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瓦力执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6 10:59:13am

奇幻·玄幻


无数冰锥仿若雨水哗啦啦地落下并且将大部分的黑暗教廷成员给击伤,负责指挥的黑暗执事——瓦力执事不慌不忙地吩咐负责防御的信徒张开最坚固的防护罩保护他们,继续进攻圣月城的城墙与城门。

即使如此城墙与城门并没有出现任何被破坏的痕迹,连个裂缝都没有。瓦力执事渐渐的有些耐不住,想要使用特级术式来破坏该死碍眼的城墙。

只要城墙破了,他们就可以进攻。

当然是让信徒们去送死当肉盾,而他就负责指挥,负责擒拿圣月城的城主——圣月审判所的最高审判员——据说是隐藏的审判长的盛卿源。

审判所最高处,司湫语一眼就看到了很显然是负责指挥的瓦力执事。他不知道这个满脸胡渣西方脸孔又是金发碧眼的男人是执事还是司铎,不过能够负责指挥的话估计职位是不小的。

“感觉他有特级术士的实力……”司湫语指着瓦力执事,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那么小语你就歇着别动手,圣月城的危难就由圣月城的人自己负责。”盛卿源果断拒绝司湫语的帮忙,哪怕这是善意的帮助。

无谓地耸耸肩,司湫语并没有太大的打算要帮忙盛卿源,帮助这个战力最强的古老城镇。即使他不出手,圣月城的隐世高手们也会出手。

方才他只不过是因为被打扰了所以特别生气才会使用范围攻击。

下一秒,一场大战展开,然而圣月城这边却是完全的压倒性胜利,并且还压制住黑暗教廷的攻势。

五颜六色的术法攻击让人眼花缭乱 ,但该是勉强分辨得出主攻的是圣月城这边的人,至于敌方的黑暗教廷……

微微皱眉,司湫语看到了一个呈淡色的黑色光球,所有来自圣月城术士们的攻击并没有击中任何一个信徒、会士。

“快停止这无谓的攻击!”

“怎么突然间……?”

由于司湫语这么突然一喊,盛卿源有些愣怔,不解地看向他。虽然是说过别动手,但别动手也是指别出手、插手。

然而司湫语并没有多加解释,他说过别动手却还是当着盛卿源的面划出来了他根本没用过的另一个术式图阵,而且还是特级术式。

宛如某种星座组合而成,银色光线交错,自带的银色光点特效依旧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目光。巨大的银白星座悬在半空之中,仿佛快要碰触到天际。随着手指的动作移动起来的银白星座直接飘浮到几乎看不见的黑色光球之上,呈时钟状的星座之中,时针、分针、秒针开始转动。

“当、当、当”。

“嗡~~~~~~~~~~~~”

先是经常听到的那种古老壁钟发出的“当当”声响,旋即奇异犹如耳鸣的刺耳怪声穿透黑色光球,严重影响所有的黑暗教廷成员,就连瓦力执事都抵挡不住这种类似音波的攻击。

然而这并非音波攻击,因为就在下一刻,时钟星座银芒闪耀,时针分针秒针分别成为最强的攻击,带着银色光点特效砸了下来,贯穿黑色光球,破坏了这个完美的防护罩。

“时滞银星。”

最后司湫语补上了这四个字,也是这个术式的名字。

盛卿源瞠目结舌呆看着司湫语好一会儿,不由苦笑地摇摇头。

“说好不动手呢?”

“这是‘插手’,不是‘动手’。”司湫语一脸认真地解释。

“都一样意思的吧?”盛卿源实在哭笑不得。

“一个是‘插’,一个是‘动’,哪里一样?”司湫语依然那一脸的认真。

不过不知为何盛卿源突然咳嗽起来,满脸的黑线瞪着司湫语,害得司湫语很无辜都不知道自己是说错了什么。

然而他没说错啊?“动手”和“插手”是不一样的不是吗?一个是“开始做”,一个是“帮忙做”,明明就两个意思。

也亏得司湫语这个时候挺天然呆没有察觉到方才自己所说的话语有哪里不对劲,因为他说那句话是没有特别的意思,而且也不可能是那种很污的意思。

至于“插”和“动”所指的“污”的意思就任君想象啦。

言归正传,盛卿源也没有继续跟司湫语瞎掰下去。方才的情景他都亲眼看见,也晓得为何司湫语要“插手”帮助他们。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次黑暗教廷是有备而来,竟然有了个这么厉害的防护罩,只可惜被司湫语完全破坏掉。

这不,他们在这么高的地方都能听见下边的声音,尤其怒吼般的挑衅声特别响亮。

“可恨的神眷司你有种就给我单挑啊!来单挑啊我不怕你!!”瓦力执事气疯了,却没有受到任何一丝的伤害,反倒是负责架起防护罩的会士们无一不遭到重创。

挑眉看着瓦力执事,司湫语跟他二人四目交汇,最后司湫语拍了拍盛卿源的肩膀,点点头不说话,很突然的就从这高楼往下一跳。

此举当下惊得盛卿源赶紧跑过去一看,却又再下一秒惊诧到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司湫语纵身一跃后,背部就羽化出半透明如薄纱般的翅膀,带着一股轻盈感觉地在半空中飞翔,银色光点般的特效也再次出现。

许多术士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即使是武者和医师也不例外。看到在飞翔的他,几乎是所有人都给予他一记目瞪口呆,但司湫语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如何帮忙保护圣月城,因为他很清楚这次负责指挥的家伙不容易对付。

实际上瓦力执事确实不好对付,毕竟他能够当指挥是因为拥有特殊天赋。要是繁枫黎有在的话,或许就能告诉司湫语有关瓦力执事的能力,必要时刻也可以压制住瓦力执事。

不为什么,瓦力执事是繁枫黎的手下败将。

“报上你的名号。”司湫语淡然地问道,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不像是人类,让瓦力执事气得直跺脚。

冷哼一声,语气很不好的瓦力执事倒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号,“瓦力执事!”

“瓦解力量的执事吗?”司湫语打趣道。

“混账!不许你用我的名字来开玩笑!”瓦力执事当场抓狂。

“哎哟哟,脾气还真不好呢,跟白队有的比啊~”司湫语一改所谓的淡定、出尘,继续搞幽默。

“看我不杀了你!!竟敢拿我的名字取笑我!!简直就是跟疯黎没什么两样!!”瓦力执事说着话的当儿,已经划出了黄色的术式图阵。

单调的黄色图形就只有线条组成,含有土元素的物体也随着他的图阵起了反应。

司湫语眼见尘土都扬起围绕着瓦力执事转圈圈,立刻想明白了什么,暗中张开了银色屏障却故意将之透明化。

“看来枫黎把你整得挺惨呀?”司湫语继续激怒他。

“闭嘴!!!!!!”

“罗里吧嗦的赶快发动攻击不就好了吗?”司湫语摇摇头,露出了令人费解的讨厌表情。

狂叫了好几声的瓦力执事操纵所有含有土元素的物体,用尽力量般地将其形成强力攻击冲过去。

“土元素,听吾之命……土舞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