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III - XXX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13 4:40:40pm

其他·同人


今天下午,是个风和日丽,非常平静的下午。这说不上是一个非常热的下午,但也说不上是一个非常凉快的下午。

从事务所透明的窗口可以清楚看见,种在大路对面的大树树枝正在摇摆着。轻微的风,正缓缓地吹过。或许是因为这个的关系,平时住在后边住宅区的小孩子们都跑了出来玩。往大树看去,可以看见几个小孩子坐在树下乘凉,分享自己手机里的东西……

啊,大煞风景啊。这种好天气根据爸妈的记载,不是应该拿出在家里珍藏已久的风筝出来放吗?大路对面的草场有半个足球场大,应该很适合放风筝吧?嗯……完全无法理解。可能是现代小孩的通病吧,但我们不也是小孩吗?

不是,我们已经算是青年了吧。但这不是我们沉迷于网络的借口,绝对不是。其实是不是这一点,我并不清楚,因为我并没有这种东西。

嗯……在此结束自己心中的小插曲似乎不错,毕竟还有正事要办。

我离开原本靠着的窗台,走到了柜台处的白板那里。看着上面老师写的积分榜,等待着他们的归来。

积分榜,是老师今早的决定。为了让他们认真起来的一个方法。给予他们分数的,自然是老师,条件嘛……不清楚。老师只是说了会给分数罢了,并没让我们知道基准是什么。

“回来咯!”

灵凤推开门,后面跟进来两个人。不用说,是班长和灵珑。进来事务所前会这么说的只有两个人,小依就是一个,另一个就是她。

“被依传染了吗?”老师合起手上的资料说道。

“喂……”坐在老师旁边的小依不满地回嘴。

“开玩笑的,去准备工作。”老师吩咐道。

准备工作吗……他们真的准备好了吗?倒不如问,我真的准备好了吗?

事到如今,管不了那么多了。虽然我并不是特别在意薪水但无端端被扣就是有点不平衡啊!

我拿出放在抽屉的马克笔,在先生原本为此案件所写上笔记上画上了两个大圆圈。圆圈的位置坐落在两位上班族的名字上,是这次事件的三个目标之二,保护目标吗?算是吧,那三人是最有可能遇袭,不,应该说是一定会遇袭的目标。只要身上配有心脏起伏器的人都会遇到危险。

“我们现在能到外面到处跑的大概只有三个人了。”灵珑说。

三个人?

“嘉盛、姐姐和我。”灵凤指着在座各位的人说道。

“我呢?”我疑惑地问。

“妳啊……咳咳……”灵凤面露难色说,“……体能不太好好像有点太过抬举妳了。”

“诶!”

说这话什么意思嘛!我体能是差了点但这么说也太过分了吧!

“调侃上司,灵凤扣一分。”老师说。

“诶?”

我拿出白板檫,把她名字旁边的数字零擦掉然后写上‘-1’。

“第一天就负一了,接下来就有得受了。”灵珑开玩笑说。

反正到最后倒数第一的,肯定不是灵凤就对了。小依只是生病了,没办法打闹罢了。如果换作是平常的她的话……哈哈!

“总之,他们对我们所说的话还是抱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A是说会到医院检查仪器,看看是否正常运作。B则是不予置评,只是要求我们不要烦她。”班长按照他们昨天的访问结果说道。

A和B是我们给予目标的代号。一直在叫名字有点麻烦所以就给他们取了个代号,难的目标是A,女的目标是B,清楚明了。

虽然算是保护目标,但两人明显地并不相信我们所说的话。嗯……说的也是,谁会相信一个陌生中学生的话呢?

“应该怎么做呢?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迟早会换他们遇害的吧?”灵珑低头嘀咕道。

确实,我们不能干瞪眼什么都不做。但是应该怎么做呢……

——叮铃铃

这次响的,并不是楼上的有线电话,而是事务所门前的铃铛。说也奇怪,虽然每天都在这里但我并没怎么听过铃铛的声音。大概是因为他们每次进来的时候都大声喧闹,把铃铛的声音都盖掉了吧。

但这时候会上来找我们的,会是谁呢?我清楚记得我们在接下警方委托的时候就已经挂上休业的牌子了才对。

“社团活动不告诉会员的吗?”一把陌生亦熟悉的声音说道。感觉上是一直在一起但又不认识的人,有点奇怪。

我们全员一致往玄关看去,看到有几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都是男的,但其中一个个子比其他人矮小一些。他走在其他人前面,好像是领头的。

这是来寻仇的吧!

我心中冒出这一丝不切实际的想法。确实,对方不是说了‘社团活动’四字吗?怎么会来寻仇呢?但我不知道有新的成员加入啊,难道是孟德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新人吗?不可能吧,老师那里应该会接到加入申请才对啊。

“我没有收到加入申请,所以你不是成员。还有,不要把外人带进来。”老师看着资料喝着牛奶说道。

“学校外面就不是班主任了。”那个人这么说道。

这么说的话,就是同班同学了。但……哦,是那个人啊。休息时间聊天的时候孟德经常提起的人,似乎是个麻烦人物呢。

“要分散开来还是一起呢?”灵珑问。

诶?无视?

