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13 出事了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7-09 5:51:12pm

都市·爱情


晚餐吃完后,安承烨和李瞳之间合作的事情,也谈得七七八八了。大约晚上9.30分左右,他们准备离去。

他们俩走到餐厅外面,安承烨指着自己那辆泊在一旁的重型机车:“我送你回去。”

李瞳忙回拒:“不用,我刚刚已经让餐厅的人帮我叫计程车了。”

“今晚怎么不见你先生来接你?”安承烨问道。

“也不用每一次都让他接送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李瞳笑着回应。“更何况叫车很方便啊,不需要麻烦。”

安承烨很坚持:“天色已经晚了,再加上这里很偏僻,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去。我载你。”

“真的不用! 我家就在采景路,离这里不远,车程不过十五分钟,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李瞳拼命摇手拒绝。

安承烨还是非常坚持:“别多说了,我一定得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

“一定要,一点都不麻烦。”

“都说不用了,你怎么这么固执?”

“固执的是你。我都说不麻烦了,你还不让我载你!”

李瞳拗不过,终于不好意思地坦白:“老实说,不让你送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除了坐我老公的电单车,我觉得和别的男人共骑真的不太好……我知道我的想法很保守,但是身为有夫之妇,我认为还是应该避嫌的。”

看着眼前一脸腼腆的李瞳,安承烨嘴角泛起一抹浅笑:“你那么懂得照顾你先生的感受,张董事长真是个很幸福的男人。”

李瞳甜蜜笑笑:“呵呵,夫妻和恋人之间,这都是基本的吧!我老公才棒,他为我做了好多的事呢。我为他做的这些不算什么。这一次幸福手机的宣传企划,我希望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因为幸福手机可是他和志伟学长的心血!”

安承烨瞟了她一眼戏虐:“知道了,董事长夫人。我才随口说了一句,你又借着这个机会晒幸福,赞起你老公来。”

开过玩笑,他又正色道:“话说回来,志伟学长给我看过三年前你用幸福手机相机功能拍摄的‘日常的艺术’影集,拍得很好!那些照片都是你在家里拍的吗?你家的景观真不是盖的。”

“你是说那几张日出的照片吧?对啊,我们家有一大片落地大窗,就像一整道玻璃墙一样。在那里看日出景观超赞的!再加上我们家的地点很偏僻,周围都没有别的建筑物阻挡,在家里的就可以看到一大片辽阔的天空。所以啊,那几张照片的效果那么好大半的原因和我无关,纯粹只是景观本来就很美再加上幸福手机的相机功能太好了!而我呀,只是在对的时间把风景拍下来了而已… …”一谈起摄影,李瞳自然而然变得呱噪了起来,侃侃而谈说个不停。

就这样,安承烨陪着李瞳聊天,和她一起等她召的计程车。

大约9.45分,计程车就到了。

帮李瞳开车门的安承烨再三嘱咐道:“李小瞳,到了家记得给我传短信。”

“遵命!”李瞳开玩笑地向他敬了个礼,就上了计程车。“你骑车路上也要小心!晚安!”

目送李瞳离开后,安承烨骑着他的重型机车回返经理人帮他在市中心一个高级地段购置的公寓。

他换上拖鞋就走到客厅里,懒散地瘫坐在舒服的沙发上,再看了看手上的腕表:10.05分。

李瞳说她回家大概只需要15分钟车程,刚才她是大约9.45分上车的,现在应该到家了?

安承烨从裤袋里拿出手机查看有没有收到李瞳的短信。

还没收到呢。

或许计程车开得比较慢,所以晚了些?

再等等五分钟吧。

他拿起搁置在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准备一边看一边等李瞳的短信。

大约看了十分钟的电视,他又拿起了手机查看。

时间已经是10.15分了,怎么李瞳还没发来短信?

他开始心里有些担心了。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他旋即甩甩头。

胡思乱想个什么劲儿?

这里治安良好,又不是什么罪恶城市,会出什么事呢?

她大概只是到家后忙着做别的事情,所以才忘了给自己传简讯报平安而已。才不过晚了一点点,他怎么变得这么疑神疑鬼起来呢?

10.30分。

安承烨在公寓里来回踱步,心里越来越不安。

记忆中,高中时期的李瞳虽然很安静,却是一个很有责任感又懂事的女孩。每每老师交代她处理的事情,她都会效率很高地很快办妥,从不让老师和同学们失望。

安承烨从美国回来后,虽然只是和李瞳有过仅仅三次的交集,他却十分肯定李瞳依旧还是那个办事认真、有责任感的人。就像今晚约了吃饭,她只不过是晚了5分钟就连声道歉。这样的她绝对不会是那种答应了会发简讯联络却又没做到的人。她就是一个那么不喜欢让别人为她操心的女生。

都过这么久了,李瞳仍未捎来报平安的简讯,这不像她的作风。

安承烨好比有成千上万根芒刺扎在心上,坐也不是,站也不安。

终于,他再也按耐不住,拿起手机在最近拨号名单上按下李瞳的名字,跟着迫不及待把手机贴在耳朵,焦急地等待电话接通。

岂料,他等了又等,电话非但没有被接通,他最后听到的只是一个语音提示:“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

他急了。

怎么会是关机?

会不会是线路出了问题?

于是,心神不宁的安承烨又接二连三再拨了几次李瞳的手机,可是都不得要领。

联络不上李瞳,他的情绪开始紧张又焦虑起来。

他又看了一下时间。

10.45分。

这会儿离他们道别的时间已经1个小时。

应该怎么办好呢?

另一边,在郊区采景路私人地段的小洋房里。

刚刚忙完公务回到家里的张星宇见房子里黑漆漆又空荡荡的,心里不禁感到奇怪。

李瞳还没回来吗?她说今晚会去见安承烨谈合作的事宜。他知道他们约了7点,现在这个时候还没结束吗?

他看了看家里墙上的壁钟——已经11.10分了,这丫头怎么还没到家?

他拿起手机拨了李瞳的号码,可是听到的却只是“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的提示音。

就在此时,客厅里的座机响了起来。

张星宇急急跑过去接听:“喂?”

“张先生,这里是保全哨站。”电话的另一端说道。

因为这里是张氏集团的私有地,外人不得随意进入,所以路口处设有保全哨站。

电话里的保全人员又道:“有一位先生说要找张太太,他现在正在哨站等候。”

这个时间有人来找李瞳?还是个男人?会是谁?

“你带他进来吧。我这就出去开门。”

张星宇放下电话后,就连忙走到门口开了大门,再从兜里掏出遥控器按下开关钮打开十米外的铁闸。

就在铁闸缓缓打开的同时,他看见一名保全领着一个高头大马的男人向他走来。

张星宇定睛一看跟在保全身后的男人:是他?

待走到张星宇面前,保全人员指着身后的那人说道:“就是这位。”

张星宇心头浮上不安的预感,开始栗栗不安:“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瞳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