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调停之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09 6:17:46am

奇幻·玄幻


若要说第一真正混血的大妖魔指的便是司掌“崩坏”的“破坏者”,祖戈维黑瑟;若要说第一无情感高岭之花的舞女指的便是司掌“治疗”的“调停者”,緕嫊(zī sù)。

他们俩之间有着复杂的情感,初次见面的一妖魔一人类是为了接任“崩坏”与“治疗”之时,然而祖戈维黑瑟却偏偏对緕嫊动了真情,屡屡求爱但以失败告终。天生无情感的緕嫊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这份爱,屡屡的拒绝导致祖戈维黑瑟真的朝着“崩坏”方向走去。

后来緕嫊联合神族与天族,将祖戈维黑瑟放入长达数十年的沉睡,而那时的緕嫊已不问世事辞去舞女之位,隐居在不知处。

神族被号称第一殿下的弒溡斔诞生之后,神族就越来越繁盛,直到人族帝皇覹无意间认识了隐世的緕嫊,二人建立起单纯的友谊。当时的覹与弒溡斔关系良好,故此弒溡斔通过覹结识了緕嫊。

正因为如此,人族在意图毁掉神族时唤醒了沉睡的大妖魔、“破坏者”祖戈维黑瑟,导致覹的死去,同时“三千年诅咒”也因此降在弒溡斔身上。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字“情”,也因为一种情感——“嫉妒”而发生。

如果覹不曾认识緕嫊,如果弒溡斔不曾认识覹——或许,诅咒就不会降临,事情就不会演变至此。

依旧像是高岭之花的緕嫊淡然地看着祖戈维黑瑟,毫无情感的她脑海中只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做,因为那是她的任务,她所肩负的责任。

“嫊……嫊,终于,见到了……”祖戈维黑瑟的“崩坏之书”逐渐失去了光芒,他的视线就只剩下緕嫊,满脑子印刻的都是緕嫊的相貌影子。

“诅咒殿下,诅咒帝皇,罪不可赦。”惜字如金的緕嫊用着缺少抑扬顿挫的声音说出这十二个字。

“我只是不希望你属于其他人……你只能属于我……只属于我的!!”祖戈维黑瑟直接扑上去,张开双手想要抱她。

见状的司湫语强忍着身上的伤,耗费强大的精神张开银色屏障,直接地将他挡在屏障外,让他连靠近都靠近不了。

緕嫊淡漠地瞥了眼司湫语,轻轻用白玉般的手指划了一条线,藕荷色的光球自然形成飘浮到他身上,直接覆盖在伤口上,为他进行了全面的外伤治疗,内伤的话则必须对症下药。

看到緕嫊竟然为司湫语治疗,祖戈维黑瑟愤怒至极,他不断敲打那怎么敲都不会有裂痕的屏障,身上的湛蓝光芒也逐渐变得更加明亮。

“屡劝不听,留有何用?”

平静的緕嫊挥起了身上的白色纱布,淡淡的藕荷色光芒融合其中,将白色染成了藕荷色。

纱布飞向祖戈维黑瑟,并将其包围起来。

挣扎着,祖戈维黑瑟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嫉恨,嫉妒与憎恨。

司湫语深知緕嫊无意间的举动惹怒了祖戈维黑瑟,实在有苦难言。毕竟緕嫊认为他是她的朋友,看到朋友受伤,她自然是不会坐视不管。然而祖戈维黑瑟的嫉妒之心实在很重,那独占欲强烈得让人感到十分厌恶。

对此毫无感觉的緕嫊还是那么的冷淡,仿若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世事。

她看着祖戈维黑瑟的眼眸之中,所带的依然是单纯的淡然,并没有任何的情感。

“緕嫊,你没法进行‘调停’吗?再这样下去,这里就会‘崩坏’。”司湫语苦笑着指了指现状,同时不忘护着繁枫黎。

“会波及你俩,以及外边仨人。”緕嫊平淡地回道,却也不忘抵消湛蓝光芒的破坏。

“我的话不会有事,枫黎我也能保护起来,不过外边的话……十一月姐很强,应该不成问题。”司湫语想了片刻,回了緕嫊这么一番话。

微微颔首表示理解,緕嫊便合上双目,“治疗之书”也随之悬浮到她的头顶之上,自动翻起页面,而且还是一页、一页地翻。祖戈维黑瑟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因为他已被嫉妒之心吞噬了理智,除了“崩坏”,依然还是“崩坏”。

趁着緕嫊很明显的拖延时间,司湫语抽出繁枫黎的通讯器直接拨给周十一。

通讯器响了一秒立即接通,周十一第一时间就对着通讯器大声说:“你到底对藏书室做了什么事情!?”

看不到里边情况的周十一内心是抓狂的,可表面上的优雅却改不了。她很保持她的矜持以及优雅,哪怕她现在是抓狂、是焦急。

“先别问这么多啦!快、快点把结界布置好来,‘调停’就快开始了!”司湫语瞄了眼“治疗之书”,惊觉光芒越来越强烈,吓得迅速通知周十一布置结界保护赤城圭司和纪伊雪菜。

一听到“调停”,周十一满脸惊诧,却也不敢怠慢立刻架起了特级光属性结界,把连同自己在内的两个工作人员都保护起来。那犹如鳞片般的金色结界还会稍微动动几下,仿佛是有生命的。

破烂不堪的藏书室里,司湫语老早就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繁枫黎的措施,外加来自天上某位天皇的鼎力相助所架起的时间结界已然将他们俩都包围起来。

等到“治疗之书”翻到中间二页,五道藕荷色光束从二页之间喷射而出,形成光柱般围绕着緕嫊,不断地旋转起来,看得令人有些眼花缭乱。

什么动作都没有做的緕嫊就只是站在原地,脚不沾地。

祖戈维黑瑟在司湫语撤去屏障后就扑了进来,正要扑到緕嫊身上之时,司湫语亲眼目睹藕荷色的光柱形成防护罩把他隔开。

不甘心无法碰触到緕嫊的祖戈维黑瑟也翻起了他的“崩坏之书”,想要破坏阻挡他跟緕嫊之间的障碍。

然而祖戈维黑瑟忘了一件事。

司湫语无言地看着祖戈维黑瑟,默默地在内心给了他一个“白痴”的昵称,因为祖戈维黑瑟的“崩坏”是能够被緕嫊的“调停”克制。

“不~准~离~开~我~!”

很恐怖的声音是一字一句地说出来,发疯的祖戈维黑瑟依然在想办法撞破防御。

緕嫊漠然地看着祖戈维黑瑟,无视他的疯,无视他的痴情,直接划出了个古“禁”字,瞬间把祖戈维黑瑟的举动全都封锁起来。

还没完,緕嫊还慢悠悠地伸手任由书籍落在自己的手掌心上,页面也自行翻到重要的那一页,空白的页面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出艰涩难懂的古语,失落的上古文字语言。

不规律的清新之风轻轻刮了起来,祖戈维黑瑟却痛苦到欲死却无法死。

因为不能死。

如果死了,世界的平衡点就会错乱,因为“崩坏之书”没有后继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不绝于耳,司湫语识趣地没有去听也没有去看,而是抱着繁枫黎的脑袋,静静等待结束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