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6-5 兩敗俱傷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7-23 9:49:24pm

奇幻·玄幻


時間:1:21PM

地點:洛斯艾仁,西南,美食街

契約師與召喚師之戰在西南方的美食街爆發,水炮與火球的相互抵消不時爆發出轟然巨響自然引來不少好奇而圍觀的觀眾。這些觀眾有者躲在暗處觀賞,一些單純看熱鬧,部分則是等待兩敗俱傷的時機再衝出去奪取牌子,實行漁翁得利之計。

此時,北邊視野良好的一棟樓房屋頂上,有兩道健碩的身影悠悠然欣賞著三百米外讓人眼花繚亂的緊湊決鬥。

「這兩人強歸強,但打得太忘我了,引人注目。附近絕對有許多虎視眈眈,坐等戰鬥結束再出去搶牌子的人在。」

身穿灰色無袖麻布服的男人如此說道,身旁的另一個男人簡短地嗯一聲回應,便無再多說什麼。

「要不待會我們也下去順手牽羊,她們身上應該也有其他人的牌子吧,這樣一來不必費力也能立刻及格,哇哈哈哈!」

「不。」拒絕的聲音透露出其意志相當堅決,「我不做趁人之危的苟且之事,你也不准做。」

泰勒一臉錯愕,面對不苟言笑的認真面孔,他唯有吞吞吐吐答道:「知……知道了……」

狼族獸人泰勒跟隨凱薩已有四年多,非常熟知他的脾性——世上除了戰鬥以外的事情,凱薩都不感興趣。

除了,那名德魯伊少年。

泰勒曾和福斯私下打聽過,凱薩和吉爾曾經是非常要好的青梅竹馬。後來兩人因某事分道揚鑣,隨後吉爾搬出亞尼城,他倆才開始粘在隻身一人的凱薩身邊,直到現在。

為了化解方才的尷尬,泰勒馬上轉移話題並作勢四處瞭望,彷彿找著什麼說道:「福斯那傢伙不知跑哪去了,我還以為他會先找凱薩哥你呢。該不會已經被打敗了吧?」

「嗯。」

眼前的美食街之戰非常精彩,而且看似已接近尾聲,泰勒明白這種時候不管說什麼,凱薩也只會以「嗯」來回應。於是他不再嘗試與凱薩搭話,重新將視線放回到三百米外的魔獸之鬥上。

۞

۞۞

۞۞۞

奇美拉身上有多處凍傷的跡象。自蕾娜向璐璐下達交替使用水砲與冰槍的命令,無意間發現對方受到的傷害比其他屬性的攻擊來得更顯著,於是推測奇美拉的弱點是冰與水。

從奇美拉的疲憊神情來看,這推測也錯不了多遠。

反觀另一邊的璐璐,由於高超的閃避能力,天命得以維持在八成滿左右。除了輕微擦傷之外,並沒受到太嚴重的外傷。伊麗莎白因此氣得鬼吼鬼叫,不斷痛罵奇美拉「廢物」、「召喚你用我那麼多魔力還輸給一隻看起來還沒進化的契約寵」、「你的命不值錢,快給我撲上去」之類的難聽話語。

這些痛罵聽在蕾娜耳裡,心裡很不是滋味。

雖然她倆的本職不同,但性質上還蠻相似的。同樣是以提供魔力讓魔獸為自己戰鬥,差別在於召喚師只需提供一次性的大量魔力開啟召喚之門,接著召喚獸便可自行戰鬥,不需再另外支付任何魔力;而契約師則是為契約寵持續提供魔力在輸出招式上,好處是不必一開始便支付大量魔力,缺點是當契約師魔力枯竭,契約寵也沒辦法繼續戰鬥。

但是雙方在與魔獸之間的感情羈絆這一點,可是存在着天懸地隔的差距。

無論何種類型的契約師,必定與契約寵擁有一定程度的感情,在戰鬥和心意溝通上,絕對比召喚師技高一籌。

因此,蕾娜對把召喚獸當工具使用的伊麗莎白非常反感。

「不要閃躲!讓它攻擊命中你你再趁機反擊啊!廢物啊啊啊!為什麼這麼簡單的攻擊都閃不了!」

蕾娜再也忍受不住對面召喚師的無理謾罵,嘶聲吼道:「它不是妳的召喚獸嗎!怎麼可以對它說出那麼難聽的話!」

伊麗莎白聽見後,無語地翻了白眼。

「就像妳說的,它是我的召喚獸,我愛幹嘛就幹嘛,關妳什麼事?」

「它為妳而戰,為妳而傷,妳非但不感激反而把它當工具在使用!」

「召喚獸的前身本來就是該死的魔獸,既然與我簽下契約,也就代表甘心臣服於我,為我而戰是它的榮幸!奇美拉,別再閃避它的冰攻擊,給我吃下水砲再趁機把它撕開兩半!」

「妳……」

「小娜!」

璐璐突如其來的發聲,使蕾娜停下衝出口的話,等著璐璐繼續說下去。

「多說無用。倒不如盡快打倒奇美拉,召喚之門便會自行打開,把它從戰場上送回去。」

蕾娜忍著怒火抿嘴點頭,為了不讓對方聽見作戰計劃,在這場戰鬥中首次用了心電感應回應璐璐:

