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冰雪之录 - 初次发现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8 8:41:59am

奇幻·玄幻


二十岁青年站在最高处,里边穿着普通V领白色T恤,外边穿着有些暗色的冰蓝皮大衣另外再加上偏浅黑色风衣,衣袂飞飞。可惜那张好看的脸上带着怒容,因为他站在这里都不知道站了多长的时间,等的人却迟大到。看了看手表,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多过去,某个混蛋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时间概念也没有遵守应该遵守的时间。

好,就再等多一下下,就一下下,就等个五分钟。要是人还不来的话就抛下对方干脆走人,反正就算对方跟他一起去也帮不上忙,除了添麻烦最厉害。

谭楚唯实在后悔为何他谁不选就偏偏选了乔尔丹·内赫这个笑起来特别没心没肺的混蛋担任自己的搭档,跟自己出任务。明知道初次见面就对他不怎么存在着所谓的信任,可偏偏他就是鬼使神差地选中了乔尔丹。那么,现在他只能跟后悔说“再见”。

大约过了五分钟人还是没出现,谭楚唯便不再继续等下去,划出一个传送阵准备转移地点之时,不远处穿着金色皮大衣长着一副西方脸孔的典型西方人风尘仆仆地奔过来,正好一脚踩进刚启动的传送阵却整个人跌进去顺势扑倒了震惊不已的谭楚唯。

传送阵的光芒一闪而过,两道身影便齐齐消失

另一处,鸣初城尚且情况不明的南方边境深处空地之中,两道举止暧昧的身影忽然出现惊着了小动物们。

“滚边去!”

“嘤嘤你怎么这么凶啊,人家不过是不小心而已嘛……”

“那换你试试看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的感觉。”

“呃,那还是别了。”

乔尔丹自知理亏地从谭楚唯身上爬起来,顺便伸手扶起谭楚唯。然后两个人习惯性地先观察这四周判定一下情况,接着乔尔丹就看着谭楚唯。没有开口多说什么的谭楚唯直接释放出他的特殊天赋——冰蓝六瓣雪花晶体,以意念操控着那些晶体飞散到各个角落,调查着有没有什么带着危险性的妖魔居住在此。

五分钟过去,谭楚唯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

“奇怪……怎么都没有妖魔……?”谭楚唯不解地说出自己的调查结果,听得乔尔丹都感到惊奇。

“怎会没有妖魔啊!这里看起来还算是挺不错的,应该会有妖魔巢穴才对……不是吗?”

“我怎知?总之先在附近逛逛,再看看情况吧。”

摇摇头,谭楚唯迳自开始调查这附近。乔尔丹无奈也只好跟他分开行动,毕竟一起行动的话诸多不方便。

自己一个人在这不算茂盛的小林子稍微绕了几个圈,除了小动物基本上就没有其他发现,但这地方还算是干净……干净到了极点。等到他继续往前走去,他意外发现这里有一块比起方才所待的那块空地还要的大,但是干净得有些离谱。

怎会有如此干净的空地在这里却无人发现,也没有被小动物们占据?

带着满满的困惑试着接触了一下这块干净的空地,谭楚唯继续使用他的雪晶稍微在这空地的半空转了几个圈,却毫无发现,除了干净还是干净。

“唯~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静默。

为什么乔尔丹明明人不在这里却会有声音出现在这里?于是谭楚唯立马想到自己的通讯器,黑着一张脸掏出通讯器,看着不知为何显示着正在通话的通讯器屏幕。

有谁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他明明没有启动通讯器却会显示正在跟别人通话?而且特么的是乔尔丹?

“你对我的通讯器做了什么事……”声音低沉到不能再低沉,很显然是动怒的征兆。

然而通讯器另一边的人却没有意识到声音的主人已经处于动怒的状态,噼里啪啦的说起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听得谭楚唯火冒三丈直接挂断了通讯不想理会这个话唠。

该死的话唠。

“真难得会见着其余生者。汝好,余乃栀释,不知汝名为何?”

文绉绉的话语让谭楚唯愣了许久。他呆滞地看着自己在调查的时候分明没见着的这名仙人般的男子,完全提不起所谓的防备之心。眼前的男子身上频频散发着人畜无害的气息,身上也有一丝丝不易被察觉的……仙气?这是仙气吧……谭楚唯怀疑着,可是“仙”只是传说,仅仅就是个传说,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仙”是存在的。

惊疑不定地盯着自称栀释的男子好一会儿,谭楚唯的“不信任”渐渐的被瓦解。

“我是谭楚唯,是人类术士。”不晓得为什么,谭楚唯认为他应该附上最后那一句话。

“咦……人类,术士?汝……不,还是算了。使术之者很普遍了么?”男子仿佛欲言又止,可到最后也没有好好地把想说的给说出来,转而问起其他事情。

谭楚唯还在那边思考说“使术之者”是什么,但身体却比大脑快一步直接点头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啊他的身体……

为什么他完全无法对这名男子升起防备心?

