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部 雪山靈狐 - 4-1 初雪飄臨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7-28 9:20:28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3penjun.blogspot.tw/

---------------------------------------------------

精靈國度,和地球一樣,也有著春夏秋冬,艾莉絲在夏天時離開,回到精靈世界,已是入秋,秋末的精靈王祭典活動順利結束,算算時間,也即將步入冬季。

魯迪因德王國位於整個精靈大陸的偏北位置,托此地理位置之福,春、夏、秋三季溫度不高,溫差變化也小,氣候堪稱適宜。

里德修拉城雖非極北,但是每年十二月前後,北風南吹,風雪伴隨而來,有將近一個月的嚴寒雪季,氣溫下降非常有感,此時,精靈們大多會留在城市之內生養休息,少有公開安排活動,直至雪季結束。

順帶一提,里德修拉的殘冬冰雪消融之時,也是一年初始、萬象更新之際。

我——落入精靈界的凡人南宮修,從布羅倪城歷險歸來已經過了一個月,雖然有及時治療傷口無礙,但畢竟是重傷,仍然必須休養一段時日,以恢復失去的血氣。

「原來雪景這麼美!」

後院客廳外,雪花漫飄,浪漫的銀白花園,滿綻淡淡梅香,藉著屋簷遮雪,和落難公主艾莉絲齊肩並坐階梯上,悠然賞景。

順帶一說,踩一步鞋子就會陷入十公分的積雪,我是第一次見到,和人間相比,精靈界的雪似乎比較膨鬆,而且更加雪白。

精靈們在出門時會帶著『雪板』,用法很簡單,就是套在原本的鞋子上,固定繫好就行,當我還未意識到會在積雪裡行走之前,蕾菲亞娜就已經添購好『雪板』,未雨綢繆,很符合『最強女僕』的風格。

「抱歉!延誤了前往新安達魯的時機。」

「這是不可抗力,你在迷宮傷得很重,休養一個月算是快的。」

這點我有自覺,瀕臨死亡之後,有好幾天根本無法使用狂暴術,勉強催動就會有強烈的噁心感,被艾莉絲發現還挨了一頓罵,過了半個月左右,才恢復到能夠例行晨練。

「就是使不上力,記得車禍那次也是這樣,全都靠小艾的照顧。」

「只是治好傷口,身體還是需要時間調養啦。」

「我一直在懷疑,小艾的療癒術是不是有附帶美容效果?」

「怎麼可能啦!」

療癒術確實能令皮膚完好如初。關於精靈皮膚之所以細緻無瑕,我有更科學的猜測——精靈界環境非常優質,水質乾淨,空氣清新,連曬太陽都很舒服,就算是我這個人類,也能或多或少受惠改善。

蕾菲亞娜端了碗湯,拉起裙角,在我身邊坐下,舀一匙湯吹涼,還用嘴唇試了溫度:「外頭冷,小心別著涼。來,嘴巴張開——」

這不是間接接吻嗎?艾莉絲就在身旁我很難為情啊!

「嗯~謝謝,我可以自己來!」

「手伸出來會凍著,我戴了手套不怕,小修來~聽話。」

我的右手在大衣底下,被艾莉絲十指交纏,根本就是故意緊抓不放,沒辦法,只得任憑處置,乖乖接受蕾菲亞娜『過份』的侍候。

「味道還不錯,這什麼啊?這幾天常喝,暖呼呼的。」

蕾菲亞娜一邊餵著一邊回答:「別多問,總之是恢復體力的好東西。」

「當我沒問,感覺問到底肯定會後悔。」

「這是席禮亞夫人托侍僕送來的,不是隨便就買得到。」

「得找個時間去道謝,我現在幾乎完全康復。」

「能恢復正常就太好了。」

「不只這樣!自從回來之後,我一直覺得身體不太一樣,總覺得更有力氣,強壯得跟獅子一樣。」

艾莉絲:「不對,應該說強壯得跟龍一樣。」

「隨便啦!總之,妳們不用操心,我沒問題的。」

——因為與靈龍締結誓約,蕾菲亞娜把生命與力量分享給修,修則是分享靈力給蕾菲亞娜,這件事只有修被暪在鼓裡,因為修本身能夠不斷製造靈力,完全沒發覺靈力被蕾菲亞娜分走,卻能夠感受到莫名而來的力量。

