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冰雪之录 - 冰雪少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6 10:54:13am

奇幻·玄幻


大雪纷飞,冰蓝六瓣雪花化为晶体般飘散,景色是如此的美丽却又让人感到莫名哀伤。

少年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轻颤。说是冷,但并没有很冷,他只是穿得太过单薄所以才会禁受不住这份寒意的袭来。幸好他本身是掌握了冰雪属性的术士,虽然他并没有入籍协会,但毕竟是个已觉醒的术士,身体素质多少还算是很好,不容易生病。

微微抬眸,伸出一只手,冰蓝六瓣雪花静静地躺落在他的手掌心上,又化为雪粉自动消散。

他撇撇嘴把手抽回来,一边扯着围巾一边走在街道上,漫无目的地继续往前走。他无去无从,只能走自己的道路,在这条无人的道路上找到自己的未来。说真的,他都不晓得自己的存在究竟算什么,更不懂为何会来到这个陌生的城镇。或许他只是不想继续待在原本的城镇,只想要逃离现实,逃离一切。

走着、走着……

“那边那位少年,这大雪茫茫,你穿得这么单薄不怕着凉么?”陌生的,听着好像跟自己年纪相差不多的声音来自身后。

出于下意识的看向身后,少年警觉起来,瞪着眼前陌生的人。他看出对方身上穿的是制服,而且还是术士管理协会的制服,上面绣的是“鸣初”二个大字,可见得对方是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旗下的术士。

即使对方穿的是制服是正统的,但少年也不肯放下心中的警惕。

说不定眼前的人是黑暗教廷成员的乔装,能警惕就警惕,千万不可放松,要不然到时候死了就只能喊冤。

“报上你的姓名。”冷冷地吐出这几个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意的少年对眼前的人除了不信任,依然还是不信任。

大概是看出少年警惕着自己,对方倒是无所谓地耸耸肩,笑得那一脸灿烂。

“乔尔丹,我的名字是乔尔丹·内赫,光属性初级十阶术士。”

“……我不信任你。”

其实这不能怪少年不信任乔尔丹,毕竟现今世道是真的不怎么和平,尤其黑暗教廷对全大陆虎视眈眈,甚至有细作潜藏其中。少年偏偏就是遇过黑暗教廷成员且差点被害死,故此他的警觉心非常高。

话虽如此……他的直觉却非常准,虽然他不会抱着百分之百的心去信任自己的直觉,可是有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直觉神准。就偶尔,偶尔他会信任自己的直觉,凭借着直觉做任何的事情。当然,那是少之又少的情况,他依然不会完全相信的自己的直觉。不过如果直觉上感到非常危险的话他还是会选择跟着直觉走,避免危险降临在自己身上。

“你的眼神看起来不像是不信任我哦,少年。”乔尔丹笑笑道,那笑容特别真诚,看得少年都有些浑身不自在。

“即使如此,我还是不会信任你,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少年话说到最后显得有些没有底气。

看着少年的眼神黯淡下去,乔尔丹忽然觉得自己还真是搭上了一个不太好劝的人。即使如此,乔尔丹还是很想把少年带回去,看着穿着如此单薄的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孤身一人走在寂寥无人、冰冷的街道上实在心痛啊~~

两个人对峙了许久、许久……

最后少年以失败作为结束,因为他当场昏倒在雪地上,惊得乔尔丹差点以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袭击事件。等到他扶起昏过去的少年时,发现他不过是单纯的昏过去,不由松了一口气。

乔尔丹并没有发现那冰蓝的六瓣雪花晶体在少年昏过去后自动消失,因为他的主意力全都被昏倒的少年所吸引住。

无奈之下,乔尔丹就带着人,用学得不太纯熟的传送阵直接转移地点,回到他所在的地方。

回到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

***

双目缓缓睁开,少年有些茫然。他不太理解为何他一醒过来就身处在陌生之处,但疲惫之感几乎夺走他的警惕之心,让他无力去一一防备他应该防备的人们。除了疲倦,依旧是疲倦,身上的伤还没好再加上劳累,他的身心都很累。

“吱呀——”

门打开的声音稍微引开了他的注意力,他下意识地看向门口处,只见一名长相可人的少女拿着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摆放的是一碗冒着白烟的热腾腾清粥以及一杯温水。

看到少年醒过来,少女显然很高兴,小嘴微微弯起。

“醒了就吃点粥……嗯,你应该很饿了吧?”少女的声音悦耳,让少年的警戒心减弱许多。

并没有说什么的少年慢悠悠地坐起身,少女也把托盘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亲手捧起碗递给少年。当少年伸手接过碗,碰触到少女柔嫩的肌肤之时,他不自觉地脸红起来,一看就知道是个纯情的小伙子。

轻声道了一声“谢”字,他小心翼翼地吃着带点咸味的清粥,并没有抱怨食物如何。

少女静静地坐在一旁,捧着脸盯着他吃粥的姿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少年吃完为止,少女依然维持那个姿势,看得少年都不好意思起来。

“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看?”

