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狼女之录 - 简直孽缘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1 12:58:18am

奇幻·玄幻


狼魔女王范蒂雅深深地认为自己不会有春天这种事,但偏偏她跟那个人类却开启了一段该死的孽缘。

现代——

已经不需要藏藏匿匿的狼魔一族基本上跟人族相处得很愉快,这也要多亏范蒂雅在万年以前跟神眷司缔结契约让整个狼魔一族原有的魔性几乎被消除得一干二净,也因此他们一族比较容易融入人类社会,也能够被人类接纳。

失落历史归还,却没有改变什么,毕竟“真相”只有少数的人方才晓得,而恰恰范蒂雅也是在那“少数”之中,因为她活了万年嘛,不知道才怪。

依然在鸣初城活动的范蒂雅无聊的时候就会去逛街什么,还买了包包和漂亮的衣服,当然吃的喝的少不了。

偏偏今天就遇到了一个让人……呃,让魔气得想要把人给砸死的人类男子。

刚从服装店出来,正要去买雪糕慰劳自己的范蒂雅千想万想都不曾料到说会有这么的一天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人类给推倒!

没错,推倒。

推、倒!

重重的压在身上,几乎感受不到半点灵力的男子一边骂骂咧咧地爬起来,一边竟然还给了她一个中指。

“干!死女人挡什么路啊!”他一骂完就立刻跑了起来,而后头还追着身穿制服出勤中的警察。

自认倒霉的范蒂雅咬牙切齿地在路人好心的搀扶下站起,她先是道谢一番,旋即就把那名男子的气息给记下来,把东西全部捡起就回住宅一趟。

给老娘我等着,等我换好衣服再出来把你抓回来狠狠抽一顿!

于是范蒂雅真的一回到家,立马把买好的东西扔到床上,跟自己的族人招呼一声便化为原形,依据被她记下来的气味开始追踪。不一会儿她就找到了男子的所在,意外的还蛮靠近,但那个地方她不怎么喜欢。

即使如此范蒂雅也毫不犹豫地就往前奔去。

这个社区不会有谁注意到有一头狼在奔跑,就算知道也不会去管,因为住在这社区的人都晓得有一户人家是狼魔一族。

朝着前方奔跑到一半她就急转弯,拐入一个巷子就穿到了一幢曾经发生过一场大火,住着恶灵的大宅。

范蒂雅此时深深怀疑那人类男子真的在这种地方吗?

这可是凶宅耶?虽然范蒂雅是不会惧怕凶宅这种地方,可是能不靠近就不靠近,这是她的原则。再说了,她总不能去冒犯恶灵的“家”吧?

再三犹豫了一会儿,范蒂雅干脆化为人形,大胆地踏入了宅子。

“靠靠靠!条子不是也不敢进来的吗!”

是那个人类!!

“人类小子你给我下来!撞了老娘还骂老娘,你胆子可真不小啊?!”范蒂雅一开口也是骂,火都上来了。

“咦?女人?刚刚的那个死女人?!”

“我就是那个死女人又怎样?给我滚出来!!”

范蒂雅真的是气炸了。换做是其他不管种族的女性听到别人骂自己“死女人”的话估计都会气炸,所以不是人类的范蒂雅也会被气炸。

毕竟气上头,范蒂雅不顾对方只是普通人类,就亮出了她的狼爪。那人类男子一看到她的狼爪,整个人被吓了一大跳,结果脚下踩空,眼看就快摔下来……

虽然气上头,但范蒂雅不可能会擅自取走人类的性命,她慌忙地冲过去,男子正好摔在她的身上,变成了男子压在她的背上。

“疼疼疼……你、压、够、了、没?”范蒂雅咬牙切齿地问道。

男子闻言慌忙爬起来,尴尬地伸手把她扶起来后,范蒂雅就扬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啪”的一下非常响亮,脸上那清晰的五指都可看见。

自知理亏的男子倒没有对她大呼小叫,因为他在街上可是不分青红皂白地骂她。再说了,他方才亲眼目睹那对狼爪,白痴都知道范蒂雅不是人类,他哪里还有那个胆子去骂范蒂雅?

“那个,抱歉啊,今天街上发生了那种事情……”

“哼!算了,反正我吓着你,也打了你一个耳光,扯平。”范蒂雅说着说着便转身离去,看都不看他一眼。

“喂!留个名字号码呗!”男子这是在泡妞了。

“……范蒂雅。还有,我没有手机,不过住在附近,门牌放着‘狼魔’的就是我家。”范蒂雅不怕男子找自己麻烦,反正不会有术士还是武者或是稀有的猎人会跑来骚扰他们狼魔一族。

嘛,谁让他们持有某位“特殊”术士给予他们的“特殊居留许可证”?

一人一魔就此离别,范蒂雅并未晓得男子姓甚名谁,也没兴趣知道。

***

缘分呢,说实在的挺奇怪。有的时候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范蒂雅再次遇到那名人类男子的时候,是处于一种她都不晓得该说什么的情况之下。比如说,她帮了个从赛彭城来到鸣初城旅行的某二位认识的刑警捎个信给恰好她认识的警局局长。

天晓得她还没踏入警局之前嗅到了三个月前熟悉的气味,一开始还很怀疑,直到踏入警局后果然看到那名人类男子被关在看守所里,她整个脸都是囧。

这是怎样?

