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误引麻烦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6 6:06:18am

奇幻·玄幻


回到鸣初城公立图书馆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这一次他倒是带着繁枫黎一起过来却在下一秒就被周十一责骂竟然丢下她和明梓珩跑人,在那之后连个信息都没捎来让他们俩白担心了这么久。

好在今天并明梓珩没来,据说是要代表鸣术高中的学生会去参与校园活动什么的,要不然司湫语就得一整天接到他的白眼。

不好意思地笑着道歉好几次后,司湫语领着繁枫黎并表明繁枫黎也是少数拥有“特权”的人物后才溜进藏书室继续昨天做到一般的事情。至于把繁枫黎带来这里……

嘛,他纯粹就是缺个帮手去找他需要的东西过来。虽然他不觉得繁枫黎能够按照他的指示找到他要的东西,但总好过没人搭把手。

“九个世界相连成星……破晓之灾……嗯……灭灵之书祭魂……荼靡……为什么会冒出荼靡啊……”

司湫语一边像是在破解什么奥秘,嘴里念念有词,手上的速度不减,偶尔陷入难题时才会顿了顿接着又继续抄写什么。只是抄写速度那么快,那字体意外的不难看,竟然整齐到让时不时会进来看看情况的周十一无语片刻。

至于被带过来名义上是帮手的繁枫黎是真的有在帮忙……帮忙把东西找来,又跑出去溜达不知道干什么,然后又带了一堆书进来,整张桌子不知不觉地已经堆满形形色色的书,尤其大部分都是繁枫黎乱拿的。

此时司湫语也有点累了,放下手中的毛笔伸展懒腰。当他看到桌面上的书海的瞬间,他的表情垮了。

“枫黎你搬这么多书是想怎样啊?”司湫语扶额问道,他满脑子都在想着等等该怎么把这些书搬回去。

拿着一本貌似是空间理论的深奥书籍阅读中的繁枫黎经司湫语这么一问,茫然地抬眸望过来,眼里写满了疑惑。

见他似乎很认真地在看书,司湫语哑口无言。

最终他深深一叹,摆摆手说没什么事,繁枫黎就继续认真的看他的书,司湫语则是到外边去稍微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没办法,藏书室毕竟是封闭的,没有窗户而且不能透风,所以要呼吸新鲜空气就得离开藏书室。

走到柜台这儿,今天的负责人倒是跟昨天的人一样。

“舍得从里面出来啦?要喝杯热茶吗?我刚泡好的。”

“那就来两杯,待会儿我顺便送一杯给我的同伴。”

“好咧。是说,待会儿麻烦你把从这里拿的书全部归位。”

“犯不着这么无情的吧小圭……找个管理员帮把手啊~”司湫语可不想一个人把书籍一一归位,那会很累。

指望繁枫黎帮忙?那还真是算了,估计他拿了都不记得是要放回哪儿。

柜台负责人赤城圭司摇摇头,坚决反对帮忙,因为他从刚才就看着繁枫黎搬了一堆又一堆的书进去,而且还是分别从不同的地方拿的,真要归位的话,他怕今天的管理员会想哭。

“不行不行,今天来的管理员只有一个,她身体不好。”赤城圭司依然不肯妥协。

而这时的司湫语早就放弃劝他高抬贵手,但他忽然提起了管理员,让司湫语有些暧昧地笑了起来。

真不巧,今天负责的管理员刚好也是认识的。没记错的话,貌似这个管理员跟赤城圭司关系有点不寻常。

“我说啊,小圭,马子还没追到手吗?”司湫语调皮地笑道。

愣了几秒,赤城圭司瞬间满脸通红,“说、说什么啊你这是!我、我对雪菜并没有……”

“得了吧你,每次一提到雪菜你就脸红,还不承认你喜欢雪菜?”司湫语这是变相地调侃赤城圭司。

毕竟那位管理员——纪伊雪菜是赤城圭司的超大弱点。

赤城圭司咬牙切齿的却不敢反驳了。

司湫语嘿嘿一笑,又继续调侃了几句后便把茶杯拿走回到藏书室,接着又出来顺便逛一逛其他书架,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拿来做参考的书籍。他站在军事分类,盯着好几个书名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犹豫不决地伸出手却没有拿出任何一本书。

他还在思考,思考哪本书会给他更多的启发。只是到最后他还是干脆把相中的书都搬了下来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翻了翻几页,确定好资讯有用就好好合上,没用的都放回去。

之后他在其他区都搬了几本书,全都搬进藏书室。

“书……?”

“手痒又拿了一点,可能有帮助……啧,不小心连不该拿的书都拿进来了。枫黎,麻烦你去把门锁起来。”司湫语刚把手中的一叠书放下来,眉头皱起,双目视线紧紧地锁在其中一本蓝色书皮的书籍之上。

纵使心里有满满的疑虑,繁枫黎还是选择乖乖听司湫语的话把门锁上,刚要进来的周十一也就这样被挡在门外只差没有敲到鼻梁。

“碰、碰、碰!”

敲门声不断,但门不可以打开。

“司湫语你给我开门。”语气显得很生气的周十一还是保持了她的矜持。

“对不起十一月姐,这门我不能开……枫黎枫黎,快躲开……不对不对,先把那些重要的书传到十一月姐身边,保护书本要紧!”慌慌张张地吩咐繁枫黎使用空间术式的同时,司湫语已经张开了银色屏障。

并没有愣怔多久,繁枫黎迅速将看起来很珍贵的书籍都用空间术式转移出去,柔和的霜白色灵力形成的线条很小心翼翼地缠住那些书,并且拖入波纹之中,眨眼间消失又出现在仍然还在外头等着门打开的周十一身旁。

并非白痴笨蛋的周十一当下就明白了什么,第一时间就是发动警戒,让赤城圭司和纪伊雪菜立刻疏散图书馆里所有的人。眨眼间图书馆就只剩下五个人,只是两个在藏书室,另外三个只能在藏书室外边为里面的情况而担忧。

藏书室里并没有想象中的一片狼藉,因为司湫语的防御能力还算是不错,把所有的书都保护的很好,繁枫黎则是继续接力把书都转移出去。

渐渐的桌上就只剩下那本不祥的蓝色书籍,无名书籍。

泛着妖异湛蓝光芒的书籍带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司湫语的反应就像是如临大敌,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本书,而是恶魔之类的存在。

哀愁的哼歌声悠悠响起,繁枫黎眩晕了一下,勉强扶着地面才保持清醒,司湫语则是仍勉强站立在原地,却无法完全抵抗这哼歌的袭击。

“立刻给我显现出你原本的真面目……祖戈维黑瑟!!!”

妖异湛蓝光芒炸开,划破了银色屏障,化为光束直直贯穿司湫语的右肩与肺叶,鲜红的血喷涌而出,一口血也随即喷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却仍然架起一个个颜色不同的结界。

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如同人妖般的笑声格格作响,蓝色光雾凝聚成形,一具几近赤裸,身上只缠了几块破布的白皙躯体脚不沾地。

能够伤到司湫语的这个家伙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