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疑团叠加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5 11:02:17am

奇幻·玄幻


扭曲的波纹困住了瓦力执事的行动,而其余的黑暗教廷成员更不知何时都倒在地上,同时还有一些信徒会士身上都结了霜白色的冰霜,也不晓得那些冰霜是打哪来的。

此时司湫语也从城内跑了出来,但不是用飞的而是用传送的方式把自己传送到城门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群倒地不知死活以及身上结了冰霜的人群。

整个人都懵圈的他很快的就回神过来,立马肉眼搜索,发现繁枫黎正在上下打量被扭曲的波纹困住的瓦力执事,却还没有动手把人给做掉。他不得不庆幸自己算是教导有方,繁枫黎不会胡乱杀人,哪怕那是曾经所在之处的“同事”。

原本还在思考该拿瓦力执事怎么办的繁枫黎眼角余光瞥见司湫语正朝着自己走过来,他立刻高兴得像个孩子般扑过去,抱了他一个满怀。

无语片刻,司湫语却又感到有些欣慰。

他的身边还有人活着。

虽然失去了一个最亲近的人,但还有一个、两个、三个以及更多的人还在他身边支撑着他。

“闇沭灯有没有欺负你啊?”司湫语光明正大地无视瓦力执事,转而询问起某位天皇。

眨眨眼,繁枫黎摇摇头,“他,很好。”

“看来是对你好过头呢。那么,你喜欢闇沭灯吗?”司湫语先是喃喃一番,旋即又好奇地问了这么一句。

这一次繁枫黎歪歪头,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整个人看起来好像格外苦恼。

良久之后,他反倒是露出灿烂的笑容回道:“喜欢。”

闲聊也就到此为止,司湫语和繁枫黎分别把瓦力执事带到审判所,两个人就跑去图书馆的藏书阁,盛卿源也拜托了越芩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繁枫黎没去上报有个其实算是有“特权”的家伙进入了神圣的藏书阁。

把做好的笔记拿给繁枫黎看的司湫语一边讲解,一边用动作解释,但繁枫黎的表情看起来似懂非懂的,实在令人感到颇为无奈。

“彼岸花的印记还在吗?”司湫语只好转移一下话题,免得繁枫黎听到闷了就睡着。

闻言,繁枫黎直接卷起袖子露出他的手臂,那显眼的彼岸花血色印记几乎快延伸到手腕之处,看起来根本没有消失的意思。这让司湫语有点生气,因为他以为繁枫黎消失这么久待在天族是接受闇沭灯的治疗,岂知这情况好像越来越严重。

大概是知道司湫语在生气他手臂上的印记越来越深,越来越多,繁枫黎有些慌张地摇头摆手,很努力地在解释。

“不是!有帮忙!没办法!”

“你是指……闇沭灯有在帮你消除掉这个印记,但是却没办法完全消除,反而越来越糟糕?”司湫语已经理解出繁枫黎想告诉自己的意思,旋即又陷入了沉思。

彼岸花血色印记在很久以前他也曾经见过,可是拥有那个印记的神族最后还是死了。他不清楚这个印记到底是一个诅咒还是什么,但绝对会让人死。

正因为他曾见过持有这个印记的朋友死去,所以他才会那么的焦躁。

失落历史迟迟未归还,繁枫黎的问题还没解决……

他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但理智告诉他最重要的是先解决繁枫黎的问题。伸手轻轻摸了摸那个怎么看都好象征不祥的印记好一会儿,司湫语叹息。之后他也没说什么让繁枫黎跟自己回审判所休憩,只是他没有料到说回去的途中会遇上妖魔挡道。

司湫语警惕地看着眼前本体应该是月季花的美丽女性。他会认为此女是月季花妖是因为他闻到了月季花香,而且道行很高。

“莫怕,我是为我家主子传递信息给您的。”

“你家主子是……?”

“月季仙尊,月白仙尊之友。”

这时司湫语便明白了什么,实在感到有些哭笑不得。他恰恰认识那位“月季仙尊”,毕竟前世曾有过一面之缘,哪怕那是万年之前的一面之缘,他也仍然记得。那个时候他在那个地方待得很久,所以有些在那儿修仙的他都认识。

最重要的是,钥月白总是跟那个月季花妖混在一块,还一直“姐姐、姐姐”地称呼对方。

“请问你家主子让你传递什么信息给我?”司湫语收起了任何敌意,同时也不忘制止繁枫黎出手,他还不想跟月季仙尊结怨呢。

温婉一笑,估计也是修仙的月季花妖凌空取出一个破旧的木简,郑重地将木简呈上。

接过木简看了一眼,司湫语微微吃了一惊。

“主子说,这个木简能够帮助您,还希望您偶尔也可以去探望昔日的友人们。”月季花妖依旧保持着她的笑容,然后慢慢地从他们俩眼前消失。

繁枫黎一脸的错愕,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更不晓得该说什么才好。

司湫语这时已小心翼翼地打开木简,仔细地阅览一遍,表情都变了。他真没想到月季仙尊带给他的信息竟然与“灭灵之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这也是一条线索,找到“灭灵之书”唯一的线索。

“回去吧,我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资料。”最后他把木简收起来,回眸对繁枫黎说了这么一句。

二人一路上都没说话,司湫语仿佛都陷入了某种沉思,繁枫黎本就不善言语故此都安安静静的,然后他们就这样抵达审判所。把繁枫黎带去自己住的地方后,他就先跑去另一边找盛卿源,因为他认为他必须找盛卿源谈谈。

找到盛卿源是在审判所的档案室,那会儿盛卿源还在拿着一份档案看着,所以司湫语进来的时候他是全然不知的。

直到司湫语开口叫唤一声,他这才惊觉有人进入了档案室。

要知道审判所的档案室也是只有拥有高职位或是“特权”的人才能踏入。幸好司湫语是拥有“特权”的术士,也让盛卿源不会那么伤脑筋需要惩罚司湫语。

“找我有事吗?”合上手中的档案却没有放回去,盛卿源和蔼地询问道。

“圣月城隐藏了一个不为人知,只有你们盛家和越家的人方有资格掌握的秘密。”司湫语语气淡然地缓缓说道,同时也拿出了木简放在桌上。

瞟了眼桌上的木简,盛卿源有些困惑,“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们要私藏‘灭灵之书’?”司湫语干脆问出了重点。

盛卿源瞬间保持沉默,灵力倒是逐渐上升,看来是打算动手。

然而面对眼前的司湫语,不知为何他就是下不了手,无法狠下心灭口。

最后盛卿源只能苦涩一笑,拉开一张椅子,像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般瘫坐在椅子上。

“我承认,‘灭灵之书’原本所以被我们藏在这个城镇里。”

“原本……?你是指后来有人偷走了‘灭灵之书’?”

“对。”

然后司湫语沉默了,也添加了更多的疑团。

是谁,偷走了“灭灵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