艾莉絲:「伯納登好厲害,不管前院後院都是漂漂亮亮的。」

蕾菲亞娜:「我的故鄉有句名言——生命和花圃一樣,在乎寬窄大小沒有意義,重要的是,你打算讓它荒蕪廢棄,還是豐富萬千!」

「這句話很有意義,對我特別受用。」

我是人類而且壽命短暫的秘密,艾莉絲與蕾菲亞娜都知道。

艾莉絲:「我會在你的窄小生命裡栽花種草,讓日子豐富萬千。」

蕾菲亞娜:「我也會盡力擺弄你的有限生命,絕對不讓它荒蕪。」

「這真的要謝謝妳們……不過,那個『擺弄』有點恐怖。」

「別在意嘛~」蕾菲亞娜轉移話題:「對了!你現在很有錢——應該說小艾很有錢,你的錢都在小艾名下。」

「放哪邊都無所謂。怎麼?薪俸是固定的吧。」

「不是薪俸,是加巴迪夫城主,一千個金幣賞賜,還有一批大王獅子毛皮,聽說這兩天就會運到。」

「一千金幣?也未免太多啦,一輩子都用不完!」

我一個月也不過賺十幾個金幣,那個大王獅子毛皮似乎也是珍品。

艾莉絲:「救了城主一命是大功勞!等毛皮一到,我就來做冬天大衣。」

「不過就是一炷時間的事,這錢賺的有點容易。」

蕾菲亞娜:「哼~換做別的精靈就沒本事賺。更何況,才不是一炷時間,還外加你休養的一個月時間。」

「也是啦!不過,這一個月休養並不是為了加巴迪夫哦。」

艾莉絲笑著:「可是加巴迪夫認定你是為了追捕逃犯才受傷的。」

「這好像在欺騙他,真糟糕。」

「好正直的想法,不愧是誓……侍奉主人。」蕾菲亞娜難得結巴,艾莉絲噗地輕笑。

「妳們倆又來了,最近舉止互動有點古怪。」

艾莉絲:「嘻~小修最近感覺怎麼樣?還會常常害羞嗎?」

「剛回來時還會,最近好多了,不過有時候又覺得很幸福,莫名奇妙還會想笑,好擔心自己不太正常。」

——當修看著艾莉絲時,蕾菲亞娜偷偷瞪了艾莉絲一眼,修沒有發現這個小動作。

「那很好啊!不像小蕾總是板著臉不笑。」

「是小修被小艾傳染,因為小艾總是在笑。」聽到蕾菲亞娜反駁,我轉過頭去。

——蕾菲亞娜趕在修轉過頭之前,回復面無表情,艾莉絲則趁機偷偷給她一個頑皮眼神,修始終沒能發現她們私底下的小動作。

「小蕾也多笑一笑,我總是不明白妳在想什麼。」

「居然想要探究少女內心,主人這樣算是搔擾喲!」

重點被無視,還被倒打一槍?蕾菲亞娜雙手交叉胸前抱住自己,一副被侵犯的模樣。

「呃……搔擾?你叫我小修的時候很正常,叫主人時肯定有問題。」

「這樣啊!小修~我現在很正常。」

「妳太假了啦!」

艾莉絲埋頭在我臂彎裡掩飾笑意,蕾菲亞娜故意塞過來最後一匙湯,不讓我說下去。

「我現在要報告正經事。」蕾菲亞娜正襟危坐:「城務廳傳達,明天早上請到修道院,城主大人要和院長大人、小修閣下大人談話。」

「在家窩了好久,出去走走也好!如果可以,會議結束後,我想去孤兒院看看。」

「我陪你去,我也想去看看小美心她們。」艾莉絲總是形影不離,說陪著是多此一舉。

「叔叔有說,獨眼精靈的畫像今天就能完成,明天也把伯納登一起帶去,希望可別下大雪。」

蕾菲亞娜:「伯納登去更換馬車車輪,回來後我會通知他。」

「他一個真的行嗎?有點過意不去。」

「他是為了讓你好好休息,好意就大方收下吧!而且,你什麼事都自己來,他會擔心自己沒有存在價值啊!」

我點點頭,接受蕾菲亞娜的說法。

——但是,我的事卻被妳做完,這樣下去我就要變廢柴啦。

見雪停了,艾莉絲起了玩心:「小蕾,我們去堆雪人,『電視』有教過,我來教妳。」

「好啊!那個『電視』什麼的好厲害,什麼都會。」

我鼓勵蕾菲亞娜放下碗,陪著艾莉絲一起去,能玩的時候就該放開心好好玩!

蕾菲亞娜幫我擦乾淨嘴巴,這才過去玩起堆雪人,這份依依不捨我是看得出來的。

艾莉絲笑得開心,非常好懂,蕾菲亞娜仍舊一臉認真,難以揣測,不過,一起生活也不是白混的,日子一久,我也稍為能揣摩她的一些情緒變化。

雪白遍地,處處梅花香,兩位青澀少女穿著大衣在嘻戲。

——好美的畫面,這樣的日子真會令人捨不得。地球應該是夏天了,不知道萍姐過得如何?就算回不去,也好想讓她知道我很平安。

一個多月來,沒什麼大事,但是少女們的行為變化頗大。

自從艾莉絲挑明羈絆者就是夫妻關係之後,理所當然地親密無間,有一次蕾菲亞娜在眾精靈之前稱呼她閣下夫人,艾莉絲莫名開心,從此『閣下夫人』也成了標準稱謂!

羈絆者被稱呼為夫人很平常,因為艾莉絲還是小精靈,所以大家才會猶豫,既然現在有精靈起頭,朋友們也就順理成章依樣畫葫蘆。

至於蕾菲亞娜,謹慎細心依舊,與艾莉絲情同姐妹不說,對我的照顧卻更加大膽,親密餵湯擦嘴還算一般,早上晨練後,她早已一旁等著,二話不說,披上大衣遞上水瓶,幫忙擦汗收劍等等,難免碰到肌膚,蕾菲亞娜卻毫不在意,無視我的扭捏抗拒。面對一臉認真的女僕,就算是『靈劍士』,終究也要乖乖就範。

一起出外同行,以前蕾菲亞娜都會走在艾莉絲的另一側,或是跟在後面,現在她卻常常靠在我身邊,貼近的距離與艾莉絲不分軒輊,要不是她總是穿著女僕服,其他精靈肯定看不出誰才是我的羈絆者。

