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三十三黑章 黑之失落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7-21 8:35:08pm

奇幻·玄幻


原是寧靜的和平夜晚,卻被一頭可怕的幻魔打破了這場幽靜。

它露出獠牙、扭動著自己像蛇般又長又柔軟的身軀穿梭在黑暗中不斷尋找它的獵物。

而緊追其身後的是一道孤形的紫色光芒。

很快,這道光芒以流水般的動作穿過了幻魔

接著,幻魔身體瞬間一分為二。

身體分離的疼痛使它不得不打滾慘叫。

「必須變得更強才行……」

那道光芒的主人【亞晴】她眼神中絲毫沒有帶著任何情感,拖著自己的黑色巨鐮接近幻魔。

黑鐮與地面摩擦出來的刺耳聲聽起來就像準備將幻魔帶往地獄的鐘聲。

亞晴一腿踩著幻魔的身體。

一次又一次往幻魔的腦袋劈下去。大量黑色血液從幻魔的腦袋噴出,直到它再也沒有動靜亞晴才停止了動作。

以防萬一亞晴再次將它的身體一分為二保證核心的毀壞。

原以為一切已經結束,幻魔被砍斷的蛇形半身突然從後勒緊亞晴的身體還不斷纏繞上來。

上半身同時也完全恢復,還特別為了對付亞晴長出了兩隻巨大的刀刃手臂。

它憤怒得一手將亞晴給按壓在地面,準備以同樣的方式回敬亞晴!

亞晴在幻魔準備給她致命一擊的瞬間發現,這頭幻魔的核心并不在上半身,而是纏繞著她身體的下半身之中!

發現的那刻她毫不猶豫徒手插進幻魔下半身的傷口之中捏碎核心!

年歲的那刻,幻魔在一聲慘叫之下化成黑粒子消失。

就連噴灑在自己身上的那些骯髒的血同時也消失了。

亞晴扶著自己的黑色巨鐮痛苦喘息地靠在墻上以防倒下。

「這點程度……還不夠…還遠遠不夠……跟那個【男人】比起來這點程度才……」

亞晴還為今天那摧毀自己基地的【男子】感到耿耿於懷。

雖然【男子】毀滅了基地,殺了許多人。但讓她更加不能原諒的人其實是無能的自己。

「已經夠了……」看不下去的旋契從黑暗中現身

「這已經是你今晚的第三頭幻魔,已經夠了吧?像這樣獨自討伐幻魔,一直讓妳自己陷入危險你很高興嗎?」

「才這點程度根本完全不夠!我還必須變得更強才行!要不然…要不然的話我……我…」

亞晴體力不支,在旋契的眼前昏睡了過去。

旋契早已預料到,及時向前讓亞晴輕輕躺進他的懷中。

「都警告妳太勉強了就是不聽,從以前開始就一直讓人這麼頭疼。」旋契自言自語

「剩下的都交給我吧。」

【()——幻神家——()】

我今天再次帶著疑問回來。

當然妹妹也和我一樣想要搞清楚這些事情。

可無論多小的事情都好我絕對不會讓妹妹知道這邊任何事。

所以妹妹她無論怎麼問我我都敷衍無視。

雖然有點過分但這也是為了妹妹好。

此外我還再三提醒妹妹,今天的事誰都不可以說出去,也要完全忘記今天發生的事情。

我差不多提醒她三十次左右了吧?就算是那乖巧聽話的妹妹都開始嫌我啰嗦了。

我再次看著被我破壞的墻壁思考著。

這次明明我有那個能力可以幫上大家的忙了,真不明白為什麼我會被趕回來。

是嫌我剛獲得力量太弱嗎?還是說我這個人不值得信任?

無論我怎麼尋找理由最終都得不出什麼結論。

………………

「好!」

這一次決定去找旋契談談,希望可以了解到關於亞晴的更多事情。

順便也讓她教教我如何更好使用黑魔使的能力。

「葛格……」妹妹敲了門進來我的房間

「你還沒睡…不對,是睡不著嗎?」

「嗯……」

換做是我,發生今天那種事情鐵定也睡不著。

「哥哥,這麼晚了你要出去嗎?」

就算她已經累垮了,還是觀察到我想要出門。

「額…姑且是出去一下,很快回來。」

「也帶上人家。」

……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行,你明天還要上學吧?」

「明天學校沒上課。」

我完全忘記這件事了。

「好啦好啦,回來記得立刻睡覺。要是妳在路上喊累我也不會背妳哦。」

「好!」

最終我還是被妹妹給說服

算了,偶爾這樣和妹妹出去散個步也不錯。當找到旋契的時候妹妹應該就已經累得睡死了吧?

