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警员之录 - 致命告白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7-31 2:10:21pm

奇幻·玄幻


近日,赛彭城的警局有些不安宁,尤其是重案组这边总是有人送白百合、红玫瑰、粉红玫瑰、白玫瑰、由一朵送到一千零一朵的玫瑰、紫色郁金香,这几种都是表达爱语的花朵,指名道姓送给白皓敬。

黑着脸的把这些鲜花好好的处理掉,白皓敬终于忍不住拜托同事找出到底是哪个家伙这么无聊居然用鲜花骚扰他。

“白队,这个狂热的求爱者真的好夸张呢。尤其那一千零一朵玫瑰……这都得花多少钱啊……”林少阳就是忍不住想起了那恐怖的一千零一朵玫瑰,差点把可怜的楚明臻给整死。

没办法,这位鉴识人员偏偏就是有花粉症。

那一天他差点被那该死的一千零一朵玫瑰给整死,一整天都在打喷嚏,只能选择早退去医院拿药稍微治疗,要不然他真的会因为花粉症而死掉。

言归正传,白皓敬也没那个时间去管这个狂热的求爱者,他所在的重案组可是最忙碌的部门,再加上很多大案子都是他带的队负责。这不,上面的又捎来一个大案子,而且还是杀人命案,现场很血腥。

跟着白皓敬一起出勤的当然不只是他的队员们,同时也派了两个鉴识人员和一个法医去帮他们。当然,派给他用的鉴识人员和法医都是最好的,就好比拥有“鉴识之神”称呼的楚明臻以及“疯狂法医”之称的叶灯蘺。

出动两辆车抵达现场没多久,白皓敬便拦下他们,眉头都皱了起来。

见状,知晓白皓敬真实身份的副队胡縢便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立刻让所有人的注意。

“哟,感觉到什么了吗?”叶灯蘺凑近问道,声量压到不能再低。

摇摇头,白皓敬说不清这到底算是什么感觉。他放下了手,比了个手势,全员立即拔枪,唯有叶灯蘺没有手枪,毕竟法医跟刑警有着一定的分别。当然,楚明臻也有枪,他虽然是鉴识科的,但说到底也是个警察啊。

大家都准备好后,叶灯蘺跟着楚明臻一起行动,打击一起踏入了这个据说是案发现场,目前被封锁起来的五层楼酒店。

白皓敬没料到他们才刚踏入酒店,竟然会看到如此惨烈的景幕。

“靠!!这死亡方式……”身为法医的叶灯蘺一眼就瞧出不知为何挂在华灯上的尸体是如何死的。

“都退出去……撤退!”白皓敬冷静地下达了清晰的指示。

但他这指示还是来得太迟。

潜藏在酒店之中,杀害所有人的真凶从躲藏处跑了出来,毫无预警地就打算攻击白皓敬。当然,不是吃素的白皓敬立马闪开,及时避开了爪子的攻击。

可是那尖锐的指甲把他随身戴着的红绳给扯断,无法控制的灵力外泄。

“小白!!”注意到红绳被扯断,胡縢立刻扑上去挡在他的身前。

“白队!!”

无论是谁的呼喊,他都听不见,无论是意识还是听不见,失去红绳的保护,他就会被袭击。这是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胡腾第一时间挡在他身前并“砰”地一声直接开了一枪,很显然是妖魔的凶手发出了一声低吟,低沉的“咕噜噜”怪声分成三种节奏回响。他一边准确地抱住了昏过去的白皓敬,一边带着所有人往后退。

该死的上面的人怎么就没有调查好来,让他们几个过来送死?

不是说应该找个术士还是武者或猎人来确认妖魔的痕迹之类的吗?怎么这一次没有这么做就直接把他们都给叫过来啊!这根本是很明显的蓄意谋杀!

可是局长不可能这么做的。第一,局长王旭仁喜欢白皓敬的事情是众所周知的,只可惜当事人并没有察觉到自家局长对自己的感情;第二,据说是王旭仁表弟也就是亲戚的叶灯蘺也在他们身边,他总不可能让自己的亲人去送死。

天花板裂开,也不知是受到了什么影响,石灰粉洒落一地,甚至融入了空气之中,视野是一片片的朦胧灰色。

“少阳,记得打起十二分精神,还有不要一直看前面,后面呢?最好连上面也看看,要不然被突袭真的很蠢。”胡縢一边下达指示,一边确认人数。

很好,看来他这边有五个人被困住,另外两个不在这里。有些伤脑筋地看着跟自己被困在一起的同队人员林少阳、法医的叶灯蘺和鉴识人员的楚明臻,最后他看来怀中昏迷不醒的白皓敬,更加的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最该死的是妖魔还藏在暗处,他们必须想想办法,逃出这个鬼地方。

“白队这是被影响了吗?”楚明臻小心翼翼地问道,声量也尽量压到最低。

“他的护身红绳断了。”胡縢皱眉地看着手中断裂的红绳,深深觉得麻烦大了。

红绳是为了压制白皓敬的灵力而存在的。

如今红绳断了……

“不能再结一次吗?哦噢,醒了醒了~”叶灯蘺还想说什么之际便发现白皓敬的眼皮动了一下,立刻叫道。

白皓敬头疼欲裂地扶着额头坐起身,他感觉得到潜藏在深处,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妖魔的气息。虽然不晓得那是什么妖魔,但这种性命受到要挟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他让自己稍微平静下来,深呼吸一下,首先环顾四周检查自己身在何处,接着便看了看跟自己一样被困在这里的几张熟悉的脸。

