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18 让人难以捉摸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7-20 5:21:40pm

都市·爱情


对于安承烨的挑弄,张星宇丝毫不为所动。他脸色仍然淡定,语气依旧沉稳,从容不迫答道:“我再重申一次——绝对没有人能够介入我和李瞳之间的感情。不管你是真心想接近她,或是假意要接近我,全都无所谓。尽管试试吧,我们的爱情一定会让你大开眼界,让你见识什么叫做真爱无敌。”

一旁的卢思彦见安承烨像是还要开口搭腔,连忙插进来打圆场:“林总裁,张董事长,时间不早了,明天一早还有工作项目得进行,我们就先行告辞了。你们二位慢慢喝。”

语毕,他就急急把安承烨连曳带拉拖起,快快步出了夜店。

“老兄,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我太敏感多心了吗?怎么我总感觉你和张董事长之间像是在争风吃醋?”卢思彦百思不得其解,一到了外面停车场就问。

安承烨微微一笑,拍拍好友的背:“Chill, bro! (别紧张,兄弟!)我只是在和张先生开玩笑。”

“开玩笑?你刚刚那个是哪门子的玩笑?更何况你和他有那么熟吗?竟然已经到了可以开这种玩笑的交情了?”卢思彦不相信安承烨给的烂解释,皱着眉头又问。

安承烨还是一样轻浮一笑:“早知道你会这么紧张,我就不开这样的玩笑了。”

卢思彦轻轻叹了口气:“说到紧张,你今天下午在记者会上竟然公开表示自己是对女人没兴趣、只爱男人的同性恋?那一刻真是让我紧张得差点儿晕过去了!”

说到这里,他狐疑地瞪着安承烨:“兄弟,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这件事?”

“你也知道我一向来都不爱聊关于自己的事,再加上你也没问过,我就没提起。”安承烨四两拨千斤,简短地打发,淡然回复。

卢思彦貌似没打算就这样放过他,依然盯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安承烨,在心中思量:这事应该是真的吧?这些年来还真没见过这家伙交女朋友,甚至连那些自动投怀送抱的美女他也不感兴趣。

不过,卢思彦还是放心不下。他索性单刀直入问安承烨:“Cyan,从实招来——你和李瞳之间真的什么都不是吗?连旧情人也不是?”

安承烨见卢思彦一脸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表情,立即表现出像是听见了史上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了两声:“当然不是!那怎么可能?如果她长得漂亮一点,那还说得过去。李瞳以前念书时根本就是一只丑小鸭,而且个性阴沉沉的总是独来独往,大家都说她比变态杀人魔还恐怖,我又怎么会看得上她?我那么执意地要与她合作,完全是因为我看好她在摄影这一方面的潜能。以前在摄影社团时,她就已经是一匹黑马。虽然静静地一点都不引人注意,可是一旦出手就会拍摄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照片。再加上现在她又是凯加电子的董事长夫人,我当然要好好利用老同学的方便和她打好关系。你也看到她对张星宇有着多大的影响力!和她打好关系,就是和凯加打好关系,那么我日后的发展就有保障了。”

他稍稍停顿了一会儿,像是想要进一步安抚卢思彦,又道:“别忘了,我只喜欢男人,所以对她绝对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你大可放一万个心。”

听安承烨解释得头头是道,卢思彦这才安心了:“真的是这样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和她真的闹出什么桃色新闻来。”

“你那么讲义气,知道我要离开CG就立马递了辞职信,和我共进退一起打拼,没想到我单飞后才接了第一份工作,就给你惹来了这么多麻烦。没和你先商量就擅自公开自己的性取向,这件事是我失策了,接过害得你如今要忙着帮我善后,收拾烂摊子,真是对不起。我保证,像这样的事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从今以后我一定会更小心。”于心有愧的安承烨向好朋友由衷道歉道。

“这样的废话就别说了。你我之间还用得着说‘对不起’吗?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你真的那么内疚,往后就好好表现,多拍几个大广告来报答我吧!”卢思彦一边上自己的车,一边笑着打哈哈。

看着卢思彦的那辆红色轿车,安承烨像是想起什么,突然道:“对了,明天找时间和我一起去看车。我要换车。”

卢思彦极为诧异:“我没听错吧?哈雷大弹簧可是你梦寐以求的型车呐!你在美国的时候就已经骑了好多年,即使是前阵子到这里工作时,你还前交代万嘱咐让工作人员一定要帮你准备同一款机车!决定在这里留下发展之后,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花了一大笔钱把它给买下!如今还用不到三个月,竟突然说要换?Cyan,你最近真的太让人捉摸不定了。我开始怀疑真正的Cyan 在我不注意时早已偷偷被外星人捉去,现在这个你根本就是假冒的,对不对?要不然怎么一而再做出那么多奇怪的事情?”

安承烨翻了个白眼,先是一个蔑笑:“你是不是看太多连续剧?这种三流剧情都想得出?”

他随即耸耸肩,摆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回复:“我想换车,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只是觉得换一辆轿车会方便些。更何况你不是一直嫌我骑机车太危险了吗?如今我想换了,你又疑神疑鬼的。捉摸不定的人是你吧?反正详情就明天再说吧。时候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了。”

卢思彦应了一声后就挥挥手上了车,关上车门,开动车子,绝尘而去。

终于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安承烨吁出长长一口气,一身紧绷的神经顿时松懈,脸色也同时黯淡下来。

回到了自己住的公寓,他一入屋就疲倦地倒在大床上。

没想到这样过日子竟然这么累。

从今以后都要过着这样的生活了吗?

这样口不对心的生活。

他真的能够继续这样一直下去吗?

一直这样假装下去。

假装成自己不在乎。

假装很轻松很自在。

假装自己是同性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