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格蒙德之谜 - 就这样,就那样

Whichonemi≪学术流寇≫  - 发布于2017-07-25 6:16:10am

其他·同人


“一个处于静止状态的物体将会一直保持静止,直到受到外力影响为止。”

话音一落,随即响起了木球撞击的声音。

牛顿拿着球杆,心满意足地看着球桌上的球四处奔跑。

他现在在事务所楼下的台球场里,消磨着剩余的时间。

现在才来讲解事务所的构造或许有点太迟了但还请各位听来。

这是一栋四层楼的建筑物。这栋楼的主人,伽利略•伽利莱把其中两层楼都出租给其他人作为生意用途。自己以及一些员工住在最顶楼,第二层为事务所,第一层为台球场然后底层是餐厅。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台球场和餐厅其实是因为事务所的存在才会在这里立业的。当时因为某些事件拜托事务所解决所以现在‘被迫’在这里开店赚钱。伽利略是说过没办法清还也没关系但就是有那么两个人坚持要还所以就在这里开业。

“艾萨克先生,对不起但我们要休业了……”

“不对,现在才八——”

牛顿惊觉不对劲,回头一看,发现安娜火冒三丈站在他身后。

“啊弗洛伊德,好久不见。”

“混账,刚才见面不是吗!”

安娜把牛顿带回事务所以后就被伽利略训了一大顿。

一颗苹果树、路上的一个坑以及两人都翘课,这三点就足以让他们两人站在那里让伽利略唠叨一整天,到最后是因为爱因斯坦的介入伽利略才停止说教。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能力名——质能等价。是一名平时带着一把西洋剑到处走的剑客,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少见的。平日很少会出现在事务所,工作都是通过电话联络的,只因为这次的事件有点棘手所以才会选择到事务所一趟。

虽然说是停止说教了,但惩罚还是逃不过的。安娜和牛顿两个人一只手拿着一个水桶,头上顶着三本书单脚站在会议室里听着爱因斯坦和伽利略两人开会。让他们两个人站在里面听自然是有其用处,毕竟这两人也算是战力之一。

“对一个正在移动的物体施加外力,该物体就会加速移动。”

牛顿这么说着,用手中的球杆捅了尚未停止移动的白球。然而,安娜赶在那个白球碰撞到其他的球以前抓起了它,然后丢向牛顿。

——啪

白球裂成两半跌在了地上。

“所有的运动都会有相等以及相反的力。”牛顿放下球杆,转过头望向安娜说:“简称反作用力。”

“你知道我的防御机制是随机的吧……”安娜颤抖着问。

“妳一瘦弱女子高中生的力度能有多大?”牛顿问。

“足够把你的头压到某个地方?”

“那是妳的速度。”

“但是加速和力是成正比的不是吗?”安娜疑惑地问。

“不要纠结于这细节了!”牛顿转移话题,“说,找我干嘛?”

安娜‘哼’的一声别过头去。

“喂,还在生气啊……”

安娜为了牛顿的事情害她被罚而生气。两个水桶和三本书,代表着弄倒大树、在地上弄一个坑以及翘课。

“翘课那一项我没意义,但其他两个就是你害的。”她嘟着嘴说。

“诶?明明是妳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安娜听牛顿这么说,生气地瞪着他什么话都不说。

这只是表面而已。安娜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好,也因此惹来不少事端。她非常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目前对于她的朋友都没怎么发脾气了但一旦遇上一个人她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那个人啊,现在就在……

“又来了。”牛顿伸出手,拉了拉安娜的脸开玩笑说:“如果妳脾气没那么差的话说不定早就有男朋友了。”

“哦呀哈肋拟……”安娜挣扎着,口齿不清地说。

安娜的反应惹得牛顿哈哈大笑,然而,站在牛顿后方的那一位就不这么认为了。

他拿起佩在腰间的西洋剑,用剑柄用力的往牛顿的头敲了下去。随着‘铛’的一声大响,牛顿放开原本抓着安娜的双手抱着头蹲了下来。

“果然是无赖,专欺负女孩子。”爱因斯坦无奈地说。

“爱因斯坦先生,看你每次都带着剑走,不会重吗?”安娜好奇地问。

“对我来说不会。”

“那我可以借一下吗?”

