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仙魔之录 - 折扇之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7 10:38:15am

奇幻·玄幻


一千岁的月白狐妖很年轻、很无知,不谙世事,却生活得很愉快又很自在。他的单纯善良让都跑来这里修仙的妖族们都很喜欢,直到有一天有个神族少年误入此区,又稍微有点改变了钥月白的一生。

不太会保持人形总是以半妖状态跑来跑去的钥月白是在瀑布附近找到那神族少年,只是少年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有些惊慌的他不断地摇了摇少年的身躯,试着让他醒来。

最后少年还是没醒过来,钥月白不得已之下只好跑去找其他妖族过来帮忙把人带到自己的山洞疗伤之类的。

少年醒来,是在三天后的事情了。

“这……是哪里?”迷迷糊糊的,少年好像搞不懂自己身在何处。等到他完全清醒过来,刚好看到依然维持半妖模样的钥月白兴奋地抱着一堆野菓跑进来之时,他愣了许久。

看到少年醒来的钥月白当下高兴极了,立刻把自己搜罗回来的战利品——野菓都供上去给少年好好充饥,补充营养之类的。

“你啊昏迷了三天,吓得我都不知道你是不快死了耶~幸好你没死,还活着。”钥月白很可爱地笑着,虎牙若隐若现,让人看了都不得不说这只月白狐妖真的很萌。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就不怕我会趁机对你不利吗?”少年无奈地问道,毕竟这世道也不是这么的安好,即使是神族也会杀害无辜的妖族。

虽然眼前这只感觉上是妖族却没有一丝该有的妖族气息在身上的妖族,比较像是快要羽化登仙的妖族。但是只有千岁的钥月白是不可能羽化登仙的,毕竟太年轻。

露齿一笑,钥月白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介意的,同时也央求少年可以把外边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自己,就当做是在讲故事。由于他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故此不晓得外边世界的情况,基本上都是从别的妖族那儿得知外边世界的一些情况。

他唯一知道的是神族是势力最大的种族,魔族经常跟神族对着干以及其他等等的琐事。

即使如此钥月白还是觉得不够,他还想听更多、更多有关其他种族而非妖族的事情。

“说给我听听嘛~~”钥月白拽了拽少年的衣摆,恳求道。

无奈地笑,少年承认他实在是败给这么一个纯真的妖族身上。

于是少年便说起神族第一殿下弒溡斔的各种事迹,然后又说了一些人族的民间故事,让钥月白听了后除了哗然还是哗然,却也更加的兴奋。

少年却感到有些困惑,不太理解为何钥月白不离开这个地方,到外边闯闯呢?

“月白……为什么你要一直待在这里?”少年忍不住,在一次满月之下,如此问道。

月光下,钥月白很难得不是维持半妖形态地站在高处,仿佛在月光之下沐浴。他回眸看着少年,月白色的瞳孔闪闪发亮,笑容又是那么的美好又带有一丝丝的魅惑。

话虽如此,少年也就只有在最初看到他的时候有过一次心动感觉,在后来就没有那种感觉。

对于少年的提问,钥月白很无辜地答道:“因为大家都不让我离开,而且这里需要我负责维护和平。”

“什么意思?”少年依然不解地问道。

“就是说……嗯……我是这块领地的主人,所以不可以随随便便就离开?”钥月白歪歪头,很可爱地笑道。

然后少年沉默了,也有点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只是当事者恐怕不晓得这其中的意思。

后来少年也没有经常说外边的故事给钥月白听,除了偶尔拗不过钥月白的请求才会说几个故事给他听。

这么下来少年在这里差不多三个多月,而少年也是时候该离开了,要回到神族。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的,别露出这种舍不得的表情嘛。”

“要等很久、很久才能见到面……”

“至少那个时候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

“咦……?”

钥月白一脸懵圈,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少年并没有多加解释,不过他还是稍微留在这里陪着钥月白一小段的时间,哪怕他是急着要离开,却不得不安抚好这个可爱的月白狐妖才能安心离开。

于是钥月白去了深山摘了少见的野菓回来,顺便还搜刮了一些竹和木回来,也不晓得他又打算干什么。

少年愣怔地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野菓、竹和木,然后又看了看好像陷入沉思的钥月白,不太好意思打扰他的少年也就默默地拿起菓子吃,很有耐心地等钥月白思考完毕。

过没多久,钥月白已经开始捡起各种各样的竹,再拿看起来好像是乌木和黄杨木的木,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旋即像个孩子般咧嘴一笑,果断用了黄杨木制作成扇骨。

是的,他真的在用黄杨木制成木骨,也就是所谓的扇骨,打算做出一把扇子,然后他还用了罗汉竹制成竹骨。

可这突然之间的他干嘛要做扇子?

