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副官来访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0 5:04:08pm

奇幻·玄幻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司湫语也不晓得“调停”是否已经结束又或还没结束仍在持续。他已听不见惨叫声,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恐怖力量,于是他悄悄地睁开一只眼,下一秒惊得差点尖叫出声。

如果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许多倍,虽然很漂亮但是面无表情的脸孔,估计谁都会被吓到吧?

摸摸胸口让心跳稳定下来,司湫语哭笑不得地看着緕嫊,然后又透过她看向她的身后,只见祖戈维黑瑟被白色纱布五花大绑,人事不省地倒在地面上。

此时由于门锁坏了,藏书室的门从外边打开,周十一等三人一瞧见藏书室内的情景,惊得说不出话来。

周十一倒也不敢发怒,因为司湫语受伤、繁枫黎昏迷、“调停者”在此、“崩坏者”情况不明……

“小圭,能不能劳烦你帮我把枫黎带出去?待会儿有个人会接他走。”司湫语无奈地说道。

闻言,赤城圭司犹豫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顶头上司,见上司点头,赤城圭司这才走过去把繁枫黎扶过去,借着好心帮忙的纪伊雪菜把人给带到外边。

看到人都走了,周十一沉声问道:“是‘崩坏者’破坏了藏书室吗?”

大概是早就料到周十一会问这个问题,司湫语苦笑道:“对,都是他做的,我反而是个完全无辜的受害者。”

扶额,周十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首先,她真不晓得要怎么整理这个地方,因为被破坏得很严重,需要一段时间修理才能继续使用。

沉默地看着周十一,偷偷地听到了某某心声,而且还是来自很靠近自己的某个人。

“现下无事,他,我就带走,省去你麻烦。”緕嫊这时一开口便是准备离开。

司湫语哑然,他还真没想到緕嫊这么快就要走了,明明刚来就要走。但他也无法挽留緕嫊,再加上又不能放着祖戈维黑瑟不管,于是就目送她带着祖戈维黑瑟自他们眼前消失。

此时赤城圭司和纪伊雪菜恍然地回到了藏书室这儿,眼底写着满满的惊诧。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周十一不解地问道。

“有、有翅膀的……”纪伊雪菜似乎还没回神,但勉强地说出关键字。

“翅膀?”周十一还是不明白。

闻言司湫语便晓得那位天族天皇闇沭灯的确过来把繁枫黎接走了,当下也就松了一口气。至少他可以不需要太过担心繁枫黎会因自己受到牵连,也不想要让他被卷入这些复杂的纷争。

“那位是天族的天皇闇沭灯……枫黎在他那儿是不会有事的。”

“天皇……”周十一几乎瞪大了双目,稍微震惊了一下下。

苦笑着摇摇头,司湫语实在感到疲倦得连话都说不下去,沉重的眼皮几乎让他快闭上了眼睛。后面他好像有听到周十一在说话,但他的意识几乎消散,之后他只感觉到自己倒了下去,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满脸的无语,依然还是满脸的无语。

司湫语不明白为什么他意识消失后就身处此地,虽然这地方他也很熟悉……可是他妈的他还没死啊!难不成是被拖入谁谁谁的梦境了吗?不对……这里有谁懂得把人拖入梦境?

“……这是我的梦境……”

熟悉的白发赤瞳,还有那张相貌……司湫语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这是一个赤色的梦境世界,虽然有家具之类的物品,但是却带给人一种奇妙的悲伤错觉。

“炽翼,虽然我不太想说,但会搞出这种事的也就只有‘他’了,对吧……”司湫语扶额,如此问道,因为这真的太好猜了,毕竟全天底下就只有“他”会做出这种事情。

前提是为什么要把他拖进来……

苦笑着耸耸肩,白发赤瞳少年也表示无奈。

邀请他坐下再递上一杯热茶。至于为何会有热茶而且还是热腾腾冒着烟,司湫语真心不想去追究。他试着喝了一小口,顿时感到更加无语,因为喝出来的口味是绿茶,这是一杯绿茶。

坐在他对面的炽翼习以为常地捧着茶杯小啜一口,然后就凭空抓出几份文件夹翻开来看,时不时还会用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抓出来的笔进行涂涂改改。

良久二人都没有说上一句话,司湫语反倒是坐在那儿脑袋放空。

“小语,你精神透支了,对吧?”炽翼忽然开口这么一问,眼睛一眨一眨的,颇为可爱。

愣了几秒,司湫语也就替自己检查一番,果然发现自己精神严重透支。不过这透支也不是没理由,因为他的确用了许多必须依靠精神力来维持屏障的效果。

面对“崩坏之书”的持有者,不完全张开屏障是不行的。

“果然是勉强过度吗……”

“确实,你是真的勉强过度。但在那种情况之下你必须这么做,否则你会死。”

“我死无所谓,枫黎不可以死。”

司湫语认真的说道,他是绝对不会让繁枫黎死的,因为谭楚唯死了,他不想再让另一个跟自己最亲近的人死,尤其还是死在自己的眼前。

炽翼叹息,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人终有一死,覹是人类,所以寿命有限;你并非人类,所以寿命较长;繁枫黎……嗯?奇怪……”炽翼说着说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歪歪头,脸上满是困惑的表情,似乎不太理解什么却又不知道他到底是不理解什么。

司湫语却只能茫然地看着他,等待炽翼给予自己一个解释。

结果他等了很久,炽翼都没有开口了。

“枫黎怎么了吗?”司湫语试探性地问道。

“……等回到现实后,我去找你。”

“诶?”

司湫语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片雪白,接着他就醒了过来。只是一醒来就发现是自己人已经在谭家,身下是平时睡的那张床。

方才的梦境是如此的清晰,他更没有忘记炽翼说他会过来找自己……

嗯……?等等,现在是回到现实了?所以炽翼待会儿就会跑来了吧?

如此想道,司湫语连忙拉开被子,匆匆地下床拉开房门走到客厅去。就如他所想的,客厅里炽翼已经坐在沙发上,身为这间屋子的主人的谭卿酌倒是给他递上了一杯热茶。

炽翼轻声道谢后,并没有喝,反而抬眸看过来微微颔首。

司湫语无奈地笑了笑便走过去坐在他对面,谭卿酌倒也没说什么,他倒是让出空间给他们俩,然后司湫语看着他到一旁去打电话,估计是炽翼提出了什么吧。

“等等吧,我需要业雪娉在场。”

三分钟后,业雪娉回来了,跟老公坐在一块儿。

紧接着炽翼缓缓开口道:“当年你认识的空境繁遗孤繁枫黎是多大岁数。”

陈述句,肯定句,瞬间让业雪娉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