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端木之录 - 奇葩术士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3 12:17:37pm

奇幻·玄幻


术士世家端木家也可算是古老的家族,可偏偏这种算是传统又有些封建的家族里却出了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奇葩端木家继承者,而且行事风格基本上可说是让所有人都无言以对也没办法控制得了他。

端木家的直系好不容易有个继承了端木家优良血统,怀有强大灵力以及极佳天赋的继承者——端木蔚礼是个彻头彻尾的超级怪人。

最令人费解的是,端木蔚礼总是往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跑。

毕竟端木家的术士是不需要去分协会报到还是什么的,但端木蔚礼就是那么的奇怪,天天去分协会报到,也因此结交了周琴和谭楚唯以及乔尔丹。

“走走走,咱们出任务去~”端木蔚礼一副好心情,可语气听着有点不对地推着谭楚唯和乔尔丹,硬是让这两个人跟自己去出任务。

冷冰冰的谭楚唯有些厌恶地拍掉端木蔚礼的手,眼神像是在看垃圾般地瞪着他。

即使如此端木蔚礼也无视了他对自己的不友善,硬是拉着谭楚唯还有苦笑不已的乔尔丹,三个人一起出任务去了。

周琴原本是想要跟过去帮忙看着端木蔚礼不让他捣乱,尤其谭楚唯是刚来没多久,算是有点来历不明但绝对不是敌人的术士要是就这样被拐走实在不妙啊。所以他们临走前,周琴郑重地拜托乔尔丹无论如何都好必须看着端木蔚礼别让他教坏谭楚唯。

乔尔丹哪敢不答应,毕竟他也怕了端木蔚礼。

任务的地点是在隔壁城市的德古城某村子。

据说那村子里有妖魔的袭击,但具体上是什么妖魔那就不得而知,因为没人目睹到妖魔的长相,除了死人。

端木蔚礼兴奋地跑去殡仪馆,恰好法医也在场,立马询问死者的各种情况。

“根据我的检验,死者的脑浆被吸干,渣都不剩。肠子断了三截,心脏和脾脏不知所踪,不过有很明显的咬痕,至于下面嘛……这个就有趣了。”法医表情古怪地把尸体翻过来并用戴着手套的手,伸出两根手指深入后穴,抠出了古怪的白色液体。

眼睛一亮,端木蔚礼笑得很欢快。

“这个妖魔是强奸魔,专门挑女人下手,而且喜欢从后面上。”端木蔚礼断然的分析让法医有些错愕。

法医内心充满着为什么分协会的要把这么一个奇葩的术士派来这种地方出任务的疑问。

这时谭楚唯和乔尔丹才刚抵达殡仪馆,刚好就看到兴奋到有点不正常的端木蔚礼,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把腿收回去不敢进去。可惜谭楚唯慢了一步,端木蔚礼刚好看到他就直接扑过去把人拉进来。

乔尔丹整个表情是空白的,他伸出去的手都来不及抓住谭楚唯的一片衣角。

“放手!”谭楚唯厌恶地甩甩端木蔚礼的手,不想要他继续碰触自己。

“快看快看!这个尸体是不是强奸魔干的好事?”端木蔚礼星星眼地盯着谭楚唯。

在那一瞬间,谭楚唯整个人是懵的。

然而端木蔚礼丝毫没有放过谭楚唯的意思,拼命地重复同一个问题,让谭楚唯有些崩溃。幸好乔尔丹及时跑过来面前制止端木蔚礼的亢奋,把谭楚唯给救过来免得被烦死。

“呃咳,术士先生,那个……强奸魔究竟是什么?”法医此时连忙开口问道,他自认自己还算是有看过妖魔图鉴,但并没有看到任何有关“强奸魔”的记载。

眨眨眼,端木蔚礼嘿嘿笑道:“专挑女性下手的妖魔就那么几只,而我所谓的‘强奸魔’是生殖器官长在外面,样子很猥琐十足采花大盗的——喏,外边那只不就是强奸魔咯~”

殡仪馆内瞬间安静下来,门口处的确样子猥琐,生殖器官长在外面,尖锐的牙十分可怕,长得有点像人类却拖着一条长长的肉质尾巴的妖魔正看着他们。

下一秒,尾巴卷住了谭楚唯的腰肢,在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之际,谭楚唯已经被拖了出去。

“妈蛋!强奸魔你给我等等!你是要把唯带去哪里!?”端木蔚礼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那是人面魔不是什么强奸魔!混账!人面魔你这该死的变态把唯还回来!”乔尔丹也追上去,为的就是救人。

徒留法医瘫坐在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估计是被吓傻了。

***

端木蔚礼用上了加速的术式,火箭般地冲了过去抢在人面魔面前停下,同时也准备好一个金色的术式图阵,璀璨的星宫图形不但华丽且金光灿灿,几乎快闪瞎人面魔和谭楚唯的眼睛。

“拜拜咯~可恨的强奸魔~~”端木蔚礼一脸的欢快。

“星图光杀砲!!!”