“小白真好,每次来鸣初城都会带那边的土产过来。谢啦范蒂雅,辛苦你了。”局长笑呵呵地把东西接下后,顺便寒暄一番。

“我说,老郑,那边那个……啥情况?”范蒂雅指了指被关在看守所里的男子,叹息般地问道。

瞄了眼那名男子,局长——老郑摇摇头。

“那家伙父母在十岁的时候就死了,叔叔领养,十五岁吸毒卖毒,被抓去少年监狱关了几年出来十七岁,课也不好好去上,成天偷东西买烟。这不被我们抓到想扒走一名少年的皮包,虽然那名少年比较厉害居然反过来把他给压制住交给了我们处理。”

“少年?普通人吗?”范蒂雅反倒是对“少年”一词有些敏感。

“看那身手……不太像诶。他没有留下姓名,但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他的眼睛还有头发都是银色的,不过头发有点长,看着像女孩子。”老郑很努力地在叙述那名少年的模样。

然而范蒂雅已经从这叙述猜到了少年是谁,不由感到十分惊讶。

她随意问了几句后,接着便说要替那名男子保释,让老郑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神过来,接着他就免去保释手续之类的,直接让范蒂雅把人给领走。

一人一魔走在街上,时不时会有人侧目而视。

“我遇到的少年说,近期我会有危险,他让我一定要找到狼魔女王。”男子忽然开口,只是他说的话让范蒂雅不由止步。

稍微回眸看过来,范蒂雅的表情有些惊讶。

“他真的这么说了吗?”

“呃……原话是‘你最好找狼魔女王,寻求她的庇护,不然你会有性命之忧’。你能带我去找狼魔女王吗?”

结果范蒂雅却沉默,内心却在狂骂少年怎么就扔了个大麻烦给她。当然她也不忘骂这都什么鬼孽缘,怎么她偏偏跟个普通人类如此的有缘。

良久范蒂雅都没说话,迳自带着男子走回自己的家。岂知,所谓的“危险”还真的是迅速发生,让她都差点把男子的命都给搞丢了。

事情发生得真的有点太快,她还走着她的路思考少年为何要找自己帮忙而不是别人之时,后头突然传来“哇啊啊啊”的叫声,烦得她立马回头想要骂人却瞬间住嘴。

她哪里骂得出口啊……

长着疑似兔耳朵,有着蛇形身体却布满恶心鳞片的妖魔用它的身体卷住了男子,嘴巴也慢慢地长大,露出了沾着血与毒液的利齿。

“大胆兔鳞蛇妖,竟敢在我的地盘放肆?!”

范蒂雅的威严几乎压倒了不会人语,只有高级一阶的兔鳞蛇妖,但是兔鳞蛇妖丝毫没有放开男子的意思,反而朝着范蒂雅“斯斯”地叫了起来,充满着挑衅。

不屑地瞪着兔鳞蛇妖,范蒂雅变成半妖形态,发出一声狼嗥。

“啊呜~~~~~~~~~~~!!!”

这一次兔鳞蛇妖怕了,不自觉的放松让男子得救,并且全力跑到她的身后。相比之下,他会认为范蒂雅比起兔鳞蛇妖友善得多,至少范蒂雅很有智慧又可以化成人形还会说话,这兔鳞蛇妖就……啧啧啧,根本比不上范蒂雅。

被狼嗥吓跑的兔鳞蛇妖倏地跑得不见人影,范蒂雅此时也恢复成人形。

“你不是普通的狼魔?”人类男子怀疑范蒂雅在狼魔一族里的地位究竟是怎样的。

“跟我回家你就知道了。是说……为什么你会被盯——小心!!”话还没说完,范蒂雅惊觉原来除了兔鳞蛇妖,就连风裂魔都跑了出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想要把男子给抓走。

“为、为什么又多了一只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么就快点跑啊!!”

“跑个屁啊你跑给我……妈蛋!高级三阶的风裂魔,外加一只红鹰魔……这到底是怎样啊谁可以告诉我?!”范蒂雅这次真的有点被坑了,被自己人坑。

她索性变回原形,驮着男子全速前进直接抵达她的家。再一次发出一声狼嗥,所有的狼魔都跑出来,风裂魔和红鹰魔便不敢轻易靠近。

“好多狼……”男子呆滞地看着眼前一头头个头不小的狼。

“啧,看来你身上有什么东西非常吸引它们,所以才会惹来杀身之祸。没办法了,只好那么做吧!”范蒂雅心里是千万个不愿意,可是为了救这个人类男子,她当着风裂魔、红鹰魔和族人面前咬了男子的后颈。

“痛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闭嘴啦我这是在救你的命!!!”

男子的后颈就这样留下了一排齿印和血迹,风裂魔和红鹰魔见此,也就打退堂鼓。

既然威胁解除,范蒂雅也松了一口气,反倒是那名男子还在抱怨为何要咬他救命云云的,烦得不得了。正要解释之时,大长老臭着一张脸,狠狠瞪着男子。

“人类,如果你不好好善待我们的女王,就等着被我们吃掉。”

于是男子终于知晓范蒂雅在狼魔的真正地位,整个人都囧了,也不敢再造次。

实在为这孽缘感到疲累的范蒂雅什么都不想说了,她推着男子让他入屋再好好说明一切。

此时她想起她尚未好好询问男子的姓名。

“喂,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我?我的名字是陈遗柱。”

一人一魔的孽缘便是他们的命运交缠的开始,会否成良缘,那就不得而知啦。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