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回到未来 - 20 最深沉的痛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7-28 4:37:21pm

都市·爱情


一个月后的周末晚上。

张家大宅车房外。

李瞳紧张得手心冒汗,一颗心啪嗒啪嗒猛跳,和张星宇一起穿过庭院,向大宅的大门走去。

张星宇当然看出端倪:“有这么可怕?”

李瞳忧心仲仲望着丈夫:“怎么不可怕?你们家每一个人都那么厉害,长辈们不用说,同辈的堂兄们个个是总裁级别,堂嫂她们有的曾经是著名的财经记者,有的是大财团的女儿,每次站在大家面前,我就觉得自己好渺小。”

张星宇一听,知道李瞳妄自菲薄的老毛病又犯了,立马贴近李瞳身畔,顽皮地扮作温顺小媳妇儿的模样紧紧依偎着李瞳,朝她抛了一个媚眼,装成娇滴滴的尖细女声开口说道:“讨厌啦,我们家最厉害那个都已经被你驯服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可怕的?”

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五的大男人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含羞答答的乖巧小媳妇儿,那个模样真是太滑稽太搞笑了!愁容满面的李瞳马上就被他逗得“哈哈”一声大笑了出来,脸上的雾霾烟消云散。她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是不是最厉害我不知道,不过最风骚也最会自夸那个肯定是你!”

其实,李瞳也只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她哪儿舍得真的掐张星宇呢?

这个在外人面前威风八面的大董事长,每每一见到宝贝妻子忧愁锁眉,就二话不说不顾形象地装疯卖傻,为的就之是要逗她一笑。不只是这样,平时的工作压力都已经够大了,可是张星宇从不会忽略李瞳,无论再忙都会抽出时间陪她吃顿饭或散散步,这么爱惜她的好老公,她心疼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舍得把他给掐疼了呢?

李瞳一脸甜蜜地看着人高马大的张星宇卑躬屈膝把头靠在她肩上卖萌的样子,喜滋滋地用手指点了点他笔挺的鼻子:“你才讨厌啦,这么会逗人家开心,要不开心都难咯。”

见李瞳脸上展露笑颜,张星宇这才站直身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老婆你不用怕,什么事都有我这个英明神武的老公帮你顶着!不管是谁为难你,我都会为你挡驾。更何况今晚来陪奶奶吃饭的只有大堂哥和堂嫂,大家都是年轻人,你别太担心。”

李瞳“哦”应了一声,在大门前停下了脚步,最后一次检查身上的装束。

她整理了一下难得穿上的白色连身长裙,用手掌抚平裙子上皱纹的同时,心里忽地想到了什么,低低“啧”了一声,生起自己的气:李瞳,你是有多笨啊?明知道自己的吃相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粗鲁相,竟然还敢选穿白裙!等会儿还是静静扒白饭就好,免得那些美味佳肴的酱汁滴在了白裙子上,到时不只自己糗,还丢了老公张星宇的面子呐。

一想到吃白饭,她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撅起嘴抬起头哀挽起来:这么说来,今晚大概是吃不到那道张家厨子的拿手好菜焖冬菇了呀!

人世间最深沉的痛,莫过于看得到吃不到!

此时她脑子里浮现了那一朵朵口感肥厚饱满的焖冬菇,幻想着一咬下去浓郁的酱汁在口里溢得满满的,一番细咀慢嚼后之,那香气还会萦绕整个口腔,让人觉得无比满足!

可是如今吃不到了、吃不到了!

但是又能怎样咧?只能怪自己太白痴太笨!

李瞳心里不胜唏嘘,垂头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白裙子不穿也穿了。 下一次回来陪奶奶吃饭要谨记不得再穿白色衣服就是了!

整好了衣服,她跟着又举起双臂用手指梳了一下头发。那手指一触即干燥粗糙的发质,她心里才刚刚平抚的闷气又冒了上来:李瞳啊,你今晚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不但穿错了衣服,也弄错了发型!这长发应该像平时那样编成辫子才对,现在这个样子就像海藻一样凌乱到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让它们服帖一点、整齐一些才行!

于是,她拼命把齐肩长发梳直,跟着又将两边的头发塞到了耳朵后边。

也只能这样了,应该会勉强看起来端庄一些。

检查好妆容后,李瞳整装待发,终于准备好要迈开步子朝着大门踏出去:“老公,我们走吧!”

岂料,李瞳话音一落就感觉到手臂被扯了一下,跟着就毫不设防地身子失去重心,下一秒就跌入了张星宇怀里!

她本能地抬起头想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一张嘴不偏不倚对上了张星宇的一对性感双唇!

原来刚才自顾自沉浸在独白小剧场的李瞳,只专注着整理妆容,根本没发觉张星宇一直在旁边暗暗观察自家老婆的一举一动。只见她一下子撅起朱唇,一下子又抬眉扁嘴,一会儿抬头无语问苍天,一会儿又垂头丧气沮丧不已,那脸上的表情就像演默剧一样七情上面,太可爱了!张星宇根本就是一边看一边笑!最后,当她把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一对小巧的耳朵,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让他再也管不住自己,一把就将她拉进怀里吻了下去。

他就是喜欢静静地在一边欣赏她的一颦一笑。她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能牵动他的心,让他微笑,看多久都不会腻。有时他甚至会在她睡着后,安静地待在她身边,开着一盏小灯,一边看书,一边看她。她熟睡后均匀的呼吸,因为完全放松而微张的嘴,这些都让他感觉好温馨。看着自己的女人可以如此安心安适地在自己身边熟睡,作为一个男人,这就是让张星宇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在她唇上啄了几口后,他又忍不住在她耳朵上吻了几次,用低哑的声音赞美道:“你都不知道你今天这身打扮有多好看。”

李瞳被他吻得两边脸颊又红又烫,虽然心里因为他的赞美乐歪了,但是嘴上还是娇嗔:“好了啦,被别人看见多难为情!大家一定都在等我们了,得赶快进去了,快放开我吧!”

“再亲一次,最后一次!”他像耍赖一样不肯放手,在她脸上各处落下无数个宠溺的吻,不肯罢休。

“你们俩也该亲够了吧?”

此时,他们身后响起一把女声。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