但是最感到納悶的是,艾莉絲分明知道卻認為很合理,甚至囑咐我要聽話,別讓蕾菲亞娜為難,事實上蕾菲亞娜也掌握的好,雖然親密卻不至過份到逾矩難受。

艾莉絲貼心依偎,蕾菲亞娜細心照顧,我也很享受,樂得輕鬆,尤其是曾被兩位少女搭救過,久而久之,也就放任她倆的隨意擺弄。

我知道精靈不會愛上其他精靈的羈絆者,一旦錯愛要再放下並不容易,那麼這輩子就很難擁有羈絆者,因為締結靈線必須雙方彼此相愛,如果心懷二意,失敗率也會相當高,這是常識,蕾菲亞娜絕對明白這道理,她對我的情感應該只是『崇拜』。

少女們都知道我不懂精靈文,養傷閒暇就輪流教我識字,蕾菲亞娜還會特別為我和艾莉絲詳細講解周圍各個王國的狀況,這一點我非常感激,我有自覺必須知道更多知識,才不負『御龍劍士』的名號。

「雪季有一個月嗎?」算算日子,還有廿天左右。

過完雪季就是精靈的新年,不知道精靈的新年會是什麼模樣,我很期待吶!

隔天早上,在修道院裡,會客室中。

艾莉絲和我坐著,伯納登卻是站在一旁,公開場合,他堅守著管家本份,雖然已經四百歲高齡。

卡多尼梅雙手交疊貼腹,淑女模樣站在我的對面,彼此經常見面,關係也親密,但是當我換上靈劍士武裝,卡多尼梅就堅持親自招呼。

「不管在哪兒見到閣下,旁邊總是有年輕少女陪伴喲。」

真的,不是艾莉絲就是蕾菲亞娜。一般靈劍士或靈術士在外頭時,有部下跟隨護衛很平常,但是跟隨我的不是夫人就是女僕,確實不太一樣。

「卡多尼梅見笑了。下次換伯納登陪我出門……」

「請容在下拒絕,在下實在無法習慣與閣下如此『緊密』。」

精明的伯納登不願意被少女們怨恨,不等我說完就搶著回絕。

艾莉絲掩嘴竊笑,兩位少女和我的距離的確不似一般。

「平常是小艾、小蕾在捉弄我,現在連伯納登都這樣,真是夠了。」

卡多尼梅笑著說:「閣下平易親切,既謙虛又熱心,這一點和院長大人一樣,真讓人喜歡啊。」

自覺不小心說出喜歡兩字,卡多尼梅臉色微微紅潤,耳朵還垂了下來,咦?是喜歡我嗎?絕不可能,我們年紀有一百卅歲之遙,對精靈來說,這差距是一個輩份,對我這個人類來說,差距甚至是兩個輩份——雖然她看起來只是年輕熟女。

「卡多尼梅小姐過誇了,小修自覺也沒什麼偉大的地方。」

「呵~客氣了!在下先去忙,如果城主大人和院長到了,會帶他們過來。」

卡多尼梅點頭致意隨即離開,今天是與大人物的會議,我們提前到場是禮儀。

伯納登:「卡多尼梅小姐……是院長的羈絆者嗎?」

艾莉絲直接了當回答:「交往中,還沒結為羈絆者。」

「妳在說什麼?交往中?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嗎?」

「小修閣下在這方面很遲鈍,畢竟還很年輕。」伯納登沒說錯。

「這很明顯啊!大概連我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你,你也是傻呼呼都不知道。」艾莉絲也跟著消遣我。

