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仙魔之录 - 缘起之初(BL)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3 9:59:35am

奇幻·玄幻


吃素的小小狐狸偶然开了心智,却照常过着日子并且凭着无杀生的经历羽化登仙之事是在万年之后。现在要说的,是这其实变异了的小狐狸——唯一的——月白狐妖尚未羽化登仙,只有三条尾巴三千年道行的故事。

人类并不是很愿意接近这四季开着不同颜色花草的美丽区域,也没有多少妖魔愿意居住于此,因为这地方很干净,实在不适合妖魔居住,除非是有意羽化登仙的妖魔方能逗留此处。

月白狐妖——钥月白倒是跟其他的妖魔不太一样,因为他自小就诞生于此,但由于是变异了的狐妖,于是被父母遗弃。即使如此他还是好好的生长至今,浑身上下散发着不似妖魔该有的气质。

哼着小曲儿,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替自己扇扇风,白嫩的双腿放入溪水中踢踢踏踏的快活至极,钥月白看起来很开心。他爱惜地用着手中的折扇一边扇风,一边盯着不远处的景色,一时间看得有些走神。

“月白你又在眺望什么呢?”跟自己年纪相差千年,算是姐姐级别的月季花妖身着粉色衣裳走过来,那淡淡的花香味倒是令人感到迷醉。

当然这月季花妖的花香魅惑对钥月白无效,因为在这区域里,钥月白算得上这片深山野林的主子,再加上他虽年纪轻轻却比起外来的妖族还要的更接近羽化登仙。

偶尔也有魔族跑进来当做是散散心,看到钥月白的时候都会被他吸引,简直男女通杀。

嘛,狐本就是魅惑的师祖,即使是雄性的,本身并没有那个意愿要魅惑谁谁谁的钥月白总是不自觉散发出天生的狐媚气息,众生几乎躲不过他的纯真无邪。

“没什么,只是觉得一直待在这地方待得感到有些厌倦。”努努嘴,钥月白直率的抱怨倒是令月季花妖不由发出无奈的笑声。

轻轻摸了摸钥月白柔软的脑袋,又逗了逗他那总是收不好来的狐狸耳朵,月季花妖一脸的享受,仿佛这是她专有的摸耳朵权利。

“那么偶尔出去稍微看看世界吧。到时候记得叫上姐姐,让姐姐陪你去,有个照应也好。”

“好~再见,月季姐姐~”

钥月白很可爱地笑着向月季花妖道别,看着她远去之后,他便将一双腿从水里伸出来,站起身,顶着身后的三条狐狸尾巴打算离开溪边去找野菓充饥。

就在此时,溪水传来“扑通”一声,惊得他狐狸耳朵微微一颤,惊异不定地回眸一看,只见溪水被血染红,一无法完全维持人形的半妖魔倒在溪水中,面目朝天。

愣了几秒,钥月白有些慌乱地跑进水里把同类捞起来,却又不晓得该如何处理对方身上的伤口。

他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

“你想救他?”陌生的声音,来自空中。

恍然地抬眸望去,钥月白压根儿看不清那张仿佛被一道白光刻意遮住的脸容。不过,救是肯定要救的,否则他把这家伙救上来是要干嘛?

拿来吃吗?相当然而,他不可能吃同类。

重点是,钥月白吃素,不吃荤。

“可以帮我救救他吗?他伤口一直流血……”钥月白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实在很萌,让那被白光笼罩着的神秘人物不由动容。

最后神秘人物叹息着为来历不明的妖魔治疗完毕,只留下一句“孽缘啊孽缘”便消失无影踪。不过那妖魔也确实经过治疗后恢复了过来,只是失去的血液需要时间恢复。

悠悠醒来,一看到钥月白的瞬间,那妖魔就露出警惕之色,立马跳起来,正打算恢复原形却发现这地方有些奇特,不由冷静了下来。

钥月白一脸呆萌地看着对方,似乎不太理解对方这举动有何意义。

“你,是谁?”

“嗯?钥月白,仅有的唯一一只月白狐妖。”

“变异狐妖吗……”

“对唷~那么你呢?你是什么?妖族?魔族?”

