我感覺不到盔甲裏面的生氣?是同族嗎?’

回應的那個人逐漸的從枯樹後面出現,見到他是一個有著腐爛的身體,穿著法袍的低級不死族魔法師,也就是巫妖的前身,他手持著鐵製的法杖,是有著如刀刃般的尾端和圓圓的水晶球前端的鐵杖。

他那雙失去了生氣的雙眼看了看刃月上下後望去在右肩上的斯班,過後視線再次回到刃月身上,他左手拿著鐵杖,右手則放在下巴抱着疑問。

‘你是...不死者吧?為什麼會和人類在一起啊?所有生者都必須死,那是我們的鐵則啊,同伴。’

刃月聽到【必須死】的時候把斯班放下地面,只見斯班他呼吸非常微弱,接近死亡的原因嗎?

‘怎麼了?擔心那人類?放棄吧,他就快死了。’

刃月聽後急忙把右手伸進他的魔法背包內,那不死者見到那舉動時,雙眼睜大吃驚的看著刃月說道。

‘那是什麼?’

刃月無視不死者的疑問并從中拿出了一瓶紅色藥水,急忙打開并塞進斯班的口裏讓他喝下,斯班咳了幾聲後呼吸恢復正常了,但就是沒有醒過來。他怎麼那麼能睡啊?明明被電擊打中了的說,唉...

刃月見後像放心的動作呼了口氣,然後望去那不死者,雙眼孔內那燃燒著眼球的火焰濃烈起來。這傢伙,說什麼同伴?我嗎?別開玩笑了,我和你們不同!...殺了吧...

刃月站起後擺出想要拔刀的姿勢,那不死者感到刃月的敵意立即旋轉起他的鐵杖,他所站著的地面出現了紅色的魔法陣,停止揮舞法杖的那一瞬間,在他的鐵杖前端出現了三粒不大不小的火球并飛往刃月那,刃月不慌不忙的以快速的拔刀术把三粒火球都切成一半,火球分開後發生了爆炸,那爆炸照亮了周圍。

不死者當時看著刃月就在自己眼前不遠處,一眨眼的速度,刃月已幾乎貼近他身體的距離準備拔刀攻擊他,他臉上露出微笑同一時間把右手緊握起來。不死者腳下頓時出現紫黑色的魔法陣,刃月附近的地面出現異樣,無數石頭變成如尖石般并往刃月飛去,就在那時候刃月左手伸去身後拔出了一把短刀並念起了一些咒語,他所站的地面即時出現了青色的魔法陣,一陣旋風隨即包圍在刃月周圍把那些飛來的尖石都彈開了。

‘不可能!你是怎樣做到的?怎麼騎士會使用魔法!?’

‘很稀奇嗎?雖然覺得有點作弊的感覺,但這短刀其實是增強裝備者魔力的武器,也是傳說級的武器,【巴爾之斷角】。’

‘那是什麼東西!?聽都沒聽過!但不管那是什麼東西!你都必須向我跪下!’

不死者再次舞動了手上的鐵杖,站著的地面再次出現那紅色的魔法陣,再一次發出三粒火球射向刃月,同一時間卻遠離刃月,貌似是不想讓刃月接近的做法。

刃月發出微小的笑聲,同一時間拔出刀,但是刀卻變長了,直接砍中在大約有五人身位後的不死者腰部,不死者因那一擊飛撞到某個石碑後倒下地面的時候身體還是滑著去的,可見那力道不小。

此时刃月慢步往不死者走去,那伸長了的刀慢慢的變回原形。

‘該結束了,弱者。’

‘你...你給我記住!’

不死者右手在地面畫了個魔法陣,魔法陣發出黑光後他慢慢的沉入地里,離開了,刃月見後自問。

‘那是什麼魔法?黑色的?’

刃月收起刀轉身望去斯班那,【咔嚓】東西斷裂的聲音,刃月伸手拿取要上的短刀,傳說級武器斷裂了。

‘什麼!?爲什麼會斷裂!?難道魔力增強強行使出魔法會破壞武器?這跟遊戲不一樣啊!’

看着那傳說級的武器刀身慢慢碎成一粒粒的鐵砂,刃月沒辦法下決定把其丟棄。此時見到斯班坐了起來,右手擦了擦眼睛,雙眼眯著往周圍望了下,發現周圍都是墳墓的他頓時撐開了雙眼,吃驚道。

‘誒!?墳--墳墓!?’

‘喔,你醒來啦,天要亮了麼?’

‘刃月先生,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會在墓地?而且怎麼感覺到我的身體有被撕裂過的感覺?’

‘我迷路來到這裡,都是因為你睡著的錯,身體會痛是錯覺吧?’

‘啊啊啊啊!明明!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刃月先生!’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醒來就好,那麼,繼續帶路吧。’

‘是!刃月先生!’

斯班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過什麼事情,刃月心裏暗笑着,這傢伙真好騙,真擔心他以後的人生啊,不過,那個不死者...到底去了哪裡?算了吧,那種雜碎,多來幾個也沒關係,但是失去了一把自豪的武器啊...要注意不要使用超過自己能使用的魔法才行,不,應該不要用比較好...

‘刃月先生?路在這裏喔。’

‘啊啊,抱歉,我這就跟上。’

因思考而慢下來的刃月加快了腳步跟隨著斯班再次踏上前往歐絲雷王國的旅途,當時斯班稍微望了望墳地的四周.那是...戰鬥的痕跡?刃月先生?難道,我身上的痛覺是因為有人襲擊嗎?不過怎麼沒有傷口呢?難道是刃月先生治療我的?不可能!他可是不死族啊...也許...思考着的斯班望了望刃月,臉帶笑容轉回頭繼續帶路,也許刃月先生真的和其他不死族不同。

此時在一個漆黑一片的地方里,聽得見滴答滴答的水滴聲,應該是某處的洞穴裏吧?不知進到几深的裡頭,看見了紅光,那是在桌子上的一盞燈,燈旁邊還放著一粒水晶球,裏面映著刃月和斯班的背影。

‘是他們嗎?那擊退你的人。’

‘是...是的,拉奧大人,請你一定要幫我報復啊。’

像是老人聲的人問後的同時,另一個人如報告般的語氣著回應,忽然間憑空出現了一個巨大尖石把報告的人刺穿釘上牆壁,他的身體抖了幾下就一動也不動,死了?

‘看那身裝備,一定是的,一定是從那來的人!必須要儘快告知那位大人!儘快啊!為了那位大人的理想!我們一族的理想!’

隨即在那黑暗中聽見了令人心寒的可怕笑聲...

第三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