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VI - XXX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19 8:47:11am

其他·同人


我趁姐姐不注意,把嘉盛带过来的冰淇淋全部吃光。

这冰凉的感觉简直就是人间极乐。滑顺的口感,甜甜的味道以及冰凉的感觉让我瞬间就有了‘活了过来’的感觉。多亏了冰淇淋,身体发热的状况已经大幅减低,相信再吃几杯的话我的烧就会完全退了啊!

但总觉得背后有种阴凉的感觉,具体上来说是什么我不知道,就好像是某人生气了的感觉吧。

“柯依……”

姐姐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糟糕!杯子还在手上!

“啊姐姐这么晚了还没睡还真是少见啊我只是出来喝一杯牛奶现在有点困了所以我先回房间了再见!”

我一口气说完,把杯子藏在了我身后,倒退着走回去自己的房间里。

“给我站着。”

“是!”

姐姐一声令下,我不能不听。

这下不妙。接下来大概会把我臭骂一顿,然后罚我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准吃甜品吧……那不就是人间地狱吗!我才刚上了天堂这就要下地狱了啊!

她瞪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间叹了口气走了过来,伸出手往我头上放。“不是说了生病的时候不要吃甜点吗?现在还这么晚了。妳在开学之前还没病好的话那该怎么办?”

她担心地说着,把我带到了椅子那里坐了下来。

“刚刚突然间醒来发现有点饿所以就来找些东西吃,看到冰淇淋以后忍不住所以就吃了……”我诚实地说。

已经没有必要继续隐瞒下去了……好啦,其实是被发现了,想着如果现在诚实招供的话会不会就此罢休。一个月不吃甜品什么的,我挨不了啊!

“饿了就叫我起来啊,我弄些东西给妳吃总好过妳在半夜吃这么冰的东西。”

“妳儿子就够妳烦了。”我指着她的肚子笑着说。

怎知姐姐突然敲了我的头一下,不满地说:“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

“不然妳为什么会在这时候起来?”我问。

如果说是因为灯光的关系的话是不可能的。我在这时候醒着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有时我会在客厅坐着,打开电视看看深夜电视台有什么节目看。那一种程度姐姐都没发现了,从厨房传出的灯光更不可能会被发现。

然而,让我大跌眼镜的答案从姐姐的口中说了出来。

“觉得饿了,想要把妳哥叫起来的时候才想起他不在所以想出来弄点吃的。”姐姐说,“怎么知道刚走到厨房就看到妳非常开心的样子吃着还剩半杯的冰淇淋。”

“所以妳从刚刚开始就看着我把冰淇淋吃光吗……”

“看妳吃得那么开心,不忍心在妳没吃完之前骂妳嘛。”

这什么嘛!让我把冰淇淋吃完再骂我是什么意思嘛!

“所以妳本来可以阻止我的,但妳选择不要,所以妳没有资格惩罚我!”

先下手为强!

“没人说要惩罚。”姐姐叹了口气,看着我说:“妳也知道自己做错了,没必要惩罚了。”

好棒啊不对!姐姐不可能这么好的!

“作为交换……”

果然如此!

“……妳和嘉盛之间的事必须全盘托出。”

姐姐突然说起这件事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该怎么说呢,结果我还是不太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记得他问我意思如何,要不要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只是点了点头,不知为何他的反应有点激动。

那之后我们就聊了很多东西,都是些青年会聊的吧,大概。再来就是偷吃冰淇淋被姐姐发现……

“没什么值得说的。”我摊手说道。

“这种事情是由我来决定的。”姐姐这么说着,不怀好意地样子看着我问:“在一起了吗?”

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问这个问题?我们俩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

对此我只是点了点头。姐姐看我点头以后不知为何笑了。

“无法理解,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问?我们中学时期明明就一直在一起的说。”我朝姐姐抱怨道。

“笨蛋,不是那个在一起!”她敲了我的头,然后抬头思考。

在一起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还能是什么啊?

“谈恋爱的那一种啦。”

姐姐突如其来的话语把我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突,突然间说些什么啊!”

身体开始发热,我是在害羞吗?开,开什么玩笑!

“脸怎么突然那么红了?”姐姐奸笑着说,“说清楚,他问了什么?”

怎,怎么办?不照实说的话会被惩罚,但是说出来的话肯定会被取笑……

“他问要不要……在一起……”

被笑一阵子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月没得吃甜品才是大事!

“妳怎么回答?”

“我,点点点点点点点点——”

说不出来啊!

