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格蒙德之谜 - 序章

Whichonemi≪学术流寇≫  - 发布于2017-07-11 6:00:08pm

其他·同人


深夜十二时,在一条平常没什么人走着的小路上,有着这么一个人。他一直在奔跑,不停地奔跑,因为一停下来一切就完了。

“在这里!”

在他身后追赶着他的黑衣人大声喊着,把伙伴都叫了过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惊觉事情不妙,开始拔腿狂奔。

要跑去哪里?他并不知道,他只想要摆脱这一群黑衣人而已。他不过只是偷了些放在仓库的枪械去卖,想着要赚些外快,结果被发现了现在正被追捕。追捕?

枪声响起,因为巷子比较狭窄的关系,回音响遍整条巷子。

他此时正为自己还活在这世界上感到幸运,但这很快就被另一发枪声击沉了这一种想法。

‘再不跑快一点就会被杀掉。’

这是他现在所有的想法。

他正努力地向前跑,拐过几个弯以后往身后一看,发现没人。

不行。现在还不能松懈。他望了望四周,找到了一个路口。他皱了皱眉,想了一想以后决定冒险跑进去。

那是一个通往海边的路口。说是海边,其实只是沿着海建造的一个公园。朝海的那一面被筑起了围栏,防止游客或者一般民众直接在这里玩水。围栏对面有着一张又一张的木制长椅,长椅后方有着一颗大树遮阳,是个不错的观光景点呢。

他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黑衣人。他喘着大气,打算走到长椅那里坐下之时却被身后一把声音打断了自己的动作。

“年轻人,喜欢什么动物?”

他回过头看,是个上了年纪的男子。秃头,留着羊须的男子把他叫住以后走了过来,问了和刚才一样的问题。

他觉得有点奇怪,但现在貌似安全了所以陪这家伙聊一聊放松一下也不是不行。

“虎。”他回答了那个男子的问题。

“啊哈哈,猫科动物里的霸主啊……”那位男子浅浅地笑了一声,“……再见了。”

就在他思考着这一个问题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东西穿过了他的腹部。疼痛的感觉一次过冲进了脑里,他想要大叫但是叫不出,就好像有什么东西顶在了喉咙一样。他低头往下一看,是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臂。鲜血的味道刺激了他的精神,他仔细一看,这是一只长满了毛发的手臂。

“不想让你死得不明不白,就姑且告诉你我的名字。”那位男子抽出了打穿他腹部、沾满血液、已经变成了虎爪的手。那男子把手抬起来,直到高度与他的脸部一样以后停下了动作。

“查尔斯•达尔文。”