“噗,害羞啦?不过你生得挺好看的,看多了养眼。”

对于少女的这一番话,少年只有一脸的囧。他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性格的女孩,但并不会惹人厌,反而让人觉得很可爱,很直率,就是有点太过大大咧咧。

之后少年得知少女名叫周琴,是个少见拥有特殊天赋,修炼速度也意外的快,竟然还是个风属性中级六阶的术士,尤其还是女性。

那么,少年呢?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周琴追问了许久都问不出个结果,因为少年很固执不肯自报姓名。问名无果的周琴有些垂头丧气,之后她就先离开,房里忽然间就只剩下少年一人。

有些茫然地看着前面的白色墙壁,少年想了很多,却依然无法信任其他人。

被欺骗得太深,心受的伤也很深。

微微垂帘,少年无自觉地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之前在大雪中飘散的奇异冰蓝六瓣雪花晶体赫然出现在房内,也不知到底是从而会降下,十分漂亮。然而,那些晶体在碰触到任何物体就自动结成霜。

“好、好冷……少、少年哟麻烦你控、控制一下自己……”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少年立马回神,冰蓝六瓣雪花晶体瞬间消失,但房内的寒意无法降下,需要时间去把温度升回来。站在门口处的中年男子看出这房内的温度无法短时间内回升,他叹了一口气,随手一划,温暖的火焰瞬间让房间回升到正常的温度。

充满警惕地瞪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少年已经准备一个冰蓝色的术式图阵,冰蓝色的六瓣雪花图阵看起来竟是如此美丽。

惊诧不已地看着少年的术式图阵,中年男子很快的就知晓少年是何许人也了。

“你是谁?”少年冰冷的语气,充满着防备以及攻击性。

盯着少年看了好一会儿,中年男子苦笑道:“我是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长,卡吉·库拉里。”

眯着眼再次看了中年男子——卡吉几分钟,少年依然警戒着,“凭什么让我相信你就是分协会长?”

就知道少年不信任自己的卡吉无奈地举起双手,“就因为我知道你是谁,拥有罕见冰雪属性天赋的冰雪中级十阶术士……你是圣月城有名的那个冰雪少年谭楚唯。”

卡吉的一句话让少年——谭楚唯满心震惊。即使如此,他心乱归心乱,术式图阵却没有因此而被打乱。他没想到自己来到了这陌生的,同样也是古老城镇的鸣初城会有人认出自己的身份。但也就仅仅只是这样,因为他的背景,绝对不会有任何人知道,除了圣月城的神圣圣月审判所。

只有圣月审判所掌握着他的真正个人资料。

“即使你说对了我的身份,我也无法信任你。”少年谭楚唯就是无法信任他,无法信任任何人。

“少年,我知道那你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你也需要时间的治疗。”卡吉试着温和地劝道,“留在这里好好收拾一下心情,说不定可以看开,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治疗。”

“……”

“留在这儿吧,将来……你会在这鸣初城脱颖而出。我有这种预感,也深信自己的预感不会出错。”卡吉很有自信地笑道,那笑容看着跟乔尔丹意外的相似。而当然的卡吉所说的预感在未来的未来,的确是成真了。

依然静静地看着卡吉,也不晓得到底沉默了有多久,可能沉默了几五分钟、十分钟、半个小时……最后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好,我留下,但我不会信任任何人,包括你。”少年谭楚唯冷声说道,但至少他愿意留下来,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后来少年谭楚唯养好身上的外伤,卡吉为他做了一次全面的检查,最后证实他跟周琴一样也是拥有特殊天赋的术士,并且以最年轻——十六岁的中级八阶巅峰术士在鸣初城展开他的新生活。

未来的未来他将会遇上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要去完成最重要的一件大事,即使付出性命亦在所不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