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学生之录 - 会长之辛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19 10:34:33am

奇幻·玄幻


纵使内心有十万个不愿意,却也无法改变这个早已注定的事实。

明梓珩出身于术士世家——明家嫡系,然而他讨厌自己的出身,讨厌他的家族,尤其是他那霸道不讲理的姐姐简直就是在炫耀他们明家有权有势,又是鸣初城的名人。

正因为如此,明梓珩术士觉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果断拒绝入读鸣初术士学院,反而选上了鸣术国中。

“学生会长的职位,我就郑重地拜托由你接任了。”

这是他入学没多久,差不多一周之后遇到的事情,而且还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件。好吧,也不怎么匪夷所思,这不过就是二年级的学生会长很莫名其妙的把学生会长的位置扔给他。

第一时间明梓珩秒拒绝,可是前学生会长在下一秒拿出了一份由校长亲自签名盖了印章的通告纸,于是明梓珩满脸黑线地在礼堂上被迫跟前学生会长进行交接仪式,然后他就这样成为史上刚入学一周的一年级新生学生会长。

或许是因为明明就是个一年级的却成了学生会长,所以很多人都看他不顺眼,哪怕是其他的学生会成员都看他不顺眼。

要说改变的话,正值夏天,快要放暑假的那会儿,明梓珩遇到了他人生中不知道算是好朋友还是不该认识的超级损友。

“我是刘骐亚,是武者兼医师哦!”

这,是鸣术国中令人闻风丧胆,也是明梓珩在学生会里待了这么久,总算可以见到的那位幽灵成员——负责保健的部长——刘骐亚。

“……明梓珩,术士。”那个时候身心疲惫的他只能回答他这五个字,然后他就眼前一黑倒下。

听说他倒下后把所有人都给吓坏,尤其刘骐亚还以为是自己的错把人给搞到昏过去,慌张地把明梓珩送去保健室,结果才发现明梓珩不过是劳累过度睡着而已,所以一切都是虚惊一场。

但刘骐亚还是坚持守在明梓珩身边,直到他醒来时,太阳都快西沉。

“看到你在这里……我有点受宠若惊。”明梓珩用着面无表情说出这番话,却反而让刘骐亚哑口无言。

那表情到底哪里看起来是受宠若惊?

刘骐亚的头顶上都冒出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呃,总之……你没事了吧?虽然我也帮你做过详细的检查,但以防万一还是先问问比较好。”刘骐亚一脸真诚,可是他说的话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

明梓珩满脸黑线地看着刘骐亚,缓缓开口问道:“请问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替我做检查?”

眨眨眼,刘骐亚摆出无辜的表情,“把衣服全都扒光做检查啊?”

然后明梓珩一时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给刘骐亚一记“紫霄雷击”,把人给电晕。

就这样他们俩成了朋友,很莫名其妙的成为朋友,交情不算好不算坏。不但如此,后来还多了一个风巽刻,然后三个好朋友都进了同一个高中并且又继续成为学生会的成员。

情况就跟国中时没什么两样,也是以一年级新生的方式成为学生会长,刘骐亚则是在刚升上二年级就担任保健部长,风巽刻则是担任风纪委员长。值得庆幸的是,鸣术高中的风纪委员是隶属学生会的,管理起来算是简单。

只是风巽刻并没有经常待在学校里,明梓珩也没有多问风巽刻总是请假去哪儿,因为他认为风巽刻是真的有要事在身所以不得不常常请假。最神奇的是,刘骐亚偶尔也会跟风巽刻一起请假,但明梓珩依然不过问。

毕竟明梓珩还算是属于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术士,因此他知晓风巽刻是阶级比起他还要高的外派术士,而刘骐亚这个身兼医师武者的奇葩人物正好跟风巽刻被派在一起出任务。

那么,在缺少保健部长和风纪委员长的帮助下,明梓珩这个唯一在学生会里年纪最小的又该怎么处理公事?

在刘骐亚和风巽刻请假去出任务的期间,明梓珩又遇到了来自副会长和书记还有财政的挑衅。

“会长,请您一定要在五点之前把这些文件审阅盖章送去校长室。”

“会长~散步社和回家社的预算超出了,请您给个方案~”

“会长,这些都是明天开会需要用到会议记录,请您一定要把全部记录记起来。”

桌上几乎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文件档案,明梓珩的表情不变,就那一零一号的扑克脸,淡定自若到看不出到底是开心还是生气。他瞄了眼那三个人,再看了看桌上的一座山,一句话也没多说直接动手整理文件,一边还涂涂写写。

副会长、书记和财政相视一笑,旋即就回到位置上处理好琐事便回去上课,学生会的活动室便只剩下明梓珩一人。

保持着不怨恨的心情,专注地把所有急件解决完毕,明梓珩直接用传送阵把需要送去校长室的文件都传送过去,然后又拿出计算器开始计算那两个棘手的社团的预算,接着就是翻会议记录把重点划下来。

