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圣月藏书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5 1:47:07pm

奇幻·玄幻


公立图书馆暂时就不去了的司湫语直接传送到圣月城一趟。他从宣清凛那儿得知圣月城作为拥有最为完善资讯的史诗级图书馆,迫不及待的就用传送阵跑过来。至于入境许可证的问题,他直接用身份跳过许可证的问题便直接入境。

出乎预料的是,来迎接他的人赫然圣月审判所最高审判长,也是最资深的审判长——盛卿源,谭楚唯的亲叔叔。相当然而,盛卿源也知晓了谭楚唯的死,所以看到到来的司湫语之时,他的表情显得有些难过。

即使如此,盛卿源还是得尽自己的本分,像个导游般引领司湫语到被誉为史诗级的圣月城公立图书馆。

这是一所仿佛经过数百载却屹立不倒,堪称最古老的图书馆,那木头都腐朽了却依然能够支撑这个图书馆不让其倒下。

图书馆的内部非常宽阔,让人惊叹不已的书海可说是让司湫语叹为观止。他以为鸣初城的公立图书馆可以列为最多藏书的图书馆排名之内,没想到圣月城的公立图书馆才是最强的。

不过圣月城的公立图书馆并没有在排名之内,因为这是无法比较的。

话题扯远,回到正题,盛卿源持有特权,故此他直接带着司湫语去办理登记手续后,在柜台稍微打个照面,一名图书管理员便走过来把他们俩引导到真正的目的地——藏书阁。

与鸣初城的公立图书馆不同的是,圣月城这里的是被称为“藏书阁”。顾名思义,估计是这已经不是“内室”,而是“阁楼”。

雕刻着龙与凤、腐朽的木头散发着淡淡沉香味儿,很显然使用沉香木制造的双门禁闭。

只见那位图书管理员抬起手露出了手腕上戴着的碧绿镯子,中间镶嵌一颗宝蓝色的云形状玉石,将玉石对准一个凹陷后,宝蓝色的光满满地沿着那些刻纹,将双门上的雕刻全都点亮。

“咔嚓”。

仿佛开锁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门缓缓地从外往内自动推开,露出了里面两层楼的古怪阁楼,架子上摆放的是整整齐齐、跟着顺序的重要文献与记载,同时也包括了珍贵的手稿。

司湫语发现,架子上甚至摆放了竹简和木简。

“竹简都是从你那儿送来的。”盛卿源好心地解释道,因为他是负责接受这些重要文案的负责人员。

“我那儿?我没送过啊?”司湫语一脸茫然,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瞬间从茫然变成满脸黑线。

盛卿源一头雾水地喃喃道,“不是你送的那还会有谁送这些重要的文案过来……?”

司湫语扶额接话道:“是凛那家伙瞒着我偷偷送过来的……他吩咐过我,如果翻译完了后就把东西交给他,他自有办法处理。”

于是盛卿源无语了,图书管理员也很无语。

先不说盛卿源,这个图书管理员貌似挺有来头的,而且长相不错,十分甜美可人,性格温婉贤淑,举止仪态都很优雅大方,简直就是个名门闺秀。

看出司湫语对于图书管理员的好奇,盛卿源立刻介绍说:“啊啊,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越家的千金,越芩雅。而这位呢则是鸣初城的术士,司湫语。”

图书管理员——越芩雅于是微微颔首,脸上挂着一抹好看的笑容,“你好。”

“呃,你好。”司湫语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越家跟盛家一样都是圣月审判所的人,两个家族的姓氏合起来刚好与“圣月”同音。

“盛伯父,他有获得许可进入藏书阁?”越芩雅不解地问道。

这问题问得很突然,盛卿源一时间有点不晓得该不该如实相告。毕竟术士管理总协会有下过一个死规定就是——“除非本人许可,否则不可将未满十八的荣誉术士名号告知他人,以免招来杀生之祸”。

其实这规定是为了柯水竹而建立的,因为柯水竹跟司湫语以及死去的谭楚唯一样,都是未满十八便荣获荣誉名号,只是当时的柯水竹还很狂妄不像现在这般稳重,凭着十七岁灵竹术士的名号到处闯祸却把对方打趴成了传奇。

知道盛卿源在顾忌什么的司湫语撇撇嘴,朝他微微颔首,示意了盛卿源可以如实相告。

于是盛卿源用着很无奈的语气告诉越芩雅有关司湫语的身份问题,听得越芩雅满脸的难以置信,脸上更是露出大大的佩服表情。

之后越芩雅也就不打扰司湫语和盛卿源,先行离去,而这边厢司湫语已经开始翻找他所需要的资料,一些对于“归还”而言非常重要的资料。

“小语啊,你到底是想找什么?”

“祭魂仪式和灭灵之书。啊……这个需要字典翻译……”司湫语一边翻找想要的资料,一边回道,顺便还多了一句不相关的话语。

“你说的东西都有点……深奥。需要帮忙吗?”

“那么帮我去外边找语言类的书籍过来,最好是……嗯……魔语、精灵语……这是啥文字我怎么都看不懂……哦噢,我知道这是什么了。”结果司湫语反而像是在自言自语。

盛卿源苦笑着摇摇头,先不管他还要找的另一个语言文字是什么,跑去帮忙找来魔语和精灵语的研究和结构之类的书籍过来,然后又被司湫语使唤去找其他古古怪怪的语言类书籍。

不一会儿藏书阁里供人阅读做笔记的桌子堆满了语言类的书籍,除此之外便是散乱的写满复杂文字符号与注释的泛黄白纸。

司湫语一埋头就是全神贯注地破解不懂的文字符号,一边手速倒是越来越快,做的笔记意外的整齐,让盛卿源看的都有些佩服到五体投地。

“我去倒杯茶,拿些糕点过来。”盛卿源摇摇头,留下这句话就打算去茶水室。

“顺便帮我找找妖魔图鉴,越古老或是根据城镇排列的图鉴都行。”

这已经是头也不抬。

可见得他专心致志,也很努力地在做着已经是翻译类型的工作。盛卿源倒也不抱怨,他知道司湫语身负重任,再加上他也满心期待所谓的“失落历史归还”,于是任劳无怨的他真的顺便把图鉴也给找来,还找了不止一本。

喝着茶,吃着糕点,司湫语依然很专心地做着翻译工作。可是,偏偏就是有事情打扰他,让他没法继续做下去。

所谓的有事情是指什么呢?

上一次是“破坏者”祖戈维黑瑟带着“崩坏之书”破坏了他的工作,甚至出动了难以寻觅的“调停者”緕嫊带着“治疗之书”为他调停破坏。

那么这一次又是什么?

没什么啦,这次不是“破坏者”也不是“调停者”的干扰,而是黑暗教廷胆大包天到攻击圣月城,间接打扰了他的翻译工作。

“这是第一次黑暗教廷选择攻击我们的城镇呢。”盛卿源感到十分稀奇,同时也不忘带着司湫语直接回到审判所。

黑着一张脸并且满脸写着“本少超级不爽”的司湫语眼神带着满满的哀怨瞪着圣月城门外,久攻不下的黑暗教廷成员们。

下一刻——

“时殗冰蚀。”

银白光线形成巨大术式图阵悬浮在空中对准那群黑暗教廷成员,无数银色冰锥毫无预警地从图阵之中喷射而出,宛如雨点撒下。

在旁的盛卿源哑然许久,却也只能给司湫语一句评语——你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