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6-3 溫蒂VS伊麗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7-16 12:52:55pm

奇幻·玄幻


時間:12:54PM

地點:洛斯艾仁,南方,商店街

「呼~贏了!這樣就有七分啦!」一名束起高馬尾的女孩,從岩白色長褲褲袋中拿出兩塊分別是【14】和【22】號的牌子。

「哪來的七分?」

「自己的牌子三分,兩名目標外的牌子各兩分,加起來就七分啦。」

「嗯……還是不懂。人類的數學真麻煩。」

「哪有……明明就很簡單,是璐璐妳太笨而已。」

全長二十七公分,外形如雪貂,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高貴的優雅;柔順白毛覆蓋全身,摸起來就像撫著最頂級的羽毛,非常輕柔、舒服;倒立的三角尖耳微微抽動,五條尾巴不悅地全豎起——【契約寵】璐璐威脅道:

「是想吃我一記鋼尾嗎?」

牠的主人蕾娜吐舌回以一個鬼臉,道:「我才不會那麼笨提供魔力讓妳打我。」

璐璐沒好氣地低下頭,忍住不翻白眼的衝動,隨即輕鬆跳到身高173的蕾娜肩上,說:「走吧,尋找下個目標,別在這裡耗時間。」

她倆經常像這樣鬥嘴,真的吵起來也沒幾次。表面上,她們是主僕關係;實際上,她們的感情深厚如家人,彼此間的羈絆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從璐璐還是一顆未孵化的蛋時,蕾娜已開始悉心照料它。經過漫長的七百三十天孵化期,璐璐從蛋裡破殼而出之時,當時還是個五歲小女孩的蕾娜,眼見新生命誕生於自己眼前,不知是有所感慨抑或是情緒激動竟大哭了起來,搞得雙親不知是要照顧新生兒的璐璐還是要安撫女兒而手忙腳亂。

回想起過去的蕾娜,輕聲喚了肩上的契約寵:「璐璐。」

「嗯。」

「如果妳可以神化的話,會是什麼樣子呢?」

璐璐抬起頭望向遼闊的藍天,柔毛底下的臉龐滲出隱隱哀傷。

「我怎麼知道?同時期的契約寵全都神化或墮化了,而我遲遲沒有變化的跡象,也許這輩子都沒辦法吧……」

契約寵會與主人一起修煉,累積足夠的經驗和主僕之間的感情後,便會經歷神化或墮化的過程。簡單來說,便是進化。

除了實力將得到大幅提升,外貌也會和以往有所不同,更甚者會直接進化成另一個物種。

璐璐是村子裡唯一一隻不會進化的契約寵,原因不明。無論她倆做了多少努力,依然沒辦法進化,但蕾娜從未產生放棄的念頭。也許是小女孩的執著打動了天,數年前終於讓她們掌握到另一種不必進化也有足夠力量與強敵抗衡的戰鬥方式。

「抱歉,我不該提起這話題……我只是想和璐璐妳一起試著幻想而已……」蕾娜的心情一下降到谷底,漂亮的柳葉眉瞬間低垂下來。

輕輕嘆了口氣的璐璐,轉動脖子在蕾娜的臉頰留下淡淡的輕吻。

「沒事,妳神經大條的性格,我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一個吻,蕾娜的心情立刻從谷底反彈,愁雲慘霧的美顏頓時換上爽朗的笑容:「比賽結束後,我們去吃頓好的!」

「妳啊……再這麼肆無忌憚吃下去,到時胖了……嗯?溫度突然上升了?」

璐璐神色忽地嚴肅起來,這比中午大太陽照射還要熱上許多的高溫,直覺告訴牠是人為的。

一聲淒鳴驀地劃破天際。

蕾娜的表情也一瞬轉為嚴肅。因為她猜到這是誰的慘叫。

她迅速用全身的感知來判斷熱源的方向。接著,轉身往西南方跑去。

۞

۞۞

۞۞۞

時間:1:03PM

地點:洛斯艾仁,西南,美食街

熱。無法言喻的熱。

石磚鋪成的道路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坑洞,深藍火焰無情吞噬道路兩旁的建築,街道染上一片暗藍色彩。

兩道人影在高溫藍火的懷中,對持。

深紅與血紅。

令人窒息的緊湊戰鬥在經過半小時的拉鋸後,終於有了結果。

身著血紅蓬蓬裙、長髮及腰、渾身散發出貴族氣息的女孩,身後佇立一頭可怖的魔獸。那雙笑得彎成半月形的暗紅雙眼,高傲地俯視匍匐在地、遍體鱗傷、身披深紅披風的女孩——溫蒂。

