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6-1 啟人VS??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7-09 9:38:46pm

奇幻·玄幻


時間:12:01PM

地點:洛斯艾仁,西北,民宅區

穿過傳送門的感覺格外奇妙。

站在外面看進去,裡頭的空間以漩渦狀往中心點扭曲。從外圍的漆黑,到中心點的紫黑,整個就是詭異到極點。要不是凱薩急忙跳進去逃避我的追問,使我一時腦充血跟著跳進來,我絕對會在門外猶豫很久才會邁開腳步。

至於感覺呢……那是一種,明明只是向前跨了一步,周遭的環境聲音瞬間消失,只剩下絕對“寂靜”的空間,意識甚至還停留在競技場,可眼前的景物啪一下全然不同了。

取代競技場的景象是一排排二層樓高的石砌房屋,家家戶戶以暗沉顏色作為牆壁的基調,還有一扇弱不禁風的木頭門扉充當唯一的出入口。

門前有座五公分左右的小台階,台階旁種植了鮮豔的花朵和長尖刺的青藍色不知名盆栽,但是全部盆栽都枯萎了。我透過一扇沾滿灰塵的窗戶看進房子裡,裡邊空無一人,壁面上有兩名黑白長袍、拿著漂亮魔杖的人像畫,臉的部位破了一個大洞,無法辨認畫中人物。家具東倒西歪、殘缺不堪,地面積累的塵埃連肉眼都看得出來,房子應該空置了一段時間。

我在街道茫然徘徊了五分鐘,途中沒見到任何人。穿過幽暗的小巷,我來到一片以房屋圍成的圓形空地,中央有座乾涸的噴水池。我抬頭環視,發現每家每戶的屋簷都有一條排水管連接到水泥地底下。

突然靈機一動,與其盲目地走,不如從高處眺望,說不定可以順便找到吉爾。

於是就動身藉著排水管爬上屋頂。

來到兩樓高的屋簷時,視線頓時開闊了起來。這裡確實是一座小鎮,比起亞尼城來說面積不大,估計只有八座亞尼競技場的大小吧。

然而,我還是沒看見任何人,甚至連打鬥聲都聽不見。

該不會只有我一個人被傳送到這裡吧?

我開始產生焦慮,記得比賽有時間限制……

啊!好痛!

左臂突然被什麼東西刺中,傳來酥麻的刺痛感。視線第一時間先往視界的左上角移去,確認天命安然無恙保持在全滿的狀態,我才往痛楚的來源看去。

手肘往上三公分處插著一支閃閃發亮的黑色短柄尖頭利器,拔出來時有輕微麻痺感,傷口流出滲雜些許紅色的血水,還有螞蟻叮咬的微弱疼痛。我仔細觀摩那支利器,記得在書上看過是某種職業專用的投擲類暗器,但一時想不起名字……

在我翻找腦海裡該暗器的名字時,另一支暗器從左下方再次射來。我迅速抽出青銅劍,利用劍刃彈開暗器,暗器掉在屋頂瓦片上發出清脆聲響。

「是誰?」我提高聲量,同時打起精神讓全身細胞警戒不知何時會從何種角度射來的暗器。

「那個……」一把充滿疑惑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就像是用擴音器說話,分散了音源,我無法判斷聲音來自何處。

「你什麼感覺都沒有嗎?」

感覺?應該要有什麼感覺?

我抿緊嘴唇,將專注力集中在耳朵,辨認他的所在地。

見我沒有回答的打算,他繼續說:「我在苦無上塗了麻痺響尾蛇的毒液,正常來說,被刺中的左手應該喪失行動能力才對啊。」

苦無?……我想起來了!

這是忍者專用的暗器。

聲音再次從四面八方傳來:「果然是貨真價實的第一名,正面對決我應該沒有勝算吧。還是先走為上策,待會再暗算你好了,再見。」

那麼坦率的告白是怎麼回事?連暗算兩個字都告訴我,這樣好嗎?