不知不觉的都到了傍晚,太阳几乎快要下山,明梓珩正好也搞定了一切,不由感到些许疲倦地躺在椅子上。

“好累……”他难免也会小声抱怨自己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却只能默默忍受。

虽然以他的出身来说,他根本不需要顾忌来自算是属下的挑衅,但是他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跟校方说好绝对不能暴露他是明家嫡系,更不可以把他是术士的事情说出来。

鸣术高中里也有很多术士,也可能有些术士看明家不爽,为了安全起见,明梓珩选择隐姓埋名的方式在这学校生活,是正确的做法。

“这么晚了,会长你还不回家吗?”园艺社的女社长可能是刚结束她的园艺活动,正准备回家时经过这里看到有灯,故此好心地询问一下。

微微抬眸望去,明梓珩也没说什么,把东西收拾好就准备回去,回宿舍。

“女孩子人家,这么晚了还是赶快回家比较好。”他倒是很贴心地叮嘱她小心。

“会长真温柔。谢谢你的关心,我走了,再见。”

“……再见。”明梓珩少有的脸红,然后就在校园里跟女孩道别。

突然,不知怎么的刮来了一股奇异,且带着不祥的风,瞬间让明梓珩警戒起来。当他意识的这是来自妖魔的袭击,他第一时间就是回眸一看,只见风已经卷起了女孩,女孩的额头满是鲜红。

不好……!

明梓珩想也不想就划出紫色的术式图阵,紫色的电“滋滋”作响,还会发出“噼啪噼啪”的声音,看得出他的雷属性练得非常好,估计实力也不弱。

是的,明梓珩算是一个少见的在十六岁就达到高级一阶的术士。

现下在他面前的是擅长使风的妖魔——风裂魔。初步估计,这风裂魔应该是中级妖魔,因为风裂魔的外表就是头部长着犄角宛如鹿脸孔的妖魔,身体大部分都是一团风,混浊的龙卷风。

这风裂魔的犄角有五支,所以明梓珩可以大致上判断这事中级的风裂魔。

“我靠!中级六阶的风裂魔居然也能让我遇上……诶诶诶?你、你不就是那个一年级的学生会长明梓珩?你是个术士?!”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看起来应该不是普通学生的男孩十分聒噪。

很想给他一记白眼的明梓珩最后还是决定无视,他正在准备他的术式,中级的雷属性术式。

掏出一枚硬币往上一抛,明梓珩面无表情地继续挥动手指让紫色且带电的光线穿梭形成无孔铜币般的图形。

“镚引镭。”

硬币落下,恰恰停留在图形正中央,紫色的雷电全都集中在硬币之上,恐怖的紫色镭射毫无预警地透过硬币发射出来,准确无比地贯穿风裂魔的脑袋,犄角全断。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凄惨的叫声,瞬间把宿舍里的人都给惊到了,全部人都打开窗口再不就是跑出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就亲眼看到明梓珩划出了术式图阵以及他身上缠绕着紫色的电。

被挟持的女孩也被那根本没有帮上忙,不晓得是术士还是武者的男孩及时抱住,不至于摔在地上。

“那不是学生会长吗?”

“他、他身上有电耶?”

“术士……明……雷……难道会长是术士世家,明家的术士?!”

一句话就真相了。

然而明梓珩也没有反驳,他只是太累了。今天忙了一整天,课都没能去上,所以他连为自己反驳的力气都没了。他拖着疲惫的身体,顺便也把雷电都给收了起来,朝着宿舍走去,有点行尸走肉般第回到自己的单人房。

好累……真的好累……

***

“阿珩!!!!!”

熟悉的大嗓子,不过一时间想不起来是谁。

还闷在被窝里的明梓珩就这样被吵醒,他浑浑噩噩地爬起来,并没有完全清醒地走到门口,打开门。

站在门外的是两个人,也是明梓珩的学生会成员,方才的大嗓子正是刘骐亚发出的。

“安静。”风巽刻直接给他一记白眼,刘骐亚也就把想说的话给吞回去,然后风巽刻就看过来,看着明梓珩的脸色好一会儿后就伸手摸摸明梓珩的额头,微微皱起了眉头。

“……你们回来了?欢迎……回来?”明梓珩很难得像个孩子般笑了起来。

刘骐亚有点受宠若惊,立马抓着风巽刻和明梓珩直接进到明梓珩的房里,把门给关起来。

好歹是出色至极的医师,甚至多了个“神医”外号的他很快就明白明梓珩生病了。

经过诊断,刘骐亚和风巽刻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明梓珩过度疲劳而引起发烧症状,于是现在人烧得有些不太对劲,却又莫名的让人觉得挺可爱。

这一天,学生会长并没有出席,刘骐亚和风巽刻也干脆翘课照顾明梓珩,故此他们不晓得昨日明梓珩小露两手彻底征服所有学生,也让学生会其他看他不爽的人都静了下来。而明梓珩知晓这件事的那时候,也已经过了三天。

即使如此,明梓珩依然如此辛劳,很认真地继续为学生会效劳,保护着鸣术高中。

三人的友谊不变,更在之后认识了一名少年与新加入他们的一名少女……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