“月白啊……你这突然间干嘛要做扇子?”少年扶额,完全败给这个其实不按常理出牌的钥月白。

“纪念啊~一把给你,一把给我,所以是纪念品,也是成为朋友的信物!”钥月白笑得真的很灿烂。

少年一阵语塞,却没有阻止钥月白继续制作扇子。他就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钥月白很认真的制作木骨和竹骨的两种扇骨。

转念一想,少年忽然想起什么,连忙说:“还是做一把扇就好,我带不回去。就算带回去了,恐怕也会被销毁……不如,我替你的扇绘制这里的风景,当作未来再会时的约定之物。”

“嗯……好。”钥月白并没有多问,也没有拒绝这个提议。

于是他就用了合骨的方式,将黄杨木和罗汉木奇迹般地合起来,并且在这扇骨上加上镂空透雕的装饰手法,最后就剩下扇面。

这扇面的问题不难解决,钥月白也不知道是跑去跟哪个妖族讨了一些宣纸回来,运用看起来不太像是妖力的妖力把宣纸贴上去,一把折扇就这样完成。

“将来你可以去开一家店专门卖扇了。”少年笑笑道,随手接过那把折扇,凭空抓出了墨与笔,刷刷地在扇面上开始作画,钥月白倒也很安静地坐在一边,睁着一双眼看着少年将这折扇给完工。

少年写完日期之后,这把折扇也就正式完工,钥月白高兴得拿着扇子蹦蹦跳跳的,还跑出去拿给大家看看,炫耀一番。

“他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这门手艺?”在这里也算是待了挺久,属于外来者的芍药妖忽地冒出来,站在少年身旁,有意无意地问了这么一句。

完全不怕妖族的少年耸耸肩,“我只告诉过他制作折扇所需的材料,其他的都是他自己发现的。”

“所以月白他是这里的主,也是最接近羽化登仙的特殊狐妖。”芍药妖像是很安心般地勾起一抹笑。

“此话怎讲?”少年心里其实很清楚芍药妖话中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想问清楚。

瞥了眼少年的芍药妖呵呵笑道,“如此极佳的仙骨与资质,还有变异的体质,月白要走的道路就只有修仙之路。”

“无意识地踏入修仙之路,然而你们都没告诉他,岂不是很不公平?”少年微微挑眉。

芍药妖默然。她承认,他们都隐瞒钥月白这件事,甚至不让他离开也是因为他不适合接触外边的世界。虽然这很有可能会导致他不谙世事,随时都会遇到危险,但钥月白是他们最珍惜的宝物,所以他们会尽可能的保护好他。

尽管芍药妖没有继续说下去,少年也很明白在这里修仙的妖族们心中的意念,强烈的想要保护钥月白的意念,以及“除非羽化登仙否则无法离开此处”的执念更是束缚了钥月白的自由。

不过,这都是好意,是能够保护钥月白的意念与执念。

“殿下转世的你认为月白真的能够羽化登仙吗?”芍药妖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本来还默默注视钥月白拿着扇子转来转去笑得很开心的少年在这问题一出后,稍微僵硬了一下,旋即看过来,对上芍药妖的双目。

片刻之后,少年给予她意义不明的笑,却也让芍药妖明白了什么,识趣地不再多问,也离开了这地方,把最后的相处时间留给这感情很好的一对朋友。

“那么你要走了吗?”钥月白回到少年身旁,轻轻摇着手中的扇,语气不舍地问道。

少年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微微垂帘,“嗯,再不回去的话会很麻烦。”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见到?”钥月白慌忙地说道,眼眶红红的仿佛快哭了般。

“是的,要很久、很久以后才能见到。不过我不在你身边的话,还有这把折扇可以代替我陪着你。虽然你命里会有一场情劫,但也会得到应该有的结果。”少年若有所思般地说出了类似预言的话语。

结果钥月白反而一脸茫然,那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说他是个呆萌。

“啥意思啊这是……”他咕哝着,抱怨着。

“呵呵,别深究,时间到了自然会揭晓。那么,我走啦。”少年放开了钥月白的手,朝着出口走去。

钥月白愣了一会儿,连忙抬起手用力地挥了挥几下。

“再会了,我会好好保管这把友谊证明的折扇,直到那一刻的到来!”

“再会了,善良可爱,总有一天会羽化登仙的唯一月白狐妖王。”

后来少年一语成谶,钥月白满九千岁,长了九条狐尾之时,羽化登仙,荣获尊称——

月白仙尊。

而那把折扇依然好好地被保管至今,直到遇到了一名少年误以为是赃物,于是一人一仙展开一场奇怪的追逐战,却不知彼此真的再会便是后来之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