“你到底是什么种族?”谭楚唯终究忍不住,开口问道。

轻声笑了笑,栀释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这个问题他是不能回答,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能回答”。

“莫要问,他日自会揭晓。”栀释还是用了比较委婉的方式回答,然后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自己的身边一趟。

稍微犹豫了一下,谭楚唯想着反正走过去也不会怎么样,再加上直觉一直告诉他男子真的毫无恶意,于是他就选择了走上去,在男子的带领下不知道绕了几个圈子,最后脚步却停留在空地的正中央。

与此同时担心谭楚唯的乔尔丹忽然就从小林子里蹿出来,一看到谭楚唯跟个陌生男子站在一块,乔尔丹就下意识的以为男子是类似诱拐犯之类的人物,二话不说就划出金色的术式图阵,六条光线形成的菱形图案呈耀眼金芒不断闪烁,中级光属性攻击术式准备完成。

看到乔尔丹正打算使用这个中级光属性攻击术式——“圣裁剑”攻击男子,谭楚唯慌忙地划出冰雪结界想要帮男子挡下。岂知他才刚绘制到一半,白芒一闪而过,他只看到一把金光灿灿的大剑落下,然后……他失去了意识。

***

头目眩晕地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来,谭楚唯整个人有点懵。他被“圣裁剑”波及稍微受了一点伤,整个人都不太好。

“呜哇~~太好了唯你没事!!”不小心连他都伤到的混账元凶正扯着嗓子大叫。

一点情面都不留的谭楚唯直接放出自身的天赋,让一块冰蓝雪晶落在乔尔丹身上,直接把他的一只手臂给结成冰霜。

“呵……汝等真有趣。唯,余替汝治疗可好?”栀释轻声笑道的同时人已经走到了谭楚唯身边,并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一股难以言喻的纯净力量自动地从栀释的手灌入天灵盖之中。

片刻之后,谭楚唯发现他的精神竟然恢复了。

乔尔丹几乎是瞪大了双目瞪着栀释,因为这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会用这种奇怪的方法替人治疗,还可以让对方恢复精神。

“你、你你你……何方妖孽!?”然而下一秒乔尔丹就变成逗逼。

谭楚唯瞬间满脸挂了一排排的黑线。他还真不知道这个乔尔丹竟然是个逗逼,而且惹人生气的本事也挺厉害的,厉害到他真的很想干脆把他冰冻起来算了,反正不会死人。

栀释温婉一笑,眼底带着满满的无奈,可见得他拿乔尔丹也是没辙。

基本上其实每个认识乔尔丹的人都特别的拿他没辙,因为这家伙不只是个逗逼,而是超级逗逼。

直接无视乔尔丹存在的谭楚唯转而扫视了一下四周,不由一惊,立刻从地上站起来。映入眼帘的分明就是遗迹,一座遗迹,活生生的遗迹!

犹记得他初来鸣初城之前正好就是穿过了某个遗迹,莫名就跑到这个城镇。没想到现在他竟然又进入了一座遗迹,只是这个遗迹残垣断壁,几乎每一块地方都严重风化,除了不远处仿佛雕刻了某个图形的巨石并没有受到严重的风化破坏。

“此处乃遗迹,可一切资料已被破坏,无法得知此遗迹究竟属于何人。”

“除非我们能够破解这巨石上的雕刻……嗯,应该说这是个徽记。这座遗迹,是属于徽记的主人。”谭楚唯若有所思地说出自己的看法,人倒是走到巨石前面,正用指腹抚摸着雕刻,细细地描绘出一个完整的徽记。

可惜有些刻痕被风化了,所描绘出来的徽记也不算是完整。

之后他和乔尔丹分开去稍微调查一下这个遗迹还有什么地方是值得考察,而带他们进来的栀释倒是站在一旁,平静地观看他们俩的一举一动,眸里流光闪动却不晓得他此时正在想着什么。

谭楚唯在遗迹的角落处发现一卷竹简,无奈他根本看不懂竹简上的文字……是说这是文字对吧?不过,竹简上有着清晰的一个图案。

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他惊讶发现这图案不就跟巨石上的徽记格外相似吗?

然而看不懂竹简上的文字又是一个问题啊……

“那是古语,失落之字语。”

“失落的文字语言啊……我记得公立图书馆的藏书室好像有卷宗……”乔尔丹替谭楚唯找到了方法破解竹简上的文字,然而那个方法却非常困难。

“藏书室只有拥有特权的人才能进去,我们无法进去。”谭楚唯有些失落地说出了实情,毕竟藏书室是有规定的。

这时栀释开口道:“无妨,将来汝会获得特权。”

此话一出,乔尔丹和谭楚唯都愣了好一会儿。

岂知栀释却没有让他们回神的机会,轻轻地挥动了右手,仍旧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将他们俩都送离开。谭楚唯还想开口,却被强烈的风夺走了言语能力。他一只手仍紧紧抓着唯一找的竹简,另一只手则被乔尔丹紧紧抓着不放。

直到风停了,身体不再被强烈的风折腾,一眨眼又回到了空地却不见栀释。

是梦吗?但是,手中的证据已经表示了这并非一场梦。

“……就当做是奇遇吧,唯。我们的调查就报上毫无结果吧。”乔尔丹难得的不逗逼,拍拍他的肩膀如此说道。

没有回话,紧紧抓着手中的竹简,谭楚唯此时已默默下定了某个决心。

此趟短暂的遗迹调查,为谭楚唯打开了一条不可归的道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