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警员之录 - 南彭命案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2 1:13:45pm

奇幻·玄幻


赛彭城并不大也不小,作为术士世家之一的白家据地就在此处,而白家的宿敌——雪虎魔兽也隐居深山,甚至还会跑出来袭击白家的人。至于为何雪虎魔兽如此执着于白家,主要是跟万年以前有所关联。

当时的雪虎魔兽——瓈辥还没堕魔前被称为雪虎神兽,是神族殿下坐骑,也是好友。但殿下死后,遇上神奇的神族少年没多久,在那位少年遭到处刑致死,瓈辥堕魔成了现今的雪虎魔兽。

会如此针对白家,主要是白家正好也是当年参与了宣判少年死刑的其中一家族的人,所以这万年来他都对白家纠缠不清。

哪怕他深晓白家正好也是五大失落家族之末的“净结白”,他也要毁了白家。

这一次,白家送上的祭品,是一个拥有罕见强大灵力,而且灵魂非常干净的嫡系孩子,不过那个孩子从未干涉术士世界,也没有术士觉醒。瓈辥多少也能猜到白家的人怀揣的心思,但他也需要祭品来养自己的灵魂,所以没差。

于是,他等待、等待那个祭品自己送上门……

***

白皓敬收到局长王旭仁直接下达的指示,带着胡縢、叶灯蘺和楚明臻前往他们赛彭城最南边的小村调查一件杀人命案。至于为何是两个刑警、一个法医和一个鉴识人员一起出动,那是白皓敬特别申请的。

抵达这个名为南彭村之时,这边的警局已派了个人过来协助调查。

不过……

“为什么要派一个小鬼过来帮忙啊!这可是命案耶!”

“说谁小鬼呢,小鬼头。”

这是发怒前的前兆。胡縢三人都替那年轻的菜鸟警员捏了把冷汗,却又很想看好戏。

结果那个菜鸟还是触犯了不该犯的禁忌,触怒了白皓敬反被胖揍一顿。

之后……

“小白你脾气还是那么的火爆呢。”

“谁让这小鬼那么白目叫我小鬼。”

“哈哈,这不能怪小赵,你长得太年轻了,完全不像是三十几岁的老鸟刑警咧。”

白皓敬耸肩,表示他也拿自己的长相没辙。当然他们也没有闲聊多久,这边的局长老汪就带着他们四个却案发现场进行一番仔细的调查。

身为鉴识人员的楚明臻第一时间就开始搜集任何的线索,叶灯蘺倒也没闲着,在一旁帮忙找找有没有任何适合的线索。胡縢则跟白皓敬分开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其他的凶手痕迹。

在附近稍微绕了几圈,白皓敬很快的就发现了妖魔所留下的痕迹。

“雪花……不会是那家伙吧?”喃喃着,白皓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小白,怎么了?”胡縢见白皓敬迟迟未归便跑来看看情况,然后就看到了他似是在发呆的可爱模样。

摇摇头,白皓敬并没有说出自己的发现,反而还自己抹除痕迹,回到大家身边。

一双眼睛藏在不远处,直勾勾地盯着他却不自知……

楚明臻有了一些收获。他采集到了几个人的指纹以及疑似被抓破和咬破的布料、不自然的玻璃碎片、在沙发上找到的干涸血迹。

“要拿去化验一下才能知道详细的结果。”楚明臻无奈地说道。

“我可以稍微搭把手,毕竟鉴识的知识我还是有的。”叶灯蘺毛遂自荐,亲昵地勾着楚明臻的脖子笑道。

白皓敬无语了一会儿,便下达指示收队,四人齐齐回到南彭村的警局准备把证物拿去化验。但才走没几步,白皓敬忽然说有东西忘了拿,让他们先回去。

于是被支开的三个人都相信他的话,真的先回到警局,而白皓敬则绕开他们,掏出手枪,同时也从袖子衬衫的暗袋取出两颗呈灰色的银色子弹。

把子弹放入弹匣,解除保险,双手紧紧握持着手枪的他屏息静气地等待着他认为的真凶出现。

果然,片刻之后,一具庞大的身形缓缓地走出来,四肢趴地,十足野兽模样的生物眼神冰冷地看着某处,丝毫没有发现躲藏在附近的白皓敬。

“逃不过的,白家的人,都逃不过我的追踪。”

