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学生之录 - 争夺会长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2 10:43:14am

奇幻·玄幻


有一种事情是无法预测的。

或许,一个人一辈子都不曾预料到说会发生这种莫名其妙到让人不知所措的事情。

明梓珩此时此刻是狼狈的。他像是在逃避什么而成天躲在校园各个角落都不愿意回到学生会活动室,就算有很多文件都堆积在他的桌上他也不想回去,只因为不想看到那两个最近都不需要出任务乖乖待在学校里的人。

说到为什么他要找地方躲起来避开那两个人就得回溯到五天前。

五天前——

“阿珩,走走走,咱们去约会……不不不,去放松放松,唱唱K呗?”刘骐亚一双眼亮晶晶的,像是会闪闪发亮地盯着正埋头整理一堆文件的明梓珩,如此提议道。

很认真在办公的明梓珩连回答都没回答一声,任由刘骐亚站在他的桌前,他继续静静地审阅文件,然后盖章签名。

见明梓珩不搭理自己,刘骐亚一脸的失落却也没有因此而放弃。他这一次干脆伸出手紧紧握住他的双手,让他不得已只好停下手中的工作,终于抬眸看向刘骐亚,二人视线相交。

“我还在忙。”简单的四个字作为回应。

摇摇头,刘骐亚不肯放开,“去外边玩。”

“你自己去好吗……”明梓珩还算是好声好气了。

正当刘骐亚还想说什么之际,风巽刻这时也把手伸出来硬是将刘骐亚的手给掰开,眼底带着警告的意思。他这是在用冰冷的眼神警告刘骐亚不可以对明梓珩无礼,而且人还刻意站到了刘骐亚身前背对着明梓珩。

不知为何这气氛实在古怪得很,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都屏息地看着刘骐亚和风巽刻。

李少贞眼见他们俩好像要打架的模样,立马站起来走过去。

“你们两个不要给学生会的打架添麻烦!去去去,都出去!还有,会长你也出去,成天把自己关在活动室是想闷死自己不成吗?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处理,麻烦你去调解这两个家伙。”

或许是因为女孩子的话比较有说服力,刘骐亚和风巽刻倒也知道要自己走出去不给大家添麻烦,明梓珩比较悲剧,因为他是被李少贞强硬从位置上拉起来,然后还很无情地被赶出去,反锁在外面。

到底谁才是学生会长啊……

三人都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不过这也不奇怪。明梓珩和风巽刻本就是那种寡言少语的人,只有刘骐亚比较好动。

“你们到底感情好,还是不好啊……”明梓珩终究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

他们三个好歹也是从同一个国中升上同一所高中的,故此明梓珩很清楚了解刘骐亚和风巽刻虽然经常混在一起,可是两个人偶尔就是互看对方不顺眼,让明梓珩有些糊涂,更别说李少贞也觉得很莫名其妙。

此问题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解答,明梓珩索性放弃追问,反倒真的听从李少贞的话,打算去透透气什么的,好好放松放松。

岂知……

一只稍显冰冷的手冷不防抓住了他的手腕,让他走不了。

回眸一看,抓着他的人赫然是风巽刻。

“别走,有话要告诉你。”风巽刻面无表情地说道。

“卧槽!巽刻你太奸诈了!阿珩!我、我也是有话要告诉你!”刘骐亚立马爆粗,赶紧伸手抓住明梓珩另一只手。

这场景看着似乎变成了三角恋关系,可惜没有第四个人在现场看到这种情景。

明梓珩疲惫地看着他们,等待他们把话说出来,然后他就可以去散散步,让脑袋可以清醒一下,更要提神。

几乎是异口同声,同一时间,风巽刻和刘骐亚说:“我喜欢你。”

四个字,仅仅四个字瞬间让明梓珩恢复了精神,却更加让他瞪大双目,惊诧到反应不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是风巽刻和刘骐亚先后趁他还未回神就亲下去,夺走了他的初吻和第二吻。

“你、你们!!!”明梓珩吓得话都说不好来。

他惊恐地挣脱了他们的束缚,落荒而逃,于是就这样连续五天他除了跟李少贞或其他人见面接触以外,那两个家伙都没法见着他更别想说跟他说上一句话。

这一次明梓珩选择躲在学校地底,反正这里已经很安全,同时也安置了防护结界可以避免黑暗教廷的人偷偷跑进来。

躲在这里绝对安全,因为知道这地方的人不多,虽然刘骐亚和风巽刻都知道这个地方,但他们绝不会想到说他躲在这里。

默默地翻开手中的文件夹,明梓珩难免愣了一下,头上仿佛冒出了许多问号。

为什么李少贞会把装着学生资料的文件夹拿给他……

估计是拿错了吧……

这会儿李少贞一脸“惨了、惨了,完蛋了”的表情,手中拿的是正确的文件夹。

无奈轻叹,明梓珩也算是服了这女孩,总是那么糊涂。至少李少贞是书记,不是财政,要不然那么糊涂的人当上财政会把学生会搞到破产吧。

随意翻开来看了一会儿,明梓珩的视线就移不开。

这资料恐怕是机密文档,但也解释了一些他的某些疑虑。

“找~到~了~哟~”

明梓珩承认他被吓到了,立马抬眸一看,却对上了一双赤色的眼瞳,还有一张满是血污的脸孔。他惊吓归惊吓,却还能保持冷静地把文件夹收好放好来,准备划出术式图阵对付这个……这个是所谓的恶灵吗?

