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骑士篇 - 第四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6-11-08 6:44:27am

奇幻·玄幻


突如其來的人

隔天,天上飛過幾隻小鳥,看不出是什麼鳥,只看得出是白色的鳥。太陽照射在大地上的刃月跟隨著斯班前進,在完全看不見建築物的平原上只看到草叢,山,和少許樹木。路途上刃月不時警戒四周。不久兩人走進了山谷里的小徑,周圍被不高不矮的小山包圍著,還可以看得到不少花草樹木,但他們兩人實在太靜了,走了差不多五小時路程,完全沒有對話,刃月心裏有點忍不住那種寂靜的感覺,想要談話的他開口了。

‘斯班,你今年幾歲?’

‘誒?啊,已經是二十三歲了,先生呢?’

‘三十五。’

真年輕啊,才二十三歲麼?二十三歲的我還在上學吧?上那可有可無的課程...刃月思考的時候,斯班臉上也寫着想問又不太敢問的表情,結果他問了。

‘請問...先生去王國的目的是什麼?為了錢嗎?’

‘人多的地方自然有我想要的東西。’

‘那是什麼?人多?’

‘情報,我想要知道更多關於這世界的事,人多自然可以收集到更多情報。’

‘誒?不是為了賺錢嗎?而且跟那麼多人接觸的話,看出先生真身的危險性不是更高嗎?’

‘啊啊,關於這骷髏外表我可以用幻術變成人類的樣子,只要沒有人使用解除魔法或看破基本上不會有問題。’

‘幻術?看破?那是什麼?’

斯班一臉不知道什麼是幻術什麼而思考中,刃月唯有脫下頭盔露出他那灰白骷髏頭。

‘就這樣。’

刃月右手摸着自己的骷髏頭,慢慢的劃過,骷髏頭中的火焰眼消失的同時輕微的紫光閃耀着,只見那灰白骷髏頭如慢慢長出肉似,慢慢形成一個長著會白頭髮的老公公的臉。斯班雙眼睜大,吃驚的神情看著刃月驚訝道。

‘先---先生!?你是怎樣辦到的?’

‘怎麼?感到不可思議嗎?難道你沒看過幻術?’

‘這...我真的沒聽過幻術,而且也不懂那是什麼...但是先生,那臉是?幻覺?’

‘你可以碰碰看。’

斯班聽後吞下口水往刃月的臉伸出右手,就在快要觸碰到臉的時候,手穿過了臉,碰到的是那冰冷的骷髏頭,一臉原來如此的斯班興奮的望著刃月。

‘先生真厲害,如果我有那麼厲害就好了...’

刃月以製作出來的臉表現老年慈祥老爺爺的微笑撫摸着斯班的頭。

‘厲害?這對我來說很普通啊。要不我教你吧?’

‘真的!?’

刃月微笑點頭說。

‘時間允許的話就會教你。’

如果我們還會在一起的話,斯班...

‘非常謝謝先生!只要你肯教的話就非常感激了,對於我這種平民來說,學不學得會先生的幻術也是個問題...但我會努力的!’

斯班帶着萬分感激的對刃月行了個禮,隨後就興高采烈的大步走去了不遠處。

平民嗎?沒有想過呢,我這身的能力只不過是遊戲的角色能力,平民人類的話大概學不會吧?脆弱的人類...嗯?那一瞬間是?幻覺里的骷髏臉眼孔內閃耀着燃燒似的眼球,赤紅的視覺,刃月發出敵意,那一瞬間刃月把斯班看成了敵人。刃月急忙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不知道那是什麼原因,可能是種族天性正排斥著人類,不死族是人類的天生絕對敵人,人類的天生敵人也是不死族,生者和不死者...

‘先生,在前面轉左後就可以看見歐斯雷王國了。’

刃月在思考的深淵裏驚醒,點頭回應斯班後加快腳步跟了上去。放映在眼裡的是一個大大的鐵門,兩個瞭望台連接著石頭製成的城牆,瞭望台上有幾名衛兵巡邏着,城門中央還有象徵著王國的旗幟,圖案是獨角獸和白銀劍的背景。就算刃月等人站在遠處也可以清楚看得到有幾個人站在城門處,那有五位衛兵,和想進入王國的旅人和商人排着隊。刃月見斯班興奮的直奔去城門的表情搖了搖頭。

像個小孩似的...不過,怎麼有一股厭惡感湧了上來?

‘啊啊,真想聽一聽他們痛苦的慘叫聲啊...’

刃月不知覺的說了那句話,右手急忙按住自己的嘴巴。嗯!?我說了什麼,難道開始變成如斯班所說的不死者了?這情況不太好,但人類在眼裡的感覺,越看越不順眼了,忍耐,忍下去啊我!