我在原地呆站一分鐘,除了偶爾的輕風吹過,什麼事也沒發生。

……他似乎真的走了。

真是奇怪的忍者。

۞

۞۞

۞۞۞

時間:12:18 PM

地點:洛斯艾仁,東南,自然圖書館

穿過傳送門後,吉爾身旁聳立著一座以木頭堆砌而成的雄偉圖書館。兩塊巨大深褐色厚木門上纏繞無數藤蔓,徒增一股神秘氣息。

門的上方雕刻了諾大的數個字——【洛斯艾仁圖書館】。

對於喜愛閱讀、又是愛惜自然界的德魯伊來說,這座散發出強大自然生命力的圖書館,徹底吸引了他的注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吉爾依然流連在圖書館裡,除了讚歎館裡海量的書籍之外,也不忘翻閱幾本看似很古老的史書。比賽甚麼的,暫時從他的腦海裡消失。

正當吉爾津津有味將關於失落的終極白魔法【天使的親吻】的簡介吸收至大腦負責記憶的海馬體時,身後的書架——

「真是悠哉啊~嘰嘰嘰。」

——傳來這樣的話語。

那是一道不必回頭也知道是誰的熟悉聲音。

一道嘲笑自己許多個年頭的聲音。

吉爾將頗有歷史年份的殘舊發黃書籍輕輕闔上,並放回書架上,才轉身面對聲音的主人,褐色雙眸綻放著堅定的光彩直視對方。

被這不同以往的熾烈眼神所注視的狐狸獸人——卡特·福斯,身體不禁打了個顫,忍住因心生畏懼而自動往後退的身體,以大放厥詞來穩住自己的氣場。

「以為躲在這裡就不會被找到嗎?可惜本大爺還是找到你了,乖乖把號碼牌交出來就免受一頓皮肉之苦!」

「你的目標是我?」吉爾反問。

這麼一問,他愣了一下。

卡特·福斯的目標是19號,他並不知道是誰。他一心打著只要粘著凱薩,自己終會得到19號牌子的如意算盤。在尋找凱薩的途中,碰巧在外頭瞧見吉爾走進圖書館,於是滿懷自信地尾隨他進來。

五年前的一場騷亂,卡特·福斯才知道吉爾這一號人物。從那時起,他徹徹底底看不起吉爾,認為大地魔法只是中看不中用的技能。何況這些年混在凱薩身邊,他的信念早已被凱薩那強大的獸人之力所渲染,堅定地認為“力量才是勝利的根源”。

就算吉爾打進決賽,他也不認為自己的獸人之力會輸給區區的大地魔法。

所以,他才會出現在這裡。

僅僅為了搶奪吉爾的牌子而搶奪。

於是,卡特·福斯撒謊回應:「沒錯,你就是我的目標,趕快把牌子給我,我可沒有耐心和你在這裡耗時間。」

吉爾搖搖頭,即便對方語氣一點都不好,可他依然露出燦爛的微笑,說道:「加入天齊之羽,是我懂事以來長達十二年的夢想,好不容易來到決賽,我不會輕易放手的。如果想要,那就自己過來拿吧。」

最後一句話像是觸動卡特·福斯的逆鱗,額上乍現青筋。

——這股自信是哪來的?他應該是懦弱的德魯伊才對,怎麼突然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難道……難道他也看不起狐狸的獸人之力?

想到這,一股怒火驟然升起。

霎時,卡特·福斯全身的皮膚被橙褐色毛髮覆蓋,臉上的輪廓漸漸扭曲,嘴部往前突出。短短數秒間,解放了潛藏體內的獸人之力,搖身一變,成了人形狐狸的外形。

他露出獠牙,嘴邊滴落粘稠的唾液,莫名的憤怒掩蓋了理智,嘶吼:「區區大地魔法怎麼可能打敗偉大的獸人之力!」同時腳下一蹬,往吉爾奔去。

「等等,這裡有很多貴重的書……」

他聽不進吉爾的聲音,他的眼裡只剩下撕裂吉爾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