「我推測奇美拉的弱點應該在前半身的獅子頭上。」

「怎麼說?」

這個時候,璐璐腳踩尾部的蛇頭,身子輕巧地來到山羊面前,轉身一個鋼尾狠狠打下去,空中霎時濺出一道血液弧線。

「每當妳要攻擊獅子頭時,山羊和綠蛇都會同時射出火球和毒針,防止妳靠近。很大可能那就是它們三獸一體的主要核心,只要能夠命中獅子頭,或許可以一擊放倒它們。」

奇美拉前爪猛力揮下,路面的磚塊瞬間炸裂,碎塊四處飛散。璐璐忙著躲閃,奇美拉一個迴轉,鞭子般的細長尾巴結實命中璐璐,把她打飛至後方的牆面。

在撞上石牆的那一刻,蕾娜緊急輸出魔力:

「防禦形態·軟化!」

璐璐身上的白毛迅速膨脹,眨眼之間轉化為早前的毛絨形態,飛撞牆面的衝擊瞬間全被厚毛給吸收。璐璐反彈,輕盈著地,同時回應蕾娜:

「我沒辦法靠近獅子頭,必須有人先吸引山羊和綠蛇的注意!」

一顆藍火球在璐璐眼前急劇增大。她雖已連忙側身閃躲,火球依然無情擊中身後的三條尾巴,難聞的燒焦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蕾娜望向視界左上方顯示璐璐的天命,瞬間被奪走三成。

心急如焚。

要說她倆目前缺乏的,毫無疑問是恢復天命的技能。

「蕾娜,我想幫忙。」

身後傳來一道輕柔聲音,轉頭看去,視線迎上一直站在後方等待機會的溫蒂。

簡單向溫蒂說明奇美拉的弱點和目前所面臨的狀況後,溫蒂偏著頭,視線朝下思考了一會,說道:「我可以限制它的行動範圍數秒鐘,但若是節奏沒配合好,或許那隻白色生物也會受到爆炸餘波的牽連傷害。」

接連而來的火球不斷與璐璐擦身而過,蕾娜再次將視線移到左上角,望著漸漸減少至四成的天命,以心電感應對璐璐說明後,對方毫不猶豫回答:「我是妳的契約寵,幫妳完成妳的願望是我的本份,沒什麼好擔心的,就這麼做吧。」

隨即兩名女孩視線交集,然後相互點頭,邁開腳步開始跑動,一左一右包圍奇美拉。

伊麗莎白不屑地哼了一聲,面對較為靠近自己的溫蒂,譏笑道:「沒了血符,妳還能做什麼?」

溫蒂斜眼回望,揚起嘴角。

「誰說我沒血符的?」她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僅存的血符,在伊麗莎白面前搖晃。

「怎麼……」

「血咒·星舞!」

溫蒂不理會伊麗莎白的錯愕,將血符拋向空中,霎時發出刺眼紅光。

片刻,光芒散去。

無數紅點散佈在奇美拉四周,將它困在正中央。奇美拉試探性伸出爪子輕輕碰觸紅點,隨即轟的一聲產生小規模爆炸,接連將近處的小紅點也一併引爆,痛得它連連低鳴。

爆炸和煙塵在數秒後停止與散去,眼見奇美拉像座雕像般佇立在紅點正中央,動也不敢動,臉上盡是驚慌之情。

伊麗莎白再次將蠻不講理的惡劣性格發揮至淋漓盡致,吼道:「別傻站那裡,趕緊殺出重圍!小小爆炸算什麼!咬緊牙衝出去不就行了!」

聞言,奇美拉的三顆頭顱以微秒的角度面面相覷,身體無法控制地微微顫抖。

連續經歷血咒師溫蒂與契約師蕾娜的兩場戰鬥,奇美拉早已遍體鱗傷,體力也快見底。若是徑直殺出紅點的包圍網,產生的爆炸足以讓它一命嗚呼。因此,無論伊麗莎白如何謾罵,奇美拉依然面有難色地不敢輕舉妄動。

