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V - XXX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17 6:58:06am

其他·同人


因为计程车不想要直接开进其他人的住家所以就把我放在了路口让我自己走进去。这一点我是没有异议的,毕竟住宅区的路非常的多非常的乱,会不想进来也是正常的。而且我这种年轻人就是要多运动不是吗?

来到了门牌14号的屋子前面,发现屋子前的车子有点眼熟,就好像自己曾经坐在里面一样。

可能只是错觉吧,虽然说不是很懂汽车这一种东西,但同样款式的应该有蛮多的吧?

我按……门铃呢?

我往篱笆两边的石灰柱子看去,根本就没有看到可以按的按钮。现在的住家应该都有门铃才对啊……

“小妹妹找谁?”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平复下来以后回过头看,发现是一位看起来年近七十的老奶奶。她手里拿着两袋东西,看起来有点重的样子。

“啊,来找我家那个老头吗?”她笑着说,“昨天也有个人过来找他……”

那大概就是先生了吧……

老奶奶说了什么我也没有专心听。老人嘛,喜欢唠叨。我没有觉得厌烦的意思,只是老人的唠叨我时常听着听着就想要睡觉。新年假期家里有老人家来的时候我就经常这样,结果当然是被说教,说我没礼貌之类的。对于这些批评我也只能欣然接受,回嘴的话会被认为更加无礼的吧?

“小妹妹先进来坐,那老头应该出门了。”她这么说着,打开了铁门的锁。

我见她拿着一大袋的东西行动有点不方便所以就走向前帮她拿,没想到就这样被她赞了一大段时间。等着她开门的时候,一路走到厨房把东西放下的时候,在客厅坐下来等待那位老人的时候也是一样。都开始觉得有点困了……

所以说我不是很能应付老人家啊……

“喂老太婆,家里有客人啊?”

玄关处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个非常老的老爷爷。

回过头一看,也确实如此,那是一位和老奶奶差不多年纪的老爷爷。他戴着一副眼镜,手中拿着一份报纸优哉游哉地走了进来。不知为何,他看到我以后顿了一下,接着便直接走到了后面。

被无视!

不过那老爷爷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而且很常见但就是想不起来。会是错觉吗?我不觉得。但会是在哪里见过?虽然说是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啊……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左右,那位老爷爷捧着两杯饮料从后边走了出来。他把杯子放到了我眼前时我才发现那是一杯乌龙茶。

“家里只有这些,不要介意。”

“没,没这回事,喝茶也不错。”我摇了摇头说。

就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是很喜欢喝茶。有得选的话我一定会把‘茶’这一种饮料放到排行榜的最后一位,但没得选的话我还是会把它喝下肚。

“会喝茶的小孩子少见啊。”他说完以后又走到了后方。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个茶壶走了出来。

那,那,那是高等货啊!虽然我不喜欢喝茶但我爸可以说每一天晚上都在泡茶喝,有时候爸爸的朋友晚上过来的时候他还会特地用和这个同一款式的茶壶泡茶,然后一直在说这茶壶有多高级呢。

大概是我一直盯着茶壶看的关系,老爷爷竟然说:“看来是‘茶道中人’啊,竟然知道这是高等货。”

“没,没有。只是我爸刚好有一样的茶壶然后一直说那是高级的所以……”

“啊哈哈是这样吗?”老爷爷把自己杯子里的茶都喝光以后拿起茶壶往自己的杯子里倒。

“所以,妳来是为了那一件无聊的事吗?”

对于这个老爷爷来说,这是一件无聊的事啊……明明是和自己性命有关的事,在他耳里听起来是件无聊的事……

“不要误会,如果真的是什么杀人狂的话那对社会来说是件危险的事。”他说,“但我这一老人再活也活不过几年了,我不止心脏有问题啊。”

我误会他了吗?

“老爷爷的意思是?”我想要确认一下他的想法。

“没什么,我本来想说的是就算你们来不来都一样。想做什么就随妳便吧。”他说,“只不过我这身体不行了,有些事情没办法配合。”

诶,诶?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急忙解释道,“我只是想要过来问一问你平时会做些什么而已……”

感觉事情变得严重许多了啊……

“啊哈哈抱歉,看妳没拿东西出来所以就以为是要我配合妳做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是我的失误呢……下次访谈应该先解释清楚自己来这里是要干嘛的,再引起这一种误会的话我可应付不来啊。

但虽然说是访谈,我也没有把纸笔带来。原因嘛……各位已经知道了的,我实在没办法忍受自己那潦草的笔迹所以……不,不说这事了!再说下去我会哭的哦!

相对的,录音就方便许多……这样好像跳太快了啊!