金色的光束宛如从大炮之中发射出来,狠狠击中了人面魔,也把他的一只手臂给打烂不能使用。人面魔发出了凄厉刺耳的叫声,嘶吼着扑过来想要咬死端木蔚礼。

不是白痴的端木蔚礼自然而然的就闪开,同时也用残余的攻击打在人面魔的尾巴上,人面魔吃痛得下意识松开了尾巴让谭楚唯获救,而此时乔尔丹刚好赶上便立刻接手照顾谭楚唯。

“蔚礼,你就不能快点解决吗!”乔尔丹一边替谭楚唯检查,一边忍不住大声叫道。

“不急不急,让我再玩会儿呗~”端木蔚礼轻快的语气实在很欠揍。

哪怕是被救回来的谭楚唯都想跑去揍这个混蛋一下,哪怕这是救命恩人他照样揍下去。

“别玩了,快点解决回城!”谭楚唯不耐烦地说道,可没有人注意到他语气上显得格外迫切。

端木蔚礼笑嘻嘻地划了三个相同的光属性初级术式图阵,牢牢地困住人面魔,紧接着他又划出另一个金色的术式图阵,于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小槌子就这样形成。

抓着小槌子随意挥了挥几下,他依旧保持着脸上的笑容,毫不手软地就用槌子往下一敲,把人面魔的尾巴给砸得稀巴烂,金色的光也侵蚀了人面魔的身体。

“咕……喀啊啊啊啊啊——!!!”

“金灿槌……”谭楚唯眼力好,竟然晓得端木蔚礼使用的是什么术式。

前提是……“金灿槌”是特级术式。

“看来还不够呢~那么就加重攻击吧!”

端木蔚礼笑得很欢快,手上的动作不停,攻击也确实加重,金色的槌子也变得越来越大,几乎把人面魔给摧残到想死却死不了的地步。

直到他认为人面魔接近半死的时候,端木蔚礼这才收手,眨眨眼,一副很俏皮的模样。

“……恶趣味。”谭楚唯皱着眉头,如此吐槽。

“哎哟~能治得住强奸魔就好啦~那么,带去警局玩玩?”端木蔚礼无视吐槽,很开心地用金色锁链把人面魔绑起来,一副准备要把人面魔拖去警局的模样。

无语地看着端木蔚礼,他的两个同伴深深感到后悔为何要跟这货一起出任务。

结果端木蔚礼这个不听劝的家伙硬是把人面魔拖到警局,吓得警局里所有的人包括其他犯人都快哭了出来。谭楚唯和乔尔丹跟在后头却只想着告诉大家他们不认识这傻逼,这个二货。

“为、为什么要把妖魔带到警局啊——”局长基本上已经是吓尿了。

“因为是你们这是你们的管辖地区不是吗?妖魔不交给你们处理,那要交给谁?”端木蔚礼的笑容非常灿烂,可他说的话却听起来格外的有道理,让人差点反驳不了,就连身为同伴的另外两个人都哑口无言。

好吧,其实这不过是单纯的歪理。

“你大可以交给你们术士管理分协会处理,而不是我们普通警察!”有个警察战战兢兢的,但很勇敢地反驳了他的话语。

岂知端木蔚礼唇角微微上扬,他放开了人面魔的同时,警局内的气氛更加紧张,甚至还有警察拔出手枪准备扣下扳机。即使面对如此阵仗,端木蔚礼也视若无睹。

他手指随便一划,金色术式图阵再次出现,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类似转轮盘的图形,上面还有几个有金色光线形成的圈圈。

只见他对着某个人,做出扣下扳机的举动。

“光弹散射。”

由金色的光组成的子弹毫无预警地射向了方才反驳他的话的警察,更神奇的是所有子弹就只朝着那个警察射过去,根本就是在玩针对。

“喂喂喂!端木,你这是在杀人啊!”乔尔丹连忙冲上去想要阻止端木蔚礼。

“等等,不对劲。”谭楚唯制止了乔尔丹的行动,并指了指那个依然在闪躲子弹的警察。

一开始乔尔丹有点搞不懂谭楚唯这是什么意思,但接着下来他也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笨蛋就是笨蛋,自以为操控了强奸魔去奸杀那些女性,不会被发现?想得美啊你,我呢可是被称为‘奇葩’的术士,第一时间就从尸体上看出了些端倪。”端木蔚礼边笑着说,边走过去,子弹也逐渐缓了下来,直到术式图阵自动消失。

人面魔很想爬起来到那警察身边,可是它根本动不了,身上的伤严重到让它想要去保护那个警察都不行。

那个警察怕得要死,看到人面魔几乎动弹不得,他的脸色苍白到看不见丝毫血色,可见得他的恐惧已经到达了临界点。

“不要……我知错了……我知错了不要杀我!拜托不要杀我,我都认了!我真的认了!”

“可惜,你罪不可赦。”摇摇头,丝毫不留情的端木蔚礼又用“金灿槌”这个术式,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个警察给打死,地面上的红色液体都形成了血泊。

警局一片静默,谁也不敢说话。

谭楚唯和乔尔丹都静了下来,心情却复杂得很。

然后端木蔚礼笑嘻嘻地告别,抓着失魂落魄,伤得非常严重的人面魔直接回到分协会,当然也少不了两个同伴。只是刚好他们一回去就碰上了分协会长的交接仪式,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周琴成为他们的头头。

端木蔚礼当天高兴得让人受不了,很多人都称他为“疯子”。但是谭楚唯和乔尔丹,甚至是周琴都否认他是疯子,因为他们很清楚端木蔚礼不是疯子,他是一个奇葩之人。

后来,端木蔚礼到底活了多久的这件事,依然不得而知,就连他获得的荣誉称号是什么,估计除了总协会长以及某位有点特殊的术士,不会有人晓得。

当然现在多了三个人,三个他认为值得信任的人。

“你到底是什么术士?”周琴问道。

端木蔚礼先是愣了一下,旋即呵呵笑道:“问我吗?呵呵,我啊……”

奇葩术士。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