话音一落,鲜血溅满地面,从头颅中喷出的血液夹杂着其它液体喷到了自称查尔斯•达尔文的人身上。

“偷窃、贩卖贼赃,重罪也。”

~~~

‘……早上发现的尸体损坏程度极其严重……’

电视台播放着今早的新闻,显得这附近并不是那么的太平。

“是那天看到的人吧?”安娜抱着纸箱,在前往仓库的路上经过放着电视的待客室所以听见了那一则新闻。

安娜•弗洛伊德,能力名——防御机制。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一份资料走进待客室。把资料放到了桌上以后坐在了椅子上。在她隔壁坐着一个男人,他把资料拿了起来看了一眼以后厌恶地丢在桌上。

“又是工作啊……”

“三世,别转移话题。”安娜硬是把话题带回到那则新闻。

休•艾弗雷特三世,能力名——平行世界论。

三世叹了口气,坐正身体,直盯着电视说:“啊,某种程度上。”

他拥有能够得知平行世界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共享所有平行世界的自己的知识。知道那个人的下场,不过是其中一个平行世界的自己所得知的其中一种结果而已。

“为什么不帮他?”安娜问。

“侦探没有接到委托的话是不会行动的,不是吗?”

安娜被这句话顶得哑口无言。确实,她跟随着父亲的脚步前来之时就被告诫这种事了。

“今天的工作是什么?”三世把话题转回到桌上的资料。

“动物园里的动物走失。”安娜叹了口气说,“所以说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找我们啊……”

“这种东西让牛顿去。”

“他找得到才怪。”

说到这个人,安娜的偏头痛又犯了。

艾萨克•牛顿,能力名——运动定律。

虽然说也是事务所的员工之一但经常游手好闲。对于这一点安娜一直都很头痛,毕竟人是她拉进来的,不能就这样放任他的啊。

“这城市还真有趣,连动物园里的动物都敢走私。”

三世突然间说话,吓了安娜一跳。安娜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她知道就算三世口中说要推给其他人做但到最后还是会帮忙的。

“会是同一个人吗?”安娜问。

“不会,他们的工作界线分得很清楚。”三世答。

这里的‘他们’,指的是在这一座城市横行的黑帮。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连警察都拿他们没办法。

“啊是吗?”安娜站了起来,走到待客室的门口那里把纸箱抱起来,打算把它放到仓库。临走之前,她笑着说:“三世,这事就麻烦你了。”

他听安娜这么说,只能轻叹口气。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三世无奈地说。

他并没有得到回应。心想安娜应该是走了于是站了起来,在一旁的架子上拿了自己的风衣走出了待客室。

虽然这只是一间小型事务所但也挺大的。仓库、待客室、职员办公室等等全都在这一间事务所里。他走到了平时社员放松的地方,看了时钟一眼发现时间不早了,于是走向了大门处,准备打开门的时候却被叫住了。

“三世,等等。”安娜的声音从事务所深处传来,听起来有点着急的样子。

他走到了沙发那里坐了下来,抬头望着天花板发呆,一直到安娜出来为止。

她穿着苏格兰式围裙,手里拿着一个饭盒走到三世身边坐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着意大利面,有着些许番茄汁在上面以及些许的奶酪作为点缀。

“这东西能吃吗……”三世狐疑地看着饭盒说。

“怎么这么说!我特地到楼下的餐厅学的诶!”安娜大声抗议。

并不是三世挑食,只是几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吃过安娜煮的食物以后就……

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三世不会想要想起来的。然而,看到了这一盒意大利面以后他觉得自己胃开始隐隐作痛。

“妳还是自己吃吧……”三世这么说着,把饭盒推到安娜那里。

“诶……”安娜听三世这么说,心情有点低落。

自那天起安娜就一直跑到楼下的餐厅去学,只不过不管她怎么学都是学不会,有一次还差点把厨房烧了,庆幸的是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所以并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坏。

“我出门了,没什么事的话大概会明天才回来。”三世这么说着,走出了大门。

“唉……”她看着手上的意大利面,“没那么难吃的吧?”

她拿起面条,放到了自己的口中。

“咳咳……”她把面条吐在自己的手中,“……又酸又甜又咸的,调味料放太多了吗?”

——叮铃铃

门口处传来铃铛的声音,把安娜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门外走进一个老先生。他把外套以及帽子取下来,放到一旁的架子上以后才发现安娜也在这里。

“弗洛伊德,为什么妳会在这里?”老先生不满地问。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安娜别过脸去。

她当然知道老先生在叫谁,现在这个时候坐在这里,姓弗洛伊德的也只有她一个人罢了。至于她父亲的话,正在监狱里面吃着牢饭,虽然是被冤枉的。

“啧,小姑娘脾气还是得好一些。”老先生这么说着,走到了她前面坐下。看着她手中的面,在看了看她脸上的表情,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艾弗雷特,是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啊……”

“意思是难吃得会死吗!”安娜瞪着老先生大喊道。很快的,她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之处,马上向老先生道歉。

“所以说,小姑娘脾气还是得好一些。”老先生安然说道。

“好啦,我知道了啦……”安娜回应道。

老先生看了看四周,问:“牛顿呢?”

“一整天都没看到他,大概是在外头鬼混吧。”安娜叹了口气回答说。

“那就去找他回来。”

“诶?我?”安娜指着自己问。

“废话,人是妳找回来的,当然是妳去负责。”

安娜没办法回嘴,因为这是事实。

她站了起来,把围裙脱掉以后走到了门口:“我现在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