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篇:破灭的前奏曲 - 034.倒计时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7-23 8:14:20am

奇幻·玄幻


震撼大地的炮击再次发射了。

和先前的炮击比起来,这一次的破坏力更强大,不单只是被炮火直击的区块瞬间化为乌有,就连附近的建筑物之结界也遭受到波及,被破坏了。只是两个炮管同时射击就能达到这种程度的破坏力,如果全部炮管一同发射的话,说不定真云镇将会从此消失于地图上。

不难推测,幽浮前往的地方是能够对整座城市进行炮击的地方。在那之前发射的炮击,其目的多半是为了让众人陷入恐慌和焦虑中。

幽浮虽然被白光桥给卡住了,这只能持续一小段时间。在推进器的持续推动下,幽浮还是能够沿着预定的航道前行,要花费多少时间,则还不清楚。

除此之外,僵尸幽浮内壁上的荧幕,正在进行剩余十分钟的倒数,说不定那是最终炮击的倒计时。

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主要战斗力之一的夕雨却正在和米拉刚一较高下。

黎空没有要让大龙插手的打算,故阿紫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夕雨战斗的期间尽可能配合夕雨移动的步伐,往上攀爬并击杀周遭的怪物,好让接下来追击幽浮的行动能以最少的阻扰进行。

战斗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原先在白光桥中央战斗的夕雨和米拉刚,不知不觉爬得越来越高,几乎快要到达僵尸幽浮所在的高度了。

要爬得这么高,实在是委屈了轻微移动都会感到激烈疼痛的黎空和大龙。为了作战,他们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忍痛前进。

“哼,说到底凡人就只有这种能耐!米拉刚,使用‘火光蛇’!”

米拉刚手上的镜子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红光没有借助任何媒介,进行了规律性的反射,如同在无形的平面上迅速滑行的蛇,随时要擒住夕雨。攻势是如此凌厉,可惜有着致命的弱点:反射太过于规律性,进行远程攻击十分容易被看破。夕雨巧妙地利用这一招,为阿紫牵制一些怪物的行动,给他制造继续往上攀爬的机会。

从开战至今,夕雨主动出手攻击的次数并不多,几乎都是在闪避。

正因如此,才被荣隆误以为夕雨的能耐只有这种程度。

“被本大爷的最强仆人逼至这种地步,你应该深感光荣啊!看你如此可怜,本大爷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旁边那一位一直打怪物的朋友加入这场战斗!”

嚣张的笑声随着话音的落下而传出。对于荣隆的自信,黎空只是嗤之以鼻,随后发出了讽刺的笑声,掩盖了荣隆的笑声。

“有什么好笑的?”

“我忽然觉得很庆幸,只是变成笨蛋,而不是目中无人的人。”

“莫名其妙的凡人。”

“那么,我就让你尝试被凡人打败的滋味吧!”

黎空的话语触发了战斗的按键。夕雨仿佛从一开始就在等待黎空这番话,听见后瞬间绕到米拉刚的下方,对其小腿使出扫踢,趁着米拉刚失去平衡用枪口顶住其后背,进一步用零冲·静连击。

突如其来的迅速行动,荣隆被吓着了。荣隆无法理解为何夕雨的行动会在转瞬间变得如此凌厉,但这改变不了他那认为米拉刚是最强守护灵的心态。

“别以为米拉刚稍微手下留情,你就能得逞!米拉刚,使用‘火光双蛇’!”

米拉刚对应荣隆的指令行动,却还是被夕雨抢先一步。一发旋风之牙击中米拉刚的手腕,导致镜子脱手,掉落了。

夕雨连续往手枪塞卡,并把子弹射出。米拉刚知道再这样被击打会很不妙,身体的麻痹解除后立马运用翔步回归桥上。

“夕雨,往镜子掉落之处开枪。”

取回武器是必要的,米拉刚的行动因此变得单调。可惜的是,夕雨发射的是白弹,速度不如疾风穿越,无法在米拉刚拾起镜子前给他下马威。

米拉刚用镜子挡住子弹后,用火光双蛇回击夕雨,争取到拉开距离的时间。

“哼,算你还有少少能耐,但这终究还是不及米拉刚!看来本大爷是时候将被封印的智慧之力解放出来,赋予米拉刚了!”

