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II - XXX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13 7:09:17am

其他·同人


心脏起伏器功率遭到修改,医院那里开除了一个电脑技工,拍摄影片的人坚称没有经过后期制作。

目前有的,就只有这三个点但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了很多。只要把那间医院的所开除的人找过来问个清楚就行,但这有点天方夜谭。医院肯给我们病人的资料就已经很感激了,再怎么说也不能求他们把人事资料交出来吧?

嗯……犯人的方面就此打住,他的手法到底是什么呢?真的只是简单的骇客作业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又应该怎么解释那红色光圈呢?没办法,我没那个能力破解这个秘密。想了几天还是想不出,虽然我们只需要抓着犯人即可但事情就和先生说的一样,不解决的话网路会就此大炒一番。

“娜资,到楼上把那小鬼弄起来,她的相机有密码我开不了。”先生边把弄着小依的相机边说道。

今天星期二,也是假期的第四天以及委托的第三天,时间是下午两点。除了小依以外的人都在事务所里,把细节都讨论清楚以后顺便定制了行动方案,现在只差小依相机里的资料我们就可以出发准备了。

说来也奇怪,昨天吃过晚饭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虽说是有病在身但也不可能睡那么久吧?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我带着不安的心情走到了她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以后便开门进去了。走了进去,看见她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

是在睡觉吗?

我这么想着,走到了她身边却发现她的脸红得非常厉害。我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发高烧了啊……”我自言自语。

或许是感觉到有人在摸她额头吧,小依慢慢地睁开双眼,看到是我以后便慢慢地爬了起来。

“对不起,起来的时候觉得有点不舒服所以就躺多一会了……”她有气无力地说道。

“什么有点不舒服,都发烧了。”我纠正说。

“没什么,我换件衣服就下去了,等——”

“直接下去底层,我会叫妳哥下去的。”

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她手里拿着一条湿毛巾走了过来并把它放到小依头上。

“好凉……”小依说。

“废话,毛巾是湿的当然凉啊。”老师叹了口气说。

“原来如此……”

她完全提不起精神来,说完以后又咳了几次,实在让人有点担心啊……

我们跟着老师的脚步下到一楼……小依不愿意先去诊所,硬是要等会议结束才去,老师被闹得受不了了只能让她去事务所那里。之后会发生的事就和我想的一样,小依被先生骂了一顿,最后还是心软让她留下来。

他把小依的相机交还给她,让她解锁以后便把照片打印出来。

从资料上来看,在我们这一区的还有三个人装上了心脏起伏器。二男一女,当中一个男的和女的是上班族,大概没什么时间会在家里更不用说晚上会到处闲逛。

“你们四个自己分成三队,今天晚上到那两个上班族的家走一趟,出租车的钱我会给。剩下那一个留下来用脑子。”先生说。

不用说,灵珑灵凤她们肯定是一队的。除非有外力拆开她们否则她们是不会分开的。那么剩下的是我和班长了啊。

“不对,娜资呢?”小依问。

“白痴,被漏下的是妳。”先生二话不说,直接就吐槽了起来。

“诶?”

“你们决定要问谁以后就直接去,出租车的钱和你们老师拿。”先生说完以后便拉着小依的手,把她拖到门口以后才问:“身份证有拿吗?”

“要身份证……不对,不是还有工作吗?”小依这才了解到先生的用意,开始反抗。

结果可想而知,就算是小依也没办法改变先生的想法,硬是被他拖到了诊所。而我们呢,则是坐在事务所的沙发上,毫无头绪地看着老师。

“看着我干嘛?”老师问。

面对老师的问题,我们依旧保持沉默。我们明白各自的想法,我们都想要让老师做决定。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们不能再乱来了。

“到六月为止我都不能插手任何事务,你们自重。”老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说道。

果然如此,老师已经被先生下了禁令,她是不会给予我们任何指示的。但我没想到的,是其余三个竟然望向了我……

“嗯?”

“妳来决定。”班长说。

事情到最后还是落到了我头上。我也应该要意料到这一点不是吗?

