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仙魔之录 - 因缘巧合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6 10:38:28pm

奇幻·玄幻


现代非常的多元化,科技什么的还算是很发达,就连身为仙尊和妖魔他们俩都配了手机和通讯器,还买了配对的吊饰挂在手机上同时也办了张电话卡。即使如此,也就只有他们俩互相知晓彼此有手机和通讯器,毕竟他们没有多少朋友。

第一时间拿到手机和通讯器的钥月白火速地把联络方式给了司湫语,而且还是用简讯方式给他。至少钥月白还懂得公私分明这回事,记得要把这种私事用简讯方式传递给前世是纯正神族,转世不知算是神族的失落家族后人的好友。

或者也可以说是第一个不是妖族或魔族的真正朋友。

哈奇夫有些吃醋,但他就算吃醋也不敢惹司湫语,毕竟论实力他打不过他,再加上司湫语的特殊能力更是让他啥都干不了。

一时的心血来潮,钥月白难得主动提出跟哈奇夫去约会,于是处于亢奋状态的某血狼魔王为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穿得帅帅哒等待跟自己住同一家酒店又同一间房的钥月白。

之后一仙一魔便一起离开酒店,在钥月白的带领下,他们俩来到了广场。

笑嘻嘻地掏出口袋里的两场所谓的戏票,钥月白抓着哈奇夫跑去看看他们的场开了没。

“哪来的?”哈奇夫不解地问道,毕竟他们俩几乎成天腻在一起,这戏票看似来历不明,让他稍微有些警惕。

眨眨眼,钥月白很可爱的笑了笑,“小语给我的哟~他说机会难得,不如就去看场电影。”

既然知道了戏票的来历,哈奇夫也就放下了警惕心,脸上露出宠溺一笑。

后来他们俩真的拿着这戏票去看了电影,而且还是一出爱情电影。看完电影,他们随意逛了逛,忽然钥月白跑到没影,急得哈奇夫差点原形毕露。幸好哈奇夫收敛了很多,并没有真的原形毕露。

找了个无人之处,哈奇夫纵身一跃,跳到了最高处,往下一看。

他的眼瞳变成了血色兽瞳,正在施展他最好的视力寻找钥月白。

奇怪……怎么还是找不着人?

微微皱眉,哈奇夫收回了他的兽瞳。

他从这个屋顶跳去另一个屋顶,同时也不忘继续搜索钥月白的下落。但是他都不知道跳了多少个屋顶,竟然都没找着钥月白,这实在不对劲。

难不成是被术士抓住了?

考虑到那是钥月白的话,被术士抓住貌似不意外……

哈奇夫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实在哭笑不得。

可是钥月白明明是仙尊却不擅长隐藏的这件事算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虽然知晓这事得只有少数的人与其他关系良好的妖魔。

“啊!大哥哥!你怎么可以在人家的屋顶上跳来跳去?”稚嫩的语气让人感觉很萌,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个人类小女孩。

下意识的往下一看,窗口里赫然伸出了一个小脑袋,而且正看着他。哈奇夫冷漠地看着小女孩,准备从这屋顶跳去另一个屋顶之时,小女孩又出声叫住他。

“有何事?”哈奇夫强压着不耐烦问道。

“可以陪陪莹莹吗?莹莹很寂寞,没人陪人家……”小女孩一副很寂寞的样子。

满脸黑线的哈奇夫索性无视小女孩,准备起跳之时,小女孩整个人仿佛被什么力量推出窗外。

惊见小女孩要掉下去了,哈奇夫只好抢先一步搂着小女孩,借着一棵树的力量缓缓降落在地上,并小心翼翼地放开小女孩。而小女孩满脸惊惧,视线却停留在方才的窗口。

看来小女孩掉下来是真的有问题。

哈奇夫在那一瞬间确实感觉到了一股不好的气息,立马顺着小女孩的视线看去。他在心里稍微挣扎了一下,最后选择把找钥月白的事情放在后头,转而抱着小女孩纵身一跃跳入窗内。

放眼望去是一间很可爱的房间,墙壁是用粉色粉刷的,还有可爱的柜子桌子以及大床,上面摆放了各式各样的娃娃,粉色被子也印着大大的红心,枕头套和床套跟被子同款。

小女孩自称莹莹,姓什么倒是不晓得,只知道名字是莹莹。

瞧她肤色接近病态般的苍白,还有显得些许营养不良的模样,哈奇夫便判定莹莹可能没有出过门之类的,还很可能有三餐问题。

“人类……”

“人家有名字的!”

“……莹莹……”

“嗯,有什么事吗?”

“……你的父母在哪?”哈奇夫边面无表情地询问,边观察这四周,鼻子总是嗅到了不应该嗅到的气味,让他的警惕意识不断上升,只差没有显出原形。

微微歪着头,莹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困惑,不太明白“父母”的意思。

一人一魔相互对视了好一会儿,哈奇夫果断放弃追问,直接以半人半魔的模样站在莹莹面前,用着他血色的兽瞳把这地方看仔细点。没想到这反而让他找到了些线索,却也让他深感不太妙。

“大哥哥,不要突然不说话嘛~~”丝毫不畏惧哈奇夫此时此刻的模样的莹莹撒娇似的拉拉他的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带给人的感觉很萌。

“莹莹,你跟谁一起住?”哈奇夫不再面无表情,反而有些严肃地问道。

“姨姨跟莹莹一起住哦~不过姨姨现在不在家,只有莹莹一个人在家负责看家~”