溫蒂緊握手中血符,痛恨自己的無力,咬緊的嘴唇滲出血跡,滿滿的不甘。

不,她的實力毋庸置疑,只是對手太強,加上周遭的高溫使她體力快速流失,才會落得敗北的下場。

對方是名為伊麗莎白的召喚師,魔物戰排名第四。她身後的魔獸,乃是由三頭猛獸組合而成的奇異幻獸——奇美拉。

前半身是強壯的獅子,後半身則為山羊,尾巴是一條不斷伸出舌信的毒蛇。

相傳奇美拉可從口中噴出高達兩千五百度的藍色火焰。如今這慘不忍睹的街道,印證了傳聞的真實性。

伊麗莎白帶著嘲笑的口吻說道:「好了~把牌子交出來,我可不想錯手殺了妳而被取消資格。」

溫蒂的20號牌子就別在披風的下擺處,只不過她用了【血隱術】將牌子隱藏起來,所以伊麗莎白才沒辦法動手搶奪而是選擇把溫蒂打得半死不活,再逼她自己交出來。

「其實啊~我的目標是五號,但我不知道五號是誰。就在我懊惱著該怎麼辦時,無意間發現妳似乎同時幹掉那三名弓箭手女生。也就是說,包括妳在內,妳身上共有四個牌子。只要把妳的牌子全部搶過來,再加上我的牌子,就超過十分了。天啊,我也太聰明了吧,呵呵呵。」

伊麗莎白舉起左手湊到嘴邊,發出尖銳的笑聲。她對自己只要戰鬥一次便能取得勝利資格的計劃,感到非常滿意。於是想也不想的,召喚手下最強同時也是最耗魔力的幻獸,確保自己的勝利。

她動了動手指頭,奇美拉從她身後探出身子,後半身的山羊頭部高高揚起,嘴邊溢出掩藏不住的藍色火焰。

溫蒂撐起身體,手中血符發出微弱的紅色光芒。

反擊。

不能坐以待斃。當初選擇曝露在人前,讓世人知道自己血咒師的身份,並不是為了像這樣等著被人宰!

可惜這一切都被眼尖的伊麗莎白看在眼裡,奇美拉尾部的綠蛇冷不防吐出飛針,精準射中溫蒂發著抖的小手,同時手中血符被高溫產生的熱風無情吹走。

溫蒂伸手欲捉住僅存的血符,卻什麼也捉不著。逆轉的希望在她眼皮底下,隨著血符一同飄走。

「啊啊~別打什麼壞主意~趕快把牌子交出來,不然下次就不是普通的飛針,而是毒針了喔~」

雖然心中怒火沖天,但早已習慣於人前掩飾自己感情的溫蒂回過頭,通紅的雙眸直視伊麗莎白,以冰冷的口吻說道:「我不會給你的。」

聞言,伊麗莎白的嘴角抽動了一下。

「規則說明要把牌子別在身上看得見的地方吧?妳把它藏起來,是違規的吧?」伊麗莎白的口吻不再維持先前的游刃有餘,充滿了一絲不滿與焦慮。

「我確實別在『看得見的地方』,只是妳『看不見』而已。」

燃燒著高溫火焰的街道吹來一股熱風,令人感到非常不舒服。此時,伊麗莎白再也按耐不住湧起的怒火,嘶聲囔道:「噁心的血咒一族!別給我耍嘴皮子!再不交出來別怪我不客氣!」

——哼,果然妳也是一個輕蔑血咒一族的人。

「我、不、要!」一字一句、清清楚楚。與嬌小陰沉的外表相比,溫蒂意外地固執。

伊麗莎白在對面氣得直跺腳,原本漂亮的臉蛋此時已換上呲牙裂嘴的兇樣。她決定不管什麼規則和牌子,眼前的血咒女孩絕對要受到此生無法磨滅的慘痛教訓。

「奇美拉!」

三顆不同物種的頭顱於同一軀體的幻獸以各自的吼叫回應自家主人。

「給我撕開她的胸膛!」

前半身的獅子像是終於得到期待已久的命令,一聲仰天長鳴後,以雷霆之勢沖向溫蒂。死亡利爪高高舉起,奇美拉在溫蒂面前遮蔽了高空的艷陽,一片陰影落在她臉上。

溫蒂緊閉雙眼,失去血符的自己,連反抗的餘力都沒有。

她認命了。

預判的大爪沒有揮下,身體也感覺不到撕裂的痛。

……難道我死得痛快所以沒有任何痛覺嗎?

「怎麼可以輕易放棄自己的生命呢。」

身旁傳來一道女聲,溫蒂猛地睜開眼睛轉過頭,隨即難得地露出訝異表情。

這名女孩是兩天前在考生休息室內唯一來和自己說話的——

「蕾娜!」

溫蒂不小心放出封閉已久的感情,叫了女孩的名字。

「嗨,溫蒂。又見面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