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6-4 蕾娜VS伊麗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7-19 9:18:40pm

奇幻·玄幻


驚喜蕾娜出現並解救自己之餘,溫蒂也發現平時趴在蕾娜肩膀上的白色生物已經不見了。

她正想開口詢問的當兒,一聲撼動大地的咆哮冷不防地席捲而來。溫蒂急忙轉身一看,闖入眼簾的是一團既巨大又毛絨絨的白色物體,正在抵擋奇美拉的第二次爪擊。

聽見身處於十米外主人的命令,奇美拉再一次高舉佈滿結實肌肉的前臂,以撕裂空氣的狠勁全力揮向不知名毛絨物體。

溫蒂忍著傷痛欲上前幫忙,心想就算以血肉之軀擋下利爪也沒關係,不能因為自己的無能而讓他人受傷。

然而,一隻纖纖玉手迅速擋在溫蒂面前阻擋她的去路,嘴角勾勒出笑容的蕾娜,自信且霸氣道:「沒關係的。」

「怎麼可能沒關係」這句話差點衝口而出,溫蒂深邃的橘紅色眼珠子愣愣地看著不知名毛絨物體若無其事地扛下奇美拉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乃至接近瘋狂的揮爪攻擊。

十分鐘前,每當那擁有怪力般的前臂攻擊落空時,都會在地面烙下三條觸目驚心的抓痕,若是全力轟下,更會造成深一米多的坑洞。可是現在……奇美拉的利爪像是陷入海綿般無力,看起來也沒對不知名毛絨物體造成什麼傷害。

奇美拉身上的三顆頭顱一臉茫然,就連後方的伊麗莎白也處於不可置信的狀態。在她的印像中,從沒有正面接下奇美拉猛力一擊還豪發無傷的人或沒魔獸出現過。

——奇美拉可是幻獸耶,幻獸!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既然物理攻擊不行,那就用毒吧!

伊麗莎白不愧是馴服奇美拉的召喚師,即使遇上不明狀況,依然可以快速從驚愕中恢復精神,繼而對奇美拉尾部的綠色毒蛇下達發射毒針的命令。

另一方面,幾乎是在伊麗莎白說出“毒”這個字眼的同時,蕾娜也對自己的契約寵下達指令:

「防禦形態·硬化!」

璐璐全身的白色捲毛乍現銀灰光芒,毛絨絨的狀態瞬間轉變為宛如磚牆的長方形體,擋在蕾娜和溫蒂的身前。

毒針“鏘”一聲彈開,彷彿打中鋼鐵。

「呀呀呀呀呀!氣死我了!妳是誰啊!這明明不幹妳事啊!還是你也想搶那噁心血咒師的牌子?」

蕾娜順著伊麗莎白視線看去,才發現對方口中噁心血咒師指的是溫蒂,她這時才有時間仔細打量身旁這位遍體鱗傷的女孩,只見溫蒂緊咬著嘴唇,伏下視線,滿臉不甘。

那模樣……像是不敢讓蕾娜直視自己骯髒血統的眼睛。

一股怒火竄上腦袋,蕾娜原本爽朗的表情瞬間消失無踪。

「是妳把溫蒂打傷的嗎?」冰冷的語調彷彿可以瞬間凍結周遭的藍火。

伊麗莎白沒理會蕾娜的問題,因為她發現了一個足以吸引她所有注意力的物品。

她盯著蕾娜那略微豐滿的胸前所掛著的牌子,頓時恍然大悟,笑道:「原來五號就是妳啊~自己送上門來真好,我這是什麼好運氣~呵呵呵呵!」伊麗莎白慣性地將手湊到嘴邊笑,彎成半月形的眼,此時格外惹人厭。

「抱歉。」耳邊傳來一聲低語,溫蒂慎慎地抬起頭看向束起高馬尾的少女,接著聽到:「我不會治療術,沒辦法幫妳治傷。但我會以十倍的傷害幫妳還給對方,交給我吧。」

溫蒂眼眶忽然發熱,一股暖流湧進眼裡。

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聽見的溫暖話語,就連親生父母也不曾如此溫柔。

從她懂事開始,就沒日沒夜地活在痛苦的血咒練習中。

她曾經因為無法忍受放血的痛楚,逃離了家,逃離了雙親。在逃離途中,異質的身體構造導致血液迅速增長,導致溫蒂在路上昏迷過去,差點因此而死。

那天怎麼回到家,她也不清楚。在她醒來後,父母不但沒有給予安慰,反而語重心長地和她說身為血咒一族,每天釋放多餘的血液是無可避免的,唯有認清自己的命運,認清自己的血統,不再逃避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宗旨。