“这家伙会死的吧。”

爱因斯坦这么说着,用剑鞘捅了捅蹲在地上的牛顿。

牛顿猛地站了起来,怒瞪爱因斯坦一眼然后大喊:“你这家伙太过分了吧?”

“没你过分。”爱因斯坦这么说着,轻轻地拨开安娜的头发抚摸着她的脸庞说:“这么漂亮的脸被你拉坏了怎么办?”

爱因斯坦突然这么说话,害安娜羞得满脸通红的。

“不要认真,我对妳并没有非分之想。”爱因斯坦移开他的手然后摸着安娜的头,“妳就像我的妹妹一样,所以我对于妳的赞美也只限于兄妹罢了。”

爱因斯坦说的都是实话。之前并没有提到过但安娜的父亲,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在四年前因为带着二十七公克的可卡因而被捕入狱,估计得再过上好一段时间才会被放出来。爱因斯坦忍受不了安娜于当时的自暴自弃所以代替西格蒙德照顾她。所以,安娜现在的端正行为在某程度上是必须要谢谢爱因斯坦的。

“没有必要解释得那么清楚吧……”牛顿说。

“没看到人家羞得脸都红了吗?”爱因斯坦指着安娜的脸说。

“啊哈哈,她也会害羞?”

安娜听到这一句话差点就跳到牛顿身上。要不是爱因斯坦揪着安娜的外套的话她可能已经把牛顿的头往地上狂砸了吧。

“牛顿,你说话最好小心一点,祸从口出啊。”爱因斯坦无奈地说,“还有安娜,妳的脾气要改一改,知道吗?”

爱因斯坦平日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牛顿的,如果就只是平常日子的话大概会和他吵上几个小时吧。只是今天不适合这么做,他们现在必须赶着到任务执行地点。

安娜和牛顿两人点头答应以后爱因斯坦才放开安娜的外套。

“安娜,去把裙子换了,待会要出任务。”爱因斯坦吩咐道。

“可是我明天要上学。”

“已经请假了。”

“有测验。”

“明天有测验?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睡得像只猪一样。”

“安娜。”

爱因斯坦无奈地摇了摇头。刚才说的话现在就忘了,和事佬难当啊。

对此,安娜捂着自己的嘴巴,表示自己不会再吵架了。

“快去,妳的老师批准了但是要补考。”爱因斯坦催促着安娜,“再不去的话我们就没时间去找妳父亲了。”

安娜听到这句话,马上拔腿狂奔。她并不是逃跑了,而是跑向三楼自己的房间里换身适合工作的衣服。西格蒙德在被捕之前就一直带着安娜过来,某一天听安娜说要在这里打工的时候就帮安娜订了一套衣服。过了几年,西格蒙德被捕以后安娜才开始穿着那一套衣服顶替他的位置。

这么久以来这还是安娜第一次穿着西服去见她父亲呢。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自从她父亲入狱以后她就没去见过他了。

她站在镜子前,细心地打量着自己。

“嗯。”

另一边厢,牛顿和爱因斯坦坐在车子里谈论着安娜的话题。

“这样骗她,没问题吗?”牛顿看着窗外问。

“四年前那一天的她,你很清楚不是吗?”爱因斯坦说,“你也 不想她那么堕落的吧?”

那一年,安娜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面不吃不喝,又联络不上她母亲,到最后是爱因斯坦和牛顿两人把门拆了才把安娜弄出来的。

“说是这么说,但也不能瞒着她一辈子吧?”牛顿反问。

“瞒着什么?”

安娜的声音突然从后座传来,把坐在前面的两人吓了一跳。

“没什么。”牛顿这么说着,望向了镜子。“喂,我们去工作的,没必要扮成这样子吧?”

“闭嘴,到监狱的时候叫我起来就行了。”

牛顿心里抽搐了一下。什么都不知道的安娜倒在了后方的沙发上,像个小孩一样睡着了。

“小孩就是小孩,不管穿什么都是小孩。”牛顿看着呼呼大睡的安娜毫不留情地说。

“你们两个同年级的吧?还同班的。”爱因斯坦吐槽说。

“闭嘴,专心绕路去。”

“每一次和她出门都必须这样,耗油啊。”

“没办法,谁让你不说实话。”

“金钱损失以及心灵创伤,答案很明显了吧?”

牛顿‘哼’了一声,转过头望向窗外飞逝一过的景色。

“我也不想她这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