“专注工作,灵珑加一分。”

“有外人在,委托项目的隐私有危险。”班长说。

“保护委托人以及事务的隐私,嘉盛加一分。还有,不用担心,反正迟早会公诸于世的。”

嗯……确实如此。事情差个水落石出,把犯人抓起来以后警方一定会借此事大说一番,然后把功劳一揽而尽。但我们的任务只是为了保护目标并且找出犯人而已,并不是借此出名。这点我是很明白的。

“那么继续,我是觉得分开的话会比较好。”我这么说着。

想要继续工作的我们,却被那不识相的打扰了。

会这么说,只是因为突然想起之前就被他闹过一次。这次来,大概也是来闹的吧?

“反正就是些找猫猫狗狗的工作——”

“呐,分开的话我是觉得B那里派两个人去比较好。毕竟比较顽固,而且穿着高跟鞋比较难跑。”灵凤不理会那个人的话,说出她的想法。

“专心工作、理性建议,灵凤加两分。”

嗯……她这么说也是对的。

“喂——”

“说是保护,其实是跟踪吧?”班长说。

“确实,我们是要暗中保护,所以不能让人家知道。”灵珑补充道,“但是要怎么做?A驾车,B搭巴士,有点难。”

“开什么——”

“你闭嘴。”

不知为何,我突然骂了起来。

“呀……一点威吓力都没有啊……勉强给个半分吧。”老师无奈地说,“……履行代理社长的义务,娜资加半分。”

没有威吓力……没有威吓力……没有威吓力……

能的话,我还真想要挖个洞跳进去。只可惜,这是钢筋混凝土地板。只可惜,这是铺了木头的钢筋混凝土地板。只可惜,这是位于一楼,铺了木头的钢筋混凝土地板。

“听到了吧?”老师放下手中的资料,拿起茶几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这一口牛奶,就好像被附加了什么魔法一样,一瞬间就让老师那从容不迫的态度变了。啊,一不小心就用了这种修辞。咳咳,以后会注意的。

老师脸上的表情,少了一份平时对待我们的温柔,多的,是平时对待犯人的冰冷的态度。那种表情我并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比凶狠还要高一点,但却又比想要杀人的还要低一点。嗯……在这样搞下去中文成绩会退步啊……

“听到了的话,给我滚。如你所说,在学校外就不是班主任,所以……”

——嘎啦

老师压了压手指的关节,面不改色地说:“继续妨碍孩子们的工作的话小心被揍, 挺着肚子打人虽然有点碍事但这一二三四五六个……有点多呢,全部一起来好了。”

诶!‘人有点多’这句话是这么接的吗!啊不对!这整句句子都有问题的吧!

“哎,这里谁都能动粗就是妳不行。”维芯阿姨的声音从门外穿进来。

只见她拎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放到了桌上。

“我今天只是来把你们申请的东西交给你们以及关心委托的进展而已,待会就要走了,可惜呢。”

她这么说着,穿过了人群走到了沙发那里,坐下来以后便把袋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

先是一本本的黑色小本子,总共有六本,然后是三个小盒子,最后是一大本的资料。

“哦我们申请的总算来了。”老师拿起一本黑色小本子说道。

“未满十八的关系,所以花了很多时间游说才答应的,对不起啦。”维芯阿姨无奈地说。

刚刚闯进来的那位同学拿起一本黑色小本子,说:“不过是本笔记本罢了……”他这么说着把本子打开,但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说不出话了。

“W.A.D,World Association of Detectives,中译世界侦探协会。”老师打了个哈欠说,“Type……哦不错嘛,犯罪调查。这样一来就不会被阻止了。”

花了很多时间游说……难道老师他们瞒着我们申请证件?

灵珑灵凤听老师这么说便凑了过去。她们拿起一本来看,同时抱怨道:“用的是学生证的照片会不会太没诚意了啊?”

“妳们老师说不要和妳们说嘛。”维芯阿姨挥了挥手说,“对了,头五年的费用我们会承担,接下来就靠你们咯。”

“他们多两年就毕业了,到时候还会不会留下来就不知道了。”老师说。

“随缘吧……啊对了,那几宗杀人案的进度到哪里了?”

“如妳所见,有人妨碍他们工作。”

维芯阿姨往他们看了一眼,轻叹一口气,从裤袋里拿出警察的证件说:“不想打扰警察局喝茶就滚,我们有正事要办,没时间陪小屁孩玩。”

进度吗……毫无进度吧……目前想到的,只有死守可能遇害的目标。啊,话说回来,还有一个人是可能遇害的,就是那位老人家。但我们对他一无所知,不知道应该从哪里下手啊……得找时间拜访人家了。

“哈喽?”

“诶?”

我回过神来,发现灵珑的手在我眼前挥着。

“诶什么,不专心哦。”她把手放下以后说,“那个阿姨要听报告。”

“叫阿姨会不会太老了一点?”维芯阿姨抱怨道。

女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会特别在意人家对自己的称呼……我以后也会这样吗?

“目前并没有什么进展,能做的只有死守。班长跟着A,其余两人跟着B。有什么状况的话就通知这里的人。我会去那老人那里确认情形,之后会让你们知道。”这是我目前能够得出的东西。

“下个星期开学了,到时我会叫人去顶替的。”

说完,她站起来道别以后就走了。

那群人什么时候走的啊……算了,不关我的事,反正是被老师他们强行赶走的吧。

“那么我们出门了,再见。”灵珑这么说着,把灵凤拉了出去。

随之,班长也出门了。看来我也是时候工作了啊。

我拿起笔记本准备出门的时候被老师叫住了,说是先帮忙把小依扶上楼。直至那时我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睡着了……

人扶了上去,拿了我的证件笔记本以及老师硬塞给我的零钱和小依的手机就出门了。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嘛……随缘吧,到了那里见了面就知道要谈什么了……大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