「那方面的經驗我很欠缺,真的有待加強。可是他們好像差了六十歳左右……」

我有學到這方面的常識,選擇交往對象通常都在三~四十歲差距以內。

艾莉絲:「差一、兩百歲締結羈絆的也不是沒有過,年紀並非絕對的問題。」

伯納登:「院長大人兩百多歲還沒結為羈絆者,應該是院長身份的關係吧。」

艾莉絲:「叔叔很盡職,這方面的確比較怠慢,卡多尼梅應該是等得很辛苦。」

「我和小艾果然很特別,好像有點……太早了一點。」

「你好像很遺憾的樣子呀!」

「不是!小艾……嗯~我衷心感激小艾與我結為羈絆者。」

見艾莉絲的不滿襲來,我馬上低頭改口誠心安撫。

「哼~」

「哈哈~年紀小也不是問題,不知多少精靈羨慕著閣下與夫人,對吧——小艾夫人?」

伯納登果然經驗老道,一句奉承,艾莉絲鼓著的小嘴,頓時化為開心的微笑。

「得救了!呃……注意,有精靈過來了。」

我提醒大家不要失禮,索敵術無時不刻都在發動著,有生命體接近,立刻就能知道。

「叔叔早安。」「查理德叔叔早安。」「院長大人,伯納登有禮。」

「早啊~小修、小艾早,不用站起來~坐吧,伯納登,好久不見。麻煩卡多尼梅先去等候城主大人」

「好的。」

卡多尼梅再次先行離開,查理德坐到我的旁邊,打開一張A3大小的羊皮紙,上頭有兩個精靈畫像。

「伯納登也過來看看,這是那個獨眼精靈的畫像,有按照我們的意思修改過,像嗎?」

「嗯,非常相像。」我點點頭。

伯納登仔細地端詳:「依在下的記憶,八成是他沒錯,不過,那個光頭精靈,很抱歉,實在沒有印象。」

「所以當初是從新安達魯過來,然後再又回到新安達魯?」

「是的,院長大人。登記時寫的是亞非爾城,離開時他們是說『要回去了』。」

新安達魯城的舊名是亞非爾城,王室更替後才更改城名。。

「伯納登,謝謝你跑一趟幫忙指認,你可以先離開,等一會我們和城主有約。」

「你先回劍廬,我和小艾還有事,晚餐前會回去。」

「好的!院長大人,閣下大人,在下失陪,再會。」

伯納登離開後,查理德把羊皮紙捲起收好:「果然是同一個精靈,王城大火應該就是他幹的,現在確認是來自新安達魯城。」

艾莉絲點著頭:「謝謝叔叔幫忙,為父親和犧牲的精靈們雪恨。」

查理德:「什麼話!你父親就是我兄長,我們都有責任。不過,小修才是最幫忙的。」

艾莉絲:「嗯!幸好有小修,才把他們給逼出來。」

「機緣巧合吧!當初,他們連妳這個小精靈都想除掉,手段狠毒不能原諒。」

我第一次殺害精靈,就是因為對方想傷害艾莉絲,不過,那也令我鬱悶好一陣子。

其實我並沒有執著在仇恨上,但是動到艾莉絲,我就會失控,靜心自省之後,我認為是因為羈絆者的緣故,真的是否如此我不得而知。

查理德:「我判斷是精靈樹大火,把王城衛士引了過去,獨眼精靈才有機會放火燒王城。至於飛龍為什麼會攻擊精靈樹,是一個疑點,但是,從馬休飛的情報來看,背後還有主使者,恐怕是有什麼手段能引誘飛龍到安達魯。」

艾莉絲:「精靈有辦法控制飛龍嗎?」

查理德:「可能有某些特別的方法,我以前聽說過,有精靈冒險把龍蛋偷出來,從孵出小飛龍開始馴服訓練。龍有靈性,一旦長大到自我意識成熟,要控制就難了!」

「可惜獨眼精靈還不能確定生死,當時並沒找到屍體。」

查理德:「我們的線索就只剩下新安達魯城。」

艾莉絲:「我想去新安達魯找安德烈叔叔,或許能知道一些事。」

「我會陪小艾一起去的。」

查理德:「我知道啦!叔叔沒打算阻止。只不過,小修身體剛恢復,恐怕也要再等一個月,春天到了才能出發。」

「咦?不是就快雪融了嗎?」

查理德:「小修不熟悉王國的氣候,南方的冰雪融化了,北方的新安達魯仍舊在冬雪之中。這樣趕路會有危險,我知道你一心想幫忙,但是小艾不見得受得了。」

「原來如此!抱歉,我衝動了。」

艾莉絲:「叔叔~那我們就等初春再出發。」

查理德:「不如等過完年吧!,而且這段時間,馬休飛他們或許能查出蛛絲馬跡。」

艾莉絲與我對望,互相點頭同意,決定一個月後再出發。

查理德:「只有你們兩個去嗎?」

「小蕾也會一起。」

「小艾等等,我們還沒問過她呀。」

「她一定會跟著去,肯定。懸崖都跟著跳,新安達魯就更不用說了。」

心中有愧,我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查理德:「雖然蕾菲亞娜能力很不錯,也很聰明謹慎,我擔心在新王都可能會有危險,你們能夠保護自己,但是她……」

「叔叔不必擔心,小蕾能保護自己,更何況還有小修在。」

「小艾……妳對小蕾好有信心。」

——艾莉絲知道蕾菲亞娜的靈龍身份,才會這麼說,而且還認為蕾菲亞娜能夠保護修,就像修在迷宮墜崖那一次。

查理德:「知道了,決定出發日子,記得要對城務廳提出申請。就用旅行探親的名義,我會私下對城主說說,公主是為了見安德烈而去。」

「好的。」「謝謝叔叔。」

這件事暫時就這麼決定,叔姪三人又閒話家常好一陣子,終於等到阿德列斯。

陪同阿德列斯來的不是席禮亞,而是靈劍士安流爾斯,跟著進入會客室的,還有一隻灰狼,這讓我有點小緊張,下意識地靠近艾莉絲。

這隻灰狼與惡狼體形相當,外貌稍有差別,沒有兇惡地把犬齒露出嘴外,也很有自制力,犀利目光掃過每一位精靈,但是沒有多餘的惡意。

彼此行禮應酬,衛士退出在門外守候,阿德列斯坐在上位,右側依序是查理德、我與艾莉絲,安流爾斯則是坐在左側,灰狼就趴在他腳邊。

大概是從視線裡看出我的不安,阿德列斯說:「小修,別緊張,牠是安流爾斯的締約靈狼,不會無故攻擊我們。」

艾莉絲小聲在我耳旁提示:「靈狼也是靈獸之一。」

其實在書裡我有看過相關知識,只是沒見過靈龍以外的其他靈獸,而靈龍的存在又不能隨便說出來。

「靈狼嗎?抱歉!在下的故鄉沒有靈獸,第一次見到,所以失態了。」

阿德列斯:「哦?原來小修沒見過靈獸。安流爾斯說明一下吧。」

安流爾斯:「好的。有些野獸,在經過長年生活之後,漸漸受到靈素的影響而具備了靈性,因為吸收了靈素,使得牠們的生命比一般野獸更長,有些靈獸甚至與我們精靈的壽命相當,牠們也能夠和精靈透過締結靈線來締結誓約,彼此成為誓約者。」

