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繁家过去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4 11:19:50am

奇幻·玄幻


或许是从未想过会有人(炽翼不是人……)竟然会问自己这个问题的业雪娉有点不晓得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顾忌到司湫语在场的关系,更加无法回答,哪怕她知道她可以回答炽翼的问题,毕竟炽翼的身份她又不是不晓得。

司湫语有看到业雪娉眼神闪烁,立马就猜到了她可能有事隐瞒,只是不晓得她到底隐瞒了什么,又或者应该说是只想要隐瞒他。

仿佛看出些端倪的炽翼默然片刻,旋即便让司湫语先离开一下让他跟业雪娉好好谈谈。

无奈之下司湫语只好先退出客厅回到房里等待。

究竟炽翼的提问以及业雪娉的惊诧,代表着什么,司湫语实在很想知道,迫切地想要去明白繁枫黎的过去。

还有一点就是……

为什么繁枫黎会被“选上”?霜白色的灵力变成纯净的黑暗灵力是一件匪夷所思之事,而空境繁的某些记载倒也有记录了这件事,只是那会让人看了后感到十分气愤。

就在他已经开始胡思乱想这些有的没的之时,炽翼迳自打开了门,神色少有的起了些变化。见状的司湫语也就意识到炽翼从业雪娉那儿得知了什么,却在看到他的时候表情就变得特别奇怪。

到底业雪娉隐瞒了什么事情是不能让他知道的?而且,看样子就连宣清凛都被隐瞒了下来。

“炽翼拜托你不要骗我,我要的是真相。”司湫语斩钉截铁地说道,他坚持要得知真相而非谎言。

失落历史就是一个“真相”,现在的历史则是一个半“真相”半“谎言”。

大家都有权利可以获知真实的结果。

“……如果我是你,我可能会选择永远都不想知道这个残忍的‘真相’。”炽翼微微垂帘,表情出卖了他,让司湫语感觉的出繁枫黎的过去,远远没有他所想的那般简单,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复杂又痛苦。

“即使如此我也必须面对。即使再怎么残忍亦不会比起失落历史还要残忍。”司湫语不肯让步,非得知晓他想要的真相。

既然司湫语死活都要知晓“真相”,炽翼也就努力地心平气和把从业雪娉那儿听来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司湫语。当然,他有经过一些修饰,但也确实是真正的真相。

空境繁比起神眷司更加早毁灭,而且毁灭的时间是在五十几年前。

那个时候的业雪娉尚且年轻,也还没认识谭卿酌,是个正值十七、八岁的花季少女,很多男孩子追求却可惜没看得上任何一个。话虽如此,当时的她认识了一对繁姓夫妇以及其孩子——七岁的繁枫黎。

繁姓夫妇一家三口生活在萍幽城,是黑暗教廷屠城之前的事情,而且繁姓夫妇那时还没死。业雪娉跟他们一家人相处的非常愉快,因为他们都是失落家族的后人,同为神族,虽然是半神族。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突然到让人措手不及。

消灭者不知从何处收到了消息得知最后的空境繁后人暂时定居此城,找到了繁姓两夫妇并大打出手差点毁了这个城镇。由于业雪娉血缘稀薄,故此她代替了那对夫妇保护繁枫黎。

可惜两夫妇加起来都打不过那个消灭者,甚至还有败下阵来的趋势。

于是繁父第一想到的就是利用儿子作为献祭以获得强大力量。繁母坚决反对,但面对这难缠又强大的消灭者,他们也只能选择通过“献祭”换取更强的力量击退消灭者,至少这么做也能保护儿子。

业雪娉强烈地阻止繁姓夫妇利用儿子换取这种来历不明的力量,然而她势单力薄,压根儿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繁枫黎献祭,半张脸毁容,他们也因此获得了强大的灵力,瞬间秒杀消灭者。不过,他们将消灭者给灭得尸骨无存。

不仅如此,通过献祭获得强大灵力的繁姓夫妇也在消灭了消灭者之后,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业雪娉和繁枫黎亲眼目睹繁姓夫妇被纯粹的黑暗力量自地面浮现出来,化为五朵花瓣将他们包裹起来,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鲜红的血液自缝隙处喷洒出来。

温热的血液,几乎落在他们俩身上,年仅七岁的繁枫黎由于父母如此惨死在自己的面前,整个人都疯了,心智更是从此改变。

为了照顾繁家遗孤,业雪娉就暂时逗留在这个萍幽城。但她没想到七岁的他因为父母的死而觉醒术士,天生灵力几乎达到了罕见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

一直到了繁枫黎二十岁的时候,也就是距今为止四十几年前,黑暗教廷屠城之日,业雪娉当时已经跟谭卿酌在一起并且有了孩子,所以她人不在萍幽城。

等她得知黑暗教廷屠城,回到萍幽城时,萍幽城空无一人,尸体什么的早已收拾干净,问了人也没人知道繁枫黎的下落。

在那之后又过了二十年,她提供了友情协助帮忙一位老术士退治为患的妖魔,无意中遇上“献祭反噬”的繁枫黎陷入疯狂状态,胡乱屠杀妖魔、动物。也幸好繁枫黎尚且记得业雪娉,勉强稳定下来。

最后就这样到了现在……

“……等等!这么说来……枫黎岂不是六十多岁了?!”司湫语一开始是被真相给惊了,但下一秒他却想起繁枫黎的年纪,整个人都有点懵。

“呃……应该吧?”炽翼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该叫他爷爷吗……”司湫语一脸认真地问道。

“这个问题不应该拿来问我吧?”炽翼哭笑不得。

当然这种话题并没有持续太久,炽翼之后也离开回到了冥府,司湫语的情绪也终于完全平复下来。虽然,繁枫黎暂时回不来,闇沭灯不可能这么快放人回来。

重新躺在床上,司湫语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思绪却飘得越来越远。

归还失落历史的任务,他还没有完成,也渐渐的……不懂该怎么结束这一切。

果然重点还是“那个”吧?

三本“书”之中,两本都已经出现了,剩下的“那一本”反倒是真正的关键点,还有就是最重要的“祭魂”。可是他完全搞不懂“祭魂”的意思!就算是前世他也没有听说过何谓“祭魂”!

烦躁不已地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他选择放弃思考转而……睡觉。对,睡觉帮助继续思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