“变异的狼魔,血狼魔,名为哈奇夫。”

由于他们俩都是变异的妖魔,故此相处起来还算不错,偶尔哈奇夫要替少根筋的钥月白善后。同时哈奇夫也发现这地方是修仙之地,而且魔族时不时也会跑来这儿散心之类的。不过,最让人感到惊讶的便是有些魔族跟妖族偷偷地结合,甚至还有的跨越性别。

哈奇夫其实也算是很单纯的类型,就比较少话。这个时期的他,基本上还很好,并没有像后来的那般残忍不仁,滥杀无辜。至于为何性情大变,变成那种样子,全都是在这里待了大约有两千年之后的事情。

那个时候钥月白五千岁多,尾巴也增加变成了五条。他是越发越出尘,几步跟仙毫无分别,可是他并没有修行,他只是单纯的跟着哈奇夫到处玩乐,心性不变就这样修为莫名的增加。

又或许,钥月白注定成仙。

这两千年来,哈奇夫的思想被经常被自己看到的妖魔交媾的画面稍微污了,他甚至对钥月白起了不该有的情欲反应,该死的是他必须压制这情欲不让自己伤害钥月白。

“哈奇夫,今天咱们去瀑布后面吧,听说瀑布后面有新发现耶~”钥月白刚从外边摘了一堆野菓回来,兴奋难耐地拉着哈奇夫的衣摆笑道。

微微颔首,总是不拒绝钥月白的他一边努力压抑情欲,一边应邀跟着出去到所谓瀑布的后面。

钥月白牵着哈奇夫,一妖一魔飞起窜入瀑布之后,瞬间被那五色的风景给惊呆。

泛着七色光芒的钟乳石有水滴落在小水洼里,周遭有石壁,而石壁上雕刻了看不懂的文字符号。恰恰钥月白还算看得懂,因为有个曾经误入此处的神族少年教过他,也在他的折扇上画过漂亮的风景画。

“……”哈奇夫沉默地看着笑得很灿烂,很可爱,让人觉得很漂亮的钥月白,越来越难以压抑自己。

发情期要到了,还是本来就处于发情期?

哈奇夫直觉得他的脑袋浑浑噩噩,思考什么的几乎快扔到另一个世界。

“灭灵……之书?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没有注意到哈奇夫的不对劲的钥月白口里念念有词,却带着大大的困惑。

他破译出的文字符号标明了一本疑似名为“灭灵之书”的书籍,却不太明白为何要提及这本书以及那模糊的印象。

正当他陷入沉思之际,身后忽然多了一股压力,还来不及反应过来的他就这样被哈奇夫压在身下,某个硬硬的东西几乎碰到了他的大腿内侧,惊得他呆滞住。

“月白……我受不了了……”

“啊……?怎么受不了?有什么东西在顶着我的腿?”钥月白呆滞了几秒就困惑地看着哈奇夫,同时手也往下摸去,正好握住了棒子般的东西。

愣怔几秒,钥月白白皙的脸孔瞬间涨红连忙挣扎,哈奇夫的吻却落了下来,几乎将他的呼吸尽数夺走。被吻得晕乎乎,又是处经人事的他茫然之间连贞操都守不住,清白的身躯就这么的差点被污染。

是的,只是差一点,而非真正把他给办了。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感觉到了钥月白有危险的其余修仙的妖族都跑了过来轰走哈奇夫,并且把他给打伤。

钥月白宛如受惊的小鹿直接躲在月季花妖的怀里哭泣不已,那哭声实在令人揪心。

哈奇夫听到这哭声立马火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拒绝我!”

“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会放弃的,唯独你,我绝不会放手,永不放手!”

语毕,哈奇夫便恢复成血狼魔的原有形态狂奔离开了这片修仙区域。钥月白却无法平静下来,一千年来都得有个妖族帮忙看顾他,同时更让他们惊异钥月白的道行莫名其妙的越来越高,尾巴又再次增加一条,都成了六尾。

最令他们感到难以置信的是,钥月白越来越没有妖族该有的气息,却偏偏还不到羽化登仙的地步。

经过一千年的养神,钥月白倒是有些淡忘了哈奇夫的事情,更不愿意去回想,就一味地逃避。

他依然在这里生活愉快,也时常去帮助修仙的其余同类,但千年之久以来,他身边真正羽化登仙的也就只有两个妖族。

“月季姐姐,你是不是遇到瓶颈了?总感觉你最近心不在焉呢~”

“哎呀,被看出来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姐姐我认识了一名人类书生,对他有着很好的感觉。”

“感觉?”

“月白你还是别去深究,保持原样就好。”

之后钥月白再也没瞧见月季花妖,问起其他妖族都说没瞧见。直到三千年过去,他正式成了九尾的月白狐妖,在依然还未羽化登仙的其余友人们的注目下莫名列为仙班,甚至被赐予“月白仙尊”的名号。

此时的钥月白,已经准备离开这修仙区域到处逛逛再回来,毕竟这是他的根,他的家,也是他的领地。

没想到他离开到了外边,遇上与九千年前认识的神族少年依稀相识的人类少年,并且从他身上得知月季花妖已经灭绝,钥月白也瞬间明白了大家是在保护他,不让他得知真相后而伤心难过。

重点是,导致月季花妖灭绝的,真正好是血狼魔王——哈奇夫。

钥月白不由得想起了六千年前初识哈奇夫之时,那几乎被一道白光遮住的神秘人物所留下的一句话,一句直到现在他才终于真正明白的一句话。

孽缘。

此乃他们之间的缘起之初。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