‘先生?要進城的話就必須排隊噢。’

‘啊啊,我這就來。’

刃月強忍着他那不適感去到斯班身邊排隊,過了十多分鐘,終於到斯班和刃月入城檢查,刃月脫下了頭盔,交出他的刀,讓衛兵們仔細查看後,衛兵們覺得沒有問題後就歸還武器讓他們兩人通過,過了城門後刃月心裡如放下了一顆大石嘆了氣。

總算是平安無事通過了,那麼該做什麼呢?首先還是情報收集吧?酒吧還是旅店?這世界有沒有酒吧呢?但看這文明度應該是有。

刃月看了周圍在腦裏打量了下,一臉不知要怎麼做的斯班看着如發呆的刃月,刃月無奈的往前踏步,斯班隨後跟上,兩人往城裏移動,就如普通人那樣。走在街上,人不會很多,不過遇到的都是冒險者類,普通的皮甲,長劍,短劍,弓類裝備的人佔了八成以上,周圍也有很多商人販賣自己的商品而不停的呼喊着自己的商品價錢招客,也可以看到一些村民忙碌的搬着物件在道路上來來回回,是商人們的員工吧?走了不久,刃月懊惱的摸着額頭。看不懂...那些店面招牌到底是什麼字...哪裏纔是酒館?哪裏纔是旅店...

‘先生,不如我們去冒險者工會那裡瞧瞧如何?’

斯班的提議讓刃月有了點頭緒,也可以說製造了他原本不太想開口問的契機。

‘嗯...但我倒想去酒吧之類的地方,打聽些謠言或地區情報類。’

‘那個,我也想過,但想到我身上的錢大概是不可能吧?旅店的費用已經很昂貴,如果去酒吧付錢購買情報的話...’

‘誒?情報要買的?這什麼世界啊?’

刃月聽到情報費用時候吃驚,斯班點頭的同時看着自己那瘦小錢袋,刃月見後,左手蓋着臉搖頭。

‘情報費用大約是多少?’

‘通常一個情報要十枚銅幣,也可能是垃圾情報,也可能是胡說...’

‘哈啊!?還有那樣的情報!?’

‘畢竟是十枚價格,但如果付上一百枚銅幣,也就是一枚銀幣的話,情報是絕對可信的。’

‘啊啊!!超討厭這種麻煩事了...找個人揍個半死威脅不就-’

還沒聽完刃月說的話,斯班急忙拉動刃月的手並且右手指靠在嘴中央,表示出不要說出來的手勢。

‘誒?有什麼...?’

‘剛才那些話如果被衛兵聽到的話,被捉去問話可就不好了。’

此時四周走動的人們都以奇怪的眼光看著刃月兩人,那些人多半都是冒險者,大概是被那一身盔甲吸引著吧,畢竟全身盔甲是非常昂貴的裝備。這些傢伙...如果可以的話真想把他們的眼睛挖出來啊!刃月開始沒有覺得違和感,理所當然的敵意從心中生起,此時斯班拉着刃月跑進了小巷。

‘先生,我看我們還是去冒險者工會登記找工作比較好,那些冒險者的眼神也-’

‘啊啊,真想就這樣把他們砍成一半。’

‘先...先生?’

斯班一臉驚訝看着刃月,刃月搖了搖頭急忙問。

‘嗯?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沒什麼,沒什麼...’

刃月先生他好像...大概是我多心了...斯班有點擔心的低下頭,不敢直視刃月,刃月如吐了口氣般說。

‘情報就只能用錢買么,真不明白這裏的人類是怎樣過活的。’

‘對不起。’

‘沒事沒事,那不是你的錯。’

刃月好像說錯話了而急忙解釋,同時刃月發現腳下有一張傳單似的紙張,他撿起了那張字,仔細看了下內容,紙上的字完全不是刃月能理解的語言,令到刃月一臉煩惱。斯班因爲沒有望向刃月而不懂刃月在煩惱着說。

‘因為我最終也幫不到什麼忙...’

聽到斯班說的話刃月露出了笑臉說。

‘哈哈哈,你已做到你能做的了,不是嗎??’

‘但是我...覺得自己完全沒有幫上什麼...’

刃月不知該怎麼安慰的時候看着手上拿着的紙,思考後的他把手上的紙交到斯班手。

‘別那樣說......那這紙上寫着什麼?我看不懂。’

‘噢,這是武術比賽,為的是確認強者什麼的,事實上只不過是貴族消遣時間的活動而已,第一獎是二百金幣,第二獎是五十金幣,第三獎是金幣,安慰獎只有一金幣。’

‘這不就是送錢給我嗎?時間地點呢?’

‘讓我看看。’看了看紙的斯班望去天空,舉起右手並查看自己的影子,那是確認時間的古老方法,隨後接着說。

‘是今天,時間差不多要開始了,請先生跟上哦’

說罷斯班就跑了起來,像知道在哪裡舉辦似的走過幾條小巷,對刃月來說他的速度只不過是小孩的速度,輕易的就跟上了,不久後他們來到了人群,那裏有着很多人的喧嘩聲,見斯班往一個拿著書本的人走去並對話了數句後轉頭向刃月說。

‘好像趕上了先生,要參加嗎?’

‘當然。’

刃月往那活動工作者走去,來到那工作者面前,那工作者一臉看不起刃月的表情拿起用羽毛做成的筆問道。

‘那麼你叫什麼名?’

‘路過的人就好了。’

‘你說什麼!?’

