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IV - XXX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16 8:55:50am

其他·同人


今天我非常早就起床了,比平时还早。平日里要我这种时间起床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早起不然我是肯定爬不起来的,再加上现在下雨,多么适合睡觉啊……

不行!这样下去我肯定又会睡着的,我这么早起来不是为了继续睡觉的。

我一大早起来只是为了帮忙准备三人份的早餐然后整理一下老师的住家。这算是报答他们肯在我妈出差的这一段时间收留我的恩情吧?可以这么说的吧,大概。

总之,我弄好早餐以后便在客厅里整理桌子上的东西。说来惭愧,我在自己家都没这么做过,没想到来到了其他人的家却会自主帮忙做家事。我对于我的母亲似乎有点过分了啊……是要好好反省一下的。

“娜资。”

身后突然传过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结果手中的东西都散落一地,庆幸的是那一些只是书本,并没有易碎的东西。

我转过头,发现老师挺着肚子站在那里。

“老,老师……”

不知为何,帮忙做家事明明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我说话的样子却有如小偷一样。

“在干嘛?”老师目露凶光。

咦!这就被怀疑了吗!

“在在在整理!”

口,口吃了!

这下嫌疑会更加大了吧……从今以后不能踏足此地?还是永远都不要见面了?后者是不可能的,直到毕业以前我就有机会和老师以及小依见面……

已经在脑里想了一大堆被惩罚的方式的我,没有料到老师会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那么紧张干嘛?我疑心没那么重。”老师笑着说。

刚才是在开玩笑吗!

老师说的也对,疑心重到这一种程度的话是不会让其他人轻易住进自己家的吧?就算我是小依的朋友、他们的员工但那风险还是太高了些。我自己也应该要注意一下,不要做出任何会引起他人怀疑的事……

“娜资?”老师疑惑地看着我。

“有!”

“干嘛?”老师问。

“没干嘛。”

让老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话又会被嘲笑的吧?刚那一次就够了!

“以后没必要这样了,抢了依的工作的话她会发脾气的。”老师指着小依的房间说。

“她生病了,让我做一天没关系的吧?”我笑着说。

“也是,把后面的东西都端出来吧。之后再去看她醒了没。”老师吩咐道。

我遵照老师的吩咐,把厨房里的东西都端到了客厅去。

我为她们准备的是煎蛋、烤面包以及一些清淡的粥。蛋和面包就不用说了,我一厨师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会?就是粥那一部分我觉得有点难。

因为不想大费周章所以就没把冷冻库的鱼拿出来,但又因为煎了蛋所以再煮鸡蛋粥的话个人觉得有点笨。就在此时我想起了我每次生病妈妈都会煮的粥,里面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些青菜和洋葱,觉得不错所以就照样子煮了。好不好吃嘛……不知道!

我走到小依的房门前面,敲了门以后便开门进去。打开电灯按钮,以为她躺在床上的我就也理所当然的往她的床看去,怎知没有看到她。

奇怪了,没在床上会在哪里?

——咚

脚边传来声音。我往下面看去,发现小依的头就在我脚边。她睡眼惺忪的样子看着我,然后微微地笑了。

“早安。”她笑着说,“我还活着这算是大幸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呢。要是我不小心一脚踩下去的话她的头盖骨会裂开的吧?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我的力气没有大到那种程度啊!我这一脚大概也只能让她骨折吧……有什么差别呢?

“为什么睡在地上?”我蹲下来抓着她的肩膀往上拉。

她坐了起来,伸了一个腰以后转过头来。“木头地板比较凉。”她依旧是笑脸迎人。

我伸出手,摸着她的额头确认状况。

“退了一点。”

“就说睡地板有帮助。”她神气地说,之后大概是因为想要把鼻涕吸回去吧,她抽着鼻子打哈欠。

等等,她怎么办到的?这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做到的啊!

“妳的身体构造有点奇怪……”这句话脱口而出,让我觉得有些羞愧。不管什么时候说这句话听起来就是奇怪。

她疑惑地看着我,并不明白我刚才的发言是什么意思。

“快起来,吃早餐了。”我急忙转移话题。

“嗯。”她笑着说,东摇西摆地站了起来。我实在是不忍心让她这样走出去所以便扶了她一把。怎知她转过头来,嘟着嘴说:“我只是躺着太久爬起来的时候脚麻痹而已。”

她说出的那一段文字我根本就听不明白,但从表情上来看的话大概是不要我扶吧?我也只能这样解读了吧?