咳咳。

没把纸笔带来的原因除了那一件我不想提起的原因以外就是有点麻烦。人家说一句我写一句,这要记录到什么时候啊?而且现在就我一个人而已,记录起来会很慢很吃力的。

相对的,录音就好得多了。把对话内容录制起来的话还可以把说话的语气也录进去,之后再听一遍的时候可以进一步分析对方有没有说谎。这个老爷爷不像是会说谎的人就对了……

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弄清楚。原因是老奶奶硬是要我把午饭吃了才工作……并,并不是我贪吃!只是人家盛情款待,我就这样拒绝的话可能会伤到他们的心。

他们家里的墙壁上有着一张全家福,是三代同堂的全家福。然而这次放假我并没有看到他们,所以觉得他们没有回来。这两老大概是很久没有看到小孩了才会对我这么好的吧……

咳咳,不小心离题了。

总之,老爷爷的生活作息如下:

早上起床以后会晨运,之后会到咖啡店和朋友喝茶聊天。回来以后会帮忙做些家事(意外的关系很好啊),下午吃过饭以后会出门到朋友的店铺里坐一坐聊一聊。回来以后便看一看电视节目,傍晚冲凉吃饭以后便帮忙清理桌子。之后可能会在前院坐一坐然后会到处走走,具体时间不太清楚。

外表上看来是一个非常正常的生活作息,而且非常健康。物理上和心理上的健康都有相对应的活动可以维持。就是晚上在前院坐一坐然后到处走走这一点有点奇怪。

一般来说老人家是不会这样的吧?如果是带小孩或者是有朋友陪的话那还说得过去,但这一个人到处走走确实有点奇怪。

当然,我并不是怀疑这位老爷爷就是凶手。我只是单纯觉得这样的活动很奇怪罢了。这附近治安算不上很好(不然我们早就没饭吃了),晚上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根本就没人出门。这一点我当然也提醒过老爷爷,只不过他只以点头回应,并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到了。”

早上送我到那老爷爷屋子的计程车司机这次连头都没回,直接提醒我我们已经到达目的地。

这一次我拿了和早上一样金额的纸币交给了他,却被他退了一半回来。说什么‘年纪轻轻就去工作,这次打折’之类的话,令我受宠若惊。

和楼下的杂货店老板打过招呼,上到了一楼事务所想要推开门的时候发现已经被锁上。大概是因为没有客人的关系吧。我回到楼梯口,走上二楼住处时发现老师站在门外,把脸靠在门边却没有打算进去的样子。

“老师——”

“嘘。”

原本想要问清楚发生什么事结果被‘嘘’了一声制止了。按耐不住好奇心的我模仿了老师的动作,把耳朵靠到门上,屋子内的声音慢慢地传入了我的耳里……

“……问题吗?”

“都已经吃下去了才问这已经太迟了吧……”

声音听起来像是小依和班长的声音。

“什么嘛,这是你带过来的说。”

“只是觉得妳不吃这个就不会吃药。”

“真了解。”

之后他们说些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现在进去的话我眼睛会瞎掉。

但不知为何老师笑了一笑,推开门走了进去。我跟在老师后面,发现班长拿着汤匙,把类似冰淇淋的东西往小依嘴巴里送。小依则是张大嘴巴,似乎是在等着班长把汤匙放到她嘴里一样。

大概是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么两人的视线同时移了过来。小依看到我们(其实只是老师)以后连忙把班长的手推开。

“就说我生病不能吃了。”她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

这谎话不可能会骗到我们的吧?更何况我们刚刚躲在门后听着你们说话……

“妳以为我到楼下锁个门需要花多少时间啊小鬼,偷吃也要擦嘴巴啊。”老师用先生的语气训斥着小依。

话说回来我也是刚才注意到小依嘴边有着粉红色的痕迹,大概是草莓冰淇淋吧。

“嘉盛你也是,明知道她生病就不要带这种东西给她吃了,知道吗?”

不对,我之前好像在哪里听过生病吃冰淇淋其实是有帮助的……

我的头突然间被手刃打了一下。我抬头望去,发现老师正瞪着我。

“我听到了哦……”

啊,刚刚心里想的东西又脱口而出了……

这习惯我怎么改都改不来。不知道这应该算是好习惯还是坏习惯。要说它好嘛,也不算,什么都脱口而出的话可能会伤其他人的心。要说它坏嘛,不见得,有时某些东西脱口而出的话对于事情是有帮助的。

“看,连娜资都这么说了,没问题的啦。”小依神气地说着,张开了自己的口。“啊啊啊啊。”

“给我好好说话。”老师训斥道。

总觉得我的话好像造成了反效果啊。

“不说这个了,娜资有问到什么吗?”小依问。

我听她这么问,从背包里拿出了录音笔。

“在里面。”

怎知老师一把夺过录音笔,拿着它在小依面前晃了晃。“这个等之后再说,还没吃饭的全部到后面去,把桌上的东西都吃光。”说完,老师低头看着我。

看着我干嘛?又不是只有……

我现在才意识到看着我的不只是老师,还有小依和班长。意思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没吃吗……

“啊对了,灵珑她们呢?”我尝试着转移话题。

“她们是二十四小时轮班制。”老师无奈地说,“我已经劝说过了但她们说有两个人,那么就一人十二小时。”

这还真拚啊……

“不要转移话题,快到后面吃饭。”

完了……该来的还是会来总不能说自己还很饱吃不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