然而他第一次遇到这种非人,不知术式对恶灵并没有太大的效果就划出“紫霄雷击”,可惜穿透了对方透明的身躯。

惊愕的看着对方透明的身躯,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他已被压在身下。

冰冷的寒意,侵袭了他的知觉。

冷……好冷……仿佛他的世界都冻结了。

“放开……我……”明梓珩的意识逐渐被吞噬,连求救都无法求救。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恶灵准备侵犯自己,最终他的眼前一片漆黑,世界也成了黑暗。

“妈的给我滚~~~~~~~!!!!!”

“引冥血河。”

刘骐亚和风巽刻由于找不着人,灵机一动想起了学校地底便过来找找看他们的会长是不是就在这里,结果就刚好瞧见这一幕,气得同时发动攻击。

两个人的攻击不一样,刘骐亚是个武者兼医师,故此他是用小刀拼命地投掷出去还成功伤到有点半透明的恶灵。至于风巽刻是个术士兼武者,但他用的是术式。

青白颜色的术式图阵不瑰丽,穿插形成奇异图形,犹如一条冥河的图阵流出了血水,形成漩涡袭向恶灵,将恶灵狠狠地缠住拽过来。

“不~要~妨~碍~我~!!!!!”

“你意图对阿珩不利就注定魂飞魄散!”刘骐亚是不留情面的,可是他这个武者并没有那种能耐可以让这个恶灵魂飞魄散。

幸好风巽刻这个术士所持有的属性较为奇特能够压制恶灵,甚至把这恶灵给折磨得有些惨烈。

“幽冥地狱。”风巽刻冷冷地吐出这四个字,有一个看不懂的术式图阵再次形成,恶灵这一次就干脆的消失不见。

刘骐亚不得不佩服风巽刻真的很厉害,再加上又很强。

“呿!”自知自己无法像风巽刻那般如此厉害强大的刘骐亚倒是乖乖地把明梓珩抱起来,立即离开这个地底到外边的太阳底下,然后他也充当一名医师替明梓珩稍微诊察一番,眉头微微蹙起。

“情况不太好?”风巽刻少有的脸上露出了一些情绪。

“阴寒之气入体,伤到了元神。”刘骐亚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了眼风巽刻,有点下定决心地续道:“巽刻,我问你,你是真的真心喜欢阿珩吗?”

“……是的。”风巽刻毫不犹豫地直接回答。

“那么要救阿珩只剩下这么一个方法了……”

刘骐亚深色凝重,看得风巽刻也认真起来。直到刘骐亚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他迟疑了一下,便摆着一张“豁出去”的表情,然后刘骐亚就抱着明梓珩,借用风巽刻的传送阵回到宿舍。

当务之急就是,替明梓珩恢复受伤的元神。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梓珩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是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不止如此,他还清楚看见自己的身上有所谓的吻痕,而且数量还不少呢。重点是,他躺在中间,左右两旁还躺着两个人,而且四双手都在自己的身上。

满脸黑线的他忍住不怕人吵醒,深呼吸一下冷静冷静,旋即他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去浴室检查一番。

……他后悔干嘛要去检查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某个部位。

好不容易把体内的东西都给清理干净,迅速洗漱换上干净的制服,明梓珩就这样跑了,留下两个男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早安,会长~咦?你怎么把自己包得这么紧实?”李少贞一看到出现在活动室的明梓珩,先是道安,再提出自己的疑问。

“……拜托别问了……”明梓珩欲哭无泪。

“发生什么……”还没把话给问完,下一秒李少贞就被急冲冲闯进来的另外两个好友给吓了一大跳,可是她却说不出话来,因为刘骐亚和风巽刻有点衣衫不整。

再看看明梓珩,这位学生会长完全不敢看他们俩?

这都什么情况?

“阿珩,我会负责的!”刘骐亚一脸认真。

“我也会负责。”风巽刻也是那一脸认真。

“我先走了……”明梓珩却选择了逃避现实。

然后明梓珩光明正大用传送阵逃跑,被遗留下来的三个人都愣了好一会儿。李少贞立马破口大骂,问他们俩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让明梓珩竟然连学得不太纯熟的传送阵都拿出来用。

后来李少贞得知这两个混蛋竟然上了他们伟大的会长后,气得给了他们俩一记飞踹作为教训,却也让他们俩又开始为了争夺明梓珩而吵起来。

明梓珩真是罪孽深重,实在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