走出房门,看见老师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我煮的那一锅粥。发现我们走出来以后问:“这东西不会只有草和葱吧?”

“诶?我放的明明是菜。”

“那只是把草给人吃的借口,它们是不是都是植物?”老师看着我问。

草和菜都是植物没错但这么说也太过极端了吧?把草给人吃的借口什么的……

“妳的表情说出答案了,不要拿我们和草食动物不同品种来辩解。”老师瞪着我说,“牛和人类不同品种,草也有不同品种的。这种被称为白菜,学名 brassica rapa chinensis 的草只不过是凑巧被我们人类拿来吃罢了。”

连学名都搬出来了啊!

“姐姐,这么不想吃菜吗?”小依盛了一碗粥,看着老师笑着说。

“只是今天不想吃而已。”

只是不想要吃菜而已就长篇大论,连学名都搬出来了啊!到底有多任性啊!

“那么姐姐想吃什么?”小依问。

老师抬头看着日光灯,想了很久。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我认识的老师并不是这样的!她才不会为了不吃草……我怎么和老师一样用‘草’来代替‘菜’了!

“牛肉汉堡好像不错。”

这句话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我都觉得是正常的,可以接受的,但从老师的口里说出来就是有点怪。

“这么早吃那个对身体不好吧……”我无力地说。

“不然吃什么才健康?”老师的表情就像是在说‘狡辩啊,我生物学毕业的,妳吵不赢我’一样。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我认输了,行吧?

老师突然间叹了口气,一脸非常精神的样子拿起小依刚盛满粥的碗以及汤匙以后吃了一口。

“果然,每天早上都必须找个人吵架,这样比较容易把东西吃下肚。”

刚刚是故意的吗!

此时的我,比狼还要狼狈……我不适合说笑话呢……

用过早餐,帮忙清理以后我回到了客房,拿齐待会出门要用的东西以后就走了……我是想要这样的。

东西拿齐,刚踏出房门就被躺在客厅沙发上的小依追问。去哪里?和谁去?自己一个人行吗?之类的问题都被问过,然而,她的最后一个问题是我意想不到的。

“嘉盛今天会来吗?”她靠着沙发背部把自己撑起来。她此时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要说认真的话又不像,比较像是下定决心的样子。

“不知道,工作完以后应该会来一趟吧,但那时应该也已经很晚了吧……”

没记错的话我给他的任务是跟踪任务,最早也要傍晚五点才会结束工作吧。

听完我的回复,感觉她的心情有点低落了。难道说……她心中那管理恋情的按钮被打开了吗?

“打通电话问吧。”我说。

“可是会妨碍到他工作的吧?”她担心地问。

诶嘿嘿,人妻属性觉醒了啊……啊不不不不不,不可以这么说,不可以取笑人家。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褒义词啊……

咳咳。

“跟踪任务很无聊的吧?正好打过去帮他解闷。”

她抬起头,思考了一会儿后笑着说:“谢——”

然而,她还没说完就倒在了沙发上睡着了。

我到她房间拿了被单以后帮她盖上,然后在她头上贴了一个散热贴。在那之后我才出门工作。老师的话大概是吃过早餐就下楼了,应该只是在楼下等客人而已吧……有没有客人我们也不知道啊。

走到了楼下,截了一辆计程车。虽然说一个女孩子搭计程车有点危险但除了这个我没办法了啊,又不知道应该搭哪一辆公共巴士,也不想让老师载送。老师的话大概会和我一起进去然后一直到访谈结束为止吧?

“到了。”

计程车司机转过头来,把我给他的纸条交还给我。作为交换,我从钱包里拿出十令吉交给了他。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搭计程车,不知道收费是多少的缘故,我给了钱就直接下车了。要不是他把我叫着的话我也不知道十令吉绰绰有余,也不知道其实是按照路程算的……

计程车……原来这么解啊!

咳咳,真,真的不是我无知,只是我没认真想过罢了!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