「又是締結靈線,和羈絆者一樣啊。」

安流爾斯:「不是哦!靈獸締結誓約,是互相保護,一起共渡生活,僅此而已,有時能夠心意相通,知道誓約者的想法,是很好的共同戰鬥夥伴,當遇到危險時,只要呼喚牠們的名字,牠們就會設法找到誓約精靈。」

「在下有聽說可以共享生命,有這麼回事嗎?難道還能一起生下後代?」

我想起弗列格曼曾經說過,有關靈龍締結誓約的事。

阿德列斯:「哈!小修是因為聽過遠古靈龍的故事吧!靈獸沒可能做到那個地步啦,畢竟是不同物種,沒辦法結合生下後代。更何況靈龍是傳說中的神獸,據說只與精靈王締結誓約,一般精靈是不可能的。」

阿德列斯、查理德和艾莉絲,都知道我遇見靈龍的始末,但是,完全沒有靈龍存在的証據,因此把事情壓下,只有少數幾個精靈知道,畢竟,即使有御龍寶劍,也沒辦法直接証明與靈龍有所關聯。

再說,也只有我和艾莉絲知道靈龍能化為精靈形體,所以才能結合生下靈龍後代。

「城主大人抱歉!在下只聽過傳聞,還有點信以為真。」

阿德列斯揮揮手,示意我別在意。

安流爾斯繼續說著:「能與靈龍締結誓約,當然是再好也不過。靈獸會要求自身靈格,特別是正直、誠實、勇氣與善良四點,靈獸的誓約精靈,也必定擁有相對高潔的靈格,靈格墮落之時,靈獸就會離開誓約者。」

阿德列斯:「正是如此,被靈獸承認的精靈,擁有高潔的靈格,既可靠又值得信任,安流爾斯閣下就是如此。」

「在下明白了!」

「小修~我對你的靈格有信心,席禮亞也是,要是有機會,你也可以與靈獸締結誓約。不過,這機會非常難得,即使真的遇見,靈獸也不見得願意締結誓約。順帶一提,一生只有一次機會締結誓約,也要考慮對方是否適合。」

安流爾斯:「靈獸孤傲,通常不隨意出現在精靈面前。」

「困難度不小!不過,在下暫時沒有興趣,締結靈線,我有小艾就夠了。」

艾莉絲嘟著嘴:「呃……當我是靈獸嗎?」

大家噗地笑了出來,表情一向嚴肅的安流爾斯也在拼命控制。

我搔了搔頭,不知該怎麼回答。

查理德私下提醒艾莉絲:「喂,城主大人也在哦。」

「啊!對不起,小艾失禮了。」

阿德列斯生性不拘小節,一時止不住笑:「無妨無妨~妳和小修實在太逗趣了。小修知道靈龍的傳說,說不定他的願望就是和靈龍締結誓約。」

「這種想法,小修也……也不是完全沒有啦!」

我真心希望能靠靈龍的生命分享,陪伴艾莉絲一生,否則她實在太可憐了。

艾莉絲:「我相信小修,夢想肯定能成真。」

——艾莉絲心裡清楚,修在昏迷的時候,已經和靈龍蕾菲亞娜締結了誓約,只是蕾菲亞娜不願意說出來,艾莉絲也答應要保密。

查理德莞爾一笑:「妳和小修是註定的羈絆者,連想法都一樣。」

阿德列斯咳了兩聲,打算結束這個話題,大夥見狀也收心聆聽。

「首先,我要感謝小修救了加巴迪夫城主,賞賜的金幣也應該收到了吧!出門前,我還收到他寄給我的信,連同獅子毛皮一起過來的,我已直接下令把毛皮送去劍廬,你回家後應該就會看到,當然,還有一張感謝狀。」

「加巴迪夫城主太客氣,在下只是在執行城主的命令時,順便出手罷了。明明都說過不需要賞賜。」

「客氣不收才是傻瓜。一千金幣不是小數目,我還在煩惱要賞給你什麼啊。」

「千萬不必,加巴迪夫城主賜予的已經太足夠。」

「你的意思,是讓我這個城主比加巴迪夫更小氣嗎?這種話傳出去還得了!」

「這……」

「再說,我要是不表示一點,席禮亞不會放過我的。」

加巴迪夫是席禮亞的叔叔,心懷感激是理所當然。

「如果城主大人堅持,希望能夠修繕修道院的附屬孤兒院,因為房舍已經很破舊。」

「席禮亞果然沒看錯你。如果你願意我就答應,確定要這樣做?」

「很確定!承蒙關愛,靈劍士的俸祿已經是吃喝不盡。」

「扶弱濟貧也是高潔靈格的表徵,如果真有靈龍,肯定也會承認。這件事就這麼決定,我會用你的名義去修繕孤兒院,這下子我省下的可多啦。」

「感謝城主大人。」

「不過,話說在前頭,加巴迪夫遇剌是件大事,大家都有心隱暪,以免民心動盪,那感謝狀寫的是個無聊小事,『協助祭典完成』——別說一千金幣,賞個一百都算太多,不過,感謝狀還是會公告,你可別在意。」