“妳谈恋爱了的节奏啊。”姐姐若无其事地说出这句话。

为什么她能处之泰然!啊,那是因为她已经结婚了的关系!诶,这不就代表……

我站了起来,想要回到房间去拿手机。这件事情必须和他解释清楚。然而,我才刚站起来而已就被姐姐按着,硬是把我压回到椅子上。

“想干嘛?我们还没聊完呢。”

“我必须和他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没有必要解释。”姐姐说,“我看得出妳对他也是有好感的,下午的时候和他一起过,是不是很开心?”

虽然这么说……

“换成是其他男同学的话妳会怎么做?”姐姐问。

“大概会让他们回去吧……”

是这样的吗?换做是其他人的话我是真的会让他们回去,就算是孟德也一样但如果是嘉盛的话我却想要让他多待一会儿。

回想起傍晚他要走了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如何的复杂。

不过……

“还是很……”

“诡异?奇怪?”姐姐把我的话接了下去,“当年遇见你哥也是这样的。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不知为何就很想和他吵架。他这一个没什么长处,考试成绩不上不下,对工作也没什么热衷,就只有脑子和胆子特别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喜欢上他。我也和妳一样犹豫过,怀疑过自己的心意是否如此。但这种东西多想没用,真的想知道的话就去试一试吧。虽然这样对于男生方面很不负责任,事后发现那些只是假象然后分手就和人渣一样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

姐姐说了一大段话来开导我。应该是开导吧,不然她长篇大论说了这么多也没什么用。

所以我应该按照姐姐的说法去做吗?但是就和她说的一样,到时候觉得不对再分手的话对于嘉盛来说很不公平。

“也不必要特别担心之后会怎样,情场失意是常有的事。”姐姐接着说,“我也不是初恋就结婚的,被甩了两次,但没差,现在我活得挺快活的不是吗?”

不,那纯粹只是妳太乐观了吧?

“不要太在意后果,你们中学生应该要做的除了学习以外就是享受一下恋爱的感觉。”

是这样的吗?

“还是不行……如果我辜负他的话我一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而且我的身体状况这么差,会拖累人家的吧?”

这是我担心的事。自幼体弱,今年才过了三个月半就病了两次,而且还有个烦人的嗜睡症。之后的医药费可能会越来越贵,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的话会造成不少负担的吧?

还有,人家谈恋爱什么的不都爱到处玩吗?要是我走着走着睡着了还得背着我回家,那不是很扫兴吗?

“就知道妳会这么说。”姐姐不满地说,“人家就是做好了觉悟才会追求妳的难道妳不知道吗?妳以为在学校突然睡着是谁背妳回班上的啊?妳以为下课之后睡醒桌子上的面包是谁买给妳的啊?”

话说回来,我根本不知道是谁呢。一开始以为是娜资,但问过她以后她却说不是。难道是嘉盛?

“妳这孩子真的是,迟钝过头了啊。”姐姐叹了口气。

这是我的错吗?

我看着姐姐摇着头,非常苦恼的样子,似乎还在想着应该如何向我解释。既然如此……

“姐姐。”中学生涯还剩不到两年,“我明……”

***

我在一个昏暗的树林里跑啊跑,跑啊跑,尝试着逃离这一座树林。

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只知道我突然间就发现我身处于一座树林里面,并不记得我怎么来的。然后突然间就有一只奇形怪状的东西追着我跑,我不知道为什么它要追着我跑但总之就是这样,大概是因为它饿了的关系吧。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

不行,我快跑不动了,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

‘……冒很多汗……’

突然间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那把声音还很熟,是救兵吗?

不管这么多……

影子盖过我的视线,左右两侧出现了类似于爪子的黑色物体。

“啊!”

我喘着大气,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娜资和姐姐两人疑惑地看着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那是梦吗?但这也太真实了吧?感觉,感觉就像真的一样,还以为自己会被吃掉。

“依,怎么了吗?”姐姐看着我,担心地问道。

“噩,噩梦。”

娜资拿着毛巾,擦着我的头。我大概是被自己的梦吓得冒冷汗了吧,啊,所以梦里那一句话是娜资说的吗?

“发噩梦啊……那还好。”姐姐松了口气。

哪里好了!

不过在她的角度来看的话或许如此。从以前开始姐姐就一直为我担惊受怕,也不知道是在怕什么就对了。很多时候就像现在一样生个病咳个嗽就硬是把我拉到诊所去,明明知道我讨厌吃药的说。但他们也是担心我的身体状况所以就原谅他们吧!

“原本看妳烧退了觉得没什么大碍,结果娜资慌慌张张跑过来说妳有点奇怪,吓死我了……”姐姐苦笑着说,“……快,早餐吃完以后吃药,然后到楼下去开会。”

“好……诶?开会?”

“嗯,如果妳想要继续休息的话是可以的,只是觉得不告诉妳的话妳会发脾气,所以就通知妳一声了。”姐姐说。

“不不我不想休息!早餐在哪里!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