妹妹回房換好衣服后,我拉著高興得緊貼著我的妹妹上街去。

果然和想得一樣,外面異常安靜。照亮街道的燈光就只剩下街燈罷了。

我全都知道,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住在這附近的所有人都被那個【男人】給殺死了。

一想到這裡心裡不是滋味。

妹妹不知道這件事所以非常享受此刻幽靜的氣氛。

「哥哥,四周好安靜哦。感覺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們兩人一樣。」

「要是真的變成那樣子的話應該會很可怕吧?」

「嗯嗯,不會哦。人家只要哥哥在就什麼都不怕。」

被妹妹突然的會心一笑給治愈了

「哥哥你在笑什麼?」

「秘密。」

「別這麼小氣嘛~。」

「不告訴妳。」

「嗚~」妹妹臉上顯得有點不高興。讓我有一兩個秘密也不行嗎?

我們不停交談。

走了一段路之後四周才總算有路人來往,燈光也多了起來。

果然路上有人活動心中還感到比較安慰。

我的眼神偶然看向一旁黑暗的小巷。那裡面是我初次和亞晴相遇的地方。

我的身體被那裡吸引擅自走了進去,由於妹妹拉著我的手所以也隨著我的腳步一起走進去。

走了幾步,發現有人躺在前面。

「亞晴?!」

細心一看,這麼巧亞晴就躺在那裡睡覺。

我快步向前查看。因為我深怕亞晴又因和幻魔戰鬥而受了重傷。

觀察了一會,這一次亞晴好像不是受傷,而是安穩睡著。

身上還有一件外套蓋在上面,剛剛應該還有誰在這裡吧?

「亞晴,亞晴。」

「嗯……」亞晴被我的呼喚吵醒。

她清醒后發現是我而快步離開。

「等等!?為什麼才見面就逃走?難道我做了什麼惹妳生氣了嗎?!」

「你沒做錯什麼。」

「說什麼我沒錯,難道錯的人是妳嗎?!」

我這番話總算是喊停了亞晴的腳步

「沒錯,就和你說的一樣,錯的人是我。全都是我的錯。」亞晴的話帶著自責的情感

「要不是我太弱,那時你就不會在這裡和我相遇,就不會扯進我們這邊的世界。那個男人襲擊基地的時候要不是我太弱大家更不會死。沒錯,全都是因為我太弱了他們才…他們才會……」亞晴雙手抱著自己的雙臂、身體顫抖地說著這番話的身影深深地映入我的眼簾

她不斷對自己鑽牛角尖,連我都不知該如何是好

「亞晴……這不全是妳的錯,這些……」

「全都是我的的錯!」亞晴轉過身來對我怒吼

亞晴這瞬間的表情,那是充滿了悲傷、自責、迷惘還有絕望等各種負面情感完全顯露在上面。

我連一句安慰的話都不知該如何說

更無法直視亞晴

「你什麼都不了解就別在那自說自話!你以為你是誰?得到黑魔使的能力就在那沾沾自喜!……笑死人了…你根本就不清楚黑魔使的力量代表什麼……這是被詛咒的力量……」亞晴這番話才說完便不知從何處傳來了劇烈的爆炸吸引了我們的注意,震動非常大,肯定離這裡非常近!

「發…發生什麼了?」

「旋契……是旋契!」亞晴回想起剛剛旋契在亞晴昏迷前說的那番話,立刻跑去尋找地震的來源!

「亞晴!」

「哥哥,你們剛剛說的話人家都聽不懂啦。什麼是黑魔使?」

糟糕!忘了妹妹一直在旁邊!剛剛的對話妹妹肯定全聽見了!

「妹妹,沒時間解釋了。總之你先回家,我遲點才回去ok?」

「……嗯。」

「乖。」

我輕輕摸了妹妹的頭,立刻跟隨亞晴的腳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