「承受戰鬥傷害的人不是妳,當然可以說得如此輕鬆!」

「妳這臭丫頭……!」伊麗莎白額上的青筋快要從表面撐破出來似的,完全不顧儀態指著蕾娜就是破口大罵:「明明這不關你的事,插一腳進來就算了,還不時對本小姐說教,本小姐才不——」

「閉嘴!!!」

伊麗莎白被蕾娜的氣勢嚇得往後退了幾步,竟不自覺地乖乖閉上嘴巴。

「無論是召喚獸還是契約寵,它們都是有生命的生物,有自己的感受、意識、感情。它們願意放棄原本的自由與我們簽下契約,是因為它們喜愛我們,願意為我們而戰!它們不是以工具的身份陪伴在我們身邊,而是以摯友、夥伴、家人的身份,無論受傷多少次,無論訓練多辛苦,不離不棄陪同我們一直走下去!像奇美拉這種自尊心極高的幻獸,願意和妳簽下契約,想必它是真心喜愛著你!可是妳卻……」

閃爍著光芒的水珠從眼角滑落。

璐璐回頭望了一眼正在擦拭眼淚的蕾娜,心裡頓時有很大的感觸。她想起自己和蕾娜在村子裡經歷無數人的嘲笑與藐視的日子,一人一寵只能互相鼓勵,攜手撐過所有的苦難,好不容易來到今天,來到蕾娜實現夢想的第一步。

「就、就算妳再羅嗦也沒用!對我來說,召喚獸就只是棋子而已!以我的實力,要多少有多少!」

璐璐哼出一聲鼻息,說道:

「冥頑不靈。小娜,別和她廢話,趕緊把奇美拉打倒,讓它從這場悲哀的戰鬥中解放吧!」

蕾娜用手背拭去眼淚,朝溫蒂使了個眼色,後者點頭示意,隨即右手一揮,漫天紅點轟然落下,炸裂奇美拉。

「吼吼吼吼吼吼吼————!」

奇美拉痛苦的悲鳴使蕾娜的心臟揪了一下。這時,腦海中突然響起璐璐的聲音:

「小娜!趁現在!」

蕾娜抬起頭,以堅定的口吻,輸送最大值的魔力。

「攻擊形態·寒冰之尾!」

接受蕾娜的魔力,璐璐頭也不回地鑽入熊熊烈火的爆炸中,細長身軀淹沒在火之海。她忍受著烈焰燒灼皮膚之痛,在濃煙與高溫下找到了奇美拉。腳下一蹬,向奇美拉的獅子頭借力往更高的空中跳去,五條冰凍的尾巴同時化為一大冰尾,在空中旋轉三圈增加迴轉攻擊的力道,落下,不偏不倚,打中奇美拉的眉心之間。

一聲長鳴。

倒下。

奇美拉失去意識後,身旁的空間忽地裂開一道細縫,隨即細縫化成橢圓形的洞穴——當召喚獸失去意識無法戰鬥時,召喚之門便會自動打開,強制將召喚獸送回原本的地方。

確認奇美拉回到召喚門的另一邊後,鬆懈下來的璐璐突然眼前發黑,體力不支,倒下了。

身處於火海的她,天命正快速流失,很快地只剩下兩成不到。

一道白影從溫蒂面前閃過。

蕾娜脫下岩白色的外套包裹頭部,徑直衝入火海之中。

一股熱流瞬間襲來。

她將外套裹得更緊,只在眼睛處留下最低限度的大小,拼命尋找陪伴自己十個年頭的契約獸……不,是家人。

「璐璐!」

在火海中奔跑了一會,終於在不遠處發現暈倒的璐璐。蕾娜不顧肌膚遭火焰吞噬之痛,果斷卸下包裹頭部的外套將璐璐裹在其中,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接著拔腿逃出火海。

她倚靠著牆面,確認懷中的璐璐還有呼吸,也確認已經快消耗完的天命停止流失後,勉強撐著的意識得到片刻的放鬆後忽然斷了線,昏迷了。

溫蒂挪動受了傷的身體,跑到蕾娜身邊,讓她躺在自己的大腿上並從懷中拿出兩瓶恢復藥水,先後倒進蕾娜和璐璐的口中。

伊麗莎白茫然地站在原地,無力的雙手任由其下垂搖擺,活像個斷了線的人偶。她從未料想到S級幻獸奇美拉會輸,而且還是輸在兩個小女生之手,同時這也是她人生中首次嚐到敗北的滋味,向來自負自滿的心靈頓時承受不了打擊,伊麗莎白跪坐在地上,眼神空洞望向漸漸熄滅的火焰,一動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