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冰雪之录 - 消除冰冷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27 11:26:27pm

奇幻·玄幻


遗迹,是古时候的各种种族所留下来的历史证明。自从跟乔尔丹初次出任务误入遗迹之后,谭楚唯开始大量学习并研究所有的历史以及已被挖掘出来的遗迹,最终凭着自己的力量找到了“失落历史”这个被列为“无法确认之事”的首位事件,也可以说是一个任务。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找着任何有关失落历史的历史,更找不到究竟是否有与失落历史相关的遗迹,也就是“失落遗迹”。

即使如此,谭楚唯深信这两者是存在的。

如此确定,如此深信不为什么,就只是单纯的直觉。

“唯~~你又窝在图书馆看书!”有些生气地从外边跑进来,但有控制好声量的乔尔丹委屈地说道。

淡然地抬眸瞟了眼乔尔丹,又把视线移开继续看着手中的书,谭楚唯分明就是无视他的存在。无奈图书馆的规则非常强大,乔尔丹不敢无视规则,再加上这里可是鸣初术士学院的图书馆,谁也不敢破坏这里的规则。

要知道,这里的图书馆有一位很强大的守护神。当然,守护神并非指神明,这个守护神是个人类女性。

“我想去寻找失落遗迹。”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乔尔丹整个人呆滞住甚至摆着一副惊悚的表情。他真没想到最近热衷于学习的谭楚唯劈头盖脸直接宣告自己要去寻找根本毫无线索的失落遗迹,当下他有些懵,欲言又止。

乔尔丹实在不晓得该说什么,更不懂要如何阻止谭楚唯这鲁莽的举止。

“失落遗迹只是个传说,你这是要上哪儿去找啊!”他幽怨地劝道。

“天大地大,总会找着。”谭楚唯一脸的认真。

这一次乔尔丹索性不说就,反正他也劝不了实际上非常执拗的谭楚唯。无奈之下乔尔丹便把这事情告诉周琴,希望可以让周琴帮帮忙劝劝谭楚唯。这会儿的周琴已是分协会长,而且还是史上最年轻的分协会长。

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

办公室里,周琴听了乔尔丹的报告后,有意无意地瞟向很安静地在阅读手中的《古代语言文字大分析》的谭楚唯,摇摇头,连连叹息。

“唯,不去不行吗?黑暗教廷目前动荡不定,任何落单的术士随时会被盯上。”周琴一脸肃容,她是真的不能让谭楚唯去冒险。

然而……

“我坚持。”

“就不能不坚持吗?”

“这是我的使命。”

“这是哪国的狗屁使命啊!”

“……我国。”

谭楚唯和周琴的对话实在令人感到哭笑不得,尤其乔尔丹都快笑成内伤,虽然这其实不好笑,因为这算是很认真的一场对话。最终周琴也拗不过谭楚唯,同意他外出一次,而且必须要有乔尔丹和端木蔚礼陪同。

既然可以外出,谭楚唯立马答应,虽然他千万个不愿意让端木蔚礼参与自己,因为那家伙……该死的端木蔚礼是他最不擅长应付的家伙,哪怕是乔尔丹都比起端木蔚礼还要好的多。

收拾好简单的行李,谭楚唯已经是迫不及待地跑去传送室,但他还不能就这样把自己传送离开,还得等另外两个队友。

……神坑的队友。

不一会儿,队友一号的乔尔丹跑了过来,连连道歉。对此,谭楚唯早就见怪不怪,习惯到不能再习惯。再说了,他不指望乔尔丹守时,因为他根本没有守时过。

现在就差队友二号的端木蔚礼。

那家伙又是怎样?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来?

等得有点不耐烦的谭楚唯跺了跺一只脚,总是冷冰冰的脸上少有的露出超级不爽的表情。

“啊啊啊~我迟到了真不好意思啊~~”

不晓得为何,端木蔚礼是从传送室走出来的,身上还插了几根树叶。

到底他是去了什么地方,怎会用传送阵回来以及那些树叶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去了哪里?”谭楚唯不悦地问道。

“嗯嗯?问我吗?这个呢……不方便说,嘿嘿,不方便说。”端木蔚礼的笑容很尴尬。

看他有些狼狈,谭楚唯也就不再废话,示意这两个队友跟上自己,三人一起使用传送阵来个随机传送。

传送的途中,他们所在的类似光速世界的奇异地方仿佛受到了什么影响,空间产生扭曲现象,三个人毫无预警地被传送阵狠狠地坑了一把,被传送到某个妖魔的巢穴。

一开始端木蔚礼很有自信地说可以一举灭掉所有的妖魔,可下一秒他就蔫了。

鬼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好死不死传送阵出了问题就被抛到了最危险的地方!!