然而,當下的溫蒂只需要一句安慰,一句「妳還好嗎」也足矣。

可惜,什麼都沒有。

……認命吧。

為什麼要來到這世上?長久以來揮之不去的念頭持續困擾著她,可沒人可給到她答案。

當溫蒂回過神來時,眼淚早已奪眶而出,臉頰烙下兩行淡淡的水痕。她望著蕾娜,右手握緊心臟部位的衣裳,珍重地感受那股看不見的溫暖。

不過,戰鬥沒有因此而停下。

伊麗莎白尖銳的聲音喊道:「奇美拉!【炙熱火柱】!」

接受命令的奇美拉往後跳了一步拉開距離,同時後半身的羊頭像是儲蓄力量般深吸一口氣,頭部大大地往後仰。下一秒,兩千五百度的藍色火焰劈頭直往璐璐的鋼鐵身軀射去。

「小娜,接下還是抵消?」

「接下藍火太冒險了,抵消吧!【攻擊形態·洪水之尾】!」

溫蒂看著眼前一下是毛絨物體,一下是鋼鐵長牆的生物,這次在電光石火之際變回趴在蕾娜肩上的優美雪貂,五條尾巴像是孔雀開屏般豎起,漸漸泛出深藍光芒。

接著,璐璐縱身一躍,投身於火柱中,五條尾巴射出五條水柱。水柱宛如風車般以順時針的方向旋轉,輕易將火柱抵消之餘,也順勢將燃燒街道的大半火焰給熄滅。

水蒸氣頓時覆蓋了視野,四周呈現白茫茫、能見度極低的狀態。

「璐璐,妳看得見奇美拉嗎?」

「只看得見一米內的視野。」

「好,先驅散蒸汽吧,【暴風之尾】!」

處在蒸汽中的璐璐,接收了主人的命令與魔力,深藍色的尾巴此時覆上淡綠光芒。璐璐一個原地甩尾,捲起五道小型龍捲風,隨後聚集成巨大龍捲風將水蒸氣全數驅散,視野霎時明朗起來。

「璐璐!」

奇美拉在蒸汽消散的瞬間,從旁突襲璐璐。幸得蕾娜的及時叫喚,在利爪深入皮膚裡的前一刻,璐璐及時跳開了。雖還是被抓傷,但至少避開致命一擊。

「小娜!反擊!快!」璐璐邊用心念邊往奇美拉的上方跳去。

【攻擊形態·鋼之尾】!」

霎那,璐璐的尾部聚集無數銀灰色光點,柔順的尾巴隨即化為沉甸甸的鋼鐵之尾,一個空翻往奇美拉的山羊頭來一記出其不意的橫掃,力道之大甚至把奇美拉打飛至五米之遠。

「好!乘勝追擊!……溫蒂,怎麼了?」蕾娜將視線從璐璐的身上移走,望向輕輕拉住自己衣角的溫蒂問道。

「妳到底在和誰說話?」溫蒂鼓起勇氣說出她兩天前就想問的問題。

當時在休息室內,蕾娜時不時就在自言自語,溫蒂還一度認為蕾娜是不是有這種自我對話的特殊習慣。

露出不解表情的蕾娜,兩道漂亮的柳眉往中間擠了一下,說:「璐璐啊。」

「呃……我明白有些人會對自己的寵物說話,但妳的對話卻經常會有不同的回答,就像是聽見了對方聲音似的……」

「嗯?……呃……啊哈哈哈哈!」

蕾娜忽地捧著肚子大笑,持續好幾秒後才解釋道:「抱歉……在我家鄉這是很正常的事,原來在世人眼中我們就像個自言自語的神經病啊?哈哈哈哈哈……」止不住的笑意讓蕾娜笑了一陣子,好不容易深呼吸停下大笑後,她吐出一口長氣,繼續說:

「呼……心電感應。嗯,是心電感應。這是契約師必學的技能,只有長時間和簽下契約的契約寵一起生活,培養出深厚的感情與信賴,才能夠學會的技能喔。我和璐璐是兩年前才開始用心電感應對話的,只是我習慣把話說出來,所以就造成像是自言自語的糗況了。」

蕾娜不好意思地乍舌,隨即腦中響起了一聲斥責。

「專心戰鬥,對手很強!」

蕾娜猛地回頭,赫然發現奇美拉三顆頭竟各司其職卻又相當有默契地共同作戰。前半身的獅子不斷揮爪卻被靈活的璐璐一一閃避,造成滿地瘡痍的坑洞;後半身的山羊頭不間斷地射出藍色小火球;而最後方的毒蛇則扮演支援的角色,在璐璐閃躲爪擊和火球之後,射出毒針。

但全都被璐璐的鋼之尾一一打落。

蕾娜之所以放心丟下璐璐在前方戰鬥,自己轉頭回答溫蒂的疑問,自然是深信以璐璐的實力,就算不下指示也沒什麼問題。

只是……此時璐璐的動作開始減緩,落空的火球漸漸擦過她的柔毛,燒焦了不少部位。

蕾娜沒想到奇美拉竟然那麼強,導致璐璐開始招架不來。

見狀,蕾娜趕緊從懷裡抽出一張皺成一團的紅紙,塞到溫蒂手中。

「這是……!」

「我來這裡時撿到的,待會配合我和璐璐,使出決勝的一擊好嗎?」

溫蒂握緊手中的血符,臉上恢復先前的果敢與勇氣。

只要有血符在,她就可以戰鬥,就不是那個只能等著別人救自己的窩囊。

「嗯!」溫蒂大力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