「不會在意,請放心。完全不會。」

「其實,我今天不在城務廳召見你,是因為有個私下請求,想請小修幫忙。」

「請求太多餘,直接吩咐交辦就行,小修能力所及,必定全力以赴。」

「如果用命令就辦得好,我早讓其他精靈辦好囉。」

阿德列斯說著這句話,同時還瞄向另一個靈劍士,發現城主視線,安流爾斯低下了頭。

這一幕,查理德會心一笑,大概心裡頭有了底,但是沒說什麼。

不明所以,我只好繼續追問,阿德列斯只是站起來,走到房間空曠處:「小修、安流爾斯,你們過來這裡。」

兩位靈劍士依令走到面前,阿德列斯反而退到一角:「小修,聽說你擅長徒手武術,不妨試試制伏安流爾斯。」

「城主,這個……不太禮貌吧?」

阿德列斯不理會,問道:「安流爾斯,你怎麼看?」

「屬下樂意一試,修閣下不必忌諱,只是,我可以用劍嗎?」

「請隨意,小心點,萬一重傷小修,那邊有位小姐會放火哦。」

因為小修比武而緊張的艾莉絲,聽見城主揶揄,扭著身子紅著臉。

「那我斗膽一試,安流爾斯閣下,請。」

雙方各再退開一步,安流爾斯似乎認為使用雙劍太過份,只拔出一支短劍。

阿德列斯隨便地做個手勢示意比試開始。

空間不大,雙方只有五步距離,各自發動狂暴,瞬間接近。

不過,安流爾斯在交流賽就見識過我的速度,不敢大意,與其說他在進攻,不如說防守心態比較重,只打算逼退。

安流爾斯提劍踏出,而我是全速逼近,必須切進肉搏圈,對沒有武器的我才有利,而且縮短距離,短劍也難有施展空間。

我兩手以不同位置襲向安流爾斯的持劍右腕,安流爾斯則以劍身卡位,逼退進攻。

合氣道有空手奪刃的技術,安流爾斯未曾見過空手如此變幻快速的技巧,沒多久便左支右絀,訝異著我的兩手交叉攻擊速度,劍尖始終被滑溜地避開,為了提防被擊中,他慢慢後退著。

安流爾斯一退,我定是黏緊跟隨不放,步步進逼,不讓距離拉大。

不到半分鐘,我敲中安流爾斯的右手背,短劍差點掉落。

我沒有停滯,趁對方想穩住短劍的一剎那,順勢扣住他的右手腕關節處,加大施力,安流爾斯終於難以握住,短劍落地,勝負已分。

精靈的穴位與人類大致相同真的是太好了。

我停止追擊,退開三步,抱拳作揖:「失禮了。」

安流爾斯也回了一揖:「修閣下動作精妙,徒手武術,好快。」說罷把短劍取回入鞘。

「這武術重在出奇不意,如果安流爾斯閣下看過幾次,小修就難以得逞,而且,如果一開始就不讓我欺身靠近,我也沒有辦法奪劍。」

——其實有個重點我沒說,因為精靈對肌膚碰觸會自動退避,就算是靈劍士也是一樣,我一旦雙手迫進他就下意識退開,安流爾斯一慌,機會自然就站在我這一方。

阿德列斯拍著手,查理德點點頭,艾莉絲則是瞇眼微笑。

阿德列斯:「小修,說實話,如果繼續下去,有辦法抓住安流爾斯不讓他逃走嗎?」

「可以,再過來就是擒拿,左手反折對方右手,右手掐住脖子……用……用身體壓制,對方就沒法使力,也無法逃走。」

接下來的動作,就大大違反了不碰觸身體的忌諱,我說得吞吞吐吐的。

「那……安流爾斯會受傷嗎?」阿德列斯似乎不在意碰觸。

「徒手武術重在壓制,不在攻擊,除非對方強力掙脫而讓自己受傷。」

「那太好了。安流爾斯,沒事吧,你那靈狼……」

看見誓約者被制伏,靈狼似是不悅,惡狠狠地盯著我,安流爾斯趕緊走向靈狼。

安流爾斯溫柔撫摸牠的頭,讓靈狼平靜下來:「屬下沒事,修閣下的武術,如果真要格擋,恐怕得出雙劍才行。」

——突然想到,對方空手,自己用上雙劍才只是『格擋』,安流爾斯頓時臉紅羞愧,不過沒有其他精靈點破。

阿德列斯:「沒辦法,只用忠心兩字形容誓約靈獸還不太夠。」

我不解:「請問這意思是?」

「牠是母靈狼,締約靈獸如果是異性,通常會表現出忠心以上的情感。」

「是什麼情感啊?」

「畢竟也是締結靈線,有時候會表現出來像是羈絆者一樣的愛情。」

「那似乎有點超過。」

「只是一種形容而已,我沒有靈獸,所以也不清楚詳情。」

「那牠會嫉妒誓約對象的羈絆者嗎?」

「好像不會,安流爾斯夫人好像也被靈狼視作主人一般的對待哦。」

——在座的都沒有注意到,艾莉絲正在笑瞇瞇地猛點頭同意。

阿德列斯示意,讓兩位靈劍士跟著一起回座。

「小修~我就直說吧!請你把老城主接回來。」

「老城主?接回來?我?」

阿德列斯的簡單一句,我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

「老城主就是我父親,他獨自住在瓊巴里山上不願意回來,我能派的精靈父親全部都認識,他只要有心避開,連魯達夫和安流爾斯兩個靈劍士都追不到,但是父親不認識你,我覺得你有機會找到他,好好談一談,把他帶回里德修拉。」