这一眼就看得出是白纹虎魔的巢穴,而那保持着白纹虎魔原形的白纹虎魔王正龇牙咧嘴地瞪着他们,不过它没有直接扑上去,视线仿佛在探视眼前的三个人。

幸好他们三个算是很镇定,没有尖叫更没有胡乱发动攻击,但是这进退两难的状况……

“喂,端木,你倒是说说这情况怎么解决啊?”乔尔丹推了推端木蔚礼,如此问道。

“这、这我也没办法啊!要不……咱们直接冲出去?”端木蔚礼提出了一个足以吓死人的建议。

“……凝冰结。”沉默寡言的谭楚唯令人大跌眼镜,竟然瞬间划出了冰蓝色的术式图阵,冰蓝的六瓣雪晶纷飞。

短短的一分钟内,白纹虎魔的巢穴结成了瑰丽的冰蓝雪地,唯有他们三个人类仍然站在正中央,其中某二人用着目瞪口呆的表情瞪着把这地方弄成这样的祸首。

静默片刻,谭楚唯看了看他们,表情写着“不走吗”,让他们俩尴尬了一下下便连忙跟上去。

一路上穿过这片应该是森林区域的地方,好不容易走出去时,却看到一片荒地,他们三个都愣了许久,不由面面相觑。

“到底这是什么地方啊!”饶是脾气好的乔尔丹都开始抓狂,他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怪情况,只差没有崩溃。

端木蔚礼的表情倒有些微妙,但这微妙转瞬即逝,快得令人看不见。不过,谭楚唯不经意的一瞥,恰恰就捕捉到这份微妙,于是双目紧紧锁在他的身上,看得端木蔚礼都心虚了。

“这是什么地方?”又是劈头盖脸,切入重点的提问。

哭笑不得的端木蔚礼摇摇头,却还是乖乖地从实招来。

“你们有看到地面有焦黑痕迹,对吧?虽然还没有对外公布,再加上是机密……呃,该怎么说呢……啊啊,不管了!这个地方是雷区,是用来毁尸灭迹的地区。”

谭楚唯和乔尔丹都呆滞住,楞楞地看了看端木蔚礼,又看了看被称之为“雷区”的荒地。

两者所想的东西倒是不一样,前者是在思考为何他们会被随机传送到这种地方,后者则是惊疑着原来术士管理协会坐拥这种地方。

完全不怕会怎么样的谭楚唯不理乔尔丹和端木蔚礼,直接踏入雷区范围之内。

刚看过来的端木蔚礼一看到谭楚唯此举,表情都变了,立刻大声叫道,让乔尔丹赶紧去把谭楚唯拉回来。

然而乔尔丹慢了一步,谭楚唯已经走了进去,一道冰蓝的光芒乍现,让在雷区外的二人下意识的闭上双眼。等他们再次睁眼之时,谭楚唯已经从他们的视野里消失了……

***

缓缓睁开双目,谭楚唯先是一惊,旋即环顾四周评估一下自己目前处于着何等情况。

这里除了残垣断壁,就是一些看着不晓得有何作用的石块。他弯腰捡起一个石块碎片稍微研究了一番,随手一丢,又稍微逛了几圈最后只能选择坐在破损得很严重但还不至于倒塌。

到底这是什么地方?

谭楚唯默默沉思,不自觉地放出他的天赋,冰蓝色的六花雪晶纷飞。

“呵呵,又不小心踏入遗迹了么?”

熟悉难忘的声音来自身后,谭楚唯立马站起身看过去,警戒什么的都抛之脑后。他愕然地看着出现在他眼前的人……不,应该说是不知是何种族的“人”。

“栀释。”

“时机未到,汝此般误入此处,实在令余感到为难。”

“我比较想知道我是怎么跑进来的……”

“估计是遗迹挂念汝吧……呵,请忽略余方才之语,纯粹口误。”

谭楚唯无语地看着栀释,倒也没有那个意思追问下去,反正人家都说了时机还没到。

结果栀释又莫名其妙地领着谭楚唯逛这个遗迹,顺便解释这个遗迹是属于什么遗迹。于是谭楚唯便了解到这里是古老遗迹,而非失落遗迹。再说了,失落遗迹怎可能说找就能找到呢。

谭楚唯沉默片刻,停下了脚步。

“鸣初城那个遗迹,是失落遗迹?”

栀释此时也停下了脚步,他看了看谭楚唯,像是在叹息般地摇摇头。

“即使余说了,汝亦会忘记。汝之记忆已被篡改,汝之身份乃机密之一。”

“咦……?”

“失落家族,雪晶业后人。汝乃最后的后人,他日……汝会遇上最重要的人,汝亦会与那人踏上重要之旅。”

栀释说完这番话后便消除了谭楚唯的记忆并顺手抱着他免得他一头摔在地上,要不额头破血流他可赔不起啊。

连连叹息,栀释便打开了遗迹的门,把谭楚唯安全地送出去。

这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后来谭楚唯不记得自己消失之后去了哪里,也不记得自己踏入了古老遗迹。他只知道,自从这件事周琴他们再也不会让他一个人到处乱跑,免得莫名消失又莫名回来,虽然人没受伤却很惊悚。

也从此刻起,谭楚唯改变了,慢慢的、慢慢的变得更加开朗也变得不会再那么的不信任他人,也放下了所有的警戒。

冰冷的谭楚唯消失,开朗的谭楚唯终于到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