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7-1 凱薩——!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7-26 11:16:37pm

奇幻·玄幻


「結束了,兩敗俱傷。」

泰勒輕描淡寫地下了結論。

「以結果來說,確是兩敗俱傷。以現實層面來說,是契約師一方贏了。」

「……凱薩哥,此話怎說?」

「別忘了,奇美拉是S級幻獸,對手只不過是未經進化的契約寵,相當於C或B級魔獸。雖然借助了血咒師之力才取得險勝,但契約師那方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似懂非懂的泰勒裝作聽明白了,但其實腦袋裡一團混亂。這種傷腦筋的事向來都是福斯扮演的角色,如此想開的泰勒瞬間將凱薩說的話拋諸腦後,附和道:「原來如此,凱薩哥真是知識淵博。」

「……哼,鼠輩,只會趁人之危。」

「凱薩哥,你、你怎麼突然罵我?」

「白痴,誰在罵你?看那邊。」

隨著凱薩的指示望向美食街,泰勒不禁驚道:「他們是……!」

兩名各身穿黑白鎧甲的巨漢從陰暗處現身,踏著不懷好意的腳步來到溫蒂身後。黑巨漢將等身高的黑色大劍“咚”一聲插入地面,破碎的地磚隨著塵土飛揚,說道:

「不想吃苦頭的話就乖乖交出牌子,不然的話……嘻嘻嘻嘻嘻。」

黑巨漢邊淫笑邊用手撩起溫蒂的暗紅色長髮,白鎧甲巨漢則是往伊麗莎白的方向走去。

「卑鄙無恥。」

「什麼?妳說什麼?再大聲點。」

溫蒂無懼的眼神怒視黑巨漢,懷中的蕾娜與璐璐依然昏迷。

——不能讓他們骯髒的手碰蕾娜一根汗毛。

溫蒂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也想過奮死一戰,但……就算想抵抗也沒有能夠戰鬥的血符,也不能期待會有競爭對手出來解救她們……只能含恨把牌子交出去了嗎?

不過,溫蒂沒料到的是,有個人不會按常理出牌。

「趁人之危的事,真虧你們做得出。」

黑巨漢剛想回頭,卻驟然停下動作,兩眼死命盯著抵住自己脖子的劍刃,閃閃發亮。

他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隨著劍刃往前移動視線,在看見握住劍柄的男人後,驚道:「又、又是你!」

「大哥!」

一陣風穿過火海化為熱浪,持劍架著黑鎧甲喉頭的男人額前的淺藍色劉海隨風飄揚。

男人彎起嘴角,笑道:「劍士啟人,參上。」

۞

۞۞

۞۞۞

溫蒂抬頭望向背對她的男人,因背光的關係只能看見大致輪廓。精瘦的身形在黑巨漢面前如同獅子遇上貓,可這男人毫不畏懼,渾身上下散發著強者的自信氣息。

明明看不見他的臉龐,溫蒂卻可以感受到男人此時面露笑容。面對從三米外——伊麗莎白的所在處,衝過來支援自己哥哥的白巨漢,男人也只瞥了一眼,那副神情是如此從容,如此游刃有餘。

白巨漢邊奔跑邊拔出身後的巨劍,二話不說朝男人頭上劈下。

不經思考貿然衝過來就是揮劍,到底有沒有搞清楚自己哥哥的脖子正被人用劍威脅著啊?

溫蒂在心裡默默吐槽了一句,繼續看向只用極小幅度挪動身子便輕易避開白巨漢斬擊的啟人。

巨劍伴隨巨響沒入地磚,掀起塵土與碎塊。

煙霾中,溫蒂隱約看見男人的側臉。

她不是一個愛管閒事的人,和自己無關的事物,基本上她都不在乎。因此,就算站在她面前的這名男人是魔物戰零秒出手的冠軍,她也不知道是誰,當下除了心懷感激,同時也在防備著男人或許會在趕跑巨漢後,轉身搶劫她們的牌子。