我轻叹一口气,问:“灵珑灵凤妳们愿意分开吗?”

“一起的话会比较好。”

“妳们觉得哪一个人对妳们来说比较容易相处?”

“女的。”

“就这么决定了,妳们两个去搞定她,剩下那一个就麻烦班长了。”

说完,她们才明白自己已经中了我的计谋。

“好狡猾!”

“妳们有什么想法吗?”

对于我的问题,她们只是静静地摇了摇头。当然,如果她们有什么想法的话就不会把分配工作的事推到我这里来,不是吗?但我所决定的,应该是她们想要的吧?她们只是觉得不好意思说出来所以才推到我身上,不然我的问题她们是不会那么快回答的。

——啪

老师拍了手,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好了,快去准备,你们加油吧。”

老师这么说着,从柜台里拿出一些钱交给了灵珑。她们收下以后便和班长拿了地址走了。我呢,则是帮忙收拾以后把资料拿着,跟着老师的脚步回到楼上去。

到了楼上,要了老师大学时期的课本,泡了两杯美禄以后便坐在客厅看书。当然,这些活动都是洗澡以后才进行的,我没脏到那种程度。

咳咳,废话少说,来说点正事。

课本被誉为学生的救命经书到了这个时候却一点作用都没有。打开物理课本的目录来看,发现只有一课是有关系的。而那一课呢,说的都是光线的反射与折射。反射的话是不太可能了,折射的可能性比较高但很难实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虽然这么说,但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就,咳咳,勉为其难的读完它吧!

我翻到那一页,想要开始读的时候却被开门 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动作。往门边看去,发现是小依慢慢地推开门然后走进来。

“妳哥呢?”老师问。

“说有事情做,看着我上来以后就走了。”她打着哈欠回道。

先生这一走可能要到案子结束才会回来了吧……

“每次都这样,一声不哼的就走了。”老师叹气抱怨道。

虽然我知道先生现在会去哪里但应不应该告诉她们呢?还是她们已经知道了?毕竟他们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巷头巷尾有谁应该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吧?还是说她们不知道?不知道的话就不要说出来了,坏了先生好事就不好了。

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想出犯人的手法,不是家庭问题协调啊。

——叮铃铃

老师家里的电话响了……老师家里的电话响了!这年代竟然有人有有线电话!这东西听说上个年代开始就没人用了吧?

老师走到那里,按下扩声键以后无奈地说:“家里还有小孩,突然打这个电话他们不会接啊……”

“没什么,响个半天楼下的就会跑上来了。”

“现在是晚上九点啊……”老师无力地说道。

“啊,忙到忘记了。”

“你啊,忙起来什么都忘记……”老师无奈,却又有点苦涩地说道:“……忙什么啊?”

“我用妳的自由来交换这项情报。”

“什么意思?”老师疑惑地问。

老师的自由?据我所知老师现在挺自由的——

——六月为止我都不能插手任何事务

原来如此!

“有个大人做主的话是挺不错的……”

啊,脱口而出。

“做主的人是妳。”

诶?

“原本是要给那小鬼的,毕竟她比较任性会闹到人家听话,而且妳的话她听得进,作为妳的传话人的话算是满分,只可惜现在生病了。”

“怎么这么——”

“所以这件事件的当权者就是妳了。千夏,直至案件结束为止的分析委托就交给妳了,这段期间我不会回来了,当然,也不会一直打电话回来,就这样,掰。”

——嘟……嘟……

先生一口气把话说完,狠狠地把电话挂掉了。狠狠地?可能吧,我不知道。但想要避免挨骂的人都是一瞬间挂掉电话的吧?

“混……混蛋!”老师生气地往有线电话的键盘打去,不久后听到一口流利的马来文说紧急电话,吓得老师直接挂断。

“听到了吗?”沉默了一阵子的老师突然开口说,“圣旨到了,不照做不行的,那五人就随使唤了。”

“诶?”

“不照做会被他扣薪水哦。”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