「如果是老城主不願意回來,就算我見到,要怎麼和他談啊!我……我的口才……」

「老城主可精明了,油腔滑調肯定是說不動,不過他對有才能的精靈非常有興趣,說不定你合他的胃口。」

「說我合他的胃口,好像會吞了我似的。」

「哈~放心,不會的。要是逼不得已,就用你的武術押他回來,希望別讓他受傷……應該說,最好只用說的請他回家。」

「原來如此,所以城主大人才先試試我的徒手武術。」

「正是。」

我轉頭看向艾莉絲,想知道她的想法,艾莉絲微微點頭,示意支持。

「既然這樣……小修就試試看吧!對我來說,趕跑野牛、追捕惡狼要簡單多了。」

「別這麼說嘛!我只能靠你了,就算我派查理德去,大概也是追不到。」

查理德聞言搖頭說:「的確,我最多只能接近到三百步距離。」

「就是這樣!小修也不必慌張,這種事不是靠力量,你的靈格優秀,責任心也不錯,最重要的是機緣好像特別好,連十六歲的『小艾夫人』都能成為羈絆者。」

因為安流爾斯在場,為了不暴露艾莉絲公主的身份,阿德列斯故意加重語氣提示,我當然聽得懂,是指能夠和貴為公主的艾莉絲締結為羈絆者,是個非常好的機緣。

——艾莉絲也聽的懂,而且,城主又特別加了夫人兩字,多少有點巴結她的意味,希望她支持小修接下這個任務。

果然,艾莉絲紅著臉說:「謝謝城主大人,小艾會陪伴著小修,一起努力設法完成任務,把老城主接回來。」

我小聲地說:「妳留在家裡,山上太危險,而且還下著雪。」

「才不可能讓你自己去,萬一又掉下懸崖怎麼辦?」

「妳怎麼又提這事?都過去了……」

「你還說,都掉下去兩次,兩次啊!我都快嚇死了。」

講起這檔事,艾莉絲越說越大聲,就是不肯退讓。

「這個,別這樣嘛,我是擔心妳,家裡舒服,我去去就回來。」

「又哄我,我才不依,一定要跟。」

「你一去,小蕾又要跟,那個……」

「對,我知道她會跟,大不了就一起去。」

「怎麼這樣?」

「總之,你想自己一個去,不.可.能。」

「……」

艾莉絲的任性又失控,羈絆者的任性是我的天敵。

基本上,艾莉絲原本是公主,發飆起來誰都不管,而我在人間時,當官的是公僕,也不需要畢恭畢敬,只是我在精靈世界會入鄉隨俗,不想造成大家困擾,一旦我倆槓上,急起來就完全不甩旁人。

安流爾斯看到這對羈絆者,完全無視城主和大主教在場,既像是互相關心又像是情侶吵架,有點傻眼楞住,阿德列斯和查理德則是掩口偷偷竊笑。

阿德列斯憋不住,笑了出來:「哈~好了好了,你們回家再繼續吵。小修,就算三個也還好,先說在前頭,你要帶誰我不管,但是,太多的話會更困難,老城主就是故意要迴避精靈。」

「在下明白,有個問題想請教,萬一談過了,老城主堅持不回來怎麼辦?」

言下之意,是想知道城主決意的程度。

「萬一不肯回來,不必強求,請幫我轉交這封信。」

說著,把一張羊皮紙畫像和一個蠟印貼封的信袋交給查理德,查理德又轉交給我。

「這畫像就是老城主,把信給老城主看過之後,請他回我一個訊息。」

整封信袋有多次摺過的痕跡,我不禁起疑:「這信,好像有點……」

「破舊嗎?沒辦法吶,前後派過三個小隊去找,都弄皺了,只有安流爾斯閣下遠遠見過老城主一面,對吧?」

最後一句是對著安流爾斯詢問。

「沒錯,當時在下實在追不上,實在有負靈劍士之名,提爾納魯也去追,沒想到牠也追不上。」

「提爾納魯?」我沒聽過這個名字。

「就是安流爾斯閣下的締約靈狼。」查理德補充說明。

「連靈狼……提爾納魯都追不上,那是什麼能力啊?」

阿德列斯嘆了口氣:「老城主的絕招呀!狂暴與風行兩術並用,在樹林裡跑起來,不必落地,跟風一樣快。正因為這樣,才想託付里德修拉最快的『御龍劍士』!」

「原來如此,小修會盡力的。」

「拜託了,本來想春天一到再派你去,但是老城主已經四百多歲,現在這種天氣真擔心他挨不住啊!」

——那可不行,春天時,我還得帶艾莉絲到新安達魯城,為了順利成行,這任務非得趕快完成不可。

但是我明白阿德列斯的弦外之音,他應該是希望老城主能夠回家過年,否則不會在這個節骨眼叫我去找,提到天氣更不合理,老城主不就是在那種環境中待過很多年嗎?怎麼可能會挨不住?

「城主大人,交給我吧。」

「小修,謝了!需要什麼就說吧!雪行裝備你大概沒有吧,就找城務廳領取,我會交代的,不夠就直接說。」

「明白。」

「查理德,老城主的事你也清楚,往事我也不想再提,你就告訴小修吧!」

「好的,我之後再對小修詳細說明。」

城主臨行之前,安流爾斯又來行禮,表明心意想討教徒手武術,我一口答應,約定任務回來之後,再做安排,同時安流爾斯也答應傳授有關靈獸的更多知識。

老城主,傑德瑞斯.魯迪因德,曾任職里德修拉修道院長,之後接替里德修拉城主之位,年輕時以『風行者』之名享譽王國,當時還與布羅倪城的加巴迪夫為了美女精靈美樂佳蒂爭風吃醋,之後傑德瑞斯奪得美人心,締結為羈絆者。

