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XXVIII - XXXV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7-26 7:11:54am

其他·同人


外套,有。手套,有。背包,有。用不明手法得到的住家平面图,有。手表,有。鞋子,在外面待会穿。袜子,有。和小依借来的照相机,有。还需要什么呢……啊对了,手电筒。

拿齐了所有的东西以后我走到门前,打开一个小缝隙往外头看,确认没有人以后我便静悄悄地离开房间,静悄悄地关上房门,静悄悄地走到大门口。原本以为安全了的我把门拉开,结果看见老师从容地站在大门口处,就好像是等着我的出现一样。

“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久呢。”老师看着戴在我手上的手表说,“还以为妳没那么拖拉的。”

难道,被发现了吗?

不不不这不可能吧,老师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应该不可能发现我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才对。

“手套袜子,相机手电筒衣服还偏黑色。”老师一一清点我身上所带着的东西,“这一身打扮,该不会是想要……”

“没,没事!我只是出门走走而已!绝对不是偷跑进人家家里!”

啊!说漏嘴了!

“果然如此。”老师摇了摇头无奈地说,“是那家伙叫妳这么做的,对吧?”

“也不能这么说……”

只是直觉告诉我应该要这样做才行。如果什么都不会发生的话先生是没有必要特地通知我们的……

“解释清楚,不然我不允许妳去。”

老师挡在门口不让我出去,硬是要我把事情解释清楚。

不说清楚的话可能会丢失机会……虽然说我并不知道我应该做的是不是这一件事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吧?这一次很可能……不对,这肯定是先生制造出来的机会。

“老师还记得纸条的内容吧?”

豁出去了。

“全力保护那老不死的,明天就是最后一夜。”老师把纸条的内容说出来以后思考了一会,还是不明白内容的含义。“然后呢?”

“老,不死。”

老师突然之间敲了我的头一下,训斥道:“喂,不可以这么叫,要尊敬老……”说到这里,老师顿了一下,似乎了解了我想要说什么。“原来如此,所以妳才会说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吗?”

我点了点头。

“然后?”

“老师还记得我昨天去过那老人那里吧?”

“哦,怎么了?”

“那老人,是假冒的。”

难怪前院的车子那么熟悉,难怪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那老人,那其实就是……

“那家伙太乱来了吧……”老师摇着头无奈地说。

“如果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的话先生是不会特地通知我们的。”我解释说,“那就是说一定会发生什么事。保护,老,不死。没出什么事的话就不必保护了,也就是说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什么事?大概是先生已经知道谁是犯人了,用计把犯人骗了出来,但奈何没有证据所以还不能直接逮捕。就算是直接碰面那也没办法控上庭,大概会在警察局待几天就被放出来了,所以这就是我们上场的时候。犯人出门的话家里应该就不会有人了,就算有我们也可以用侦查访谈为由进去——”

“等等。”老师突然打断我的话,“前半段我还听得懂,但什么犯人什么的,我们又不知道是谁。”

“知道哦。”我说,“就是那个拍摄影片的人。”

老师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其实她是知道的,毕竟我说的是人类语言,我的意思是老师并不知道为什么我说这个。

“要说那是巧合的话我就认了,只是当天晚上拍摄然后隔天放上网,这不会太奇怪了吗?”我接着说,“地点、时机都太过于巧合。在他屋子后面的公园拍摄到影片里的内容时是晚上九点钟的事。那个时候会往窗外看的原因只有两个,一是听到奇怪的声音,二是纯属无聊。

“前者已经排除,因为影片没有任何声音,而拍摄者也坚持说没有编辑过。那么原因就是后者了吧,但无聊过头就往窗外看那也太过夸张了吧?有电脑、手机却无聊得往窗外看什么的,对我来说是夸张过头了所以就姑且当成是巧合吧。

“过多的巧合碰在一起,就不能当作是巧合了。但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就只有两个解释,同党或犯人。在此,刚刚已经整理好头绪了。我现在才想起那影片的镜头从头到尾都没有摇晃过,就好像是被某人架起来一样。如果说是突然间看到某些奇怪的事情才拿起来拍的话未免也太不合常理了吧?

“如果摄影器材被预先架起,就代表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接下来我需要做的——”

“等等!”老师再次打断我的话。

她看起来有点头痛的样子,一只手扶着墙壁另一只手扶着额头。稍微停顿了一段时间以后,抬起头来,叹了一口气说:“我明白了,等依准备好以后我们一起去。”

看样子老师已经早就和小依说我想要自己行动的事了……诶,不对,为什么告诉小依?

“我们还无法确定那人是否是犯人,所以接下来的计划按照我的来走。”老师自信满满地说。

这个啊……有个大人做主的话是件好事,但是啊,老师不是被先生禁止参与了吗?

“我知道妳在想什么,我没有参与啊,给出建议,而妳们觉得可行所以采用了我的建议,我见妳们采用了建议于是把妳们送到了那里,很正常对吧?”

