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归还之录 - 选上理由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30 9:06:59pm

奇幻·玄幻


如果真要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那当然手不可能的。司湫语不是白痴,他完全明白薇薇塔的表情为何会如此复杂甚至带着担忧的意思,毕竟比起其他两本书,这个“灭灵之书”是最恐怖的,哪怕那是对人族和神族以及精灵族无害的“书”,也足以令他们心生惧意。

不为什么,就只是因为“灭灵之书”的持有者会死。

前世司湫语不晓得为何被血色彼岸花印记找上的好友会死去,但现在他已经充分了解到那成了不解之谜的死因。

综合上述,司湫语不由悄悄地觑睨在那边玩蝴蝶的繁枫黎,心里十分难受。宣清凛都不晓得该怎么安慰他,只好站在一边,精神上地安慰他。

“可以把印记拿掉吗?”司湫语抹去了眼角的泪,狠狠地擦了擦脸,抬眸如此一问。

稍微愣了几秒,薇薇塔慌忙答道:“一般上被选上的是处子,所以只要破处了,应该可以让印记自动转移。”

“呃……这个有点……不,你能保证不是处子就不会被选上吗?”司湫语有些尴尬。

“不,我不能保证,但被选上的基本上都是处子处女,唯有一次似乎是选到了一个早已破处的人族。”薇薇塔略略思索了一下,给出这个答案。

司湫语沉吟片刻,又看了看繁枫黎,实在别无选择。

现下也就只好这么做了。

想要破处其实不难,就看繁枫黎懂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走回到繁枫黎身边,打断他的玩耍时光,司湫语忽然开不了口。他都不晓得该怎么跟繁枫黎说这种话,因为这种事实在难以启齿啊!!

再说了谁会开门见山地直接问“你还是处男吗”这种有点色情的问题?又不是神经病或是粗神经的家伙。

话虽如此,司湫语还是得抛开所谓的自尊心,硬着头皮,小心翼翼地问了出口。

“枫黎,你……呃,你还是在室的吗?”

“……?意思?”繁枫黎一脸懵,好像听不太懂。

司湫语无语了一下,先暂时离开回到薇薇塔和宣清凛身边,看得他们俩有些莫名其妙。

“守宫砂就算是男的也可以点的吧?”

“噗——你要替枫黎点吗?”宣清凛哭笑不得。

“我问了他也听不懂啊……”司湫语超想哭的。

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宣清凛便跟着司湫语回到繁枫黎身边。他迅速伸手卷起繁枫黎的袖子,露出了手臂部分后,他便真的掏出点守宫砂需要的道具,直接给他点了上去。

他们俩静静地等待几分钟后,不算大不算小的守宫砂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繁枫黎的手臂上,抹也抹不去。

“……身为男性的我不得不甘拜下风。”宣清凛差点给繁枫黎跪了。

薇薇塔此时走了过来,瞧见那守宫砂乖乖地躺在他的手臂上,当下也很吃惊。

要知道,通常男性身上的守宫砂很快就会消失。然而繁枫黎的真实年龄是非常的大,再加上他是个男的,按理说守宫砂点不成。可是现在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司湫语都有些懵,更是很佩服繁枫黎如此的清心寡欲。

“那么,来帮他破掉?”司湫语无奈地向他们俩寻求意见。

“有谁能够帮到他?”宣清凛想了想便这么一问。

“呃……我们估计是帮不上忙的,尤其凛你是不可能的,我也不行……那么,就只剩下那家伙可以拜托了啊……”司湫语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某个不是人族也不是神族的家伙。

天族天皇闇沭灯总帮得上吧?再者,繁枫黎似乎也比较会听闇沭灯的话。

既然已经有了人选,宣清凛便让司湫语别拖延时间赶紧把闇沭灯给叫来,之后司湫语就拱手把繁枫黎重新交给闇沭灯负责,自己也稍微轻松得多。

目送闇沭灯把繁枫黎带走之后,司湫语总算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

“那位天皇……”薇薇塔惊诧地看着闇沭灯最终离去所留下的身影,仿佛看出了些端倪。

“只能交给他帮忙了,我们就等吧。”司湫语虽然也极不情愿,但的确是只有闇沭灯才有那个办法让繁枫黎尽快脱处。

继续待在这精灵族的区域,跟着薇薇塔稍微逛了几圈就认识了一堆精灵朋友。估计是因为他身份特殊再加上又是失落家族后人的关系,所以精灵都会跟他做朋友。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傲的不会搭理他,更别说是做朋友。

“小语。”

司湫语正孤身一人坐在瀑布附近,看着那飞流直下三千尺发呆的当儿,宣清凛忽然走过来,坐在他身旁轻声唤道。

稍微回回神,他便看过去,正好对上宣清凛的视线。

“怎么了?”

“历史归还的情况如何?”

“还算可以吧。”

“什么意思?”

“稍微遇到一些难题。”

司湫语无奈地答道,脑海里却装着一堆他其实不太愿意面对的“真相”。即使如此他也无法拒绝“真相”,因为只有他才能归还真正的历史。

心里其实也很清楚司湫语是多么的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必须承受这些重担的宣清凛突然觉得很对不起他,即使如此,宣清凛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给予精神上的支持。有些事情,并不是说想要插手就能插手的,恰巧这种事情是“不允许插手”的情况。

稍微安慰几句话后,宣清凛便离开去找柯水竹,又再次孤身一人的司湫语静静地看着瀑布,一言不发。

就在此时,他的通讯器响了。

先是困惑谁联络自己,司湫语掏出通讯器,犹豫了一下才接通这则通讯。

“小语!!不要回圣月城!!记住,千万不要回来也不要……为我们报仇。还有,对不起我骗了你,其实‘灭灵之书’是我偷走的。而我把书给了楚唯,但他不知晓那是‘灭灵之书’。”盛卿源一开口就大声叫道,旋即又压低声量传递重要信息给他。

大大的愣了好几秒,司湫语好几次想开口都说不出话来,通讯器另一边的盛卿源还在说着最后的叮嘱以及……道别话。

接着,通讯被切断,只留下了“哔……哔……哔……”的声音。

司湫语立马站起身,面向圣月城的方向,哭了出来。

火光熠熠,惨叫声仿佛距离此处不远。

他知道,圣月城,已经被攻破了,也毁了。

“是哪个家伙竟然有本事攻破圣月城!?”柯水竹和宣清凛同时赶到了他身边,脸色都异常难看。

无论他们再怎么生气,再怎么的感到无助也无法改变这既定的事实。

宣清凛甚至双手紧握,眼眶通红。

“冥府恐怕爆满了吧。”司湫语苍白地笑着,却仿佛像是在哭。

“走,我们去圣月城。”宣清凛竟然主动提出了前往某个地方。

估计现在认识宣清凛的任何一个种族都会说,这是难得一见宣清凛动怒的前兆。

就如同当时柯水竹出事情时,那般的愤怒。

究竟是谁,攻破圣月城,屠杀一个城市的人民?

答案只有一个。

消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