石磚碎片四處亂飛,趁著男人注意力鬆懈的一瞬間,黑巨漢一個轉身遠離威脅自己性命的劍刃,隨後手持巨劍,和弟弟展開左右夾擊。

刺耳的金屬敲擊聲爆裂。

男人靈活的身手在兩兄弟的撈擊與斬擊中左竄右竄,怎麼都碰不著他。兩兄弟反而被男人頻頻用細長的青銅劍,借力使力彈開兩人的黑白大劍,逼得他們節節敗退。

戰鬥不如溫蒂預想的進入拖延戰,反而在數次來回攻防之間便有了結果。

藍光一閃,溫蒂甚至未來得及捕捉男人的動作,白巨漢便咚的一聲倒地,其胸前看似連魔法箭都穿不透的厚重鎧甲,開了一個大大的X字形傷痕。

「弟弟!」

黑巨漢看著一動也不動的弟弟,以為他死了,既害怕又憤怒。

「他只是暈過去而已,畢竟是比賽嘛。」男人補充道:「還要打嗎?」

黑巨漢的視線在男人和弟弟的身影來回遊移,最後咬著牙,不甘心地說:「……哼!走著瞧!」

他蹲下扶起弟弟巨大的身軀,隨即把三塊牌子粗暴地丟到地上。

望著逐漸遠去的兩人背影,男人將黑白巨漢的牌子撿起,另一塊伊麗莎白的牌子則交給溫蒂,意料外的舉動使溫蒂瞪目結舌,反應不過來。

男人蹲下,視線與溫蒂在同一水平。他將牌子塞到溫蒂手中,輕聲說道:「剛才的戰鬥很精彩,這牌子是屬於妳們的,至於分數是給妳或是這位契約師,就交由妳們自己分配吧……」

停頓了一會,見溫蒂毫無反應,男人繼續說道:「怎麼了?幫妳趕走他們兩個,至少說聲謝謝吧?」

忽然,一道散發著殺氣的黑影襲來,溫蒂原本睜大的眼睛,此時睜得更大,猛然看往右邊無人的民屋屋頂,再望回男人,訝異道:「你……你沒感覺嗎?」

男人偏了偏頭,兩道眉毛糾結在一起,不解:「怎麼今天大家都問我這句話?我到底是要有什麼感覺啦?」

「那個……」溫蒂指著自己的太陽穴,「剛剛……有支苦無刺進你太陽穴……」

「什麼……蛤?!」

男人連忙摸摸自己的太陽穴,確實摸到什麼硬物。他立即拔下苦無,丟到一邊,抱怨吼道:「混蛋!別再暗算我!一路下來至少都丟了三十支吧!你到底有多少支苦無啦!」

隨即,一道平伏的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你丟掉苦無後我都會去撿起來,循環再用,畢竟我只有二十支而已。別看我丟得那麼爽,苦無可是很貴的。」

「你也知道你丟得很爽嗎!」

「掃興的事就別說了,為什麼毒素都對你無效?」

「我怎麼知道!」

「天命呢?沒減少到嗎?」

聽見對方的提問,男人好像才想起有天命這回事。

片刻,「天命少一成了啦!警告你別再丟苦無喔!有種你就出來和我面對面交戰,不然被我捉到,你就死定了!」男人對著空無一人的西邊街道咆哮。

「不好意思,我內向,不習慣與人面對面交談。另外,我不在西邊喔。」

語音剛落,男人立馬轉頭,望向東邊的民屋上方,卻意外發現自己尋找了半小時的目標人物,喜出望外,連忙大叫:

「凱薩——————!」

「嘖!被發現了,走吧。」凱薩徐徐起身,轉身輕輕一跳,在另一棟民屋的屋簷落地後開始小跑起來。

「別跑!我找你很久了……混蛋!」男人剛踏出一步,又一支苦無從北邊朝他眉心射來。

青銅劍一揮,苦無鏗的一聲彈飛落地。

「你先去追那個獸人,讓我下去回收苦無再去暗算你。」暗器主人的聲音依然不知從何處傳來。

男人縱身一躍,踩在窗戶衍伸出來的立足點,輕巧地跳上屋頂朝凱薩奔去。

溫蒂茫然看著眼前宛如鬧劇的突發狀況,一時不知所以然。懷裡的蕾娜和璐璐,一人一寵緊鄒着眉毛,表情看似非常不舒服,她決定先找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避開餘下參賽者的捕獵。

剩下的時間不多,只要撐過去,她們兩人應該可以順利通過考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