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精灵语言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8 10:44:25am

奇幻·玄幻


“就个人而言,能够从我们圣月城把如此重要的‘灭灵之书’给偷走,那人不简单。”盛卿源有感而发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因为圣月城比起一个城镇更像是一个国家,故此有人能够胆大包天到在这里偷东西,实在不得不佩服那个人的厉害。

重点是,“灭灵之书”的存在只要寥寥可数的高干部方才知晓,所以偷走“灭灵之书”的可能是内部的人,也有可能是跟外边的人里应外合上演无间道的戏码。

司湫语对于盛卿源推理倒也没有反驳的意见,因为他觉得这很有道理。圣月城是什么样的存在,全大陆都晓得,哪怕是辉启城都要站在一边,术士管理总协会也不太敢对这个城镇插手太多。

当然,要是遇上宣清凛和柯水竹或是女帝艾尔艾歌妮丝就另当别论。

“能告诉我那本书到底长什么样子吗?我还真从未见过‘灭灵之书’呢。”司湫语说的是实话,即使是前世他也不曾见过,反倒是另外两本就见到不想见。

既然司湫语都这么问了,盛卿源倒也不隐瞒他,直接描述出“灭灵之书”的模样。

封面是绘着一朵血色彼岸花,封皮则是黑色且有烫金的无名书籍,背面什么都没有,看起来就是一本很厚的笔记本的书籍。奇怪的是这本书是无法翻页的,仿佛有什么力量限制了翻阅。

听到这里,司湫语便明白“灭灵之书”也是认主的,就像“治疗之书”和“崩坏之书”亦是自己找主人,结果找到了緕嫊和祖戈维黑瑟这两个“调停者”和“破坏者”。至于这“灭灵之书”又称之为什么,说真的司湫语也不太懂,毕竟没见过这本书的厉害。

“如果你真的很想知道‘灭灵之书’的事迹的话……藏书阁里有一份文献是记载这个的,你不妨去找找看。”盛卿源无奈地说道。

反正再怎么问也应该什么都问不出来的司湫语便匆匆忙忙地道别离去,眨眼间就从盛卿源的视野里消失。

他一离开档案时间就用传送阵把自己传送到图书馆,知会柜台,跟越芩雅打过照面就跑进藏书阁开始找出“灭灵之书”的相关文献。

其实他有点搞不懂为何自己就是那么的在意“灭灵之书”,明明这跟失落历史毫无关系,甚至也无需归还。

突然有个文件夹不小心被他弄倒,文件夹摔在地上,里面的纸全都散开掉出来。他当下立刻蹲下把全部的纸都整理好来,准备放回文件夹之时,赫然发现这第一张纸上用了一种失落的文字。

正好他顺便研习了这个语言文字,外加前世的记忆,所以他每一个字都看得懂。

精灵语嘛……还算不难?就音节方面比较难而已。

“不会吧……”司湫语越是往下看,越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他几乎把所有的纸都看了一遍,表情空白了好一会儿。

精灵族跟神族一样都是失落的种族,是消失了的种族。然而精灵族与神族相较之下,精灵族可说是凄惨无比,几乎找不到精灵族,哪怕是闇沭灯这个天皇也说了精灵族已经不复存在。

可是现在司湫语手中的文件夹里收藏的手稿是用精灵语写的,他绝对不会认错这种语言文字,却更加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于是司湫语立马掏出通讯器,直接联络某个他认为应该是知情的大人物。

通讯器响了一会儿,总算有人接听,但负责接听的是另一个人。

“凛人不在,我是柯水竹。”

“柯大哥!凛现在人在哪里?我找他有急事!”

“咦……小语吗?呃,你等等……”

通讯器另一边好像有点吵,他甚至听到了枝叶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响,同时还有……瀑布的声音?还有小鸟的叫声等等的……这到底是哪里?森林吗!

“换人听咯~找我有事吗,小语?”宣清凛那欢快的语气听起来实在有点……欠揍。

“精灵族在哪里?”司湫语劈头就是这一句。

宣清凛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司湫语听见了叹息声,还貌似有咋舌的声音但或许是错觉。

“你是不是又找到了什么……唉,算了,反正你有绝对的资格知道这件事。这样吧,你带着枫黎到圣月城和齐蒙城的交界之地,水竹会负责接引。”

“喂喂,不用问过我就让我去接引吗!”

“我们等你们,快来哟~”宣清凛直接无视身旁的人的抱怨,说完这句话就毫不留情地挂断了通讯。

司湫语哑口无言地瞪着通讯器,旋即又看了看手中的重要资料。

揉揉额侧,他只好把东西放回原位,离开藏书阁回到审判所。这会儿回到审判所都将近半夜,繁枫黎早已入睡。他看着熟睡中的繁枫黎,实在不好意思把他给叫醒。

稍微在心里挣扎了一下下,把睡眠硬是给排除掉,司湫语又拿出通讯器正打算联络宣清凛改时间什么的之时,他的手机传来一条简讯。他把通讯器收起来,转而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显示一条未读简讯。

打开来一看,司湫语可说是满脸黑线。

没什么,简讯上写着:抱歉半夜了所以明早请再过来一趟,不许迟到,否则就罚你跪算盘~啾咪。

后面的“啾咪”二字以及粉色爱心让司湫语无话可说。他真没想到宣清凛会这么的肉麻兮兮,同时也什么都不想说,把手机扔一边,通讯器也扔一边但好好地充电。忽然,他从身上找出了另一架冰蓝色的通讯器,不由一愣。

冰蓝色的通讯器……那是谭楚唯的,也算是他的遗物吧。

“谭老师……我好想你……”一滴眼泪,滴落在屏幕上。

司湫语狠狠地抹去泪水,把通讯器放在繁枫黎身旁。反正繁枫黎没有通讯器,再加上通讯器挺贵的,所以他就索性把这通讯器给他,省下一笔钱,也让这个通讯器可以得到新的主人。

之后他又思考了很多有关精灵族的事情,却也添加了更多的烦恼。

他对于归还历史,是越来越不晓得该如何是好,甚至不懂该怎么归还这些失落历史,要如何把黑暗的真相收起来,只把好的一方面公诸于世。

瘫倒在床上,司湫语缓缓合上了双目。

算了不想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总会有个办法,绝对没问题,绝对会有方法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