“你们都没找出口就这样干等待救援?”他满脸黑线地说道。

林少阳摸摸鼻子,然后就跑远说:“我去找找。”

看着林少阳跑到没人影,他们四个倒是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开口。

沉默了好一会儿,白皓敬正要开口说什么之际,他的眼角余光瞥见某道身影,立即警惕起来,瞪着不远之处。见状的其余三个立马看过去,手枪都掏了出来,唯有叶灯蘺没枪只好躲在他们身后。

“是谁?!”白皓敬不悦地喊道。

对方的动作有些停顿,紧接着他慢慢地走出来。

看到那张脸孔的瞬间,白皓敬愣了几秒。

他认识眼前这个仿若音乐家般的青年,毕竟曾经被救过。可是,为什么这个青年会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听到这里有声音所以跟着跑了进来,没想到却遇上天花板倒塌。”青年一脸的歉意,旋即面露苦恼之色。

“算了算了,身为警察要保护平民,你赶紧过来我们这边。”白皓敬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思考,把人招呼过来顺便保护起来。

青年温和一笑,缓缓地走过来。不过,胡縢看起来不喜欢青年,但他没有表现出他的不喜欢。只是这小小的情绪被他身旁的叶灯蘺捕捉到,叶灯蘺若有所思瞄了瞄那个青年,倒也不开腔。

反倒是楚明臻有些怔怔然,视线紧紧地锁在青年的肩膀上。他很确信自己的视力没问题,所以看到青年的肩膀上确确实实有花瓣。

今天白皓敬收到的是紫色郁金香。

青年的肩上赫然有紫色花瓣,虽然不晓得是不是郁金香的花瓣,但……引人深思。

这时林少阳蹦蹦哒哒地跑回来告诉他们找到了出口,可是必须赶快过去,要不然出口随时会塌下来。

“管不了,都过去吧,我殿后。”白皓敬立刻下达指示。

毕竟是队长的指示,他们岂敢不听从?可是说好殿后的是白皓敬,怎么有两个也留在这里殿后啊!

不爽地瞪着很明显故意不听从自己的指示的胡縢和青年,白皓敬都快抓狂了。

“我陪你。”青年依然如此的温柔,仿佛天不怕,地不怕。

“放着你一个人的话,你绝对会干出傻事。”胡縢挑眉道。

“靠!我不会有事的好吗?!你们快点给我滚出去,不要妨碍我。”白皓敬果然抓狂了。

“咕噜噜……”

不属于他们三个人的声音,显然来自第四者的怪声来自上方。他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往上一看,脸色骤变。然而胡縢和青年第一时间就是伸手分别抓住白皓敬的胳膊,把人拉开,三个人一起跑起来。

原本待在上方,流着粘稠的白色口水,无毛如野兽般的妖魔已张开大嘴,双排的利牙还有鲜血滴落。

白皓敬挣扎着要他们放开手,准备自己对付跟在身后的妖魔。

“放开!!”他抓狂地叫道。

“不放!!”二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互看对方一眼,但没看多久就继续往前奔跑。

“该死的我们跑不了的!它已经锁定了我作为它的目标!!”白皓敬忍无可忍,大声地说出原因。

“那么就让我为了你成为它的目标!”青年立马回道。

“我答应过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胡縢难得温和地说道。

白皓敬却怔住,不晓得该如何回答。

仿佛知晓他的不理解,青年和胡縢都朝他露出一个笑容,真心的一抹笑。

“因为,我喜欢你。”又是异口同声。

风中凌乱的白皓敬不知所措,但毕竟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最佳时刻。他强硬地甩开他们俩,用脚分别送了他们一记飞踢,将他们给踹飞,然后转过身自己面对停下脚步的妖魔。

告白也不是在这种时刻告白的,好吗!

白皓敬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愤怒地瞪着杀人无数的妖魔。

“正好,我心情很不爽。还有,我宣布,你被逮捕了!!”

指着妖魔,气势凛然的他如此叫道。

白色的术式图阵在他的意念之下自动形成,写满了看不懂的文字符号的图阵仿佛有自己的意识般,主动转化为攻击。

“净灵之剑!!!!!”

由无数白光形成的巨大长剑自妖魔头顶投下,瞬间的秒杀,白芒四射,伴随而来的浓烟让他们的视线有些模糊。

待奇异的浓烟消散之后,只剩下白皓敬一人站在原地,毫无表情地看着方才跟自己告白的两个人,而且还是同性的。

“小白……你……”青年有些愕然。

“你到底是谁?”白皓敬皱眉问道。

青年沉默了一下下,叹息般地答道:“冯瓯炆。”

最后白皓敬也没有多说什么,更不打算听他们的解释。他只想着离开,逃离这个现实,忘记那该死的告白,虽然是两个人一起告白。

接受?不接受?

就让那个答案见鬼去吧!!!

《全文完》