闻言,哈奇夫很想问问那所谓的“姨姨”是怎样的一个人,但当务之急是先把意图推莹莹下楼的那个犯人给抓出来。

是的,这房间里藏了另一只妖魔,哈奇夫也稍微判断出那藏在这里的妖魔是谁。

“别乱动,做在这儿就好。”哈奇夫让莹莹坐在床上后,叮嘱几句便走到柜子那儿去。

他的鼻子很灵,耳朵也很灵,所以他嗅到了那讨厌的气味,也听到了柜子里的呼吸声。

直接亮爪把柜子门给抓破,躲在里头的赫然是影魔,一种专门利用影子伪装或暗杀的魔族。

即使如此影魔这种低下的魔族遇上哈奇夫这个血狼魔王根本就是找死的节奏。

“为什么你这种魔族会帮助人类!?”影魔的语气,充满着惊恐,也带着质问。

微微挑眉,不屑回答这种无聊问题的哈奇夫直接给对方一记血影狼爪攻击。无奈影魔并没有实际上的实体,血影狼爪基本上是落空,而影魔也在寻找空隙逃脱。要不然被哈奇夫逮住了,下场就只有死。

“……快快束手就擒。”

“去你妈的!”

“我没妈妈。”

“干!你妹!”

“我没有妹妹。”

“你、你……啊啊啊啊啊,给我去死吧!!”

影魔被顶得都快说不出话来,气得大骂之后疯狂地主动出击。无奈实力就摆在眼前,影魔无论再怎么攻击哈奇夫也伤不了他半分。就在影魔几近抓狂之际,窗口处有道人影正准备爬进来。

熟悉的狐狸耳朵以及月白色的发丝让哈奇夫愣了足足三秒,甚至直接抛下影魔跑过去把对方拉进来,还把人拥入怀里,接着往下移动搂着对方的腰肢,只是尾巴实在很阻碍。

“跑哪儿去了!”哈奇夫有些幽怨地问道。

“呃……被一个不讲道理的人类女猎人缠住不放,经过一番解释后才被刚回来。”钥月白尴尬地笑道。

没想到这就是真相。

理所当然的没有多问,哈奇夫继续搂着半妖状态的钥月白,与影魔继续对峙,至于莹莹老早就躲在哈奇夫身后,一只小手死命低抓着他的裤子。

“影魔,你输定了。”哈奇夫难得的淡淡一笑。

“输你个头!!”

“我的头还在我的脖子上。”

哈奇夫这种时刻竟然还不忘跟影魔作对,根本就是要把他完全激怒。

果然被激怒的影魔发出了吼叫声音,气疯了般扑过来。

钥月白丝毫插手的意思都没有,立马从哈奇夫怀中闪到另一边去,顺便帮忙护着莹莹。

岂知此时房门打开,钥月白的表情空白了好一下下。

怎么这场景仿佛冤家路窄啊……

其实也没什么,开门的是一名女性,也就是莹莹的“姨姨”,钥月白遇到的那个女猎人。

稀有的猎人诶……不对!虽然猎人很稀有,但是跟武者有些一样,只是不同的地方是猎人是看钱办事,武者是侠义行事。

当她看到从自己的手中溜走的钥月白之时,她显然有些愤怒,可表情却写着“居然蠢到自己送上门”,接着又看到莹莹被他“抓”着(其实只是抱着),再然后就是血狼魔王和影魔正在“商量”(其实那是在干架)的情况。

“你们这群妖魔想对我的莹莹做什么?!”

气炸的女猎人一甩手就掏出挂在腰间枪袋里的红色手枪,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直接对着钥月白开枪。哈奇夫见状,把影魔扔一边,优先保护老婆(钥月白:才不是老婆!)。

“该死的我们是善良的妖魔!那边那个才是你的目标!”钥月白气急败坏地叫道,连忙帮哈奇夫止血,眼泪“吧嗒吧嗒”地落下。

“姨姨、姨姨,大哥哥是好的妖魔!”莹莹也跟着边哭边控诉女猎人的不对。

女猎人满脸错愕。估计她是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她反应倒是挺快的,一转身又是一发子弹,子弹直接贯穿影魔的额心,也把影魔的实体打了出来,尸体就这样倒在地上。

一阵尴尬……

最后女猎人干咳几声向他们两个道歉,连忙把外敷的药拿出来递给钥月白,于是钥月白立即替哈奇夫上药。不一会儿,哈奇夫的伤口便痊愈。

“真的很抱歉。”

“没事没事~我们原谅你了~”钥月白很可爱地笑道。

“有缘再会。”哈奇夫淡漠地留下这四个字。

之后他们俩便离开这里,在月光相伴之下,自由自在地走在冷清的街道上。

“呐……要不,咱们成婚吧?”钥月白红着一张脸,看都不敢看哈奇夫。

微微一愣,哈奇夫难得露出一抹微笑。

“好。”

“那么……血狼魔王哈奇夫,你愿意与月白仙尊钥月白进行结交仪式吗?”

“我愿意。”稍微顿了顿,哈奇夫续道:“月白仙尊钥月白,你愿意与血狼魔王哈奇夫进行结交仪式吗?”

“呵呵,我愿意哟~”钥月白直接搂住他的腰,靠在他怀中如是回答。

如此的因缘巧合之下,这一仙一魔,总算修成正果。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