啊,嗯……

我能怎样?也只能同意了吧……

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以后就被老师拍了拍头,然后叫我到车上等。

老师到底是在想什么呢?自信满满地样子反而让我有点好奇了。好奇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不信任人家,她是老师、是同行前辈经验自然比我们多,只是从老师脑子里想出来的计策到底有多实用呢?

现在多想应该也没用了,既然都答应下来了,那么就去实践吧,反正老师想出来的应该不会多么过分才对。

*

夜间时分,我和小依看准时机,在目标离开房子以后才一起下车,只不过我们两个人的任务是完全不一样的。

来到了这巷子尾端,老师在车上向我们说明了她所谓的‘计划’。意外的很简单,目标离开以后我偷偷跑进去(不要学,这犯法)而小依则是负责跟踪目标。这也是另一种确认目标是否为犯人的一个方法呢。只不过她很容易就气上头来,说不定会打草惊蛇。对于这一点她拍胸口保证绝对不会的,我也只能信了。

我确认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以后千辛万苦地撬开了大门的锁,这可是我第二次成功啊!花了一整个下午学的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可真是开心啊……

现在不是开心的时候!必须赶快找到证据才行。

走过客厅,上了楼梯然后走到走廊上的最后一道门。打开门以后可以确认这就是目标的房间。

里面有着两个架子,一个摆满摄像机,另一个摆满镜头。看来他是一个摄影师啊,不然一个普通人是不会有这么多摄影器材的吧?这是小依的天堂呢……

咳咳。

我望了望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摆放在窗口旁边的床,摆放在床旁边的书桌,摆放在书桌上的三脚架……摆放在书桌上的三脚架?

三脚架上有着一步摄像机,似乎是还在正常运作的样子,镜头正对着窗口外面的公园。我走进一看,发现这是与影片里头一样的地方。那真的是用预先设置好的设备拍下来的吗?

到现阶段我还不能贸然下定论,毕竟这可能只是巧合。他可能只因为上一次拍到了这么奇怪的事所以就开始每天都设置摄像机在这里碰运气吧。还需要一些更加有力的证据。

打开抽屉,看到里面有一些文件。我每一个都打开来看,试图找出奇怪的地方但那些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文件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

我坐在椅子,望着摄像机的屏幕发呆。我并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能找的东西都找完了,就是没什么特别奇怪的。剩下的就是摄像机里头的内容了但是我并不知道怎么操作摄像机,如果弄坏了不就留下有人来过的证据了吗?

我东张西望,偶然看到桌上被盖起来的笔记本电脑……

对啊!我怎么漏了这个!

我匆忙地打开电脑,乞求着它不要被上锁,幸运的是电脑没被上锁,打开以后直接进入了系统界面。这桌面的文件夹多不胜数,要一个一个打开来看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我就找了一些近期创建的档案来看。

“名单……Vid340.mp4……”我自言自语,思考着这两个文件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很明显其中一个是名单而另一个是影片,但那是什么名单和什么影片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复制过来再说。

我插入随身碟,开始复制档案,奈何档案的容量实在太大,必须等上一段时间。在等着档案复制完毕的过程中,我无聊地看向窗外发现一件不得了的事。

在这件房间的窗口可以清楚看见这整个公园里所发生的事。此时有两个男人一并走进公园,一个看起来有点年老,另一个看起来像是个中年人。奈何这距离有点远,我看不到他们的长相。

他们两人突然间停了下来,看起来像中年人的男人走到了年老的男人前面,似乎是在说着什么有趣的话题一样,摆出了夸张的手势。

情况看起来相当不妙……

我往摄像机看去,发现里头拍摄的内容就是那两个男人,我这才发现那两人的其中一人是目标。

糟糕,怎么现在才想起呢?

不懂得如何操作摄像机的我只能干瞪眼看着被架在桌上的摄像机发呆,什么都做不了。原本想要放大镜头看看到底是谁,但我找不到可以按的按钮所以打消了那个念头。

想要凭着人类的眼力辨认出那两人是谁并不简单,再说如果真的那么容易的话我们早就找到那个人了不是吗?

花了一点时间,辨认出那两个人以后我才放下心来。那里其中一人就是先生假扮的那一位老爷爷,而另一位我看不出来。能让我认出那一位是先生的线索,是那假以乱真的地中海……

不是我特地去注意人家的地中海!只是我凑巧看到那人头顶的颜色有点不一样所以……所以……

咳咳。

我把东西都放到了原本的位置,拍了一些照片以后锁上门回到了车子里头。

“找到什么了吗?”我一上车就被老师问了这个问题。

“被架起来的摄像机对着房子后边的公园,那里有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先生而另一个大概是凶手吧。对了,还有两个档案,我都复制过来了。”我如实回答。

“那么现在我们过去找她,这么久了还没回来有点奇怪……”

老师担心地说着,发动引擎以后便往公园的方向驶去。

如果只是拍张照片当证据而已的话应该早就回来了,也难怪老师会担心。小依她现在不是睡着了的话就是……她冲动的个性还真令人担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