“老实说,我不会对中二的人反感。我最反感的,就是自负的人。”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预料之外的回应,黎空心里的怒火仿佛被倒入了一桶油,燃烧的程度上了数倍。无从宣泄的怒火,只能累积起来,找到时机时用日冕加农吓唬荣隆之余,顺便将幽浮的一部分破坏。为此,黎空愤怒地取出《坑人秘籍》作准备。

荣隆耍了一番中二,以为真的能强化米拉刚的战力,没想到还是处于挨打的情况。话虽如此,挨了夕雨那么多招,米拉刚的体力值只是被削减了两成左右,可以想象其防御力之高与体力值之多。

眼看着米拉刚体力值的削减速度如此慢,黎空显得有些不耐烦。想要一鼓作气扣除他的体力值,却不能像灵魂调和时那般想出可行又有效率的策略。

“真是的,每一次智力恢复的时间都那么短,还真希望能持久一些。”

虽无奈,黎空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短时间内可能没有办法将米拉刚的体力值削减到黎空想要达到的程度。这时闪过黎空脑海的,是把米拉刚给丢下桥去的计划。节省时间之余,还能证明米拉刚根本就不是夕雨的对手。想到这里,黎空平日的诡异神情又浮现在脸上了。

把米拉刚痛打一顿后,夕雨退到黎空的身旁,接收黎空给他的最新指令。

夕雨背对着米拉刚。不论是何种程度目中无人的荣隆,都会认为黎空在小觑他。本想不悦地恶骂黎空,看见夕雨往幽浮发射日冕加农的瞬间,荣隆立即闭上了嘴巴。

米拉刚没有趁这个机会攻过来,就是荣隆被吓着,无法下达指令的最好证明。

翔步使夕雨得以移动到米拉刚的前方,奋力地使用通天掌把他打至半空中,借助重力的牵引把米拉刚给往下拉,一段时间是无法回到此刻的位置了。

“了解实力的差距了吗?我赶时间,所以不陪你玩了。”

“胡说八道,本大爷还没输呢!刚才只是一时大意,被你偷袭罢了!”

“接受事实吧。一直逃避下去,你永远都不会变强的。”

“本大爷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本大爷说的话才是现实!你说的,都是假的!”

“你就继续沉浸在你的幻想世界里吧。奉劝你一句,我绝对不可能输给一个不肯活在现实、与现实抗战到底的人。”

黎空回应后,和夕雨乘上纸飞机,追赶僵尸幽浮。

这一段对话,黎空感到莫名的熟悉,可他怎么都想不起是何时的事,应该说这件事早就被排除在记忆之外。反之,这勾起了荣隆的记忆,因为这和那天的对话,几乎一模一样。

荣隆就是在那一天发誓,绝对要向黎空和英季证明活在幻想世界里并没有错。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逐渐被埋没在内心深处,甚至连荣隆自身也把此事给忘却了。

想起那天的败北,火气涌上荣隆心头。对他来说,那是一生中不可磨灭的耻辱。荣隆咬牙切齿,鲜少地板着臭脸,可见他对那件事的怨恨是何等巨大。

“你给本大爷记住!总有一天,本大爷会证明你们是错误的!”

响彻云霄的呐喊,黎空听在耳里,但没有放在心上。说到底,荣隆并没有作出任何对桑晴不利的事情,而且经过刚才的战斗黎空已经气消了,故黎空认为没有必要太在意荣隆的言行与所作所为。荣隆要耍中二,就任他继续耍。

空中分布的怪物比先前少了许多。多亏了相关机构的协助,蔷一众才能进行空中作战,将这场战斗逐渐引导到尾声。

扣除刚才被夕雨所破坏的炮管,幽浮上的炮管只剩下四支,时间仅剩六分钟半。

倒计时越接近零,僵尸幽浮前进的速度变得越快,亦不断地往上攀升。

“我有种想要把这玩意打下来的冲动。”

黎空心血来潮的想法,不由得大龙以一个无奈的眼神回应。

“你有发烧吗?还是说,这是灵魂调和的副作用啊?”大龙将双手各别贴在自己和黎空的额头上,测量黎空是否因为发烧而胡言乱语。

“我可没有病的说。你忘了夕雨有冰河陨星这招吗?”