此乃雪虎魔兽瓈辥,它潜藏在深处就是为了引白皓敬出面,结果还真的让它等到了,却无从下手。

瓈辥感觉到了白皓敬身上有宣清凛的气息,虽然很淡,但是宣清凛的气息还在的话它也拿白皓敬没辙。

直到瓈辥待得够本了,白皓敬亲眼看着瓈辥慢慢的消失在草丛树林之中,接着他就走出来,心情稍显复杂地看着瓈辥最后离去的地方。

“果然被杀的人也是白家的……这里,算是我家的分支吧。”白皓敬已经作出了真正的结论,因为这个结论是真的。

在这里所发生的罪案,死的人还真刚刚好就是白家分支的孩子实力还算不错,有希望可以加入直系。可惜了,死在宿敌手中,而且年纪还很轻。

双手合十,默念几句祝祷词,白皓敬这才转身离去。

看到白皓敬回来了,他们倒也没说什么。楚明臻这会儿还在实验室跟另一个鉴识人员一起进行化验工作,叶灯蘺倒是跑去殡仪馆再三检查尸体。

这时,死者的家属一脸沉着地走进警局。

“请警方就此停止调查,此乃妖魔所为,你们再怎么调查都不会有任何结果的。”死者的父亲——白州涛如是说道。

“即使是妖魔所为,你也得拿出证据来证明是妖魔干的,否则这案子我不会放手交给你们术士来处理。”白皓敬毫不示弱地回道,让白州涛不由皱眉。

再怎么说都好白皓敬是白家嫡系大少爷,哪怕离家出走了,他的身份还是挂在那儿,白州涛这个分支的也不敢对他无礼。这一时三刻两个人都僵持不下,直到叶灯蘺和楚明臻分别拿到了结果,正打算拿给白皓敬看。

只是没想到刚从外边回来就看到白皓敬正跟白州涛僵持不下的怪异场面。

“呃……白队,报告出来了,死者身上有人类的指纹并没有妖魔的指纹,但有明显咬痕却不致命。”楚明臻小心翼翼地把重点说出来好让白皓敬分析分析。

“我这边也有一些小发现哦~死者身上虽有咬痕但并没有任何中毒迹象,致命伤也不是咬痕而是杀伤。估计是有人看他不爽,连续插了大约十九刀,最后失血过多致死。”叶灯蘺满不在乎的把自己的调查也给说出来。

白皓敬微微勾唇,盯着白州涛。

“这是人类犯案,所以白先生请你别插手。”

“……就算是人类,也有可能是术士伪装成普通人杀害我儿子。”

“只要是人类犯案,管他是术士武者还是啥的都好,我都要管。”

“白皓敬你不要以为你——!”

“白州涛先生,请你立刻从我的警局离开,这里不欢迎你。”局长此时走了出来打断了白州涛后面想说的话。

不知为何,白州涛看到局长的那一瞬间表情都变了,而且还落荒而逃,看得他们都愣怔了好几秒,搞不懂局长究竟是怎么把白州涛给……吓跑?

然而局长没有说什么,就只是勉励他们早点捉到凶手,接着人又回到了办公室。

看着局长的身影,白皓敬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捕捉到了一些猫腻,但毕竟这种事不在他的管辖范围,故此他也不予理会,立刻展开正式的调查,顺便防范雪虎魔兽瓈辥。

说是调查,白皓敬派了胡縢一户一户地询问可疑人物之类的,叶灯蘺和楚明臻虽不是刑警打好歹也是警察,便也帮忙去询问每一户人家。

至于白皓敬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调查可疑人物,他反而下定决心要去找瓈辥,因为他认为瓈辥绝对知道些什么,又或者它身上掌握着它所想要的线索。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穿过小树林,绕过小瀑布,不一会儿一个巨大的洞窟便可看见。白皓敬犹豫了一下,顿了顿脚步,最终还是勇敢地走过去,踏入洞窟之内。

“雪虎魔兽,你在吧?在的话,请告诉我那个白家孩子的死跟你无关,又或者你看到了凶手正好也是白家的人。”白皓敬承认他真的很勇敢,竟然会跑去审问一只大妖魔。

“呵……凭什么要我告诉你这个同为白家的人类?再说了,他死了我反而很开心呢。”瓈辥似笑非笑,听不出到底心情如何的语气让白皓敬有些毛骨悚然。

咬咬牙,白皓敬就知道瓈辥绝对会打马虎眼不说出来。

拜托!他好歹也是抱着必死的觉悟,跑来问的耶!

“反正凶手也是白家的人的话,警方也会对他处刑,而且还是死刑,这样一来你不也会开心又有一个白家的人类死了,不是吗?”白皓敬继续说道。

像是被打动了的瓈辥哈哈大笑,紧接着便露出了它的真面目,让白皓敬能够清晰看见自己。

“无知的人类小鬼……杀了那个碍眼的人类的,正是他的父亲白州涛。”

“果然是他……”白皓敬隐约中猜到了是白州涛杀害亲生儿子,但听到“目击证人”这么说,他还是会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瓈辥又看了白皓敬好几眼,心情大好地继续说:“白州涛杀害亲子是因为他儿子知晓他曾经一度强过人类男性警官。很不凑巧的是,那位警官正是那位局长呢。”

白皓敬当下吃了一惊,他还真没想到事情居然还会牵扯到那位自己算是认识很久,而且交情不错知晓自己的事情的南彭村警局局长。

谢过瓈辥,白皓敬立刻回到警局把事情都给弄清楚,问了局长事情的真相,最终证实了白州涛年轻时对局长进行性侵犯罪之案,然后找到了绝对性的证据指向白州涛杀害亲子,由局长亲自为白州涛戴上手铐送入监狱。死刑判下没多久的三个月后,白州涛被妖魔咬死,死状凄惨却也因此为案件划下真正的结局也是后话了。

把白州涛逮捕之后,白皓敬四人准备离去,可没想到他们还没离开南彭村就被雪虎魔兽追逐,惊得他们连忙搭上列车前往了鸣初城,为的就是躲开雪虎魔兽。

在那之后,他们在民宿遇上司湫语三人,并且也解决了雪虎魔兽对白皓敬的执着,而白皓敬的灵力恢复等等的事件便是不久即将发生之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