不過,不打不相識,正因為如此傑德瑞斯與加巴迪夫成了莫逆之交,其後攜子小阿德列斯出訪布羅倪,加巴迪夫看出小阿德列斯喜歡高傲的姪女席禮亞,特別安排席禮亞為交換教士送到里德修拉修道院,果然最後阿德列斯與席禮亞終成眷屬,締結為羈絆者,阿德列斯和席禮亞都對這位撮合的叔叔非常心懷感激。

傑德瑞斯與其妻美樂佳蒂,兩百多年的夫妻生活非常恩愛,但是,在卅多年前,他倆出外到瓊巴里山上小屋渡假,夜間被惡獸襲擊,雖說攻擊並不嚴重,但是柔弱的美樂佳蒂與隨行治療師都被咬成重傷,因無精靈來得及救治,最後失血過多而死。

傑德瑞斯回到里德修拉後,鬱悶不振,五年之後,更是無心城務,決定傳位給還年輕的阿德列斯,獨自一個隱居於瓊巴里山上,從此不與其他精靈接觸。

幸虧多得聰明的查理德與冷靜的席禮亞一旁協助,年輕的阿德列斯才得以慢慢站穩腳步,當時自覺被抛棄的阿德列斯,對父親隱居一事非常不諒解。

如今里德修拉穩健太平,阿德列斯忿意已消,開始思念父親,而且認為父親年事已高,若再繼續獨居山上,恐有危險,便派精靈前往找尋傑德瑞斯,前後三次均告失敗,原本就有計劃想在春天時派查理德帶隊再次搜尋,但是修的出現,阿德列斯認為比起查理德更加合適。

阿德列斯離開修道院後,查理德把老城主的事仔細說個分明。

「老城主移動實在太快,里德修拉沒有精靈追的到,更不用說要和他談談。不過,依我看,以小修的速度,說不定能成。」

「我也想趕緊找到老城主,了結這件事,畢竟,春天時還得帶小艾去新安達魯城!」

「小修好過份,竟然不想帶我去。」艾莉絲還在生氣,這公主挺黏人的。

查理德:「說真的,叔叔也有點擔心!都還沒成年,危險的地方就到處亂跑。」

這一丁點理由可擋不住她:「小修也還沒成年,我也會擔心!而且他會保護我。」

「一邊說擔心我,一邊說要我保護妳,還挺矛盾的。」

查理德:「我不反對你們一起去,蕾菲亞娜一起也很好,小修忙的時候,小艾和蕾菲亞娜還可以作伴互相照顧。」

「而且,山上又是風又是雪,還非常的冷,有我在就會溫暖了啊。」

艾莉絲擅長火精靈術,只要使用火焰術,可以讓身體保暖。

「好啦~我衷心感激有妳陪著,我也會好好地保護妳。」

「早點這麼說多好啊!」

艾莉絲一開心,雙手抱住我的手臂,即使是羈絆者,精靈也不常公開親密接觸,但是她年紀還小,依賴心重,而且,在人類世界時早已經習慣這樣的動作。

「喂,叔叔也在這裡。」我提醒著,畢竟會害羞,也不太合乎規矩。

查理德:「沒關係的!偶而依著小修故鄉的習俗也無妨,重要的是你們彼此能夠真心相待,叔叔也很欣慰。」

艾莉絲:「小修~我們何時出發?」

「得回去通知蕾菲亞娜準備才行,可是我們還要去孤兒院,已經約好了怎麼辦?」

查理德:「我派個精靈到劍廬傳個話,蕾菲亞娜很機靈,應該會馬上著手準備。」

「謝謝叔叔。」我轉頭問艾莉絲:「我們明天就出發,我想趕快了結這件事。」

「好的!」

查理德:「快去孤兒院吧,你們好像是準備了什麼鍋的,小修的家鄉料理。」

艾莉絲:「那個叫做『火鍋』,是比賽結束後慶祝用的。」

「不只是慶祝,天氣冷的時候,大家圍在一起吃,熱呼呼的。」

「這麼一說,我也很想嚐嚐看!」查理德受不了誘惑。

「改天叔叔就帶卡多尼梅到劍廬來,我們會準備好材料,都是自己人一起吃比較不拘束。」艾莉絲知道查理德礙於身份,不方便動手搶食物。

查理德:「謝謝啦!就這麼約定,卡多尼梅應該也會答應。」

我有點期待卡多尼梅私底下的模樣:「一定會很開心,請務必帶她前來。」

「那就約定等妳們任務回來之後。這時候山上活動的野獸不多,但是要小心惡狼和冬熊,牠們不冬眠的,要注意暴風雪,遇到也千萬不要勉強。」

「好的。」「謝謝叔叔提醒。」

我和艾莉絲告別查理德,攜手一同前往孤兒院。

這次的午餐是艾莉絲出錢,由蕾菲亞娜事先購買食材,還教會廚房阿姨如何準備。

當我們到達孤兒院時,已經有兩桌火鍋準備好了,不過,我與艾莉絲再無機會坐在一起,女性小精靈團簇著艾莉絲,而男性小精靈把我給拉走,畢竟男女話題喜好還是有所差異,但是,無損大家圍爐的快樂。

窗外飄著雪花,里德修拉盡是雪地,孤兒院裡滿溢著溫馨快樂,我訴說著精靈王祭典的活動,艾莉絲也告訴他們,城主答應整修房舍,加上不同以往料理的火鍋,讓小精靈們開心無比。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