刃月直言,那工作者聽後的表情更難看了,斯班微笑擋在刃月面前說。

‘哈哈,他只是老了愛開玩笑,他名字是刃。如鴻。’

‘哼!奇怪的名字。也罷,我看也不過是流浪漢炫耀自己的裝備罷了,那麼跟上來吧。’

工作人員寫完後就轉頭離去了。此時刃月捉着斯班衣領,帶着怒氣的說。

‘我幾時變成刃.如鴻的?’

‘先生別生氣,因爲貴族不喜歡參加的人搞神祕所以私自幫先生去了個怪名字。但是,先生你真的不覺得你現在很奇怪嗎?’

刃月聽後稍微冷靜下來,鬆開了手放下斯班。我到底怎麼了,這股情緒,這就是不死族的心嗎?刃月陷入思考的漩渦里,想著自己是誰,但是開始模糊了。那個人類的他...我就是我!中立是我的宗旨!望著自己的雙手似反抗着某些事握緊了拳頭,數秒後他接近斯班撫摸了他的頭。

‘抱歉,好像忘記了自己是什麼了。’

斯班搖頭望去刃月的偽人臉露出笑容說。

‘沒關係,先生要加油啊。’

就在此時活動開始了,一聲巨響,一個服裝豪華的人站在四方的舞台上演說着。

‘感謝各位的參加此武術會,規則是不能使用魔法,如果可以的話我們不希望有人因為比試而死亡,希望各位參加者可以點到即止,那麼請參賽者進入預備間。’

此時那工作人員向刃月大喊。

‘你怎麼還在那!!快給我過來!!不然就取消你的資格!!’

刃月急忙走上去,走進了帳篷,他看了看四周,總共有九人在裏面,看到以木頭和樹葉臨時做成的休息座位,這裡就是所謂的預備間。刃月走到帳篷門口,望向斯班問。

‘你沒參加嗎?’

‘沒有,我知道自己有多弱小...不過我會在這裏為先生打氣的!’

男人...算了,覺得蠻噁心的...

‘不用了,看了他們的外表,我看我都不需要拔刀就能擊敗對方。

‘哈哈~是那樣的嗎。’

斯班一臉傻笑,刃月不多說什麼。

‘那麼,就稍微等我一下,我很快就結束這無聊的比賽。’

說罷就轉身進去帳篷內了,斯班看着那帳篷。先生...是不是變了?一開始遇到的先生和現在的先生有點差別,如果先生不再是那位先生的話...不死族...

進入預備間的刃月見各參賽者以挑撥的眼神和姿態互相表露着,戴著偽臉的他嘆了嘆氣坐在一旁無視他們的存在等待比賽的開始。所有的聲音他都聽不見,他拒絕了聽,等待的只是自己被叫出場的參賽名。無聊,為什麼我會參加這種無聊的比賽?為了錢嗎?不,也許是為了那小子,來到這世界第一個對我親切的人,或則只是想找個朋友罷了,想留住唯一的一個朋友...朋友嗎?他們是否也來到這世界?也許會吧。

此時比賽擂臺那發出了巨響,是天空巨大物體落下的聲音,刃月站起走出帳篷望去天上,一個嬌小身材的獸族男孩,長著青發,一臉清秀但卻帶著邪惡的微笑。

‘哈哈哈,就讓我毀了這王國然後建造過,就和遊戲里一樣!!’

遊戲!?刃月對那字眼做出了反應,大聲向獸人說道。

‘你!說了遊戲是嗎!?’

獸人望去刃月,看了看他全身上下後說。

‘噢,看來你也不是這世界的居民,也是從遊戲里來的嗎?’

‘也是?你也是從世界來的!?’

‘世界?什麼?管他的!’

獸人降落到刃月面前,他的個子很矮小,大概只有小孩子那樣的身高。四周的人慌亂的四處奔跑着,混亂着,獸人向刃月伸出右手。

‘既然是同樣穿越過來的玩家,我們合作吧?統治這世界,成爲王!’

刃月沉默看着獸人的右手,隨後望去四周,看見城鎮里的混亂,以及在混亂人羣中斯班望著自己的眼神,那眼神有着期望和哀傷的感覺,隨後視線再次望去獸人。

‘沒興趣,成爲王什麼的我沒興趣,而且我不想讓你繼續在這裏破壞下去。’

說完的同時刃月拔刀指向獸人,獸人大笑起來。

‘為了這世界的人么?還是以我們原來世界的心來看待這世界?這一切只不過是遊戲的一部分而已!你不覺得嗎?’

說罷獸人的右手發出黑色氣體,黑化變成了巨爪直奔刃月襲去,刃月舉起右手的刀,單手格擋住獸人的攻擊。

‘也許你說的是,也許不是,我只是以我中立的宗旨來確定我的在這裏存在!’

刃月解除了幻術,真紅的燃燒著的火球眼睛在那灰白骷髏頭眼孔內閃耀著,深深的敵意散發出來敵視著獸人,獸人同時也擺出了其戰鬥的姿態敵視着眼前的不死者...

第四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