黎空这么一说,大龙方才想起夕雨的确还有一招秘技可以使用。先前日冕加农能让僵尸幽浮倾斜,冲击力更强的冰河陨星说不定真的能让僵尸幽浮的高度下降。

为此,他们必须到达比幽浮还要高的位置,而且还是越高越好。

上方是乌云,看起来像是积帝云,贸贸然冲进去搞不好会被雷劈。

幽浮进入了乌云内部,蓝色的雷光划破长夜,黎空和大龙下意识地吞口水。

彷徨中的两人,不知从何处得到“纸张不会导电,所以不必怕”的结论,更不知从何处找来不怕死的自信,乘着纸飞机冲上云霄。

很快地,他们对这种自信感到后悔了。既然冲了进去,他们决定硬着头皮前行,直到冲出云层为止。麻痹的身躯,无法思考的脑袋,身体仿佛要被分解了那般,可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乌云上繁星点缀的夜空是何等美丽,黎空和大龙甚至一度怀疑自己上了天国。看见僵尸幽浮的踪影,以及成群的怪物,他们方才知晓自己还活着。

这群怪物作为幽浮的最终护卫,抢在夕雨和阿紫出手前出击。迅速的反应,不只是因为怪物群为高级三等兵,而是出于它们对于人类的警惕心,无时无刻都处于防备状况,无论何种对手来袭都能应对。

表面上清醒,黎空和大龙因电击而有少许神志不清,无法在这种状态下很好地传达指令,只能让夕雨和阿紫自由发挥。

穿梭于高空的纸飞机,带给黎空一阵晕眩感,其大脑的状况变得更糟糕,待会咏唱的难度再度攀升。后悔的想法不断袭来,在晕眩与迷糊的交错中却显得特别清晰,恨不得黎空希望这场战役能更快结束。

又一不明物件穿越了云层。黎空根本没有理会那是敌人还是自己人的闲暇,决定无视这一切,专注于让自己抽离天旋地转之境。

纸飞机不再激烈摇晃了。

安稳下来之后,黎空把未消化完的晚餐都呕了出来,身心顿时舒服多了。不知不觉,他们所在的高度已经超越了僵尸幽浮,黎空的牙齿因嘴角的扬起而展露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像是一匹野狼,盯着眼前的猎物,伺机将其噙咬。

冰河陨星打破夜晚的宁静,打压僵尸幽浮。幽浮的顶部化为一片冰原,散发的冻气冰封了上方的四根炮管,还有延伸至冻结推进器的趋势。为了再降低温度,夕雨把唯一一发冰属性的子弹给发射了。

阿紫的运气不算太好,变色纸变成了绿色。

既然使出了,就不要浪费。大龙抱着这个心态,下令阿紫投掷长枪。长枪在幽浮一端生根,经历迅速却茁壮的成长过程,变为巨大的雕像,“王鹰木像”。

机动能力削弱,加上重物被地心引力牵引的缘故,幽浮大幅度倾斜。推进器被冻结,负责让幽浮维持悬浮的排气孔被堵住,幽浮开始回归地面。

“话说,如果这样一直往下跌,不会对下面的建筑物造成破坏吗?”

黎空看着幽浮下跌,本来是一脸不失诡异的欢欣神情,听见大龙这么一说,瞬间换了一张新的脸——无比惊愕的脸。

“你知道会有这种事,为什么不阻止我啊?”

“我是刚刚才想到这有可能发生的。这下子应该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应该就只能想办法把幽浮的体力值归零了。”

检测僵尸幽浮的体力值,还有四成左右。若凭着两人之力,要在仅剩的两分钟内完全削减幽浮的体力值,他们得到了相同的结论:

“这……应该不太可能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